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歸線

文: Jesscica @ 寄居芬蘭

 上次途經k11,竟讓我發現商場門外的北回歸線跟芬蘭聖誕老人村的那一條一模一樣。
這仿製品又勾起我的回憶,想起要搭八小時火車去一個叫Rovaniemi 的城市、由市中心再搭半小時巴士才到土步(聖誕老人的確住得好遠!)。巴士上司機會刻意對你說:「viisi kuus kymmentä(five sixty)」就因為看見中國臉孔,於是故意用芬蘭語說出車資嚇一下你,娛樂一番。 … 還有等候老人村10am開放,我就在旁邊的遊客中心密密寫明信片,然後發現寫給朋友的話語好難不重複…。
在香港見到這條仿真度好高的線,提醒我久遠的往事。造仿製品不難,然而k11門外這條線、或者觀塘海濱長廊那個用幾個正方形堆疊仿冒巴塞隆拿海灘的複製品,意義有限,因仿製品永遠不能複製旅途背後長途跋涉的故事、朋友間終於到達此地的笑聲和安慰、只屬旅客獨有的感動。旅行的意義,在於經歷,複製不來。
arctic circle
文章來源: 寄居芬蘭

十字國旗

文: Winnie

 
世界各國的國旗很多長得都差不多,挑出北歐五國的國旗來看,除了配色不同,線條設計根本是一模一樣。通通都是一個位置偏向版面約三分之一的十字。丹麥是紅底白十字;瑞典是藍底黃十字;芬蘭是白底藍十字;挪威是紅底與加白框的藍十字;冰島是藍底與白框的紅十字。這樣寫完一串好像在說繞口令似的,不過,為何這五國的國旗的設計都一樣呢?
這五面國旗上的十字是稱為「斯堪地那維亞十字架」,亦稱為「北歐十字架」。沒錯,這上面的十字架跟傳入這個地區的基督教信仰有關,儘管線條造型一樣,但各自選用的顏色卻有各自的歷史淵源。第一個採用這種不是置放在正中央的十字國旗設計的國家是丹麥,其他四國之後也陸續選用相同設計。挪威是其中第一個替自家國旗採用了三種顏色的國家。
第一個有這種十字設計國旗的丹麥,他們的國旗被稱為”Dannebrog”。根據傳說,據說這面旗子是在西元13世紀時某一天從天而降。這個字具有「丹麥的布料」或「很好的材料」之意。而冰島的國旗在五國之中是最晚出現的,因為冰島在1944年才正式宣佈脫離丹麥統治成為獨立共和國,所以他們的國旗是在1944年6月17日才正式提出。雖然沒有特別意義,但一般認為國旗上的紅白藍三色代表了創造冰島這個國家的三元素:火、冰和水。另外,藍色和白色是冰島傳統上使用的顏色,紅色則代表他們與挪威之間的淵源。瑞典使用的黃藍二色則是他們的傳統色彩;挪威選用的藍色象徵他們與瑞典從1814到1905將近百年之間的關係。而芬蘭的國旗如同冰島一樣,也是等到他們自俄國獨立之後才正式宣告使用。十字方面的設計如同冰島一樣是代表他們與北歐地區之間的緊密關係,白色和藍色則分別象徵覆蓋地上的白雪和國境內的湖水。

Wounded landscape 奧斯陸大屠殺紀念址

文: Wan Step in DK

utoya-1

瑞典設計師Jonas Dahlberg 將為2011年奧斯陸大屠殺設計紀念址。

Jonas Dahlberg將在Sørbråten 半島切出一條3.5公尺的裂痕。此一半島正面對著2011年7月22日屠殺發生的Utøya 島。半島的切割,象徵著難以癒合的傷口。此一紀念址將於2015年7月22日,大屠殺四周年時揭示。

 

utoya-4v3

設計師特別將遇害者姓名刻在切割的剖面,參觀者可以在另一側剖面憑弔紀念受害者。同時,也可站在半島上遠眺Utøya 島。但參觀者將無法穿越裂痕到達半島的頂端。

這個作品就像是平靜的挪威日常生活,被突如其來的悲痛打斷。之後,切割半島的石礫將被移至到嫌犯Breivik在奧斯陸市中心造成八人死亡的炸彈攻擊處,製做成暫時的紀念走道,之後則會改成永久的露天劇場。

utoya-4v3

這是一個非常具有力量與感人的藝術作品。不是什麼花俏的創作,卻深刻的令人記住歷史上的悲痛。同時,也像是維持斯堪地那維亞一貫的沉著與內斂。破碎的大地靜靜的遙望屠殺發生的小島,凝視但也不在憤怒。

source:http://www.koro.no/en/press/press_releases/?module=Articles;action=Article.publicShow;ID=2177;

北歐菜

文: Jessica Yeung

提到中菜你會聯想炒飯;馬拉菜會想起咖喱喇沙;英國菜讓人記得fish and chips 或類似焗薯蓉的shepherd pie。至於北歐菜,老老實實,就跟ikea 的餐牌同樣,主要食材是紅肉、白肉、海鮮配著仔或意大利麵,再加一個生的蔬菜沙律。北歐菜給我的印象是簡單健康,不會像甜酸排骨、豆豉鮻魚炒油麥菜般一想起就覺得好惹味,讓人流口水。

