Sudio 的禮物

文: 陳若谷

收到Sudio 的禮物真的很開心,白色長盒上印有“Sudio/Stockholm/Sweden” 黑色字樣,盡顯瑞典簡潔精神,左上角還有一個深紅的蝴蝶結,感覺優雅。很久沒有收到精心包裝的禮物,因此特別快慰。

收到Sudio Vasa 耳機,第一時間用來聽我最近迷上的發燒碟《聽聽Sukie’s》,把耳機套進耳窩時,現實世界突然失去畫聲,我旋即去到另一個天地。Sukie (石詠莉) 的《結他低泣時》跟Sudio 的耳機有天衣無縫的感覺 (首先兩者也是以 ”su” 開頭…),Sudio 的音質很好,清徹而精細,穩定,高音沒有令人有刺耳的感覺,低音更是厚重沉實,是一種很美妙的體驗。如果說要感謝音樂,我更要慶幸有高質素的耳機,因為沒有一對好的耳機,你跟令人感動的音樂還有一點點距離。

 

如欲了解Sudio 的故事和產品, 請瀏覽sudio 網頁http://www.sudiosweden.com/hk/earphones。Live Norish 的讀者可享有85折購物優惠典送免費禮物包裝。只要在Sudio 官方網站購買耳機時,輸入Discount Code “LiveNorish”便可。

就順道分享一下自己今晚的playlist:

1. Sukie Shek 《結他低泣時》
2. Sukie Shek《聽不到的說話》
3. 觸執毛 《One O’Clock》
4. Bueno Vista Social Club “Chan Chan”
5. Hanjin “Sweet Lorraine”
6. 李克勤 《我不會唱歌》
7. 胡琳《月半彎》

此乃廣告/贊助文稿,Sudio 耳機由Sudio 免費提供。以上內容全為真實個人感受,實經試用耳機後而撰寫。有關Live Norish 在宣傳產品上的政策,可見www.live-norish.com 網頁內的通告及免責聲明。

官方網站:http://www.sudiosweden.com/hk/
IG: https://www.instagram.com/sudiosweden/

‪#‎sudio‬ ‪#‎livenorish‬ ‪#‎sudiovasa‬ ‪#‎陳若谷‬ ‪#‎多謝Sudio‬

來自瑞典的Heartbeat|Sudio

文: OR 先生

你說錄音師的耳朵刁不刁?從業十幾年,其實自覺耳朵鑑賞音樂的能力已大不如前。然而對於耳機的要求,坦白說,自己對坊間許多過於「渲染」的耳機品牌非常感冒;過多的高、低頻,其實對於一個每天戴耳機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傷害。而自己也堅信,聲音的來源品質若不好,即便你使用再高檔的耳機,充其量只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直到最近收到了Sudio寄來的耳機,一款名喚Sudio Vasa Blå的無線藍芽耳機。外裝上印著Sudio/Stockholm/Sweden的深色字樣,不必說都知道是來自瑞典的品牌(與設計)。由Mats Wallsten運用尖端的工程技術以及優雅簡約設計打造出來的Sudio耳機,首先會見到非常具有設計感的手工皮套。自己收到的是Vasa BLÅ系列的藍色款式,也是該品牌目前為止最高端的無線、藍芽耳機。

從品牌、金屬固定夾等小細節,不難感受到瑞典人注重產品的每一個環節,在你還未將耳機塞進自己耳朵之前,視覺上已經被征服。當然耳機的決勝點,始終來自音質;那麼音質如何?8赫茲 – 23千赫的頻率響應,對於一款袖珍的藍芽耳機來說,聲音上的柔軟度的確是足夠的。原來我平常上班通勤聽的一般品牌耳機,鮮少挑戰beats感較為明顯的音樂,主要還是取決於低音上的缺陷;拿到Sudio後我特意挑選了Moderat的《III》以及Sylvain Chauveau的上一張專輯《Kogetsudai》來實質測試一下。

果然Moderat的《III》在整體低音(頻)的表現上,要比原先想像要來的厚重沉實,亦不至於因為過多的渲染而感到不適。(當然久戴耳機對耳朵的傷害是很大的)至於在Sylvain Chauveau的測試上,中頻的聲響也顯得格外清澈、精細,竟連原來聽總覺得不適的高頻聲響,在Sudio Vasa Blå的表現上,也要比許多他牌耳機好上許多。

許多品牌的耳機或音響都會標榜錄音室品質,倘若你真的曾在錄音室工作或聆聽音樂,你就會明白錄音室的監聽品質,其實跟一般音樂產品所聽到的「成果」有一定程度的落差。所以每次製作完歌曲,我不會用錄音室的監聽喇叭來試聽,而是選擇一般品牌耳機來作為最後基準;而過去未曾發現的一些製作上的缺失,卻在Sudio Vasa Blå上表露無遺。我想,這也是一次寶貴的經驗。

