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 Annual Event 2017!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今年的Annual Event 主題是Nordic Innovation! 沒有想過跟Sweden Innovation Forum 「撞題」,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Topic 太紅吧,大家都想探究一下。今年我們非常榮幸邀請到Finnair的客戶經理Joey、Tekes的創新總監Sari 、以及《天人合一》紀錄片的crew member 曉烽來向我們談談有關北歐在科技﹑航空體驗以及環保上的創新,當然也有關於旅遊、升學和生活的分享。

今年我們的partner 除了以上公司外,還有Sudio,Moreganic,Sverige Shoppen, LCX Moomin Cafe (名單還在不停更新中!),它們均會贊助不同的禮物,包括耳機,食品,餐券,tote bag等,令參加者滿載而歸!!

是次Event 的資料如下:
日期: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時間: 2:30-4:30pm
地點: The Wave, 9/F, 4 Hing Yip Street, Kwun Tong
講者: Ms. Sari Arho-Havren, Head of Tekes in Hong Kong (in English)
Mr Chung Hiu Fung (in Cantonese)
Ms Joey Tse, Finnair (in Cantonese)
(名單還在不停更新中!)
入場費: $100元 (學生$90)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可透過以下表格報名:
https://form.jotform.me/71314502591449
又或者發電郵到livenorish@gmail.com留位,上次沒法接受所有報名,今次場地仲細左少少,所以,為免向隅,必先留位!!!

 

Jolla ─ 小帆船的大夢想

文:  Annie Wang, D’Evenitif 創辦人 ; 安尼斯翻譯;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修改

Jolla 是一個以香港為基地的芬蘭初創公司。這間公司的手機和移動設備獲得了國際媒體的廣泛關注,是香港最知名的芬蘭成功故事之一。

Jolla 亦是2014年香港Startmeup 創業計劃中,最後12強的入圍者之一。Dr. AnttiSaarnio, Jolla 的董事會主席將與我們分享這艘小帆船是怎樣繼續前往諾基亞的大夢想。 

Jolla 手機和平板電腦操作,是前諾基亞採用 MeeGo System 的 Saillfish 操作系統。Saillfish 旗魚系統允許用戶在毋須關閉任何應用程序中,進行切換。通過這個 Saillfish 旗魚操作系統的移動服務提供商,可以避免與蘋果和三星這些國際玩家競爭。目前,Jolla 已經與和記黃埔及3 移動服務開始了合作計劃。 

Dr. AnttiSaarnio 解釋,希望銳意進取的 Jolla 可以有所作為。「世界需要其他操作系統。如果一家企業控制手機操作系統,它基本上擁有整個世界的壟斷地位。在未來,手機將是你的超市,你的通訊中心,你的銀行,你的錢包,通過這個手機,你可能會得到信貸。我一直在說,如果人不斷有更多的智慧,就會發明技術。但當仍沒有替代品時,它就會成為控制人的技術。」 

用戶主導的技術和用戶主導的選擇概念,已經實現在 Jolla 手機的硬件設計中。在 Antti 的 Jolla 手機背蓋上的憤怒鳥圖案,Antti 介紹了更多的手機創意。Jolla 手機有兩層的北歐設計,可以聯同其他品牌一起合作。在芬蘭,Jolla 即將有與 Rovio 合作的產品面世。 

Jolla 小帆船的規模看起來不大,但 Jolla 的轉向和尋找新方向則更快更迅速。“Unlike” 、“不一樣” 是 Jolla 的口號,它希望為人們提供一個全新不一樣的精彩手機旅程。 

220px-Marc_Dillon_with_Jolla's_phone_-_cropped

Jolla 去年11月19日推出的第一款平板電腦,提供具有功能性和芬蘭設計的 “不一樣” 平板電腦體驗。由 Jolla 公佈的群眾收集資金運動 Crowdsourcing 已經在短短幾天內拿到了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了。 

jolla_3_up_snow_white

作者簡介

喜愛發掘芬蘭文化和樂意幫助在亞洲的芬蘭企業拓展業務的 Annie Wang,為 D’Evénitif 的創始人兼董事。D’Evénitif 為本港的芬蘭專題博客網站,亦為芬蘭商會致力於促進芬蘭和當地社區之間的文化交流平台之一。

瑞典發明和創新

文: Sweden.cn 官網

如果您使用過安全火柴、活動扳手或飲料盒的話,您應該感謝瑞典的發明家。盡管瑞典是個較小的國家,但瑞典也是眾多重要發明和革新的發源地,包括滾珠軸承、心髒起搏器、炸藥和藍牙無線通信技術。