從前聽朋友說在芬蘭上館子吃晚飯,30 、50 至100 歐的價錢,味道分別不大,都是一般,不會叫人感動到流淚。貴不在味道,貴在…每道菜的設計排場精緻用心、服務、人工。

得到FINDS 餐廳贊助Live Norish bloggers 試他們的晚餐,給我類似的印象。十道菜,每道菜都象徵一個北歐國家,包括瑞典人的三文治和班戟。餐具盡見心思:石板木板、蛋形盒、芬蘭人用的鍋加芬蘭啤菜製造芬蘭浴的煙霧效果、石盤上放芬蘭樹枝、小石春或乾松果象徵北歐森林。每道菜之間主廚又會過解釋每道菜的設計意念,材料來自哪兒等等。總之你就不止飯來張口,吃的同時也在感受一個吃的經驗,聽不同的故事,欣賞主廚的設計,嘗試體驗某個國家的文化。

一直都只愛芬蘭的三文魚和甜點,尤其他們的芝士和奶味道好天然。今次試吃完FINDS 的晚餐,同桌的女生們都說好味,又健康,湯不會太濃等等。至於我對北歐食物的印象還是差不多,整頓晚飯只較喜歡她的甜點,但她的presentation style 真的好精緻,一絲不苟,還是值得推介的。聽說他們的下午茶最受歡迎。

附上晚餐的照片:

149324_772426196120329_969858708_n
文章來源: 寄居芬蘭
Live Norish 註: 此晚餐由 FINDS 贊助試食,以上皆為作者的個人感受,並非Live Norish 之立場。有關贊助之事宜,可看「Notice/通告」一欄。

如果有話不能說

文: Jessica @ 寄居芬蘭

Ilari 有時會跟我分享奇怪的新聞,例如最近有名港婦把她的男人的生殖器官切片再沖廁,就是他先告訴我的。

有次他說有對住在加拿大的異國藉老夫婦,有天突然遺忘用了半生的英語,一個只能說法語、另一個只記得中文。他問有天如果我們這樣怎麼辦?

或許我看愛情小說太多,我竟然覺得好浪漫,老了那個愛過/ 依然愛著的人仍然守在你身邊。答題目:那麼怎辦?

其實如果真有這天,也沒所謂,反正他有時呢喃細語我都沒耐性聽他在說甚麼。芬蘭語我會一點,我再多學些就好。而且不說話就不吵架,省時省力,天下太平。

忘記了英文沒關係,最可惜的,是曾經的快樂都遺忘,餘下誤會和仇恨。如果有爛攤子,寧願在這發生之前互相忘掉好了。

(對著他總是覺得太多未知,間中難免突然感性。)

1970675_807606745935607_40648047_n

文章來源: 寄居芬蘭

時差

 文: Jessica Yeung @ 寄居芬蘭 

每年三月廿幾號的周末歐洲會由冬令轉回夏令時間。如沒記錯,這周日淩晨芬蘭的時間將調快一小時。 

別看小這一句鐘– 對我來說這帶來方便,每次有事要致電回港時就不用趕頭趕命。那時寫論文天天寫至晚上七點圖書館關門(雖則通常其實很悠閒的午飯後才開始寫),這麼埋頭埋腦一輪,完成那天的任務已是香港的淩晨一點,要打電話又要再等一天。芬蘭和香港的時差在這三月周末後縮減一小時,那麼五、六點對著電腦腦閉塞時,就給媽媽打個電話,聽她東拉西扯讓腦筋急轉彎找到重點後,像做了一輪腦筋操,又可…繼續打枯燥的論文(為何論文總是枯燥的?)。時差減一小時,感覺跟香港人的步伐近一些。 

冬令時間常會在睡前連結至蘋果日報的網站。芬蘭時間深夜十一點,網站多已上載好翌日的新聞,看完有種先知先覺的感覺– 我看了這些新消息而香港人還在睡覺呢。 

人在外國時還特別喜愛讀蘋果日報、聽廣東歌、聽903的廣東話爛gag,感覺踏實一些,中和飄泊無根、隱約欠安全感的情緒。 

匆匆忙忙又一年,去年這天在芬蘭踏雪,今天已重返香港的辦公室營營役役。想說網購的長袖裙子還未到手,今天香港已熱得有26°C,有冇搞錯?!冬去夏來快得太過份吧?

一年眨眼又過– 與其平淡,不如把握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做沒試過的新事情,不讓日子平淡如水的如常逝去。 

pic

圖片來源: 寄居芬蘭

 

寧靜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寧靜,到底可以聽到嗎? 生活在紛亂的香港,恐怕我們已不知道什麼是寧靜了,且看倩怡怎樣說。

文: 倩怡

寧靜 

十年前的一個下午,在九龍塘又一城皇后咖啡室,我與一位挪威朋友相聚。 

剛點了咖啡,友人皺着眉頭說︰「這裡真吵。」 

我四處張望,試圖找出噪音源︰既不見哭啼打鬧的小孩,也沒有高談闊論的國民。我不解︰「哪有? 」 

「你仔細聽聽。」 

我盡了最大的努力向着他豎起耳朵的方向--閉氣、禁聲、一聽、再聽--仍是聽不出什麼來。 

一個月後,我到了奧斯陸當交換生,「聽」到了前所未有的寧靜。 

寧靜不是密室中令人窒息的沉默,而是大自然輕柔頌唱的和聲。

angel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