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藝人

文: Angel @漫步在芬蘭

在赫爾辛基的街頭藝人膽子越來越大,風格也和以前不太一樣。幾個月前,街角和捷運站通道裡總是能聽到悅耳的古典音樂。平常悶著頭大步走的人們也會放慢腳步,被牢牢地吸引住。在漫長的冬夜裡,一首小步舞曲就能讓人感到一縷陽光照進了心裡,心情模式也瞬間被轉換了。不過最近這些街頭音樂家漸漸地消失了。沒有巴哈和西貝流士,換來的是花式耍球和變魔術…

10533327_391072847691545_5194252178621085643_n

赫爾辛基的雪景

文: Angel @ 漫步在芬蘭

赫爾辛基下雪了。
還記得第一次看雪的經驗。那是國小時的事。一天晚飯後,我們都聚集在電視機前,爸爸突然說:「你知道嗎? 合歡山下雪了,我們應該一起去賞雪。」爸爸喜歡戶外活動,他突然的決定並沒有讓我們感到驚訝,相反地,我和兩個弟弟都非常興奮,因為我們從來沒見過雪。
第一次看到雪,我們都驚呼:「雪!」便像一群瘋子一樣向前衝。雪景真的很美麗,看起來幾乎像一張從國外寄來的明信片,或是一幅畫。沒想到一個自然現象居然這麼浪漫?
「我們應該做一個雪人。」我告訴弟弟,「然後我們可以再做一個新的。」

我們真的這麼做,還破壞別人的雪人呢! 我還記得雪在手心的感覺。冰冷,陌生,但不難受。因為年紀還小,對一切都很好奇,所以我把雪放嘴巴吃。既不甜也不酸。後來,我問媽媽,我們是否能留些雪或搬到冬天會下雪的地方,媽媽回答說,台灣沒有這樣的地方,而且我不應該把髒的雪放嘴巴,因為會生病。但是我答應自己,未來,如果可以,我一定會住在一個冬天會下雪的地方。當時,我還相信自己可以用雪蓋一座城堡,然後住在裡面……
這麼多年了,也經歷了不少冬天的大雪。童年的影子已經消失,那些幼稚的夢想早已不存在。然而每當我看到雪,心裡仍然很開心。

angel 4

文章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homeinfinland

 

 

赫爾辛基的新年

文: Angel@ 漫步在芬蘭

新年快樂! 今天下午在赫爾辛基的水晶廣場也有迎接馬年的活動。主持人是一位會說芬蘭語 ﹑國語 ﹑英語和瑞典語的芬蘭學生,介紹的每個節目他都重複四遍! 有舞龍舞獅,功夫表演和各種不同的攤子。雖然無法和家人吃年夜飯和拜年,能聽到中文,有這個機會和朋友分享自己的文化以及一起慶祝新年,我已經很滿足了。

angel 2 angel 3 angel

 

文章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homeinfinland

副業

文: Jessica Yeung

留學芬蘭時技不如人,沒找到兼職。因緣際遇下,偶爾替人理髮是我唯一的副業,幫男生剪個平頭裝約50 分鐘,收費10 歐。

我憑甚麼收人錢替人理髮呢?

甚麼也沒有,只靠自信!話說第一年的二月覺得頭髮太長,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捨不得花30 歐光顧髮廊,於是找個朋友幫忙修剪。後來他頭髮長了便輪到我幫他剪,因為我時常希望替人理髮,覺得好有型。事前準備就是看youtube!老實說,第一次替人剪髮的效果很一般,人家沒反面就好了。這次以後,我就向其他朋友吹噓我有經驗,遊說別人把頭髮和髮型交給我。芬蘭的兼職難求,學生們其實都捨不得去髮廊花錢,於是暑假前另幫四個朋友免費剪髮。

暑假後,正好有個土耳其朋友要找個懂理髮的人。他有幾門生意:接送凌晨離開酒吧的學生回家、接載客人往返市區和機場(因公共交通不便利),以及轉介有需要剪髮的人給我,從中收佣。於是我這個拜youtube 為師的人便開始厚面皮地接生意。生意其實不多,只較零收入好一丁點。

我的工具很簡單,只有梳、髮夾和鉸剪。沒有電刨,有時客人對我的第一印象是不專業,幸好每次他們都算滿意(因為男生們總是等到頭髮超長才會找我,由一堆亂草變回一個髮型,當然不會駡我)。理髮後,他們自行洗頭及清理現場。

這些零星的經驗讓我可以過過手癮,亦讓我明白,站着一小時彎身、抬高手臂剪頭髮其實頗累。沉默原來會讓空氣變沉重,於是我也像那些好煩的理髮師一樣,一邊剪髮一邊跟新相識的客人東拉西扯一番。

P.S. 間中遇上友善的客人會叫他們讓我拍照,讓我可以向他人展示,吸引更多客人。

1001687_663451033684513_176146956_n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63451033684513&set=a.571978336165117.146695.570804962949121&type=3&theater

午餐

文: Jessica Yeung

891721_761792557183693_520358704_o

百物騰貴,深水埗吃個午飯要三十蚊,芬蘭的午飯又要幾錢?

在Helsinki 市中心往主要購物街Alexanderinkatu 外圍走,一路上看見pizza 或漢堡包餐盛惠9.9€。走去一街之外的Forum 商場 ,內裏有芬蘭著名巧克力品牌Fazer 的咖啡店,一碗熱湯配麵包售7.5€,一件精緻美味的士多啤梨芝士蛋糕賣6.2€。還以為我有工作後可以吃得起一份餐廳午餐,可惜還是覺得太貴,看完店外的餐牌就得離開。

再去遠一點的Kamppi 商場,先到盡頭的廉價超市Lydl 買些水果,轉角看見Subway 的三文治加汽水要5.9€,依然覺得好貴。如果你想要一份熱飯,應大概13-15€吧?!

這一間的三文治賣3.9€,再買一杯牛奶咖啡,兩樣東西刷卡就刷了7.8€。算,就慢下來,先細味我的熱咖啡,待回再迎接街上的寒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