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轉轉,我還是選了斯德哥爾摩。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Jingwei Zhou

注: Live Norish 小編與朋友Jingwei在斯德哥爾摩遇上,一年後分道揚鑣各自追尋理想,以下是Jingwei的一些心路歷程:

我在上海出生和成長。大學畢業後,我離開了上海老家,到北京住了一年,之後又到了鹿特丹(Rottendam)當上國際學生組織AIESEC 的幹事,然後又在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的公司依萊克斯(Electrolux)當實習生,兩年多前我輾轉去了波士頓 (Boston)攻讀碩士學位。

完成碩士學位後,我開始想到底要在哪個地方安頓下來。儘管我知道我能在中國或美國賺到高一點的薪金,最後我還是選了斯德哥爾摩。對很多人來說,是有點意想不到吧。

在過去的十數年間,我已不經不覺去了43個國家,遊覽過數之不世盡的城市。在眾多我曾到訪的城市裡,我認為斯德哥爾摩擁有最迷人的景色。斯德哥爾摩是個由很多波羅的海小島組成的國家。所以,不論你在市內的哪個地方,河流或海洋總在不遠處。市民很喜愛在海邊跑步,那是一個平民和貴族也可共同享有的景致。每次我坐巴士經過 Slussen (斯德哥爾摩南部與市中心的交接,亦是一個大型轉車站),也會被對岸Gröna Lund的風景深深吸引 (Gröna Lund 是斯德哥爾摩市內的一個小島,那裡有出名的遊樂園)。

斯德哥爾摩人的友善親切也是令這個城市美麗的關鍵。在這裡待久了,我開始被他們對衣著那種講究的態度而悶壞了。而斯德哥爾摩人也很注重運動和健康,幾乎每人也有定時運動的習慣。

另一方面,瑞典人在公眾場所的禮儀也是值得一讚。他們在地鐵只會低聲說話,就算在繁忙時間也是如此,因為他們關注別人的感受。這一點跟上海大大不同,對於在上海長大的我的確很新鮮……

8f15944ce665e6b3018fea6645be90c3

http://www.visitstockholm.se 

photo credit: Jeppe Wikström

早晨驛站 Mornington Hotel

作為一個旅客,你最害怕的,是不是起床睜開眼時那種陌生的感覺?

任酒店再寬敞華麗,床再高,枕再暖,它也難以成為 home away from home。因此,世界各地的酒店都在努力營造一種舒適感,讓旅客每天起床時也心安。

這次到 Stockholm 斯德哥爾摩,遇上了一間非常稱心的酒店叫 Mornington,讓我的精神好好地休息了數天。 酒店的外表不算吸引,但裡面卻是截然不同的景觀,大堂有幾張又大又軟的沙發,還有圓柱型書櫃,旁邊是落地玻璃,色調以棕色和杏色為主,感覺像一間咖啡店,把酒店那高高在上的形象淡化了,變溫和了,客人坐在大堂的沙發上,根本不想離開。

酒店每個房間也有一個小書櫃,一張大書桌,增添文藝感,也更像家﹔而且窗戶特大,讓天然光充滿房間。我住的是頂樓,從落地玻璃門往外望,是 Stockholm 的市區景觀,可看著太陽從水平線升起,看著醒個城市起床,早晨美景盡收眼底。

Mornington 如果有中文名字,應該就叫「早晨驛站」。

三十小時的征途 (2)

文: Kenny Chow @ 發現丹麥

看過上一篇的您,我幾乎肯定您內心感到不耐煩了。

生活在香港,由西向東走,或由南向北行,兩點的距離最多花上一個多小時去連接。

三十小時,實在是一個不為都市人所理解的時間單位。

入正題。

話說未出發前,我實在慌張得很,以為去丹麥交流應該是去哥本哈根吧。仔細一看原來目的地奧登塞與首都相距甚遠。

幸好,原來交流的大學有一個專為交流生而設的society,幸運地我有一個Danish buddy。

由於我對自己何時何地到達小鎮 (或能否到達), 毫無概念,在電郵中也只能概括地說我到步之後會找一個電話亭撥一個輪。

電話亭,您多久沒有在香港用過?