Swedish-innovation

瑞典發明家、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古斯塔夫·達倫(Gustaf Dalen)發明了AGA燈塔系統。

攝影:Melker Dahlstrand/imagebank.sweden.se

瑞典的醫學領域長期以來處於領先地位,開發了大量重要藥品。除了制藥業巨頭之外,瑞典還擁有幾百家較小的創新型制藥和醫療設備制造公司,很多公司都與瑞典大學建立了密切聯系。

瑞典政府對研發領域的投資力度很大。很多政府機構都會資助和配合研究工作,目前受到關注的三個特殊研究領域是:醫學和生物科學、技術以及氣候。瑞典GDP的3%左右投資於研究領域,這一比例位居世界前列。

定期調查顯示,瑞典是歐洲甚至全世界最具創新性的國家之一,而以上這些努力幫助我們確立了這一地位。眾多瑞典公司在全世界傳播創新精神,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如沃爾沃、愛立信、ABB、薩博和阿斯利康,而網絡免費電話Skype和媒體音樂流網站Spotify則成為瑞典下一代技術公司的成功典型。

瑞典也在全球以另一種方式參與創新。曾發明火藥的瑞典著名化學家和工程師—諾貝爾,他用發明所得財富設立了諾貝爾獎,鼓勵並獎勵全世界的創新者。該獎項每年由瑞典國王在斯德哥爾摩頒發,以認可獲獎人員在醫學、物理、化學、文學以及和平等領域取得的重大成就。

專訪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Daniel Byström (上)

unnamed

 文: 安尼斯,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修改

體形高大的 Daniel Byström 看起來非常享受他在香港逗留的時間。他是 LN 特約記者安尼斯第一次採訪的名人。超過6尺高的 Daniel,可能見慣大場面,整個訪問表現得十分輕鬆友善。 

Daniel Byström 簡介: 

Ordförande – Sveriges Designer / Chairman of the board – The Swedish Association of Designers / 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

Chairman of the board – Nordic Design Impact

Board – Svensk Form Syd / Form/Design Center

安:安尼斯

DB:Daniel Byström

安:可以請你與我們分享一下瑞典設計師協會的工作嗎? 

DB:當然可以!瑞典設計師協會 (The Swedish Association of Designers) 成立於1957年,以前稱為The Swedish Industrial Designers’ Society(SID)。 經過多年的發展,瑞典設計師協會已漸見規模,已成為在瑞典國內或者國際間具有影響力的組織。瑞典設計師協會也是ICSID(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ocieties of Industrial Design) 的始創組織之一,同BEDA(The Bureau of European Design Associations)的共同始創組織。瑞典設計師協會並於1959年在斯德哥爾摩舉辦了第一屆ICSID大會。另外瑞典設計師協會於1989年牽頭成立SVID (The Swedish Industrial Design Foundation) 瑞典工業設計基金。 

瑞典設計師協會依靠招募會員運作,目標是致力於培育年輕的設計人才,提高設計的品質。成立瑞典設計師協會的目的是在各個領域闡明設計的價值,支援瑞典甚至國際的設計師。我本人合作過工業設計、設計管理和策略,設計思維和社區設計等領域。 

安:你如何當上主席的?有成功的秘訣嗎? 

DB:我當上主席出於我對於建立人際網絡和合作的熱情。10年前,我自己開始創業並建立一個地區網絡的設計組織,地區組織開始得到了很多設計業內的人士積極響應, 所以我有機會從事許多設計項目。在2009年,因為我龐大的人脈網絡,瑞典設計師協會董事會任命我主責國際合作事務。然後在2012年我非常榮幸當選為董事會主席,回顧我們協會的歷史,董事會主席都是很有名氣的設計師,有設計大師 Sigvard Bernadotte (瑞典時裝協會CEO Lotta Ahlvar 的創始合夥人)。我覺得當上主席是由於一個呼籲叫我承擔歷史責任,繼續領導瑞典在設計舞台上的發展。繼續在設計舞台上發展的一個重要關鍵是要積極主動,打開新的合作可能性。 

除了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我也是 Svensk Form South, FormDesign Center in Malmö 的董事會成員,同時亦是 Nordic Design Impact 的主席,Nordic Design Impact 在丹麥,挪威,芬蘭和冰島也有辦事處。 

安:作為會長,您認為您最珍貴的時刻是什麼? 

