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作為北歐的第二語言

文: 玩遊世界不是夢

曾被問到英文在北歐的普及程度,我認為以英文作為非官方語言的國家而言,北歐各國簡直是天堂。要在北歐國家找一個不懂英文的人,比在莫斯科找一個懂英文的更難。去得多北歐國家旅行,真的有點被寵壞了,英文無處不在,國民一般操甚少口音的英文對答,都令人覺得既方便易明,又親切。當時由英文普及程度極高的芬蘭、瑞典轉到不太English Friendly的莫斯科,一時間確實有點難以適應。

2014年,丹麥人被選為全球以英文作為非母語而擁有最高英文能力的民族,而前兩年均由瑞典人奪得。北歐人能善用英文的理由眾多,首先當然是北歐語言與英文同為條頓語系,用語文法都有相似之處,自然在使用上具有優勢。但最重要卻是北歐政府如何看待英文的重要性:北歐各政府都致力提升國民在全球的競爭力,而具備流利的英文自然對向外輸出人才或助公司擴展全球網絡極為重要,所以教授外語就為成教育政策的「重中之重」(北歐人喜歡外遊都是重要因素之一)。

以挪威、瑞典及丹麥為例,英文自小學開始就被例為核心科目。或許你會問,香港學童同樣從小學(或幼稚園?)已經開始學英文,為何成效有所差別?當然社會背景等是其中一項因素,但北歐教育另一樣最為著名的是小班教學,師生比例與香港差天共地,學生吸收成效自然隨之而上升。

除此之外,國民對於英文的態度都大相逕庭。在香港,不少人對英文避之則吉,可免則免;而北歐人皆主動地將英文融入日常生活,抱擁英文:在瑞典,電視及電台均配以大量英文廣播或字幕,觀眾猶為熱愛英美的電影或節目,BBC更專為北歐三國特設頻道,即使商業廣告也同樣使用英文作訊息媒介。更甚者,北歐年輕一代覺得講英文是一件很「型」的事,既然型,為何不多用?(我深信香港有著同樣的情況,但正宗或正確與否,就見仁見智。)

有人認為,偏執英文走天涯卻很容易忽略當地的文化及語言,但我相信對很多短暫停留的旅客,方便才是首要吧。下次遊北歐,可以好好放下你的Google Translate,享受北歐令人難以忘懷的便利。

 
相片 26-5-2015 下午2 36 18
照片攝於丹麥哥本哈根。

學外語

文: Jessica Yeung @寄居芬蘭

今天收到以下郵件,關於瑞典語精讀班的考試:

* * *
Hej Jessica,
You got 106 p of 110 points.

You have 4 bonus points. I will use them if needed to give you 5 in the whole course.

Med vänliga hälsningar
Kristina
* * *

看後沾沾自喜,努力回憶腦裏殘餘的瑞典語,發現已忘了許多。

學外語的吊詭是,初階班很易拿滿分,中階班的文法很怪,高階班時想放棄。畢業後拋開書本,閱讀這門外語的報章,聽當地的電視節目,竟然麼都不懂。

外語越學越難,也是多勞多得,只怕細水長流的工夫。有個操流利芬蘭語的英藉老師若無其事的說,學芬蘭語學了三十年,還在每天學習。 另一個中年的英藉老師認識芬蘭女友後 (現在他們的女兒已上大學),學了三年才能說能聽。

外國學生都投訴芬蘭語很難,不如西班牙語和瑞典語般跟英文相似。例證: Suomen taivaalla nähtiin maanantaiyönä paljon revontulia. (周一晚上芬蘭上空呈現許多極光。)

學了芬蘭語一年,我才逐漸看懂給外國人看的簡易芬蘭新聞selkouutiset ,再過半年才明白報紙上每篇文章的一半。

我有時想,可能芬蘭的狗也比我懂得多,至少牠們聽得懂主人的指示,但我不會。不過,如果有些人根本沒有放時間,看也不看,憑甚麼批評芬蘭語很難呢?學語言有捷徑,靈格風便不用執笠啦…

圖:那天在這座紅磚大學考試,古色古香,覺得它較新式摩登的建築有格調得多。
576020_601064589923158_1379418361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