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佳餐廳Noma

文: 安尼斯

米芝蓮兩星餐廳,位處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Noma連續3年 (2010, 2011, 2012) 被Restaurant Magazine評為全球最佳餐廳。 餐廳名由兩個丹麥字 “Nordisk”(北歐)和 “Mad”(食物)合併組成。Noma以創新的北歐美食為噱頭,成為全球最高級的北歐餐廳。

Rene-Redzepi-at-his-home-005

 Noma主廚René Redzepi (左)  

做得全球最佳餐廳,氣派當然不同!

Restaurant-Noma-in-Copenhagen

第一: 定檯要等3個月 !  為了保持食物質素,Noma不會同一時間服務太多客人。

Noma-005

第二 : 2000港元的菜單只會讓你半飽,Noma食物在於品嘗食物的口感及味道,不在乎你飽唔飽。

Cyclonebill_Hvide_asparges_med_pocheret_aeggeblomme_og_skovmaerkesauce

第三: 到Noma,美酒配佳餚,美酒另外盛惠 2000港元。

Noma的氣派十足,不過筆者已經無福消受。

相片來源:

http://blog.fiftydegreesnorth.com/wp-content/uploads/2011/05/Restaurant-Noma-in-Copenhagen.jpg

http://static.guim.co.uk/sys-images/Guardian/Pix/pictures/2010/4/26/1272299954779/Noma-005.jpg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a/Cyclonebill_Hvide_asparges_med_pocheret_aeggeblomme_og_skovmaerkesauce.jpg

http://static.guim.co.uk/sys-images/Observer/Columnist/Columnists/2011/9/9/1315563050078/Rene-Redzepi-at-his-home-005.jpg

各位觀眾,北 – 歐 — 男 — 神!!!

Inline images 1
 

文: 安尼斯

根據Travelers Digest北歐俊男公認是全球最性感的男人。外表高大冷酷性格怕羞孤僻,喜歡獨來獨往的北歐男人差不多是全球女仕的至愛。打扮時髦入流,加上北歐人高大威孟的骨架已經令不少香港女性口水直流,再加上北歐男仕從食物到衣着、文化到露營都甚有認識,品味超然,不難理解北歐男仕受歡迎的原因。現在就讓我們看看北歐四大男神喇!

第一位: 男神始祖Björn Borg
前世界第一的瑞典網球選手,贏過11次大滿貫單打冠軍的Björn Borg可以說是北歐男神始祖。風靡70到80年代的Björn Borg球技了得,是全世界第一個在一個季內賺超過一百萬美元獎金​​的網球員。因為Björn Borg,世界各地才開始認識北歐出品的俊男。時至今日,瑞典時裝甚至有以他的名字作為品牌,走火辣性感路線,行銷全歐
現年57的Björn Borg,風采依然
第二位: 卡爾·菲利普王子
現年34歲的菲利普王子Prince Carl Philip, Carl Philip Edmund Bertil Bernadotte是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的第二個子女,也是唯一一個兒子。在瑞典的王位繼承人中,位列第三,尚未結婚但有女朋友的菲利普王子是北歐最有名的鑽石王老五想做下一位港產皇妃文雅麗的女仕們要好好把握喇!
賽車王子
第三位: Game of Thrones男神 Nikolaj
因風靡全球的科幻美劇Game of Thrones(中譯: 權力的遊戲)而令人熟悉的Prince Charming丹麥演員Nikolaj Coster-Waldau,外表俊俏,一頭秀麗金髮配上深情款款的藍眼睛,成功俘虜全美觀眾的芳心。 Nikolaj除了是專業演員,亦會擔任製片人和編劇,可謂北歐才子。
第四位:北歐版的Justin Bieber -Eric Saade
Eric Saade自2011代表瑞典在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高歌一曲Popular之後,一鳴驚人,於北歐年輕一代有如神一樣的代表。他的演唱會差不多場場爆滿,而且形象入屋,是不少北歐品牌的新寵代言人。
圖片:

做隻出色的馬仔!

說到瑞典的代表,除了 H & M 和 IKEA,還有什麼?

還有 Dala Horse。Dala Horse 是一頭木造的小馬,中等身型,四條短小粗壯的腿,支撐著更粗壯圓渾的身軀。Dala Horses 起源於瑞典一個名為 Dalarna 的地方,是中世紀時期瑞典人家中必備的飾物和玩具,最傳統的品種是紅色,後來演變出其他顏色。當時的工匠只靠一把刀,一雙手來製造小馬,以牠們來換取食物和日用品。

下載 images

時至今日,以瑞典人技術,其實可用機器製 Dala Horse,不需要木匠動手。機器固然可令牠們的身型變得更完美,皮膚光滑無瑕,但同時也會令小馬失去了點點的性格,考慮到這點,瑞典人依然堅持以手製 Dala Horse。

