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走去芬蘭

文: Jessica Yeung

感謝Live Norish 的邀約,提供一個更有系統的平台予我分享留學芬蘭的往事。

先簡道述一下怎麼我由繁華的香港跳進樸實無華又長期積雪的芬蘭留學。

理由一,芬蘭教育是免費的,小、中學、大學本科及碩士課程如是,免費教育的觀念在歐洲很常見,極受世界學生歡迎的英國除外。有興趣的話,不妨逐間搜索每間芬蘭大學的學費及入學要求多作了解。 

理由二,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不如意,心想不如試試申請到芬蘭留學,歲月如流水,人越大責任越多越重,與其在香港一邊超時打工一邊兼職讀增值課程,在慌亂中 度過,不如真的遷到新的國度開眼界。友人笑笑口的說我又找機會玩樂,老實說,流放自己總是艱險玩樂兼備,離開舊的comfort zone 就會迎上新的考驗和挫折,可幸磨練過後我們又再成熟一點、更懂得面對下一次的困難和挑戰。

父親其實不想我遠走異國兩年,我用了半年時間向家人作心理建構(算不算機心很重?),說明當時的工作真的不輕鬆,好想離開香港去增值自己。女生的好處是家擔較輕,話走就走(其實是自私)。但如果家庭的入息許可,不介意沒有家用一兩年,我們何不在八十年的人生裏放肆一兩年做自己想做的事?

結論是,當時的我沒有升職在望的事業、沒有一個萬用可以讓事業轉型的學位、沒有家擔、沒有難離難捨的愛情、也沒有一邊打工一邊兼職讀碩士的毅力,於是輕身上路,借讀書為名,帶個28吋的行李篋便走去芬蘭兩年。

不敢說因事業不順而去一個從未踏足、語言不通、文化不同的國度生活兩年會有甚麼實質的回報,而且每個選擇都是得失兼備,既有利益也有代價,例如選擇留學,得到自由和見識的同時,也可能會失去一些未知的甚麼。如果有些人覺得拋開一切留學好有型,這有可能是個美麗的誤會,他們只是沒讓你看到面對前路茫茫時的傍徨不安、只好破釜沉舟的處境。

P.S. 附上到達芬蘭前,遊歷瑞典Stockholm 的風景。

相 關圖片 請click: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38232786206338&set=a.571978336165117.146695.570804962949121&type=3&theater

窮得很徹底

文: Jessica Yeung @ 寄居芬蘭

大學時期開始很愛去旅行,只要兼職的薪水發了又有假期,通常都會報交流團去一個新的城市放眼世界,感受別國的風土人情。另外,我很愛買衣服,而且很病態地覺得病態就病態,不用改變。因此我的存款一直不多,常常覺得要慳d 洗。

芬蘭的兼職很難找,留學期間只有開支沒有收入,一直自稱窮學生。回到芬蘭的這一夜,趕不上尾班火車,下一班火車是翌日早上七時半開出。

除了買機票和衣服外,許多開支我都很孤寒。我想,既然轉機時已在機場宿一宵,又的確不想在風雪中拖一堆行李走到youth hostel,不如索性再流連一晚,省下二十歐房租,明天又是一條好漢。

有了這個念頭,我先到市中心最旺的商場、麥當勞和火車站查看關閉時間。商場十點關、麥當當關五點,火車站六點開站。於是我在人流當旺的商場由七時坐至十時。無論身旁有多少個北歐靚仔流轉,始終打發不了我的寂寥。給小笙同學打電話,她在打工;致電給另一個Vaasa 好友,她說她好忙,後來才知她現在的老公、當時的男友正在向她求婚!等啊等,我繼而拖著行李溜達至麥當勞。熱咖啡喝了幾杯,前一夜沒睡好的我眼皮越來越重,經理沒趕我走,但提醒我別睡著。次天一月六日是芬蘭的公眾假期,這晚淩晨一、兩點後看見許多人半醉地從酒吧離開。我坐在落地玻璃旁,街上在飄雪,有人走到麥當當店外的角位撒尿、好些人party 過餘興猶在、東歪西倒地經過。

淩晨三、四點,麥當當裏竟然越來越多人,大概是酒醒肚餓。突然不再眼瞓,因為眼前有兩名醉漢你推我撞,唇槍舌戰。圍觀的在叫嚷,扇風點火,最後麥當當的肥胖女警衛衝進來,向其中一個動手的推撞,一番粗口橫飛後把動手的都趕離店外。

好不容易撐到五點,跟身旁一對芬蘭、俄羅斯老夫婦步行至火車站外。吹吹水一晃又是五時半,五時五十分職員準備開站。

難得開站回到室內躲避風雪,原來靜靜地坐至七時半上火車也不容易。站內瞬間聚集了無家可歸和酗酒的流浪漢,車站保安趕走東邊睡在角落的新移民、西邊剛被趕離開的又回來,趕之不盡。忽然保安用穢語怒罵一個傻笑呆滯的醉漢,原來這人在座椅上撒尿,保安把他拉走時滿手沾尿。火車站的清晨百態,是我在芬蘭第一次目睹芬蘭的貧窮和潦倒一面。芬蘭的冬天負十至廿度,平日街頭不會看到露宿者,但顯然貧窮等社會問題在這富裕國度仍然存在。

