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iness of Design Week 環保吸音植物牆

文: 安尼斯

北歐森林的苔蘚除了可以用來做盆境花藝,重可以做咩呢?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今年代表瑞典參展的Nordgrona 就發明將苔蘚植物轉做環保吸音植物牆。
苔蘚植物,由孢子來繁殖,不過就唔會幫米雪姐將藥箱變做手飾箱。根據Carl-Oscar  Pressfeldt,Nordgrona代表講,他們用停止活動的苔蘚 (reindeer moss,在丹麥及瑞典先有的苔蘚品種)用人手加工制成不同形狀。 制成後的環保吸音植物牆可以吸音,吸濕,防火兼淨化空氣。
 
起初,筆者都有種攞你命三千的感覺,不過見到展覧時個幅植物牆都有一股震撼感,加上有iso 認證同Lund University 工程學院support,都想屋企有幅植物牆。 而家幅植物牆被瑞典駐港澳領事館買入,放在領事館度,有興趣的不妨去睇吓!
Reference

Www.hughug.se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瑞典的地圖藝術

文: 安尼斯

image

讀書時,筆者修讀地繪學(地理資訊及測量),總學習日復日的繪製地圖。其實從幾萬年前的畫家在洞穴壁上紀錄星象的軌跡,以及用箭頭引導打獵的路徑到今日Google Map。在許多文化中,人類從遠古時代就開始繪製地圖,時至今日依然如此,地圖繪製是好奇心引發的古老技藝。 

想不到得到Invest in skane 的Maria邀請,筆者有幸與旅行、地圖、想像力有關的地圖裝飾團隊 MadMap做了一個專訪。 

img_0217

MadMap 創辦人 Lucas Hofer是一位地圖迷。 「我們很多人都認為地圖是很嚴肅、講求科學,而非藝術。Madmap就是想為地圖加點樂趣,以創新的方式延續傳統。」Lucas 表示。 

Lucas 希望Madmap 成為繪製地圖的平台,編造屬於自己家園的故事,也將這項傳統用地圖的方式流傳下來,一脈相承,分享我們的經驗、遊歷、關係,以及想法。 

Lucas認為美麗的地圖藝術賞心悅目,而且帶領我們體驗屬於自己地方家園的一段段歷史,這是其他藝術形式辦不到的。 Lucas說「我們也希望讓你知道,繪製地圖既輕鬆好玩,又有成就感,希望能夠把你變成一位藝術製圖家。」

Reference:

https://madmap.se/ 

筆者 – 安尼斯

AESIR.HK 創辦人,AESIR.HK為2016年亞洲十二強社企, 2016 Global Tech Startup Top500 及香港社創基金支持社企,為特殊學習需要人士開發培訓的AR, VR遊戲。

專訪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Daniel Byström (下)

文: 安尼斯

特約記者安尼斯第一次採訪的名人,超過6尺高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Daniel Byström。
Daniel Byström簡介

安: 安尼斯

DB: Daniel Byström

安: 你怎麼看香港設計的發展?

DB: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香港,但香港設計的發展真的讓我印象深刻。在參觀HKDI(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的瑞典 ReRagRug展覽時, 我感到非常榮幸會見這麼多香港設計師和香港設計學生的作品。雖然設計領域越來越大,但在瑞典學習設計的學生並不多。瑞典設計,尤其在瑞典南部的馬爾默Malmo的設計沒有太大的聲望,但瑞典設計界互相幫助,共享和協作,所以獲得更多的合作機會,特別是與香港設計師合作的機會。

安: 你有沒有最喜歡的亞洲設計師?

DB:第一個我想的是Alexander Wang,(Alexander Wang父母皆來自台灣,他為華裔美國人)。無論如何,我認為他是非常Cool。H&M最近開始與他合作。我也很喜歡日本的設計。我覺得我們瑞典和日本之間的設計語言有很多共同點。我喜歡深澤直人,特別是他為Maruni設計的Hiroshima collection。我也看到了一些由日本平面設計師福田繁雄設計的HKDI海報。另外我認識一個偉大的汽車設計師,Anthony Lo,Saab 汽車設計部門的負責人。Anthony Lo設計的Saab Aero X 贏得許多獎項。 

安:你為什麼決定要成為一名設計師?

