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 Annual Event 2016 – 感謝文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好開心的說] 多謝昨日出席活動的朋友,我們有驚人的出席率 – 九成半!!!!

就如昨日所說,舉辦此年度活動不為賺錢(未埋數但好似剛收支平衡…),我們認為活動的意義大於一切。每次聽到讀者因為接觸到 live norish 而決定去北歐闖一闖,都覺得非常熱血兼感動 (看到10年前的自己啊~~~)。就算你在歐遊過後決定回來過一些營營役役的生活,外國生活的時間一定是你快樂而深刻的人生經歷。

喜見大家如此投入,完場後更有人留下繼續傾計,如有任何意見請以inbox 形式賜教。

多謝 The Wave 的場地,又型又闊絡,更加要多謝blogger 們準備的分享,百忙之中諗個speech 整埋powerpoint 你估好易? 也多謝Cola, Ron, Ernest, Baldwin 當天幫忙。有一個人沒有來但一定要多謝,就是我們最愛的設計師Clare!

不能skip 的當然是好好人的sponsor:

‪#‎Sverigeshoppen‬, ‪#‎Sudio‬, ‪#‎Sandqvist‬, ‪#‎MotelL‬,‪#‎Stockholm‬‪#‎FINDS‬‪#‎Theluxemanor‬

www.sverigeshoppen.com
www.finds.com.hk
www.theluxemanor.com
https://www.facebook.com/Stockholm.com.hk/?fref=nf
www.motel-l.se
www.sudiosweden.com/hk
https://www.sandqvist.net/

記得,所有discount code 也是印在門票的背面,如你遺失了門票,請以電郵聯絡我們。

下年再見咯。

13913715_1165872346805176_8861315268872659227_o

100% 再生能源的實現?

文: TC

Could-the-World-be-100-percent-Solar-Powered

Feedly 閱讀器一早送上兩篇關於 100% 再生能源的報導,只看標題已大樂。

綠色生活網頁 inhabitat 介紹一個 infographics,說「太陽能足夠滿足全世界的需要」,鉅細無遺地描繪零排放的美好新世界,其實做得不錯,值得收藏,但它隻字不提後備能源,有欺騙讀者之嫌,懷疑是否太陽能板公司贊助的繕稿。

除非大家都接受隨時停電,否則全球 100% 轉用再生能源最重要的難關是後備能源。據紐時記者 Justin Gillis 另一篇文章報導,在轉型再生能源走在最前緣的丹麥,後備電源就是最大隱憂。

各種再生能源當中,只有水力發電的穩定性可以比擬傳統火力及核能發電,但已沒有增產的餘地。其它以風力及太陽能為首的再生能源都隨天氣變化,必須有穩定和潔淨的能源作後備,才能取代傳統能源發電。丹麥在風力發電領導全球,有望在 2050 年前完全不用火力能源,但是它目前依頼北歐電網提供後備電源,當瑞典宣佈停止核能發電及挪威的水力發電將會供不應求之後,丹麥必須「食自已」,建設聰明電網、將電器用品連網及實行彈性定價,以對付隨時變化的風能供應,還要使用尚未成熟的碳封存技術為現存的火力發電廠升級。

這是地球人面對的現實,不是拍電影。《星際啟示錄》中主角穿越時空的蟲洞理論所需的「帶負能量物質」根本不存在,電影仍然可以拍下去;但要在未來數十年實現低碳經濟,將全球升溫控制在 2C 之內以避免悪果難料的氣候巨變,就不能不面對每一個現實上的困難。現實真的很殘酷,任何環節錯漏了就不成事,沒有電腦修圖技術可以補救。


能源大師 Vaclav Smils 指出,歷史上能源轉型都需時最少大半個世紀(上圖)。全球各國投資了萬億計的資源在現代能源基建,要廢立並進轉型到再生能源,不是極端環保人仕說「現在就要 XX 歸零」那樣容易。日本和德國在再生能源未及補上之後關閉核電,後果是即時增加碳排放總量。雖然核電對低碳未來不是那麼重要,仍要問,即時以增碳的代價廢核是否必要之惡?不尊重現實的進程,是不能作出最優 (optimal) 的決擇的。

美好的將來不會垂手可得。我更相信,認清現實的困難,才有坐言起行的動力。在這個高度浪費的消費社會,很多「水位」讓每一個人大幅減排,例如減少㕑餘和食肉,戒貪新棄舊,都是個人能力可以做到的有效行動。雨傘運動期間更證明了多步行、少揸車、在社區消費,甚至「搵少啲」等等生活模式上的「綠化」,其實不是那麼不可思議。

[^1]: Inhabitat, Could the Entire World Really Run on Solar Power? 11 Nov 2014.
[^2]: New York Times, A Tricky Transition From Fossil Fuel: Denmark Aims for 100 Percent Renewable Energy, 11 Nov 2014.
[^1]: Vaclav Smil, The Long and Slow Rise of Solar and Wind: the Great Hope of Quick and Sweeping Transition to Renewable Energy is Wishful Thinking, Jan 2014.

Live Norish 感謝 TC 先生!

Live Norish 仝人感謝 TC 先生在Apple Daily 介紹我們!!!

