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fairbar裡看電影 –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文: soon@ my hello world

image

fairbar – 一聽其名已感覺是非一般的咖啡室或酒吧。今次到來是因為學生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 Aarhus University (AIAU)搞了一個電影放映會。這個組織主要是揭露社會不公平的現象,宣揚人權,平等等理念。今次他們放映了由一位丹麥新聞記者Miki Mistrati 製作的記錄片- “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

故事講述朱古力背後的不公義,帶出有關在非洲童工被剥削及販賣的問題。大部份孩童(10-15歲)都是來自貧窮家庭,被送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去採摘可可豆,以為能夠打工賺取工錢。結果當然是孩童被困,每天受到別人折磨,被迫做「無價勞工」。故事亦訪問不同政府部門,朱古力公司及員工等去了解,嘗試揭露他們在child trafficking (拐賣兒童) 上所扮演的角色。當然你會以為老板其實沒有可能說不知情或斷然否認公司有這個問題,正正故事便把真確的對話顯現在觀眾眼前,帶出黑暗及貪婪的商業社會運作。

最抵死既係最後導演選擇在Nestle (雀巢)瑞士總部-朱古力製作公司對開播放此記錄片,讓當地人可以看到及關注其問題的嚴重性。太多太多不公義的情況在世界不同的角落發生,而我們可以做的便是先了解,然後對產品作出適當的判斷,並可以選擇購買或不購買其不人道製作的食物。

如果每一個人對社會及世界關心多一點,同情心多一點,其實我們是有力量去影响其運作。但當大家只是埋頭工作,不理會及無暇關懷這個世界時,有否想過我們其實也是幫兇,我們有需要讓生產商知道用這非法及不人道的方法並不是顧客所要的。

我們好幸運,生於一個繁榮及物質富裕的城市,但金錢讓我們變得貪婪及自私,一些不在你眼前發生的或看似沒有直接關係的事情我們甚至會視若無睹。我記得中學時代讀過一篇由孟子寫的文章叫「君子遠庖廚」,便是正正講中了眼不見為净的心態,當親眼看見時我們有良知,有惻隠之心,但反知我們是不願去知,不願去看及不願去想。這是多麼的悲涼!

image

圖: AIAU正在解釋拐賣兒童問題

fairbar的概念便是宣揚平等及尊重人權。這是一間位於市中心及非牟利的酒吧及咖啡店,五年前由丹麥YMCA所資助。fairbar有約120個員工主要負責酒保及安排活動等工作,而全部員工均是義務的。而它亦會定期搞不同的藝術,音樂會,電影放映及其它類型的活動。而他們售賣的啤酒亦會引入本地製造商(例如microbreweries)已示支持。另外扣除必要開支,所有收益會損贈至其它有需要支持的機構。他們現正支持印度的項目, 幫助因受愛滋病影响的青少年及其家庭,讓青少年可以進修以及學習不同的技能以便照顧其家人。上年fairbar捐了 70,000 KR (大約港紙十萬元)  已示支持。他們覺得fairbar是為Aarhus (奧胡斯) 學生所設,希望他們有一個地方聚集,去討論以及欣賞藝術,電影及音樂等。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短短來了奧胡斯五個月,我已去過fairbar五次。兩次電影放映會,其餘便是假日嘆咖啡,這裡絕對是一個閱讀看書的好地方。要營運這間fairbar真是一點也不易,既要統籌義工(120個員工- 要處理請假,安排人手在特別的活動日子也教人頭痛了),亦要處理入貨,定期舉辦不同活動等等。這個不止是休閒之地,更是體驗不同文化及藝術活動的聚腳點。聽說香港也有fair trade cafe(叫The Silk Road Cafe), 位於門黃金海岸附近。大家又有冇試過呢?