DB: 其實在我開始讀設計之前,我幾乎對於設計一無所知。16年前,我的藝術教師建議我成為工業設計師Industrial Designer。現在設計改變我的一生。今日大家都在談論設計,更多的學校提供設計教育和設計課程。互動設計,服務設計,網頁設計,設計領域不斷湧現。

我一開始是一名工程設計師。我學到了材料,製造,工藝和設計的領域。在宜家和一家船廠工作後,我決定開始了自己的設計事業。在與人共事的經驗多了,發現我在社區設計領域工作貢獻最大。把設計思維納入瑞典城市規劃,今日我也是冰島的區域發展項目經理。

安: 誰最影響你的設計生涯? 

DB: 與不同的人接觸已經影響了我的設計生涯。開發的產品和服務與最終使用者的關係最影響設計。作為設計師,我們需要了解用戶的需求,並實現通過觀察,分析和參與。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設計師需要有好奇,謙遜的個性。我們絕不表現為專家,但必須始終收集新的數據,信息和知識。我們的專長是為實現共同的理解和引導結果,建設有吸引力的解決方案。

作為設計師,我質疑一切,我很好奇,喜歡與人交談。我想看看另一種方式是很重要的。試圖這樣做影響了我所有的設計。產品的製造是因為如何使人們的生活不同,他們做的事情不同。解決方案,不僅來自人類,而是來自自然的啟發。

安: 你會怎麼總結你這次香港訪問?

DB: 這次訪問香港已經十分令人驚嘆。這是我第一次去香港,這次設計週會議一直都非常好。但還沒有得到那麼多時間去看香港,我期待著不久回來香港看看夜生活,商場,大廈和市場! 

專訪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Daniel Byström (上)

unnamed

 文: 安尼斯,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修改

體形高大的 Daniel Byström 看起來非常享受他在香港逗留的時間。他是 LN 特約記者安尼斯第一次採訪的名人。超過6尺高的 Daniel,可能見慣大場面,整個訪問表現得十分輕鬆友善。 

Daniel Byström 簡介: 

Ordförande – Sveriges Designer / Chairman of the board – The Swedish Association of Designers / 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

Chairman of the board – Nordic Design Impact

Board – Svensk Form Syd / Form/Design Center

安:安尼斯

DB:Daniel Byström

安:可以請你與我們分享一下瑞典設計師協會的工作嗎? 

DB:當然可以!瑞典設計師協會 (The Swedish Association of Designers) 成立於1957年,以前稱為The Swedish Industrial Designers’ Society(SID)。 經過多年的發展,瑞典設計師協會已漸見規模,已成為在瑞典國內或者國際間具有影響力的組織。瑞典設計師協會也是ICSID(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ocieties of Industrial Design) 的始創組織之一,同BEDA(The Bureau of European Design Associations)的共同始創組織。瑞典設計師協會並於1959年在斯德哥爾摩舉辦了第一屆ICSID大會。另外瑞典設計師協會於1989年牽頭成立SVID (The Swedish Industrial Design Foundation) 瑞典工業設計基金。 

瑞典設計師協會依靠招募會員運作,目標是致力於培育年輕的設計人才,提高設計的品質。成立瑞典設計師協會的目的是在各個領域闡明設計的價值,支援瑞典甚至國際的設計師。我本人合作過工業設計、設計管理和策略,設計思維和社區設計等領域。 

安:你如何當上主席的?有成功的秘訣嗎? 