不知你試過backpack 沒有,不知道在機場度過一夜聽上去型不型,不知道你怎樣理解一個在麥當當伴著行李坐一夜的內地人。這些我都試過了,反正自此以後都不敢再挑要睡一夜機場的航班。

1459970_724634710899478_1033100639_n

文章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5%AF%84%E5%B1%85%E8%8A%AC%E8%98%AD-Opiskelen-Toista-Vuotta-Suomessa/570804962949121

H&M 與 Lady GaGa

文: Live Norish 

H&M 的版圖愈擴愈大,一邊廂在亞洲推出Isabel Marant pour H&M 系列,另一方面在紐約時代廣場開旗艦店,並請得Lady GaGa 來揭幕。

之前,H&M 已跟Madonna 和其他巨星合作,而Lady GaGa 的出現可說是將此品牌再推上一層樓。開幕當日,可謂人頭湧湧,站在Ga Ga 旁邊的,到底是保鑣還是model? 或許兩者也是?

外國報導說,Lady Gaga 在開幕禮上”looks surprisingly normal”,這也難怪,H&M 本來就是走大眾化和平民路線,eye catching 也是一時,最緊要還是舒服,Lady GaGa 的生牛肉河裝絕對不能上場。

在H&M 的開幕禮後,記者問到她的私生活,她也侃侃而談,毫不妞忸怩。這位我行我素到極點的明星也有柔情舒服的一面,大概就是為了切合H&M 的主題而流露出來吧。

Lady Gaga Lady Gaga 2 Lady Gaga cutting the ribbon image001 H&M Times Square Store

 

 

圖: H&M Press Release

偏愛kondis

文:愛米

如果你來瑞典,走累了想歇一歇,我希望你別忙不迭薦走進一家連鎖咖啡店。在大街小巷多走幾步,應該不難找到一家konditori(糕餅店,一般暱稱kondis)的。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麵包、餅乾、小酥餅,大蛋糕,比bageri以麵包外賣為主更上一層樓。大部份的kondis都設有座位,一杯咖啡或熱茶加一件玉桂卷,坐下讀著店內提供的日報,不是不像在蓮香一盅兩件嘆報紙的。

 

IMG_2074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一份樸實。飲品選擇簡簡單單:咖啡、茶、果汁/汽水、熱可可等。咖啡是最基本的過濾式黑咖啡,茶是最基本的茶包或茶葉;加糖加奶自便。你不用花時間去猜度cappuccino/ piccol latte/ cortado/ flat white的差別到底在哪。免費添飲基本上是不成文規定,一大壺咖啡煮好坐在熱板上,一壺熱水放在旁,付了一份價錢飲幾多杯也是一份價錢。近年來開始有部份要收幾元添飲費,但仍屬少數。

Processed by: Helicon Filter;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一份寧和、包容。沒有用免費wifi做為招徠,可能因此也少見上網一族低頭手指指坐上半天;也可能是少了這些潮人作為生招牌,在kondis內你會見到穿著反光工作服的工人來吃早餐、腳步緩緩的公公婆婆坐在近窗的位置靜靜地相對一刻。年輕的朋友走進來喝點吃點甚麼時,聊天的聲浪都彷彿比在連鎖咖啡店時低十數分貝。

IMG_20130828_183838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濃郁的生活感。顧客進門首先拿張號碼籌,等候期間瀏覽麵包架上和糕點櫃內有哪些是自己想要的。外賣的客人,清晨的很多是買一條或一堆麵包;下午則多是買一兩件小糕點。幾乎每天/每周見面了,店員和熟客寒暄帶著一份歡愉;配上開門關門時的叮噹聲,生活的聲音就是這樣的。

我有這樣的擔心:在世界愈來愈連鎖的年代,老好的kondis將逐漸消失。在這裡十年,目睹大學城Lund的Lundagård Conditori幾番易手掙扎後最後仍是倒閉,同時見證Hollandia(馬爾默Malmö)和Vete-katten(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等老字號在維持老好風格同時積極進取。只要保持質量,起碼在我屆臨退休年齡的將來,想吃個包飲杯茶時應該仍有kondis可以推門而進吧。

IMG_20130703_144323

單車之城好設計:專用迴旋處

文: AC @主場新聞

單車也是道路使用者,丹麥有專用的高速公路,原來荷蘭亦有全球首個單車迴旋懸索吊橋—— Hovernring。

Hovenring 由 ipv Delft 公司設計,由24條鋼纜組裝而成,座落原本汽車迴旋處上方,直徑72米、高約70米。其概念在2008年初次提出,以減輕燕豪芬 (Eindhoven) 和菲豪芬 (Veldhoven) 之間的交通擠塞,提高了當地的道路公全,鼓勵更多人使用單車。

