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太陽

文: Miriam Lee

在極地工作的時候,總會並到很多旅客各種形形色色的問題。因為環境不同,大家經常都對大自然環境的種種現象很好奇,我們都會耐心回答。不過有時候這些問題實在太搞笑,於是我們間中會分享被問及的問題,自娛一下。搞笑問題包括:

「抹香鯨有雌性的嗎?」

(抹香鯨英文:sperm whale;直譯出來就是「精子鯨魚」的意思)

「當天空出現午夜太陽,平時的太陽到哪裡去了?」

Well,只要你還是在地球生活,未飄到去太陽系以外的星系,你只會見到一個太陽——不同的是在不同季節、不同緯度,你見到太陽在地平線上的位置和日照時間會有所不同。

近年很多人在冬季到北歐旅行觀賞極光,相比之下極晝好像沒有什麼看頭。極晝,又稱午夜太陽,其實就是在南北半球高緯度地區,特別是在南極圈以南或北極圈以北的地區,太陽維持在地平線以上的自然現象。在極晝的日子,整日二十四小時都是白天;就算太陽不是高高掛在天空中,也都是跟地平線擦擦邊,然後又繞回天空上。

午夜太陽有什麼看頭?最特別的當然是在午夜曬日光浴!這時,住在極北地區的居民,會把握夏天的明媚日光享受戶外活動——在森林採野莓和野菌、在後園燒烤、騎單車、划船遊湖等等,用盡這得來不易的陽光。因為夏季一過,只消短暫的秋天,嚴寒的冬季又來臨,這次等待他們的,就是跟午夜太陽的溫暖剛好相反的極夜,即是數星期沒有日照的漫長黑夜。

午夜太陽也許會令人太活躍太得意忘形。有時可能工作或玩樂得興起,看看時間才知道原來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有些對光線敏感的人,就會投訴整天光亮亮的,就算拉起厚厚的窗簾也無法入睡。不過,對於我這種在任何情況都可以倒頭便睡的人,玩累了就馬上睡著,倒沒有什麼不能適應的。

 

介紹返:想在繁忙中抽點時間享受午夜太陽,和明媚陽光下的味道,不用跑到北歐那麼遠。這個由FINDS x Isak 的high tea set,以極晝主題的精緻餐具盛載多款北歐點心,的確有心思,而且份量相當豐富。

利申:小妹給母親大人看了high tea set的照片,怎料母親大人對餐具更加有興趣,於是馬上上網訂購,隔天便送到家了。有興趣的你都可以參考一下:

https://blank-select.com/

Continue reading 午夜太陽

[又有活動?] Live Norish 聖誕前夕分享會!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前文提到,Live Norish 12月又有活動! 今次請得Miriam 及I’m not a backpacker 黎同我地講下遊北極及在北歐紮營的心得。如果大家有追開Live Norish ,都應該知道兩位都係好有經驗的 outdoor expert,大家去旅行住hostel 住到悶,下次可以諗下北歐紮營!! 詳情如下:

日期: 2014年12月13日(Saturday)

時間: 3-5pm

地點: Zixag 九龍灣Studio – 觀塘巧明街116號萬年工業大廈6C (APM 後面)

內容: Miriam 將會分享在北極圈碰到的人和事,以及解構一些極地探索的傳說; I’m not a backpacker則會介紹挪威的campsite 地點,營遊北歐的趣事以及必需裝備。

http://goo.gl/Tlpp1W (google map)

講者: Miriam, I’m not a backpacker 

費用: 每位HK$70 (11月30 日前報名 HK$60) 

其他節目: Live Norish 聖誕小攤檔; Icypapa 北歐Style 到會小食

(https://www.facebook.com/icypapa?fref=ts

報名辦法: 以電郵方式報名- livenorish@gmail.com; 成功報名後會有付款指示。 

特別鳴謝: Zixag 老闆TC!!