參考資料:

Combining social responsibility, friendly network and great beer interview

Amnesty International Aarhus University

fairbar in Aarhus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 Trailer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 Full documentry

The Silk Road Cafe

君子遠庖廚

圖片參考:

The Dark Side of Chocolate: http://mondayproduction.eu/

在丹麥Herning看藝術- All The Small Things

文: soon@ my hello world

有幸跟上友人車隊去丹麥中部的小市鎮海寧(Herning)見識當代藝術館 (Heart Herning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早陣子在奧胡斯聽過一位美國藝術家 Cory Arcangel 的講座去介紹自己在海寧展出的作品以及其創作過程,那時才發現我一直很喜歡的一件有關孖寶兄弟的作品原來是出自他手筆。Arcangel 是一名七十後在Brooklyn生活及工作的藝術家。他會自己寫電腦程式,亦會hack一些遊戲機去改裝原有的遊戲規則。亦因為他見証了九十年代互聯網的驚人發展,所以很多他的作品會同科技和互聯網扯上關係。如果藝術是跟生活有親密關係,科技便是他生活的一個重要部份。而正正他的作品便是表達對媒介,電子及互聯網等的一些想法。

今次我想介紹Cory Arcangel在海寧當代藝術館的個人展覽- All the Small Things, 而其中四件作品是我有較深的體會。一進入會場入口便是一個大投影的遊戲場景。那個籃球員不停地射罰球,可是每一次都不會射中。Arcangel 自行改了遊戲程式讓觀眾只會有沒完沒了的期待與失望。當你細心地看其裝置,你會發現他要hack的東西是有Nintendo 64電視遊戲機及舊式遊戲卡匣- NBA Courtside(可按此看看影片及硬件)。

image

圖: Self Playing Nintendo 64 NBA Courtside 2, 2011

穿過這件投影作品,便是有很多個大電視的畫像。當然並不是靜態作品,而是像海裡倒影的視像。如果大家在九十年代有上網,一定唔會唔記得Java Applet,差不多每一幅圖都有這個視覺效果,就好像在湖裡看到其動態倒影的狀況(如果唔記得可以去這個網站看看:http://www.jaydax.co.uk/ilakeeffect.html)。

image

圖: Lakes series, 2013

而我最喜歡的便是Quick Office (2013), 只有兩部蘋果電腦,不停地自動傳送電郵給對方。正正因為兩部電腦都設置了out of office, 所以當我去到時已有三萬多封unread emails. 究竟去到什麼地步才會停止?電郵超越了某一數量,還是電腦記憶體負荷不了?這件作品既是動態,但又沒有人的參與。當看見電腦螢幕裡的電郵數目不斷增加,讓我有一刻去思考電腦,網絡及軟件背後的結構。

image

圖: Quick Office, 2013

最後最值得深思的便是這個戲院格局(相片影得不夠好,其實有很多排電影椅子),但螢幕卻是一個快餐店Subway的「電影」。這套一小時的電影記錄了瀏覽整個Subway 網站的情況。每一張食物圖片也用上同一視覺效果彈出畫面,其它視覺效果及設計如popup window, navigation selection等也顯現在眼前的「記錄片」。其實網站每一天在變,不單止是內容,而是整個設計方針,互動表現及視覺效果也是隨著時間而不停改變。試回想九十及二千年代的網站,格式如 animated gif, iframe, 以及Flash 動畫等都一一被取代。而瀏覽網頁的形式又怎可以得已保存呢?當大家看見藝術館保存歷史悠久的繪畫和雕塑作品時,是否也應該去思考怎樣去保存數位及網上文化呢?單看一幅靜態的圖像並不能了解其當時的狀態,就好像讀者看這些相片時,亦不能或很難完全理解當中的動態及屏幕背後的境況,但正正我們生活已離不開數位及科技了。

image

圖:Freshbuzz (subway.com), 2013-14

*展覽至六月廿二日。可乘塔火車至Herning車站,出站後步行大約五分鐘就到。

更多資料:

Super Mario Clouds

Cory Arcangel 個人網站

Herning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 All the Small Things

行為藝術:爭取平等的愛

文: soon@ my hello world

image

image

當香港於六月十五日有「一點粉紅」Pink Dot Hong Kong 時,地球的另一邊丹麥奥胡斯也有支持性別平等,同性或跨性別權益的遊行-aarhus*pride 。友人跟我說這只是奥胡斯第三年搞的活動,但卻一次比一次多人參與。當然還比不上在首都哥本哈根每逢八月份搞的那麼熱鬧及盛大。今年Copenhagen Pride是一連四日的活動,除了遊行還有DJs, 現場表演及音樂會等。今次我參與的aarhus*pride 是我繼去年在香港參與的香港同志遊行2013後第二次參與相類似的活動。