跳下火車,當地人自然地表演出他們自己一貫的方向和步伐。月台上只有我一人在找路。我心裡為這一種新鮮感的到來呼叫。

2

奧登塞的火車站基本上是一個小型市中心,由一個小商場所組成,有電影院,銀行,圖書館,咖啡店,便利店。比較特別的有網吧,租碟舖和少數族裔開的雜貨店,旁邊還有兩間實惠型酒店。

Denmark-Odense_Railroad_Centre

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沒有大品牌充斥的壓迫感,也沒有刺眼的燈箱招牌光線。

換了零錢,聯繫上了他,Soren 是他的名字。

六尺高,金髮,白皮膚,頂著一個小肚腩。我所認識的三十出頭的丹麥男人都是這個模樣。而二十多歲的,一般比較健碩。

出乎我所料,他用私家車送我到早前申請的學生宿舍。一路上,我用盡我僅餘的氣力 – 去寒暄。

路上可以見到積雪,還未結冰,汽車尚能如履平地。走著走著,商店越來越稀少,屋子也更稀疏,知道目的地不遠。

我的目光對焦在那沒人光顧的熱狗快餐店。可能有點不禮貌,但我下意識要求落車吃點東西。我記得那份快餐是我吃過最貴的,要八十多丹麥克朗,如果是m記就更貴。

快餐店的斜對面,就是學生宿舍了。四野無人,只有這麽四棟三層高的啡黃磚所建的長方盒。有多少雪花襯托。

 我的房間,很大,但空無一物。

有一張木椅,一張單人床和我自己。

 一看錶,下午三點半,然後倒頭大睡去。

搭巴士,坐飛機,換飛機,轉火車,加私家車,再走路,這歷程在夢中還在倒帶。

denmark

圖片來源: wikipedia.org; denmark.net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Part 4 — 薩武科斯基——可望而不可即的聖誕老人家鄉

文: Miriam Lee

從薩拉一直向北,盡是連綿起伏的松林、冰川湖泊和沼澤。一望無際的荒野,大自然顯得份外寧謐。薩武科斯基(Savukoski)這個比薩拉更偏遠的小鎮,傳統上也是拉普蘭的重要馴鹿牧養地區。這個如睡美人一般的小鎮,也是通往芬蘭最大保護區──烏爾霍凱科寧國家公園(Urho Kekkonen National Park)的入口。烏爾霍凱科寧是芬蘭歷史上在位最長的總統,還非常熱愛大自然。在這面積有兩個香港那麼大的公園裡,有標示清晰的自然步道上漫步,穿越公園西部的自然保護區;或與嚮導同行,挑戰更高難度的遠足,走過壯麗的溝壑山谷、廣闊的沼澤、北方的原始森林,除了享受開揚美景,更可眺望聖誕老人的家鄉──耳朵山(Korvatunturi)。

聖誕老人在耳朵山(Korvatunturi)的家鄉是怎樣來的﹖首先說明一下耳朵山的地理位置和環境。「Tunturi」是芬蘭語,專指在地勢平緩的芬蘭拉普蘭上的小山,呈圓頂狀、單獨伶仃、有侵蝕痕跡且沒有冰川。它們通常位於樹線以北,高度不超過八百米。攀上這種小山,可居高臨下觀賞四周的北方針葉林、沼澤和苔原。「Korva」的意思是耳朵,因為這座小山從遠處看像一隻耳朵。耳朵山高四百八十六米,大約是香港的獅子山的高度。據說,小山的巨型耳朵形狀就是聖誕老人收聽小孩子願望的工具,在人煙隔絕的山谷裡,聖誕老人和他的精靈助手可以安心製作和包裹禮物。當地郵局為配合大量寫信給在耳朵山的聖誕老人的人們,發明了郵政編號「99999 Korvatunturi」,儘管信件其實都會送去羅凡涅米的聖誕老人村(見上一回的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 。事實上,由於耳朵山剛好在芬蘭與俄羅斯的邊界,進入耳朵山必須申請邊界禁區許可證,加上沒有道路通往,只有一條極少使用的小山徑,所以如果聖誕老人真的住在這裡,他也可樂得安靜。