DB:很難說最珍貴的時刻,但最難忘的是當我們設計同業團結一致和當我們與其他國家設計人才交流分享知識和經驗的時刻,是最值得紀念的。例如在設計營商週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2014) 安排的會議和研討會,設計同業聚首一堂,有利於增強我們瑞典設計師同時間在全港舞台上培養瑞典與香港之間的合作關係。正因為如此,我認為設計營商週2014年仍將是最珍貴的時刻之一。 

安:相比瑞典的設計,你會如何評價香港設計? 

DB:瑞典設計歷史悠久,有我們傳統的文化遺產,瑞典設計很有自己一套設計語言的風格。不過瑞典設計也一直成功吸收其他文化的影響,因為瑞典設計是很開明和很好奇的。設計目標是為人們找到在日常生活中的解決方案。作為一個小國,瑞典設計是很有影響力的,成功的影響力在於吸收其他文化的設計。香港是一個完美的多元文化創意中心,吸引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屬於一個設計的大熔爐。我對香港設計的印象已經改觀,我能在香港找到最好的技術和材料去創新設計。 

大部分我所看到的和喜歡的香港設計都具有簡單和易用的特點,注重功能性和簡潔。我認為和北歐或瑞典有不少相似之處。也許香港是一個新興的北歐設計舞台。同時,我喜歡看到香港的傳統特色的形狀、顏色和紋理。我希望看到更多表達來自香港地區身份的設計。 

安:你最喜歡的設計作品是什麼? 

DB:我最喜歡的有兩種類型的設計。首先是側重於傳統工藝外觀的 Artifacts。50-60年代,Dieter Rams 為 Braun 做的產品設計,在設計語言上非常北歐,表達出實用、誠實和簡單。他訂下設計的十大原則也很鼓舞人心,同瑞典設計精神非常相似。儘管設計十大原則很有啟發性,但有時跳出原則也可能有更多好的創意。

Dieter Rams 

1

另一種我喜歡的設計,是如何代表到善用設計可解決複雜的世界與現代社會的問題。設計沿著歷史發展,體現在工藝 Artifacts。由發明一件產品到給予實際的形狀,以後加以改進,使之更加實用,更人性化,更時尚。進入二十一世紀,很多領域可善用設計,不僅於產品設計,把創意融入社區運動,為我們的未來世界建立共識以及共享願景。來自不同領域的科學家和高層次的 Thinkers 需要更多了解。善用新材料、新技術、新能源及新行為的了解,明白二十一世紀的需求和機遇,用創意找出以前無法解決的解決方案,我們才能真正知識創新,建立更好的世界。 

瑞典設計師協會最近協助 USAID 成立一家瑞典合資的企業,設計開發更安全,更有效防止 Ebola 的個人防護裝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設計師,護理人員,材料專家等被聚集一起研究防止 Ebola 的需要,包括有效的溝通設計。 

另一個好例子是由宜家基金會策劃的安置難民的房屋單位,提供有尊嚴和安全的住房,以協助以百萬計的弱勢難民家庭逃離戰區,自然災害或政治動盪的地區。 

2

Photo from

braundesigns.wordpress.com

Graphicnews.com

 

BODW 2014 – 訪問Plantagon CEO Hans Hassle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出生於1959年,Hans Hassle是一位極具影響力之瑞典商人,並為領先的城市農業技術公司Plantagon International 之行政總裁。該公司是全球垂直農業創新的領先者,以一個方便及可持續環保的食物來源有效地解決城市人口的食物供給問題。 

untitled

Plantagon 於市場上是一家極具代表性的公司,它的項目不僅財政上可行,可持續環保的概念更帶來豐厚利潤及實踐全球企業公民的責任。自2008年起,Plantagon獲頒發7個重要的可持續及創新大獎,包括憑垂直溫室的概念,在食物鏈上加入綠色的創新元素,而奪得2012年度SACC New York-Deloitte Green Award。除了這些獎項外,更於2009年全球論壇中獲頒發最崇高榮譽,而Hassle也被《European CEO》選為「2012年度瑞典行政總裁」。 

LN: Live Norish

HH: Hans Hassle

LN:你認為垂直農業創新在瑞典的發展如何?

HH: 絕對有前境,我認為垂直農業創新遲早會普及,在瑞典已見愈來愈多市區農業科技應用。初期農耕規模會比較小,只會在社區開始。

LN: 在瑞典哪裡有垂直溫室?