27bl56pz

「⑥《挪威,綠色驚嘆號》

毅行者先生KK和跑友、同事都去了尋找北極光和聖誕老人;設計師好友將到芬蘭Aalto大學做研究;才女律師的中文北歐網站開鑼,匯聚港人「diaspora」……霎時間北歐像在咫尺。我當然知道,這個食缺、買貴、玩悶的慢活國度不可能成為旅遊熱點,只因心眼調到了北歐頻道,以為人人都要去。

誰不想去?自從有了赫爾辛基直航,北歐不再遙遠。令人卻步的,除了高昂的含稅物價,是它給人沉悶、「冇嘢玩」的印象。我們一家不怕悶,近年夏天遊遍北歐,但挪威連同它「悶中之最」的首都,要留到今年附送國寳孟克的150冥壽大展,才在往冰島途中停留數天。

沒想到,在挪威山川峽灣走馬看花之間,驚嘆we save the best for last,未離開已計劃再來。

《挪威,綠色驚嘆號》只當作傍身物,後悔一直沒打開看。這是台灣「solo journalist」李濠仲客居兩年,體驗挪威人「活出身心富足的綠生活」的實錄,亦是一本深度旅遊指南。

作者也許受挪威人在極危險的景點也不設欄杆的自然美學影響,地道精選資訊都藏在字裏行間:奧斯陸最好的咖啡店,推介和被推介同樣低調,擦身而過;Trondheim大教堂和R鱓ros藝術村躲藏在內頁旅遊圖,過門而不入……來年再去,我會參考作者走過的「綠色旅程」。

「親近大自然這張王牌,是幾十家KT無法替代的。」毫無疑問,這裏是作者的天堂。挪威人既致富於天然資源,亦竭力守護。從生活細節上,我們窺見不一樣的價值觀:挪威人的「減排」意識其實很低,但他們不買廉價貨,反而從耐用、少用、再用着手節省,不就是願意付出環境成本的綠色精神,人和大自然和諧共處的脈絡?挪威人願意付高稅,堅持一起星期天休息,沒有廿四小時便利店,不炫耀財富,更可看成平等價值觀的實踐,人間天堂的基石。挪威的社會制度,本書點到即止,但李濠仲的烏托邦所見所聞寫之不盡,除出版了共六本書之外,還定期為《天下雜誌》撰稿。2014年悅讀挪威,由他開始。 ✽還有這個香港人的北歐網站:http://live-norish.com TC」

金融中心:2013全年悅讀

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禽鳥的天堂與地獄

文: TC @主場新聞

冰島七月,大地「春」回,最宜訪遊。

Þingvellir 國家公園的黑土魔域,一經融冰暖雨潤澤,捱過嚴冬的花草禽鳥全部鑽了出來。湖邊路上鴨群川流不息。鴨爸爸探路,媽媽墊後,「核心家庭」搖搖擺擺過馬路,戰戰競競下水,飽食回家在湖上閑悠漫游。另一半忍俊不禁,謀殺了一堆數碼:

地為家 天生天養

看照片才知,Þingvallavatn 湖水清晰見底,相信鴨兒「冇啖好食」,才要舉家冒險過馬路到草叢捉蟲。時值盛夏,日光長照,仍是一片清冷肅殺,不知鴨兒怎樣過冬。

大自然儘管無情,鴨兒一家在這裡世代繁衍,天生天養,就是幸福吧。

天堂與地獄

想起兒時回鄉,見到處走地家禽,為物質精神俱貧乏的國度添上生機。半個世紀之後,還記得肉肴餸菜的鮮美。後來偶然到元朗農場參觀,鷄禽待遇的反差,如天堂地獄。廿年前決心戒絕肉食,想是潛藏心底的密集飼養陰影作祟。

城市人對農業已少關心,成為素食者之後,更心安理得,肉食世界就如在平行時空,於我不存在。最近因主場新聞之緣,對環保議题興趣所及,才知肉食工業和環境足跡、全球升溫息息相關。聯合國糧農組織 2006 發表的著名報告 Livestock’s Long Shadow,現在才認識,身為資深素食者,實在汗顏。

今年茹素廿週年,適逢一位值得信任的學者施米路出版 Should We Eat Meat?, 正好一次過補課。親朋讀了上週這裡的書評《為地球,何不食肉?》也許以為我真的想再食义燒。其實 Smil 不是好肉之徒,只想探討一個能舒緩對環境的重壓及善待動物的肉食生產和消費模式,滿足人對肉食的合理需求。不過,「合理食肉 (rational meat-eating)」的理想雖然比寄望「素食救地球」實際可行,似乎仍是遙不可及。仍希望更多人食素,或減少食肉、支持善待動物的產品,淘汰不人道的飼養模式。

想好了。今後廿年,還是不食义燒。

---

附錄:農場鷄的「標準」待遇

美國大型養鷄工場多數自願遵守國家鷄農議會的指引。據 2010 年的更新規定

「要讓鷄隻在生長範圍之內自由活動。」

不過,讀下去才知道,「生長範圍」可接受的面積為每隻鷄 1.3 平方英呎,不足兩張 A4 紙。鷄場的燈光,則只要求 5.4 lux,約家居㕑房的百分之一。大部份農場飼養的鷄,一生不見天日,不能自由活動,失去生理時鐘調節機能,雙腳被污物侵蝕。

為提高生產力,鷄農培養出大胸品種,長期需要傾前平衡過份發育的胸部肌肉,心臟和雙腳不勝負荷,終生煎熬。

「除了為窮人提供便宜的肉食,想不到怎樣開脫鷄場的不人道行為。(Vaclav Smil, “Should We Eat Meat?”, p. 145)」

圖:典型英國啇業鷄棚,飼養二至三萬隻。小雞出生第二天就送來這裡,至六週後達可屠宰重量為止。來源:Behind Closed Doors

文章來源: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E7%A6%BD%E9%B3%A5%E7%9A%84%E5%A4%A9%E5%A0%82%E8%88%87%E5%9C%B0%E7%8D%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