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難民營

文: Wan Step in DK

輾轉了兩天又回到了島上,鎮上的風景沒有什麼改變,天氣還是一樣的爛,昨晚的狂風把屋子吹著搖搖晃晃,仙人老爹用粗繩子把陽台的桌子綁在鐵架上,上次暴風雨桌椅飛起來差點砸到人。空蕩蕩的仙人旅社只有另一個溫柔的德國奶奶旅客住在一樓,二樓的十人房只有我一個人其實滿可怕的,手機沒訊號沒網路不能像城市暴風雨的夜晚傳訊息求心安真地令人輾轉難眠,奶奶總是很晚起床,隔天早上還是要自己砍柴生火,立馬燙傷了手指,才發現兩年來自己也沒有變得多成熟獨立。
難民營人數爆滿,新的難民們被安置在其他的屋子裡。經營島上唯一夜店和camping site的英國大叔說地方政府曾經想跟他租營區來安置難民,但卻不能保證要租多久。 和上次來訪不一樣,現在挪威人都回到了鎮上,但卻淡淡地覺得他們和難民們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大家偶爾抱怨政府根本沒地方給難民們住卻接收那麼多難民幹嘛,超市的咖啡存錢桶也不見了,剩下付費的咖啡機。
難民中心裡的非洲人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中東來的難民。敘利亞人明顯是大宗,不知道是不是英文不好還是自卑感作祟,他們個性比較害羞,而且也比較不會像非洲人一樣每天亂告白,反而會站在一旁靜靜地聽你說話。


但其他時候他們總是成群結隊,中心的氛圍變得不像以往團結和熱鬧,不同人種之間有道明顯的界限。


從俄挪交界走北路而來的難民也變多了,有段路程他們會以單車代步,但在挪威只能騎有前後雙煞車的單車,現在邊界有一堆腳踏車堆在那不知道怎麼辦,好想拿一台回家喔⋯⋯⋯⋯


剛從北路來到鎮上有著醫撿學歷的伊拉克難民帶著一只閃閃發亮的高級手錶,他不想在魚工廠工作,強調自己是高知識份子,應該要到專業的醫院工作。英文流利的他每天和中心工作人員要求想搬到挪威南部,這樣和八年前來到挪威的姊姊更靠近一點。他說他以前在伊拉克三餐外食,時常一餐就花掉四十美金,現在的補給津貼根本不夠買好食物(但他的津貼比我打工薪水還多…),最後他把伊拉克錢送給我當紀念品,反正他一輩子在也花不到了。


至於兩年前認識的難民朋友們多半到了不同大城去了,他們有些認真地學著挪威文和其他才能,試著找尋更多的工作機會,有些渾渾噩噩,只想著城市裡多一點的玩樂。


鎮上的老畫家還是一樣過著他嬉皮的生活,一見到我就說你是要來給我書喔~原來夏天時有個讀者帶著書來到了鎮上再有著他藝廊照片的那頁貼上了標記,然後送給了他。而在看極光的陽台上,我碰到了一位劍橋教授,她來過島上很多次,剛買下了一間小屋打算在這裡完全博士論文,她說八年前她看到一個台灣女生在這裡畫畫,後來她在藝術家作品網購平台找到了這本獨立出版的漫畫,她以為這個女生是我,後來她把書借給了我看,我尋著年份在仙人的留言本上找到了當年這個女生寫的留言,最後依著漫畫書上的聯絡方式寫了信給她。她回復了訊息說八年後再看到自己當初的留言感觸有點複雜。

如同在老畫家那裡得知有讀者拿著書到鎮上來一樣,感覺不是興奮不已,而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複雜情緒。

人與人是如何跨越地理與文化疆界而認識彼此,而又或我們其實在生活上是如此的靠近,卻得依賴著一個故事,一段旅程,然後在那麼遙遠地國度聯結在一起呢?