HH: 在瑞典Linköping (林雪平) 有垂直溫室,那裡堪稱是瑞典南部的首都,更將會是全球垂直農業創新的中心。Plantagon 正在林雪平全面建造60米高的溫室,作為市區耕種的示範。眾所周知,林雪平的共生系統非常有名,在那裡,城市的廢棄物和污水會用被轉化成能源。由生化氣體工廠排放出的二氧化碳會直接送到溫室,溢出熱氣會幫助溫室維持溫度,而城市所產生的廚餘會送到生化氣體工廠以製造氣體。這樣一來,至少三種廢物會被回收重用。

LN: 什麼令你有這個構想? 

HH:  14年前,我認識了一位瑞典人Åke Olson,他很喜愛創新科技。他是一名生態園藝家,那時候,其實Åke已經花了15年時間去試驗如何在市區種植更多食物。當時我在Sweco – 一所歐洲上市公司 — 上班,Sweco是可持續發展工程的先驅,同時亦為城市進行可持續發展規劃。我們見到社會極為需要一個健康的食物供應應付城市發展的需要,以及降決即將來臨的糧食危機。 

2

LN: 那你又為什麼選擇開始Plantagon? 

HH: 我們希望以垂直農業創新解決地球糧食危機,並藉此教育社會,分享及社會責任比起貪婪及逃避責任是一個對社會更長遠有利的方案。我們畢竟需要糧食才可以生存,因此要改變商界的想法,減少破壞生態,令世界可持續發展。 

我決定了用一生的時間去告訴企業不要只為利益而運作,它們應有為人類創造更好的生存條件的願景。我並非一個理想主義者,但相信要令市場經濟可行的只有一個方法 – 企業必須人性化,否則無權也無法生存下去。我的專業就是協助企業在發展同時亦懂得肩負企業社會責任。 

LN: 你如何宣傳垂直農耕? 

HH: Plantagon 定期舉辦講座,地區會議以及國際高峰會以推廣垂直農耕。我們第一次垂直農業創新高峰會於2011年在美國華盛頓舉行。第二次則於2013年在瑞典林雪平舉行。最近,我們跟GLOBAL CITY NETWORK ICLEI 在德國波恩亦有市區農業策略會議。同時,我們大力推動非謀利的活動,每個人也可以參與。最近亦在大學舉辦活動,例如在中國上海同濟大學以及香港理工大學等等。 

LN: Plantagon有什麼成功案例可以參考? 

HH: 暫時來說,把垂直農業創新應用在工業層面並沒有得到太大的成功,但未來幾年我相信會有很好的發展和結果,而且競爭也將會很激烈。

LN: 香港是一個高度商業化社會,樓價是難以下調的。很多人住的地方也小得可憐。你怎樣看垂直農業創新在香港的發展? 

香港一直是世界數一數二的金融中心,而且依然有其潛力為區內帶來發展。就好像其他國際城市一樣,香港亦是在為高密度人口以及社會的糧食供應在找出路。由於有很多高樓大廈,香港如果要開始垂直農業創新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這樣可以減低糧食危機的風險。

LN: Plantagon 有沒有進軍香港的計劃?

HH: Plantagon 很榮幸能夠在過去幾年與香港理工大學一些非常出色的學生合作。我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消費者對有機及新鮮食物供應的需求,根據一些初步的數據,一些區域例如啟德,大嶼山等也可能是他日發展市區農業的地點。

 1

 

喂,好忙呀!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愛好設計和創新科技的朋友呢期真係好忙,除左有Business of Design Week 2014 之外,仲有創新科技及設計博覽會,而且同BODW 同一時期進行! 不過好在,創新科技及設計博覽會都係會展舉行,場館係展覽廳1A-C/展覽廳3D-E。

當中當然少不了來自北歐既代表! 大家唔好錯過!

創新科技及設計博覽: 

香港是亞洲的主要國際商貿中心,也是全球企業拓展區內,尤其是中國內地市場的最佳門檻。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的「設計及創新科技博覽」因時制宜,為創意與科技業界,以及工商界打造一個有效提升競爭力、擴大營商網絡、物色商貿夥伴的一站式平台,以把握亞洲市場的龐大商機。 

香港貿發局設計及創新科技博覽 香港貿發局設計及創新科技博覽
香港貿發局設計及創新科技博覽 香港貿發局設計及創新科技博覽

  貿易館 3D打印方案 科技應用方案 品牌、產品增值及市場推廣策略 創意與科技新創企業專區 數碼及互動市場推廣方案/Apps商業應用  環球創意商機 環球發明專區 綠色科技及環保方案  知識產權貿易及研發     

創意館 創意品牌薈萃 設計教育 環球創意 香港創意力量 

資料詳見: http://goo.gl/wpOC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