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版Stay with me – Bli hos mæ

文: Polar Bear

筆者有空的時候,都會開著收音機,收聽挪威電台NRK音樂頻道P3,聽聽時下流行的音樂,當中亦會有挪威歌手的歌。筆者發現好少有人介紹挪威的音樂,於是決定簡單介紹下自己喜歡的歌。 

其實挪威有不少很有名的音樂制作人,例如在今年夏天那首很流行的Wiggle by Jason Derulo,就是由來自挪威的Andreas Schuller所作。又例如Anders Nilsen 的Salsa Tequila等。 

筆者今次要介紹的一首歌,是由一位來自挪威北方Henningsvær (Lofoten) 的歌手- Sondre Justad所唱。最初留意到這位歌手,是源於Bodø當地報章Bodø Nu 中有關歌手的一篇訪談。(印象中歌手曾離開家鄉,到Bodø讀中學,所以成名後當地報章就訪問他)。歌手將Sam Smith的Stay with me翻譯成自己所說的北方挪威方言 (nordnorsk),就變成了這首Bli hos mæ (用Bokmål寫的話就是Bli hos meg)。

(Sondre Justad,圖片來源: Lofotposten) 

歌詞: 

E nok sant, æ e’kke god på one night stands

Æ treng no meir, gå lengre

Her nettern blir aldri som æ tenkt.

men, æ vil ikke at du skal fær, æ vil ikke lengt (1)

 

Kan du bli hos mæ?

Æ gjør alt førr dæ. (2)

Det e ikke kjærlighet det her,    

men kjære, bli hos mæ.

 

Koffør e æ en sånn følsom fyr?     (3)

Kan ikke fortsett sånn her, æ må lær mæ å fly.

Innerst inne så veit æ at det aldri vil bli

Kan du bli litt til så det slepp å svi (4)

 

Kan du bli hos mæ?    

Æ gjør alt førr dæ.

Det e ikke kjærlighet det her,

men kjære, bli hos mæ.

筆者嘗試粗略翻譯較難的幾句

(1) fær 是方言,指「離開」,整句意思大概是指「我不想你離開」

(2)整句是指「我為你做任何事」

(3) Koffør 是hvorfor, 即「為何」,大概意思是Why am I such a sensitive guy?

(4) 大概意思就是 Can you stay a bit longer so it doesn’t hurt

 希望大家喜歡這首歌。

最後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Ønsker dere alle ei riktig god jul! : )

滑雪篇 (一)

文: Polar Bear 

踏進十二月,挪威不少地方都開始下起雪來。雖然筆者所居住的地方暫時只下了四至五場雪,而且不大,但身邊不少朋友都很雀躍,因為滑雪的季節又到了。(註:「典型」的挪威人都被形容為一出生就腳踩著雪橇) 

筆者身處的地方附近地區有兩個滑雪勝地,一個是Oppdal,另一個是在瑞典的Åre。印象中Åre有學生優惠,大概1,000-2,000 NOK 連幾日住宿,詳細價錢可參考http://www.skistar.com/en/Are/SkiPass–Skiing/SkiPass–Prices/。到Åre滑雪其中一個好處,就是瑞典物價相對地較平,一來匯率SEK相對低NOK一些,二來最重要的是酒精類飲品比挪威便宜很多! (所以不少挪威人不時會到瑞典購買酒類,雖然朋友經常笑瑞典啤酒的酒精成份較低 J ) 想感受在當地滑雪的情況,可觀看以下一位瑞典人所拍攝的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78fYOxMLBM 

2

下次筆者會介紹以前所居住另一個城市附近的滑雪地點,Stay tuned。 

(Åre, Sweden. Photo: http://www.snow-forecast.com/system/images/20846/large/Are-Duved.jpg?1354355521 )

 

聖誕之「火」

文: Polar Bear

12月是聖誕節月份,挪威周圍都洋溢著濃厚的節日氣氛。傳統在聖誕節前的4個星期日,挪威人都會燃點 advent wreath 的一支蠟燭,第一個星期日第一支,第二個星期日第二支,如此類推,作為聖誕的倒數。 

1

(Advent wreath, photo: http://www.vangelyst.dk/wp-content/uploads/2013/12/adventskrans-gammel-v%C3%A6gt-genbrug-close.jpg

今年第一個星期日就是過去的11月30日。在當天,人們都會點起第一支蠟燭,燃點的時候,不少人都會朗讀/唱以下一首由挪威詩人 Inger Hagerup 所寫的詩: 

Så tenner vi et lys i kveld

vi tenner det for glede. 

Det står og skinner for seg selv

og oss som er tilstede.

Så tenner vi et lys i kveld,

vi tenner det for glede. 

Then we light one candle this evening

we light it for joy.

It stands shining by itself

and for us who are present.

Then we light one candle this evening,

we light it for joy.

 大家準備好迎接聖誕了嗎?

Fadderuke-新生的迎新週

文: Polar Bear

1

(link: http://www.studenttorget.no/images/orginal/24458.jpg)

相信對不少香港的大學生來說,剛剛過去的8月是頗為精彩難忘的。傳統來說,8月是香港各大學學系學會舉辦迎新營 (orientation camp) 的時候,對大學一年級生 (freshmen) 來說,這是一次新的體驗,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認識新朋友。

其實對於遠在挪威的 freshmen,迎新活動也是大學的傳統之一。挪威大學的迎新活動名叫 Fadderuke (freshmen’s first week),在8月開學後的第一個星期進行。高年級的學生會擔當起類似組爸媽角色的 fadder,在整個星期內帶領同組 (faddergruppe)的新生 fadderbarn 參與各項活動,以及解答他們對於學系/學校的疑問。Fadderuke的意義在於幫助新生適應新的環境及認識新的朋友。

據筆者身邊部分朋友的說法,不少新生在開學時都會擔心認識不了朋友。或者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他們當中不少都來自不同於所讀院校的城市。要離開自己身邊所熟悉的環境及親友,跳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難免顯得緊張。而 fadderuke 正正能夠從各類活動當中為新生提供破冰的機會。(題外話,要跟挪威人打成一片是一件頗困難的事,連筆者所認識的挪威朋友都覺得有一定難度,以後有機會會再那究竟Fadderuke 有什麼活動?)

Fadderuke的活動有很多,例如團體遊戲、音樂會、pubcrawl、派對等等。當中包括大量飲酒 (drinking) 的成分。所以有些人戲稱 Fadderuke 為 Fylleuke (booze drinkingweek)。因此有人嘗試加入其他不含飲酒的活動環節。

2

(get-to-know activity,link: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288/7880740326_4267a9b7a9_b.jpg)

3

(grilling,get-to-know activity ,link: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431/7880719870_ba9dd21d44_b.jpg)

(2013年奧斯陸大學 informatics 的 Fadderuke 短片)

6

另外,筆者發現不少 Fadderuke 都包括近年在挪威盛行的 toga party。在 Fadderuke的星期五/六黃昏,筆者親眼看見很多挪威學生穿上 toga,手上拿著一袋啤酒,「好有型咁」在街上遊走。這種情況在香港絕不可能發生吧?

5

(一個準備乘坐巴士去 toga party 的挪威學生,「型到爆」)

看完這簡短的介紹,你是否有興趣為香港院校的 Ocamp 注入相關新的元素呢?

PS1: 各院校的活動略有不同,詳細的 program 可自行 google。

PS2: 在丹麥亦有類似的迎新週,名為 rus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