 

圖片12SantaClaus_4e

北緯78度的地區報

文: Miriam

極北小鎮朗伊爾城(Longyearbyen),人口只有約二千,卻甚有性格,甚至有居民出版屬於自己社區的地區報。報紙內容饒有趣味,與大家分享一下本週內容:

當年今日——由德國天文學家兼攝影師Adolf Miethe於1910-11年的斯瓦爾巴群島探險航行,拍攝的第一張島上彩色照片

本地新聞——有人捐錢無人要錢的籌款活動

本地新聞——北極熊闖入附近俄羅斯村落小旅館,搗亂旅館的酒吧,並打破幾扇玻璃窗

本地新聞——科學城增建地球星體探測中心

政情剖析——2015年當地財政預算

城中熱話——一名當地採煤公司的高級員工,因受賄被判監15個月,出獄後將自己經歷寫成自傳,大受歡迎

天氣預報——零下氣溫、風速、日出日落時間(踏入冬季後每天日照時間減少約15分鐘,由11月初至翌年2月太陽都不會升上地平線)

unnamed

冰島火山又爆發

文: Miriam Lee

冰島又有火山可能於未來數天或數星期爆發。冰島的地質現象,考起的不單是地質學家,還有各地的翻譯人員和新聞主播。2010年爆發的 Eyjafjallajökull ,光看字面也不知如何發音,今次有機會爆發的Bárðarbunga,帶來的語言挑戰也不惶多讓。我不是科學家也不是語言學家,不過因為要編輯自然科學雜誌的關係,也了解過一點皮毛,在此分享一下。 

下載

這些都是在冰島地名中常見的地理名詞:

Áin            河

Borg           大石山

Bunga       大塊頭

Eyja            群島

Fell/Fjöll  獨立的小山(單數)/(眾數)

Foss            瀑布

Jökull        火山上的冰川或冰帽

Lónið        潟湖

Skóga       森林

Snæ            雪

Vatn            水

Vellir          平原

 

好了,以下是在冰島真實存在的地名。不妨從字面猜猜它們其實是什麼地理現象:

Gullfoss              (金色瀑布)

Jökulsárlón       (冰川形成河流的潟湖)

Skógafoss          (森林中的瀑布)

Snæfellsjökull (雪山冰川)

Þingvellir           (眾人聚集的平原)

Vatnajökull      (眾水源的冰川)

那麼,這兩座曾經或即將爆發的火山即是:

Eyjafjallajökull           對著群島的眾山上之冰川

Bárðarbunga             Bárðar(移居到冰島的一位古代人物)的大山

圖片來源: travelandtourworld.com

北極 Sawadeeka 狂想曲

文: Miriam Lee

建立在斯瓦爾巴群島南部一峽灣內的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

建立在斯瓦爾巴群島南部一峽灣內的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

記得中學六年級那年,班上來了一名來自芬蘭中部城鎮的交換生。有次跟她聊天,問起為什麼要來香港讀書,她說:「我家鄉那邊很冷,冬天又長,一直都有去較暖的地方生活的想法。」看著她在大冷天穿著藍色短袖長衫高衩校服裙加一件單薄的外套,沒有絲毫哆嗦,香港的冬天對北歐女孩來說大概相當愜意。

大學某年的 term break,剛好見到有廉價航空去歐洲某些小城鎮的機票減價,我膽粗粗買了一張機票去挪威,誤打誤撞去了挪威北部城鎮特倫姆瑟 (Tromsø)。我在這北極圈內最大的城鎮,找了一所家庭式經營的小旅館住了幾天。旅館老闆的女兒正在讀高中,不停拉著我問有關在香港生活的詳情,還有去東南亞旅行的事情。「我現在的夢想是在高中畢業後,入大學之前取個 gap year,頭幾個月努力掙錢儲錢,之後去泰國、越南、柬埔寨旅行,流浪大半年再決定上大學要讀什麼,或想清楚要不要上大學﹗」原來她大部份朋友都有差不多的想法,總之就是要在年青時在熱帶地區住上一段時間。

當我首次踏足北冰洋的最大離岸島嶼斯瓦爾巴 (Svalbard),這個極北一隅對熱帶地區的嚮往便變得更立體。我在斯瓦爾巴最大的城鎮 — 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 的主要街道閒逛,發現這裡有不少亞洲面孔,以我「閱人無數」的目測估計,他們應該都是泰國人。為什麼在遙遠的北冰洋小島會有這樣多的人互相「Sawadeeka」﹖