#‎nordland‬ ‪#‎heavenlike‬ ‪#‎reunion‬ ‪#‎refugeecamp‬

哥本哈根的蜜蜂

文: Wan step in DK

蜜蜂因有著協助授粉的傳媒角色在地球生態系平衡中扮演要角,這幾年來蜜蜂大量消失象徵生態的失衡,而在都市中除了都市農業崛起之外,養蜂也成了一種風潮,哥本哈根市政廳頂樓其實就有個小蜂場呢!
而這裡的城市養蜂協會也提供社會弱勢者透過養蜂與銷售蜂蜜的工作機會。很甜蜜吧:)
*btw 但這個夏天蜜蜂也太多了吧,竟然在學校餐廳被叮Q__Q

10514278_634872633296808_8923020258524291049_o

http://bybi.dk/historier/bees-on-the-roof/

丹麥求學記

文: Wan Step in DK

習慣美式英文教育的我們或多或少受到美式文化影響深,透過影視媒體耳濡目染之下很容易以某種特定的行為模式與外國人互動。但來到丹麥後卻發現他們與美國人聊天的方式十分的不同,例如丹麥人很習慣「安靜」這件事,兩個人走在一起不說話並不會覺得尷尬,但對美國人來說卻覺得很不自在,得趕快找一個話題聊。另外 ,丹麥人也比較習慣針對一個話題深入的討論,不習慣被打斷以及切換話題、東扯西扯的。同時,多數時間他們是個很棒的聆聽者,但困難點在於你得要需要先開個話題,而這同常對亞洲人還講也蠻難的QQ(你絕對想不到剛開學時教授幼稚的要同學們牽起手圍圈圈,隔壁的丹麥同學竟然害羞地不敢說話還發抖,然而我也不知道要跟他講什麼,就如此尷尬的牽了半小時的手………但幾次晚餐後突然覺得他屁話也是蠻多的嗎。)

不過,也不要覺得這是一種冷漠的表現,事實上大部分的時候在超市、咖啡店時店員還是會習慣說聲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對於外國人也會多寒暄幾句,只是可能比較不會裝熟的說「噢天啊!我們有一樣外套呢(然後幾哩瓜拉得跟你聊下去)」。

有人喜歡這樣的「優雅」,有人卻認為這真是種「虛假的禮貌」。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種聊天方式連帶的影響到人際網路建構模式。要真的打入丹麥人的生活圈或真的交到一個丹麥朋友是件蠻困難的事情。(但一旦有了這個朋友,他將會是你永遠的朋友)從一開始以觀光客姿態來到丹麥到每天會收到無止盡的社交活動腰願的交換生,到現在忙碌的研究生身份,更能深刻體會丹麥人用不同層次的互動方式。

從矇矇懂懂拿著地圖受到許多人幫助,感受到人們的友善,覺得這個國家真是親切又可愛的時光。到漸漸的發現身邊的朋友怎麼都是德國人、西班牙人,接著一旦他們都離開之後又開始覺得很孤單。

但現在在自己也開始忙碌後,又很喜歡那種平日可以平靜與安靜(兼崩潰)的唸書,有問題時丹麥同學也還是會義不容辭地伸出援手,然後期待在某個週末午後會慎重的邀請你晚餐而不再是交換生生活時的臉書邀約和嘈雜音樂之下建立起的無數個弱連帶朋友。

慢慢地也覺得這種「慢熟」模式和台灣文化實在有點像。
在這個強調極簡,喜歡黑與白簡約設計的國家,你需要很長時間慢慢地去尋找去品味箇中的色彩。

10608497_633244360126302_3572385110928104_o

推薦一篇在丹麥唸書的美國同學寫的文章:http://universitypost.dk/article/comment-nordic-conversations-are-differenthttp://universitypost.dk/article/comment-nordic-conversations-are-different

DINSKO‬

文: Wan Step in DK

‪#‎DINSKO‬ 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國王廣場捷運工程進度仍舊以龜速前進,綠色鐵皮柵欄圍住廣場幾年了,實在有點令人沮喪(以前冬天會在那裡溜冰呢),不過鐵皮上的裝置藝術卻總是讓人驚豔,新的裝置藝術“Din sko, din historie, ny start一雙鞋.一段歷史.新的開始”是個十分特別又俱有社會公益的藝術創作。每個人都有幾雙鞋子帶著一些故事,第一天上班穿的皮鞋、第一次約會的高跟鞋等等,但在這世界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鞋子可以穿。七月份時藝術家邀請了大家捐出不需要的鞋子一同佈置這片鐵皮牆,多出來的鞋子以及額外的捐款都將捐至GRACE KBH這個幫助無家可歸者的非營利組織。來哥本哈根玩時也注意一下你的腳下穿著哪雙鞋,踏在這個溫馨可愛的國度。