薩武科斯基是芬蘭中面積最大的市鎮,面積約六個香港,但人口只有一千多,是芬蘭人口密度最低的地區。這裡主要的經濟活動是林業和馴鹿畜牧業,而馴鹿數目比人口多十倍有多。外型高佻俊俏的Niko在薩武科斯基長大,祖上五六代人都是拉普蘭的馴鹿牧民。他從父輩繼承了一大片林地和馴鹿群,還有一所全木建的旅館。Niko是鄉鎮上少見的年輕人,他有點唏噓地說:「我小時候在鎮上唯一的學校上學,那時班上有二十七人。大家初中後都到其他城市升學,之後在不同的大城市工作。現在與我同年的同學,連我在內只有七人留在薩武科斯基。」Niko後來因為掛念他長大的地方,才回流到這荒原上的鄉鎮。

「借我的單車給你,來個午夜河畔單車遊如何?」Niko提議說。我欣然坐上他的爬山單車,沿著通過薩武科斯基唯一的公路,兩旁全是高聳的針葉林,騎到鎮上去。靠著凱米河(Kemi River)的鎮中心不過一條百米街道,有一所市鎮會堂、一所學校、一間超級市場和幾間小商店,教堂在對面街角。店舖早已關門,街上沒有行人,整個小鎮靜悄悄的,靜得可以聽到河水潺潺流動。地平線上不遠傳來午夜太陽的金光,空氣雖然乾燥卻也溫暖,河面波光粼粼,完美地倒影著河岸的疏落的小屋與樹木。對習慣了香港紛紜熱鬧的我來說,望著這如詩如畫的小鎮景色,卻靜寂得如死城一般,覺得有點詭譎。

單靠林業和馴鹿畜牧業並不能改善薩武科斯基的經濟狀況,特別是人口流失,因此近年來薩武科斯基積極推動旅遊業,主要推廣這裡的自然風光,尤其是冬天的白雪茫茫的winter wonderland。以Niko的旅館為例,由十月至翌年四月都會接待來這裡滑雪或做各樣雪地活動的遊客。Niko說,幾年前,有幾位來自法國南部的遊客在他的旅館住了一個星期,每天就在附近滑雪、雪地穿越、駕駛雪地電動車上附近小山崗、坐馴鹿雪橇、冰河釣魚等等,喜歡得不得了。回去以後一傳十、十傳百的宣傳這個地方,現在Niko的旅館一到冬天就爆滿,差不多清一色是在嚮往白色聖誕的法國遊客。不過一到春暖雪溶,到訪薩武科斯基的人回復疏落,整過小鎮又重回寂靜。因此,包括Niko在內留守或回流到薩武科斯基的人,都為開拓當地的賣點傷腦筋,被選中的當然是這裡的local legend──聖誕老人。

雖然以芬蘭傳統或民間傳說來說,薩武科斯基附近的耳朵山是代表聖誕老人最正統的地方。不過要以聖誕老人作招徠,推廣薩武科斯基並不容易。一來,這裡最大的地區機場在羅凡涅米,從羅凡涅米驅車前往薩武科斯基就要兩個半小時。二來,極北地區最具規模的聖誕老人村就在羅凡涅米,除非有遊客是為耳朵山的聖誕老人傳說而來,否則不會特地跑到二百多公里外的薩武科斯基。三來,耳朵山在邊界禁區,遊客不能前往,最多只能在國家公園走大半天山路,去到附近的小山崗眺望聖誕老人傳說的家鄉。再者,薩武科斯基鎮上沒有什麼專為遊客而設的聖誕老人景點,只有在河邊一所小木屋,由鎮上本來在平安夜擔任聖誕老人的和藹可親大叔,不用工作時來招待遊人(有時聖誕老婆也會來湊熱鬧)。

儘管如此,我很喜歡薩武科斯基這位聖誕老人,至少他本來就是鎮上的聖誕老人,亦是有自己生活的大叔,不是特意被聘用招呼遊客的專業演員。這天聖誕老人剛好有空,Niko帶我去見聖誕老人兼一起去河邊釣魚。聖誕老人也樂得「做戲做全套」,帶上了他的精靈助手一起來郊遊。

坦白說,這些與聖誕老人 (和他的伙伴們) 的偶遇,並不是什麼嚴謹的田野調查。

不過,從他們的分享中,卻感受到他們對聖誕老人的想法和感覺,並積極爭取外人對他們當地文化和環境的認同。無論是有關聖誕老人的傳說、branding、生活傳統等等,都是一個又一個活脫脫的故事。

Photo caption:

SantaClaus_4a    

薩武科斯基鎮上的耳朵山Nature Museum

SantaClaus_4b

登上附近的小山,遠眺耳朵山

SantaClaus_4c (1)

港女心聲:「Niko唔去做男模真係嘥晒﹗」﹔不過他愛馴鹿愛荒野多過城市生活

SantaClaus_4d

午夜太陽下寧謐的薩武科斯基

SantaClaus_4e

和藹可親的聖誕老人

Let’s go fishing!