DB:我當上主席出於我對於建立人際網絡和合作的熱情。10年前,我自己開始創業並建立一個地區網絡的設計組織,地區組織開始得到了很多設計業內的人士積極響應, 所以我有機會從事許多設計項目。在2009年,因為我龐大的人脈網絡,瑞典設計師協會董事會任命我主責國際合作事務。然後在2012年我非常榮幸當選為董事會主席,回顧我們協會的歷史,董事會主席都是很有名氣的設計師,有設計大師 Sigvard Bernadotte (瑞典時裝協會CEO Lotta Ahlvar 的創始合夥人)。我覺得當上主席是由於一個呼籲叫我承擔歷史責任,繼續領導瑞典在設計舞台上的發展。繼續在設計舞台上發展的一個重要關鍵是要積極主動,打開新的合作可能性。 

除了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我也是 Svensk Form South, FormDesign Center in Malmö 的董事會成員,同時亦是 Nordic Design Impact 的主席,Nordic Design Impact 在丹麥,挪威,芬蘭和冰島也有辦事處。 

安:作為會長,您認為您最珍貴的時刻是什麼? 

DB:很難說最珍貴的時刻,但最難忘的是當我們設計同業團結一致和當我們與其他國家設計人才交流分享知識和經驗的時刻,是最值得紀念的。例如在設計營商週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2014) 安排的會議和研討會,設計同業聚首一堂,有利於增強我們瑞典設計師同時間在全港舞台上培養瑞典與香港之間的合作關係。正因為如此,我認為設計營商週2014年仍將是最珍貴的時刻之一。 

安:相比瑞典的設計,你會如何評價香港設計? 

DB:瑞典設計歷史悠久,有我們傳統的文化遺產,瑞典設計很有自己一套設計語言的風格。不過瑞典設計也一直成功吸收其他文化的影響,因為瑞典設計是很開明和很好奇的。設計目標是為人們找到在日常生活中的解決方案。作為一個小國,瑞典設計是很有影響力的,成功的影響力在於吸收其他文化的設計。香港是一個完美的多元文化創意中心,吸引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屬於一個設計的大熔爐。我對香港設計的印象已經改觀,我能在香港找到最好的技術和材料去創新設計。 

大部分我所看到的和喜歡的香港設計都具有簡單和易用的特點,注重功能性和簡潔。我認為和北歐或瑞典有不少相似之處。也許香港是一個新興的北歐設計舞台。同時,我喜歡看到香港的傳統特色的形狀、顏色和紋理。我希望看到更多表達來自香港地區身份的設計。 

安:你最喜歡的設計作品是什麼? 

DB:我最喜歡的有兩種類型的設計。首先是側重於傳統工藝外觀的 Artifacts。50-60年代,Dieter Rams 為 Braun 做的產品設計,在設計語言上非常北歐,表達出實用、誠實和簡單。他訂下設計的十大原則也很鼓舞人心,同瑞典設計精神非常相似。儘管設計十大原則很有啟發性,但有時跳出原則也可能有更多好的創意。

Dieter Rams 

1

另一種我喜歡的設計,是如何代表到善用設計可解決複雜的世界與現代社會的問題。設計沿著歷史發展,體現在工藝 Artifacts。由發明一件產品到給予實際的形狀,以後加以改進,使之更加實用,更人性化,更時尚。進入二十一世紀,很多領域可善用設計,不僅於產品設計,把創意融入社區運動,為我們的未來世界建立共識以及共享願景。來自不同領域的科學家和高層次的 Thinkers 需要更多了解。善用新材料、新技術、新能源及新行為的了解,明白二十一世紀的需求和機遇,用創意找出以前無法解決的解決方案,我們才能真正知識創新,建立更好的世界。 

瑞典設計師協會最近協助 USAID 成立一家瑞典合資的企業,設計開發更安全,更有效防止 Ebola 的個人防護裝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設計師,護理人員,材料專家等被聚集一起研究防止 Ebola 的需要,包括有效的溝通設計。 

另一個好例子是由宜家基金會策劃的安置難民的房屋單位,提供有尊嚴和安全的住房,以協助以百萬計的弱勢難民家庭逃離戰區,自然災害或政治動盪的地區。 

2

Photo from

braundesigns.wordpress.com

Graphi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