最後特別感謝 Live Norish,以及Sudio提供的試用。

此乃廣告、贊助文稿與使用心得,Sudio 耳機由Sudio 免費提供。
官方網站:http://www.sudiosweden.com/hk/
IG:https://www.instagram.com/sudiosweden/

如欲了解Sudio 的故事和產品, 請瀏覽sudio 網頁。
http://www.sudiosweden.com/hk/earphones

Live Norish的讀者可享有85折購物優惠典送免費禮物包裝。只要在Sudio 官方網站購買耳機時,輸入Discount Code “LiveNorish”便可。

‪#‎sudio‬ ‪#‎livenorish‬ ‪#‎sudiovasa‬ ‪#‎sudiosweden‬

英文作為北歐的第二語言

文: 玩遊世界不是夢

曾被問到英文在北歐的普及程度,我認為以英文作為非官方語言的國家而言,北歐各國簡直是天堂。要在北歐國家找一個不懂英文的人,比在莫斯科找一個懂英文的更難。去得多北歐國家旅行,真的有點被寵壞了,英文無處不在,國民一般操甚少口音的英文對答,都令人覺得既方便易明,又親切。當時由英文普及程度極高的芬蘭、瑞典轉到不太English Friendly的莫斯科,一時間確實有點難以適應。

2014年,丹麥人被選為全球以英文作為非母語而擁有最高英文能力的民族,而前兩年均由瑞典人奪得。北歐人能善用英文的理由眾多,首先當然是北歐語言與英文同為條頓語系,用語文法都有相似之處,自然在使用上具有優勢。但最重要卻是北歐政府如何看待英文的重要性:北歐各政府都致力提升國民在全球的競爭力,而具備流利的英文自然對向外輸出人才或助公司擴展全球網絡極為重要,所以教授外語就為成教育政策的「重中之重」(北歐人喜歡外遊都是重要因素之一)。

以挪威、瑞典及丹麥為例,英文自小學開始就被例為核心科目。或許你會問,香港學童同樣從小學(或幼稚園?)已經開始學英文,為何成效有所差別?當然社會背景等是其中一項因素,但北歐教育另一樣最為著名的是小班教學,師生比例與香港差天共地,學生吸收成效自然隨之而上升。

除此之外,國民對於英文的態度都大相逕庭。在香港,不少人對英文避之則吉,可免則免;而北歐人皆主動地將英文融入日常生活,抱擁英文:在瑞典,電視及電台均配以大量英文廣播或字幕,觀眾猶為熱愛英美的電影或節目,BBC更專為北歐三國特設頻道,即使商業廣告也同樣使用英文作訊息媒介。更甚者,北歐年輕一代覺得講英文是一件很「型」的事,既然型,為何不多用?(我深信香港有著同樣的情況,但正宗或正確與否,就見仁見智。)

有人認為,偏執英文走天涯卻很容易忽略當地的文化及語言,但我相信對很多短暫停留的旅客,方便才是首要吧。下次遊北歐,可以好好放下你的Google Translate,享受北歐令人難以忘懷的便利。

 
相片 26-5-2015 下午2 36 18
照片攝於丹麥哥本哈根。

Postiljonen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又黎有獎遊戲! Postiljonen 黎緊個weekend 會在Graffiti開SHOW! 喜歡北歐音樂的樂迷就是不可錯過啦。

日期: 11月8日星期日
時間: 7PM
地點: Graffiti LKF
票價: 195

更多詳情可以在Songs for Children 的專頁找到。

想免費睇show? 好簡單,只要在11月4日23:59前share 此post,同時於post中tag 一位你想同佢去睇show 的朋友,我地就會於11月5 日抽出幸運兒並公佈,得獎者就可以有兩張免費門卷咯。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197622320265006/

12052443_10154282378070968_8589777527130076491_o

北歐定向之旅 (四)

文: 三才

行文之時碰巧是香港足球隊兩場重要的賽事,球員在場上表現的拼勁及體育精神,感染了很多香港人。體育精神就是在比賽中全情投入,不只著眼於勝利、賽果,更重要的是全力以赴。本文中的比賽某程度體現了這種精神,參加者之中很多其實已達暮年,老眼昏花,甚至步履蹣跚,但他們仍然會盡力衝刺,爭取旁人眼中微不足道的一秒半刻。

上回提要:

我終於完成了O-Ringen的5天比賽,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我來瑞典還有另外5天的比賽,所以在波路斯完成比賽的第二天(7月25日)便驅車前往哥德堡。

station

在WMOC期間我們住的足球隊Club House

WMOC

World Master Orienteering Championship(WMOC)

blogger

WMOC長距離入圍賽(2)的會場

這個比賽叫作世界先進野外定向錦標賽,「先進」是甚麼?其實就是35歲或以上的人士,這個比賽就是讓世界各地35歲或以上的定向愛好者一同比賽,決出一年一度的世界冠軍。基於公平原則,WMOC會以5歲為一組,由35歲開始直至最年長的參加者。今年最年長的參加者是97歲,賽會便特別為他設立了M95組別(M:男子,W:女子)。不要以為這些先進人士只是來輕鬆一下,他們全都非常認真作賽,因為比賽會分初賽及決賽,大家都會努力爭取進決賽A(只有80個名額,其餘就只能參加遺材賽的決賽B及C);而且參加者之中還有很多世界冠軍級人馬,例如瑞士的定向女皇—Simone Niggli(23次世界冠軍,曾經兩屆世界錦標賽橫掃所有4個項目的冠軍,參加W35組別),

後面那位便是Simone Niggli,前面是香港定向人兼Blogger—白沙澳王子

blogger

(相片來源:白沙澳王子的Facebook)

瑞典的Mr. Orienteering—Jörgen Mårtensson(90年代的兩屆世界冠軍,參加M55組別)。至於我?我還有兩年才到35歲,所以沒有資格參加這個比賽;不過賽會一如其他世界賽事,安排在同一地點舉行公開賽事,讓其他人一同參與比賽。

由於同行定向友人參加正式賽事,而我跟太太和另一香港定向友人就參加公開賽事,所以25日中午冒着風雨到賽事中心登記及報名公開賽事。

「希望這個星期天氣不太差吧…」心想,不過現實跟願望望總有點差距。

北歐定向之旅 (二)

文: 三才

上一次來瑞典參加O-Ringen已經是2006年的事,五天的賽事都是心理上的掙扎,一方面希望在瑞典的樹林內磨練自己的定向技術,另一方面每天都不想在樹林搏鬥兩個多小時。然而,今次到來瑞典的心態好像放鬆得多,只是希望儘量享受,儘量發揮自己的技術(仍然不太好);因為明白下次再來可能已經是10年後,只能夠跑在當下,每場都應該享受跑的過程,不需要害怕獨自在樹林內迷失。

wood

Swedish Wood

final

第二天比賽的終點賽道

children

大人參加比賽,小朋友也有得參加。會場還有托兒服務,大人可以放心比賽。

今次O-Ringen的重點是沼澤,樹林底是沼澤,空曠地是沼澤,山頂有沼澤;沼澤有大有小,小的只是2米X 2米,大的相等幾個足球場。7月19日的第一場比賽就有好幾個控制點就是平坦的樹林中前進,腳下全是沼澤,視野又不良好,幾經辛苦方可找到控制點。當天在中午出發,去到比賽後段能量下降而不能集中,最終浪費多了半個小時,結果第一場就在樹林內搏鬥了三個半小時。第二場及第三場的賽區地型相對較容易,而且賽區內有更多的路徑(謎之聲:「到瑞典跑定向就不要跑路吧!」人總有軟弱的時候),所以時間上少一點,2小時45分鐘左右就可以完成。而且經過這幾日賽事,幾個足球場大的沼澤沒有甚麼可怕,因為空曠兼視野良好,雖然跑不快但卻不易迷失。第二場比賽其中一個控制點就是可以選擇穿過大沼澤,我選擇穿過,結果時間較另外兩個同行香港定向人快一點點。

提到香港來瑞典參賽的定向人,跟我同組的有兩人;其中Gerald是今年世界定向錦標賽的香港代表,他在O-Ringen第三場賽事只需用2小時10分鐘就完成,只輸冠軍35分鐘左右(我輸了1小時)。

debriefing

在住處的大電視進行賽後檢討

friends

同行的香港定向朋友

Eurovision 大獎冠軍有感 – 瑞典的Måns Zelmerlöw

文: 安尼斯

係!又係瑞典! Eurovision 2015冠軍又係瑞典贏,同吳孟達一齊大喊”又升仙喇”一樣咁悶 ! 瑞典的Måns Zelmerlöw首Heroes實際上係唔係真的那麼好?

唔係瑞典首歌 Hero唔好聽,但其他國家其實是有點令人失望! 幾乎年年英國總是send老牌民謠歌手唱D過時歌曲,法國人甚至不知道他們的代表邊度嚟。

其實塘水滾塘魚,要好的歌手代表國家,首先要有好的機制揀歌手。 瑞典傳統節目Melodifestivalen播足六個星期,全國選拔,全民投票,贏左先代表瑞典出選Eurovision 。

相反其他歐洲國家D選拔好多都唔知點嚟,當然都見得人,不過點都唔及瑞典D咁有代表性。

所以一個真嘅制度幾重要呢!

圖片來源: eurovision.tv; getty images; euronews.com

下載 606x340_306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