中國人喜以大量神話故事加諸動物或人物背後,企圖製造幻想。但瑞典人不習慣這一套,關於 Dala Horse 的神話故事並不多,牠的出現只是為了令瑞典兒童多擁有一件玩具,目的就是如此純粹。

在斯德哥爾摩見到這個 iPhone 套,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香港人愛以「馬仔」來稱呼僱員或下屬,表示他們在職場上「為驢為馬」。馬總是跟勞役扯上關係,就連黃子華也說:「做隻出色的馬仔,任勞任怨時運低……」,可見牠在香港社會的形象絕不如 Dala Horse 一樣正氣。 最近,在《經濟學人》的調查中,香港登上了「世界最宜居住城市」寶座,舉港震驚。住在這裡的們不是不愛港,但知道這裡的城市發展以及政治氣候都失衡,而我們竟然比世上其他城市還要好?

要是你可以選擇,你會在這裡做隻出色的馬仔,還是做隻可愛純情的 Dala Horse?

相片來源: dalahorse.com; dhamartrading.com;

聖誕市集

文: 陳若谷

如果可以選擇,我不會去馬爾代夫的陽光與海灘,我會選十一月尾十二月頭歐洲的 Christmas Market。

有朋友告訴我,她幾年前去北歐渡蜜月時,對該地方感覺很差,因為天氣太冷,吃住昂貴,又無事可做,悶得發慌。我再問清楚,原來他們是二月出發的,怪不得,一月尾二月頭是北歐的隆冬,什麼都死氣沉沉,聖誕氣氛沒有了,日短夜卻長,很多歐洲人也會去亞洲避寒。

其實冬天去歐洲,應該選在十二月中上旬,那就可以看 Christmas Market,感受一下聖誕氣氛。堪稱為「北歐首都」的斯德哥爾摩有一兩個不錯的聖誕市集,一個在 Gamla Stan (Old Town),另一個在 Kungsträdgården (國王花園),兩者之中我比較喜歡舊城區的那一個。斯德哥爾摩雖然經濟發達,但舊城區在數百年來,可說無甚改變,碎石子路,中世紀外貌的房屋,偶然還有馬車經過。舊城區建構在一個小山丘上,最外圍是兩至三層高的房屋,有教堂,有諾貝爾博物館,還有皇宮,核心區是一個廣場,而聖誕市集就在廣場上。

每次踏進舊城區,我就會開始放慢腳步,感受著腳下寧靜的雪海。最難忘記的,是聖誕市集傳來的香氣,那裡賣的 mulled wine,玉桂包等等,彷彿就等待著你去嚐嚐。冬天在北歐旅行,無論你穿多厚衣服也走得不遠,途中必須找個地方暖暖身,因此舊城區的市集是一個好選擇,那裡有大大小小的咖啡屋,堆滿喝熱可可的遊客。暖身後,你可以悠閒地把檔攤逐一逛逛,傍晚時分去最好,因為那裡的燈飾都亮起來,更令人嗅到聖誕就在不遠處。大多數檔攤都是賣聖誕裝潢和肉食,更多的是賣聖誕小食,例如 mince pie,烤栗等等。

Frankfurt 的聖誕市集也很著名,比斯德哥爾摩的還要大,有巨型聖誕樹之餘,還有 Merry-Go-Round 等遊戲。那如童話世界般的小村,除了帶來歡樂外,有時甚至會撩起感傷,因為你知道,這個地方美麗得有點不真實,稍縱即逝,而因為聖誕這個傳統,我們才會懷念古老的年代,那時候的人特別溫情,雪也特別白。

斯德哥爾摩的聖誕市集

 

法蘭克福的聖誕市集

 

http://www.frankfurt-tourismus.de/cms/tourismussuite/en/events_trade_fairs_messe_frankfurt/christmas_market_Frankfurt_xmas.html

20457

偏愛kondis

文:愛米

如果你來瑞典,走累了想歇一歇,我希望你別忙不迭薦走進一家連鎖咖啡店。在大街小巷多走幾步,應該不難找到一家konditori(糕餅店,一般暱稱kondis)的。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麵包、餅乾、小酥餅,大蛋糕,比bageri以麵包外賣為主更上一層樓。大部份的kondis都設有座位,一杯咖啡或熱茶加一件玉桂卷,坐下讀著店內提供的日報,不是不像在蓮香一盅兩件嘆報紙的。

 

IMG_2074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一份樸實。飲品選擇簡簡單單:咖啡、茶、果汁/汽水、熱可可等。咖啡是最基本的過濾式黑咖啡,茶是最基本的茶包或茶葉;加糖加奶自便。你不用花時間去猜度cappuccino/ piccol latte/ cortado/ flat white的差別到底在哪。免費添飲基本上是不成文規定,一大壺咖啡煮好坐在熱板上,一壺熱水放在旁,付了一份價錢飲幾多杯也是一份價錢。近年來開始有部份要收幾元添飲費,但仍屬少數。