Hovenring 於去年六月啟用,現時已成為當地地標。長遠來說,亦會成為更有效率、安全的道路設計的先河。

參考: Hovenring Giant Hovering Roundabout for Cyclists in the Netherlands – My Modern Met, 30 October 2013 The Hovenring, Netherlands’ Suspended Bike Roundabout, Is A Cyclist’s Dream – The Huffington Post, 28 October 2013

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

圖: ipv Delft

文: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E5%96%AE%E8%BB%8A%E4%B9%8B%E5%9F%8E%E5%A5%BD%E8%A8%AD%E8%A8%88-%E5%B0%88%E7%94%A8%E8%BF%B4%E6%97%8B%E8%99%95/

瑞典誕生第一位女主教

美聯社報導,斯德哥爾摩消息,瑞典路德會已經選出瑞典首位女主教,德國出生的Antje Jackelén。  

AntjeJackelén130207-4391

Jackelen曾在芝加哥研究神學,完成神學研究後,一直在瑞典南部隆德市擔任隆德市的主教。她並於2013年10月15日當選為瑞典路德會首位女主教,為瑞典路德會最高領導。 

北歐兩性平等的價值終於帶入保守的宗教界。雖然羅馬天主教不容許任命女性,不過女性領導在一些新教教會並不少見。例如挪威教會的Helga Haugland Byfuglien和美國聖公會的Katharine Jefferts Schori。 

antje-jackelen-1

由於瑞典是一個新教為主的國家,相信民眾較易接受女主教。 

相信在世界各地將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教會領袖。在宗教界,性別平等將不再是一個夢想 ! 

jackelen

相片來源: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7/7e/AntjeJackel%C3%A9n130207-4391.jpg/220px-AntjeJackel%C3%A9n130207-4391.jpg 

http://svenskdam.se/files/2010/06/antje-jackelen-1.jpg 

http://www.svt.se/cachable_image/1378467241000/svts/article1444797.svt/ALTERNATES/extralarge/jackelen.jpg 

文: 安尼斯

Squeeze Hour

在瑞典工作了一年,回港後,跟香港同事閒談中分享瑞典公司普遍的福利,他

們聽後也很驚嘆,甚至不能相信。最令人羨慕的,除了長達 16 個月的產假外,

應該是 “Squeeze Hour” 吧。

“Squeeze Hour”,顧名思義是「擠出來的時間」,這擠出的時間可以供員工平日

隨心所欲,用來去辦點私事。我以前任職的公司,每名員工每年就一律享有二

十五小時的 Squeeze hour,例如你今天想早點放工去理髮,拿一個 “Squeeze

Hour” 用吧;星期五晚要坐夜機出外旅行,也可以拿兩個小時的 “Squeeze Hour”

早點去機場,時間便預算得更好了。一年下來,沒有被用過的時數,更可以變

成有薪假期,絕不會浪費掉。

在公司做中層管理的人可能不覺得這 25 小時非常吸引,因為他們欲於辦公時間

去銀行,或急需買點東西,或提早放工去帶孩子,總可以找到個藉口離開,雖

然不免有點心虛;但對於前線或基層員工來說,要拿一兩個小時去辦私人事

務,完全視乎老闆會否批准,彈性極低。如果有了 “Squeeze Hour” 制度,上班

便變得人性化一點,生活就不至於被工作壓倒了吧。

瑞典的冬天出名難熬,日短夜長,在最寒冷的時分,每天只得兩至三個小時的

日照時間。坐在我隔鄰的 Linn 是瑞典人,本應習慣這種現象,可是,習慣也不

等如適應。Linn 經常在吃完午餐之後,三點未到便走過來說:「若谷,一起去

Fika (瑞典語的coffee break) 好嗎?」公司的飯堂會在下午時間,搖身變成咖啡

廳,各個不同部門的同事,早已擠滿其中。面對黑暗帶來的死寂,他們會以暖

和的咖啡來保持心境開朗,這就是對抗無法擺脫的現實的最佳方法。

有一天,咖啡喝完後,Linn說:「若谷,我要拿幾個 Squeeze Hour。」

「有要事嗎?」我問。

「沒什麼,只是面對這樣的天氣,感到太過抑鬱,要早點放工回家坐坐,看套

電影。」說罷,Linn 就拿了兩個 “Squeeze Hour”,穿上大衣走了。

我最初到瑞典工作時,對這樣的「早退」理由感到莫名其妙。事實是,他們對

黑夜有一種敏感,這樣的天氣使不少人陷入抑鬱,甚至自殺。有了 “Squeeze

Hour”,瑞典的公司未見得生產力下降,而且25小時也只是 3 天的有薪假期,此

舉絕對是公司向員工「賣個方便」的德政。

在瑞典一段日子後,我也開始懂得欣賞這種「善待自己」的藝術。“Squeeze

Hour” 和 Fika 都是瑞典的人性產物,這個民族視工作為次要,打理好自己的身

體,放鬆心靈才是王道。只要有「擠出來的時間」,工作,不一定是要打敗生

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