奥胡斯是相對比較小的城市(儘管是丹麥第二大城市),遊行在早上十一時開始集合,十二時出發,不到兩個小時已把市中心遊了兩次。沿途有不同組織同行,當然亦有很多同志與非同志攜同另一伴手拖手行畢全程。大家用上不同方式去把’彩虹’-這個具有象徵意義的付號表達得淋漓盡致。而其實彩虹旗早在1978年由美國藝術家吉爾伯特·貝克所設計並首次在舊金山同志驕傲大遊行裡用上。彩虹的顏色代表了不同的性少數群體,而彩虹旗的顏色條紋亦曾作上修改, 例如由七條演變成今日的六條紋。

image

image

image

而我亦故意用上電腦舊配件(彩虹電綫及鍵盤)製成了手鐲以示支持這個極具意義的活動。當看見大家用上彩虹這個付號去悉心打扮並身體力行,用行動去參與這一天的活動,輝著彩虹旗去表達並支持平等的愛以及包容不同的性小眾時,其實這已是行為藝術的表現了。雖然這個行為來得直接,但是每個參與者都帶著目的到來,亦希望周邊圍觀的觀眾能夠一起感受這份aarhus*pride,  把LGBT文化顯現在奥胡斯。

image
圖:自家設計的彩虹手鐲

imageimageimageimage

資料參考: 彩虹旗 (LGBT)

活動內容: Aarhus Pride 

 

行為藝術:爭取平等的愛

奥胡斯- #artweekend14

文: soon@my hello world

踏入五月份,奥胡斯(Aarhus)有很多一連串及不同的藝術活動。今次要分享的便是只得四天,命題為’The Making’的’Art Weekend Aarhus 2014’。它不止是一個展覽,而是分佈在整個城市的藝術活動,有超過廿二個展覽,以及各式各樣的藝術家講座,藝術導賞及討論會。

當天天公做美,不但陽光普照,更是配合温暖的氣温(說到底這裡是北歐),我便與友人一起踏單車去近海港的城市藝術區(Urban Art Gallery)。大約有二十個藝術工作者及團體參與,只開放一天。藝術區有不同形式的創作如城市田園、塗鴉、街頭藝術、雕塑、 繪畫和音樂等。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圖: Sculpture by the Sea by Marc Moser

我認識了一位居住於奥胡斯的藝術家Ulrik Myrtue。他自小受哥哥的塗鴉藝術所影响,慢慢建立了有自己風格的街頭畫作。這件作品便用上八小時去完成。我特別喜歡他的非寫實作風,考妙地用上單色並運用線條與線條的空間創作出一個有序與無序之間的複雜系統。

image

圖: 奥胡斯的藝術家Ulrik Myrtue

當然藝術區亦有其他藝術家用上了不少心神把單一的花盆變成不同的有趣圖案,他們用不同方式如繪畫,拚貼及填色等等。

image

image

image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一位看似十多歲的男孩認真地調較他的機械作品。這些作品帶有很重的實驗科學味道。用上馬達的轉動原理,再透過鐵而連上不同距離的木頭再裝嵌出拍打翅膀式的動作去模擬飛行。他很專注,而途人(亦包括我)也很小心翼翼地欣賞他的機械作品。這些實驗作品是藝術還是科學呢?可以有兩者結合的可能性嗎? 

資訊: http://artweekend.dk/

soon@my hello world

博客介紹 — soon@my hello world

文: soon@my hello world

my hello world- 透過自身體驗,希望藉此網誌把不同地域的藝術及生活方式帶給華人社會。

博客soon 現為奥胡斯大學之博士研究生,不停穿梭丹麥與香港兩地並專注研究網絡文化及軟體藝術。她亦是香港及英國藝術團體InNoPO的創辨人之一並熱愛媒體藝術,喜歡探索不一樣的文化,發掘不同的可能性。

my hello world: http://myhello-world.tumblr.com/
網站: www.siusoon.com
藝術團體InNoPO: www.innopo.com” 

 

2008524153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