10579984_619415634842508_7758320591268586299_n

photo credit: wan step in dk

北海小英雄的夏日涼暑

文: Wan Step in DK

SONY DSC

多人都知道哥本哈根是單車城市,卻鮮少人知道它其實也是個名副其實的水都,遙望瑞典馬爾摩,哥本哈根濱臨厄勒海峽(Øresund),市區內則有自古人工挖鑿的湖區、運河分割了區內各區域,做為不同的使用機能,例如城堡島是政治中心,克里斯蒂安納則是以前的軍事基地。而事實上丹麥本來就是一個環海的國家,從前他們是威風凜凜的維京海盜,現代丹麥人們同樣還是保有喜愛”水”的特性,新市鎮的設計也喜歡用運河、噴泉來妝點。最新開發的北港(Nordhavn)商業區目標在於吸引丹麥企業,另一商業區Ørestad 則鎖定在國際企業的原因之一就在於開發商深深了解丹麥人喜愛傍水的特性。有這些人工或自然的條件,春夏天氣回暖時水上活動自然成為廣受歡迎的休閒活動。來到哥本哈根若只從新港搭觀光船遊城市那就真的”太觀光客”了,哥本哈根人其實有更多享受”水”的方式。

SONY DSC

2005年Amager Strandpark (Amager Beach Park)重新整頓好,海邊該有的衝浪風帆在這當然應有盡有 ,但哥本哈根的特色在於世界上難有一個首都能像這裡不用15分鐘的捷運車程你就離開最熱鬧的城市中心能隨時隨地的擁抱沙灘與海洋。就連冬天時海水冰冷,年輕人偶爾還是會瘋狂的來到海邊winter dip–迅速地跑到海裡浸泡身體(但我只敢泡腳)然後沖上岸邊一起乾一杯DANISH SHOT,其實也非常刺激。而這邊也是個看日出的好地點,太陽從成排的風力發電機後緩緩東昇,天氣晴朗時還可以看到遠方通往瑞典的厄勒松大橋,特別的是這個大橋為了不影響航運,有一半的主體是藏在水面裡。

SONY DSC

市區內,哥本哈根政府從2000年左右開始重新規劃活化港口區與淨化水質,像是緊鄰中央車站的Islands Brygge曾經南邊沒落工業港區,港區散發出的船舶臭味沒有人想要住的,現在這裡的水質乾淨到可以直接游泳甚至號稱可以生飲,市政府也在港口規劃了多個露天泳池、一兩層樓高的跳水台、木質平台(HARBOUR BATHS),讓市民免費使用。現在整個港區變的時尚新穎又乾淨,進而也帶動了附近新建築建設、企業進駐。這裡現在成了城市裡最適合曬日光浴和跳水游泳的地方,同時也成了市區裡新的高級住宅區。

SONY DSCSONY DSC

(港口成了市民休憩玩樂的地方,偶爾還會舉行各種水上運動比賽)

劃分Nørrebro與老城區的三個長方形人工湖the lakes(Søerne)最早是因為供水水壩而建,現在是城市裡最美麗的一部分,沿著湖岸有許多特色的咖啡店與酒吧,春夏時咖啡店會開放在湖面上的座位區, Queen Louise’s Bridge (Dronning Louises Bro )旁的KAFFESALONEN有提供了腳踏船的服務,風浪不大時不需在店內消費也可以跟吧台租船, 小船可以做四人,大船則可做六到七人,一小時的價格平分下來一人大約只要台幣一百元就能靜靜地享受湖心中央的遺世而獨立感,也能近距離的接觸丹麥的國鳥-天鵝,一群朋友買著啤酒放著音樂,熱鬧地踩著腳踏船也很好玩。

                                      IMG_5888SONY DSC

喜歡有點挑戰性的,可以到靠近黑鑽石圖書館橋下隱藏的kayakrepublic,這裡除了有個舒適的酒吧外,也可以向店家出租獨木舟,從市區運河穿越港口,偶爾可以滑到繁忙的大橋與PLAYHOUSE底下,然後在近距離接觸交通較難到達總是只能遠觀的歌劇院,接著再鑽到Christianshavn一帶悠閒的仿荷蘭式建築的小運河,最後從圖書館區後方穿過多個具有歷史意涵的老橋回到酒吧,這個航行過程約需一到兩個小時。