又到聖誕

文: Jessica Yeung

images

聖誕除了是全城減價的購物良辰吉日,也是西方國家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家庭團聚日子,意義跟華人的農曆初一初二同樣。

臨近聖誕,外國人會在家裡佈置聖誕樹,像華人會在過年前在家裡貼紅揮春、放盤水仙、插幾枝桃花。送禮方面,香港人在過年時會買水果、藍罐曲奇、金莎巧克力送贈親朋,外國人則會交換禮物。以我去年在芬蘭人的家過所見,因歐洲人離開家園往歐美國家工作或結婚十分常見,因此聖誕時節長期在外國或其他城市生活的子女難得聚首,好不熱鬧。家裡成員為父母及各兄弟姊妹預備一份禮物,用花紙精心包裝及寫下收件人的名字後,高興地把禮物堆在聖誕樹下,等待聖誕前夕(24號)收禮物和拆禮物。據說芬蘭的拆禮日就是廿四號。

廿四號晚上,大家會穿戴得光鮮漂亮,不一定要紅色,但女的起碼會化妝穿裙子,男的會著恤衫。聖誕晚餐也不一定名貴,但會豐富和多樣式。沒有發財好事橫財就手等廣東菜式,但沙拉會加料,由平日的生菜蕃茄升級至熱情果橙合桃生菜,肉則可能有薰三文魚和火雞。芬蘭人在聖誕期間會吃許多甜點和巧克力,著名的fazer 巧克力會在聖誕期間推出多款特色口味的巧克力,是送禮佳品。

吃過大餐後,家庭成員會齊集在聖誕樹旁,拍張大合照後唱首jingle bell, 由於是芬蘭語,全場只我一人啦啦啦咪嘴。之後是拆禮物環節,這時好緊張,有些家庭成員會收到六至七份禮物,我這些新加入的客人只收到三份。我們每人輪流拆禮物,有人收到調味料、羊毛襪、碗碟、衣服、巧克力、書本……。我緊張是因為,拆了三份我已拆完手頭上的禮物,下round 輪到我便只能說that’s it,好似好冇人緣好樣衰…,幸好輪了三圈後大家便各自拆禮物,我不用高調成為禮物收最少的一個。

拆禮物後便是自由時間,可以各自去睡覺、找朋友、去pub 跳舞狂歡。

我和Ilari 的母親都給他送恤衫,他最後把我送的一件換上,識do,叻仔。至於他送我的,因為我們都沒收入,平時財政結結据餘錢不多,我本來以為他會送我fazer 巧克力,打開竟是聖誕版的glögi茶葉。
Glögi 是聖誕飲品,由玉桂,糖,葡萄乾等製成。可能是Ilari 平日給我很木獨的印象,總覺得聖誕節他給我送茶葉一點不浪漫。他卻強調這是經他精挑細選的,因見我家裡有不同口味的茶葉。其實我家裡也裡也有許多鞋和vintage 袋,怎麼不給我送一些?(港女上身)

就這樣,由於大時大節我會希望Ilari 參與我的家庭朋友聚會,所以今年的聖誕就算我手頭上的餘錢不多以及我覺得在一張充滿芬蘭語的長餐桌上自顧自吃飯他們大笑時又聽不懂他們的gag 十分冇癮,我還是一擲千金買了finnair 的來回機票,獻出我乘搭芬航的第一次,到芬蘭再過一個零下二十度、凍到面紅甩腳趾的聖誕。今天我已預購了用來送禮的襪子,預祝大家聖誕快樂。

1452379_740623669300582_798432665_n

圖:Ilari 父母的家。

圖片來源: baltictravelcompany.com

全球最佳餐廳Noma

文: 安尼斯

米芝蓮兩星餐廳,位處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Noma連續3年 (2010, 2011, 2012) 被Restaurant Magazine評為全球最佳餐廳。 餐廳名由兩個丹麥字 “Nordisk”(北歐)和 “Mad”(食物)合併組成。Noma以創新的北歐美食為噱頭,成為全球最高級的北歐餐廳。

Rene-Redzepi-at-his-home-005

 Noma主廚René Redzepi (左)  

做得全球最佳餐廳,氣派當然不同!

