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Miriam Lee

[又有活動?] Live Norish 聖誕前夕分享會!

前文提到,Live Norish 12月又有活動! 今次請得Miriam 及I’m not a backpacker 黎同我地講下遊北極及在北歐紮營的心得。如果大家有追開Live Norish ,都應該知道兩位都係好有經驗的 outdoor expert,大家去旅行住hostel 住到悶,下次可以諗下北歐紮營!!

北緯78度的地區報

極北小鎮朗伊爾城(Longyearbyen),人口只有約二千,卻甚有性格,甚至有居民出版屬於自己社區的地區報。報紙內容饒有趣味,與大家分享一下本週內容……

冰島火山又爆發

冰島又有火山可能於未來數天或數星期爆發。

北極 Sawadeeka 狂想曲

記得中學六年級那年,班上來了一名來自芬蘭中部城鎮的交換生。有次跟她聊天,問起為什麼要來香港讀書,她說:「我家鄉那邊很冷,冬天又長,一直都有去較暖的地方生活的想法。」看著她在大冷天穿著藍色短袖長衫高衩校服裙加一件單薄的外套,沒有絲毫哆嗦,香港的冬天對北歐女孩來說大概相當愜意。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Part 4 — 薩武科斯基——可望而不可即的聖誕老人家鄉

坦白說,這些與聖誕老人 (和他的伙伴們) 的偶遇,並不是什麼嚴謹的田野調查。

不過,從他們的分享中,卻感受到他們對聖誕老人的想法和感覺,並積極爭取外人對他們當地文化和環境的認同。無論是有關聖誕老人的傳說、branding、生活傳統等等,都是一個又一個活脫脫的故事。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 Part 3 — 薩拉——聖誕老人愛桑拿

拉普蘭是芬蘭真正的曠野,它佔芬蘭國土中北極圈以北地區的四分一面積。薩拉(Salla)在芬蘭拉普蘭東部地區,奧蘭卡(Oulanka)國家公園北面,東面與俄羅斯接壤。對芬蘭人來說,薩拉已算是很偏遠的地方,因此這個城鎮也充滿幽默感地將「位置偏遠」作品牌,在市政府和相關旅遊介紹網頁稱自己地方為「in the middle of nowhere」﹗也許這裡就是童話世界裡冬日仙境的現實版:震撼的北極光、霧靄中的晨曦、白雪蓋頂的綠樹、結冰的湖面……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Part 2 — 羅凡涅米——「官方」的聖誕老人村

有趣的是,他們都煞有介事地告訴我,這裡是歐盟唯一認證(Official)的聖誕老人村,言下之意就是其他的都不是正統。於是我再追問何謂正統的聖誕老人村?為何只有羅凡涅米的聖誕老人村會被歐盟官方承認?他們也沒有怎樣解釋,只是聳聳肩、說說笑笑的打發道:「當然囉﹗因為我們這裡的聖誕老人才是真的﹗」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 – Part 1

到底聖誕老人是快樂和施予的化身,還是自欺欺人的童話?更加有趣的問題是,若聖誕老人確實存在,他來自何方?聖誕老人有聖誕老婆嗎?他有一班了不起的精靈和馴鹿助手嗎?

愛斯基摩人的 Selfie

其實北極圈內的陸地面積達一千一百萬平方公里(中國面積的1.15倍),包括俄羅斯、加拿大、格陵蘭(丹麥)、挪威、瑞典、芬蘭、冰島和美國的本土或屬地。除了格陵蘭的大陸冰蓋,其他北極陸地的荒原、苔原或沿海地區都散佈了零零星星的原住民村落或小鎮。他們面對的自然環境,雖然大部分日子都很寒冷而艱難,但卻因應地理條件而各有不同,因此造就了多元化的北極人文面貌,比我們一般所認知的要複雜和豐富得多,並非一個「愛斯基摩人」icon就「被代表」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