Processed by: Helicon Filter;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一份寧和、包容。沒有用免費wifi做為招徠,可能因此也少見上網一族低頭手指指坐上半天;也可能是少了這些潮人作為生招牌,在kondis內你會見到穿著反光工作服的工人來吃早餐、腳步緩緩的公公婆婆坐在近窗的位置靜靜地相對一刻。年輕的朋友走進來喝點吃點甚麼時,聊天的聲浪都彷彿比在連鎖咖啡店時低十數分貝。

IMG_20130828_183838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濃郁的生活感。顧客進門首先拿張號碼籌,等候期間瀏覽麵包架上和糕點櫃內有哪些是自己想要的。外賣的客人,清晨的很多是買一條或一堆麵包;下午則多是買一兩件小糕點。幾乎每天/每周見面了,店員和熟客寒暄帶著一份歡愉;配上開門關門時的叮噹聲,生活的聲音就是這樣的。

我有這樣的擔心:在世界愈來愈連鎖的年代,老好的kondis將逐漸消失。在這裡十年,目睹大學城Lund的Lundagård Conditori幾番易手掙扎後最後仍是倒閉,同時見證Hollandia(馬爾默Malmö)和Vete-katten(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等老字號在維持老好風格同時積極進取。只要保持質量,起碼在我屆臨退休年齡的將來,想吃個包飲杯茶時應該仍有kondis可以推門而進吧。

IMG_20130703_144323

喝咖啡

文: Winnie

咖啡這種飲品一直被視為西方文化的象徵之一。在台灣,這些年來,喝咖啡蔚為風潮,大家到店裡點咖啡時不再是說「一杯咖啡」,而是會說「拿鐵」或「卡布奇諾」,這些不同類型的咖啡名稱變成了我們的基本詞彙。從選豆子、煮咖啡道喝咖啡,許多人總有自己的一套學問和經驗,這或許是我們的曾曾祖父母輩的人難以想像的景象。 就如同其他西方國家,北歐人也熱愛咖啡,這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既然歐洲人開始接觸咖啡是因為土耳其商人的關係,北歐人又是何時開始喝起咖啡呢?

先來看看這五國的語言是如何稱呼「咖啡」:

丹麥語: kaffe

芬蘭語: kahvi

冰島語: kaffi

挪威語: kaffe

瑞典語: kaffe

看起來都很像,他們也都很愛喝黑咖啡。或許大家有注意到,他們喝咖啡時搭配的甜食多半很甜,配上黑咖啡剛剛好。

芬蘭人開始喝咖啡的歷史,可追溯回他們在17世紀時,協助瑞典在南歐對抗土耳其的三十年戰爭。戰後返鄉的士兵把喝咖啡的習慣也一併帶回。

冰島人受到丹麥人影響接觸了咖啡,但早期這種飲料在當地算是高級飲品,因為量少稀罕,只限於教會裡的大主教飲用。一直到了18世紀中,咖啡才漸漸普及到平民百姓家中,家庭備有磨豆和烘培的器材。不過,剛開始,咖啡主要家裡準備用來招待客人的飲料,特別是教會人士。後來眾人開始在星期日和假日喝咖啡,最後演變成每天日常生活中都要喝咖啡。碰到農忙的時候,喝個兩三杯咖啡更是稀鬆平常。

雖然咖啡一樣是在17世紀傳入挪威,不過咖啡開始在挪威普及也是要到了19世紀中才全面普及。據說瑞典人是全球僅次芬蘭,第二大喝最多咖啡的國家(其實北歐五國通通名列前茅)。尤其他們又有一種稱為”fika”的習慣,有點類似休息時間,朋友家人、工作上的同事夥伴,大家聚在一起喝咖啡或茶,搭配甜點,一邊聊天。

若是對北歐咖啡有興趣,不妨參觀這個網站http://nordiccoffeeculture.com/ 他們可是將推廣北歐咖啡文化視為職志,還有對各國的咖啡店的評比介紹。

資料來源: http://blog.roodo.com/hogwarts70/archives/20947184.html

(Image source: http://www.dearcoffeeiloveyou.com/wp-content/uploads/2012/03/fika_bwj.jpeg)

SEMLA

文:陳若谷

好多人問我最懷念瑞典哪一樣食物,我會說是SEMLA。熱烘烘的豆寇味麵包夾著杏仁醬和香滑又帶微甜的奶油,一吃難忘! 在香港好像沒有吃過,自己又不會弄。在瑞典國慶日(6月6日)當天,賣瑞典菜餐廳Eat Right會有SEMLA 出爐,也就只此一天。」

photo from http://www.sweden.cn/culture/swedishcelebrations/fat-tuesday/Image
by Lars Wallin /Johnér

文: Live Nor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