哥本哈根雖然是個繁忙的海港城市,但不太需要太擔心交通組塞的事件,觀光船也都人工駕駛,獨木舟很好上手,不用害怕會發生意外。不會操作的人也可以請教練帶TOUR,當然價格就會略貴了一些,但是換一個角度以低姿仰望城市,能自已控制速度方向,也不必擔心像搭乘觀光船時的來不及按快門,你自然能體會到另一種城市風情,而這一次終於也換成在岸邊、港邊和橋上的丹麥人和划行中的你揮揮手:)

IMG_5345

如果這還不夠刺激,那從Christianshavn站搭公車到Refshaleøen,有個高空彈跳基地,乘著機械手臂到高處一躍而下,幸運的話,你就能直接全身浸到水裡,很瘋狂吧! 回神後再到隔壁的擺著好幾張大床與躺椅酒吧,點杯啤酒躺下來看看北歐湛藍的天空吧。如果你剛剛跳躍姿勢夠令人印相深刻的話,這一帶有許多私人遊艇,運氣好的丹麥人會過來和你說個幾句話,然後說不定就會邀你一起乘著遊艇暢遊哥本哈根喔,因為害羞丹麥人總會在微醺時變得格外熱情。

                           IMG_5347IMG_5335

那如果你不喜歡運動也不想花錢,那就沿著岸邊走走,總會聽到爵士音樂,藝文活動豐富的哥本哈根不時還會有水上戲劇秀,我曾經看過出動了好幾輛大船演出官兵與海盜的戲劇表演,這些不用花你一毛錢卻有最舒適又震撼的感官享受。當然拿著啤酒隨意地坐在岸邊、湖岸草地上或是沿著湖區腳踏車道騎單車都很樂活。

SONY DSC SONY DSC SONY DSC

如果你是個水岸愛好者,選擇照著旅遊書到了著名新港,然後覺得新港不過是個小到不行的港口搭配彩色房子並沒什麼特別而對哥本哈根感到失望,那可能是你錯過了城市裡最美麗的湖區、你錯過了丹麥慢活的水都生活。我喜歡威尼斯、阿姆斯特丹也喜歡西塘。哥本哈根或許沒有這些地方來的出名有特色,更比不上規模,但這也是她最迷人的地方,在有限的範圍內這裡有夠多的選擇也夠好玩,而且夠低調也才夠悠閒。

IMG_5104

Live Norish – 與讀者聚會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7月26日是Live Norish Bloggers Sharing Event 的日子,當日有超過70位讀者和博客出席,場面熱鬧! 

Live Norish 的四位bloggers 安尼斯,Jessica ,丹麥講故佬以及Wan Step in DK 分別為我們 帶來不同的北歐資訊和其他深度分享。雖然曲終但人未散,我們希望繼續舉辦活動,與讀者交流。

註: 主場新聞於同日忽然結束,本版的文章也未能再於那裡出現。我們感謝主場新聞過去一年給我們的機會和支持,希望日後再聚。將來的日子,我們會嘗試把blogger的文章在其他渠道刊登,稍後會再作通知。

另外,如各讀者有當日活動的相片,可把它們發至livenorish@gmail.com,如有感想留言亦歡迎發表! 謝謝!

 

DSC_3405-s DSC_3403-s DSC_3385-s (1) DSC_3286-s 

DSC_3347-revDSC_3309

 

 

 

Wan Step 的書在香港書展出現啦!

文: Wan Step in DK

我們都對北歐抱持著完美的想像,一段偶遇,一位想要尋找天堂的女孩走進了一個難民營,發現了105個擁有悲傷故事的難民。他們也是來尋找天堂的。只是,他們期待的天堂,只是一個能夠讓他們活下去、求取溫飽的地方……

<尋找天堂:北極圈裡的難民營>是一本不一樣的北歐書籍,一個相遇的故事,看見最真實的世界。

即日起至22日香港國際書展 Hall 1C-A25聯合國難民署攤位會有義賣活動 ,本書義賣所得將捐助非洲糧食危機。作者也機會在週日下午四點來到攤位~歡迎大家踴躍參與!

內文試讀: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636505

unname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