Restaurant-Noma-in-Copenhagen

第一: 定檯要等3個月 !  為了保持食物質素,Noma不會同一時間服務太多客人。

Noma-005

第二 : 2000港元的菜單只會讓你半飽,Noma食物在於品嘗食物的口感及味道,不在乎你飽唔飽。

Cyclonebill_Hvide_asparges_med_pocheret_aeggeblomme_og_skovmaerkesauce

第三: 到Noma,美酒配佳餚,美酒另外盛惠 2000港元。

Noma的氣派十足,不過筆者已經無福消受。

相片來源:

http://blog.fiftydegreesnorth.com/wp-content/uploads/2011/05/Restaurant-Noma-in-Copenhagen.jpg

http://static.guim.co.uk/sys-images/Guardian/Pix/pictures/2010/4/26/1272299954779/Noma-005.jpg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a/Cyclonebill_Hvide_asparges_med_pocheret_aeggeblomme_og_skovmaerkesauce.jpg

http://static.guim.co.uk/sys-images/Observer/Columnist/Columnists/2011/9/9/1315563050078/Rene-Redzepi-at-his-home-005.jpg

今年聖誕去看極光吧! – PART 2

文: Rhyen

上回提到,今年冬天太陽黑子的活動特別活躍,是看北極光的好時機。

基於其地理位置及完善的旅遊配套設施,北歐可說是看北極光的最理想的地方,尤其以挪威及芬蘭最受歡迎。但去年我選擇了冰島-這個雖然屬於歐洲卻被「遺棄」在英國西北方超過一千公里以外的小島-作為我的北極光之旅的目的地。

我選擇冰島,並不是因為冰島看到北極光的機會特別高,而是因為我對於北極光以外的冰島景點很感興趣,如傑古沙龍冰川湖(Jokulsarlon Glacier Lake)、藍潟湖(Blue Lagoon)等。既然要花這麼多時間和旅費來到北歐,就希望一次過滿足幾個願望!

另外,冰島與其他北歐國家不同的是,它整個國家位處於北緯63度以北的地方,即北極圈的邊緣。因此,即使在冰島南部的城市也可看到北極光。換言之,你不用專程去一些遠離城市或偏遠地點去看北極光,可節省一些時間。

選擇好目的地,就要計劃行程。首先是交通。從香港出發到冰島,是沒有直航飛機的,最少要轉機一次。我自己當時是先乘澳洲航空到倫敦(但澳航好像已取消了飛倫敦的航班),然後轉乘冰島航空(Icelandair)中午一時的航班到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Reykjavik)附近的凱夫拉維克國際機場(Keflavik Airport),後者約需三小時。從倫敦到雷克雅維克的另一個選擇是乘冰島快捷航空(Iceland Express),但要從格域機場(Gatwick Airport)出發;一般從香港飛倫敦的航班都是降落希斯路機場(Heathrow Airport),因此轉機會比較費時。

除了經倫敦,也可選擇經歐洲其他城市如巴黎或赫爾辛基轉乘冰島航空到雷克雅維克,但機票應該是比較昂貴的。

凱夫拉維克國際機場雖然規模不大,但是非常不錯的。2011年就被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選為歐洲最佳小型機場(二百萬乘客以下)。見:http://www.marketwired.com/press-release/icelands-international-airport-awarded-best-airport-in-europe-1662285.htm

機場距離雷克雅維克約50公里,有兩種接駁巴士:Airport Express(需要預約)及Flybus,車程約45分鐘。詳情見:
http://www.kefairport.is/English/Transportation/Buses/

http://www.airportexpress.is/Default.aspx

https://www.re.is/flybus/

機場巴士實際是怎麼樣的其實我不能告訴大家,因為我當時兩種巴士都沒有坐!原因是我第一晚住的酒店並不在雷克雅維克,而是在距離機場約20分鐘的一個叫格林達維克(Grindavik)的地方,酒店提供免費專車接送服務。至於這間酒店有什麼來頭,我又為什麼會選擇它,下次再講。

最後,送上我在凱夫拉維克機場的幾張照片(看時請多穿衣服,不然可能會發冷)。

DSC_0342 DSC_0343 DSC_0346 DSC_0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