先說一段有關斯瓦爾巴和朗伊爾城的故事。斯瓦爾巴群島位於北冰洋,剛好在挪威與北極點的中間,陸地面積約六萬多平方公里,超過百分之六十是冰川,餘下的是雪山、峽灣、荒蕪的谷地和夏季短暫冰溶的灘岸。這麼偏遠、寒冷而巖巉的小島誰希罕呢﹖由於這小島可以作為北冰洋捕鯨船的休息站,而且礦物資源豐富,因此二百多年來挪威和俄羅斯一直都想將這群島據為己有。一九二零年代簽訂的《斯瓦爾巴條約》確認了挪威擁有斯瓦爾巴群島的主權,但島上不能有任何軍事設施,而所有簽約國(包括歐美多國和日本)都享有在島上進行商業活動的權利。

斯瓦爾巴群島基本上是對外開放,但因它偏遠、寒冷而巖巉,實際上只有挪威和俄羅斯的企業來這小島採礦,在島上建立了幾個礦業小鎮,而朗伊爾城就是最大的城鎮。不過,現在島上僅存有人居住的地方,就只剩下前蘇聯建立的巴倫斯堡 (Barentsburg)、主要由挪威人居住的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和上世紀八十年代轉型成為北極科研基地的新奧利遜 (Ny-Ålesund)。

在朗伊爾城隨處可見荒廢的礦場遺址

在朗伊爾城隨處可見荒廢的礦場遺址

根據最近的人口和地理資料顯示,斯瓦爾巴群島總人口約2,600,但北極熊卻有500頭。除了新奧利遜以外,斯瓦爾巴群島居民在一九九零年代前絕大部分是礦工。從礦區小鎮的僅有的建設窺見,在冰雪連天、與世隔絕的礦場,生活是如果艱辛、枯燥和孤獨。一整天在只有點點燈泡照明的礦洞內鑿石採礦,勞動以後吃飽飯胡亂洗刷一下便倒頭大睡,只有間中在食堂喝一杯跟伙伴吹吹水。儘管在這裡的礦場工作,薪水相對於在挪威本土相當不錯,但生活上可選擇的東西確實匱乏。不難想像,魁梧的礦工們在一天的辛勞後,最常出現的話題 — 完了這份工作合約(通常是兩三年),帶著辛苦賺來的錢,去東南亞住上一年半載,在溫暖而陽光充沛的國度享受放鬆,忘卻在冰冷漆黑的礦場內的苦悶。

北極熊出現注意

北極熊出現注意

在短暫的夏季,鎮上空地開滿了北極棉花

在短暫的夏季,鎮上空地開滿了北極棉花

有時,當地的居民為了省油,也順便讓 husky 狗仔隊可以鍛鍊一下,會讓牠們拉著真正的汽車

有時,當地的居民為了省油,也順便讓 husky 狗仔隊可以鍛鍊一下,會讓牠們拉著真正的汽車

有很多礦工在放假以後,都會找礦業公司再簽工作合約,返回這北冰洋中心的礦場工作,蹉跎兩三年再帶著可觀的工資,要不返回原居地搞點小生意或找一份沒有那麼辛苦的工作,要不索性去泰國或其他東南亞國家住下來。當中也有少數人,早前在悠長假期與當地女孩譜出異地戀曲,帶了泰籍新娘來到北極小鎮。

漸漸地,來到朗伊爾城的泰籍新娘越來越多,而他們也有在泰國的家人申請來此工作,現時泰國人是繼挪威人後,在朗伊爾城的最大族群,比來自其他北歐國家和俄羅斯的人還要多。(註:《斯瓦爾巴條約》允許簽約國 — 包括中國 — 的公民,自由進出斯瓦爾巴,進行商業活動和居住。理論上,只要持有有效護照,便可以來此工作和居住。不過,實際上,由於前往斯瓦爾巴的航班和船舶都是由挪威本土出發。無論要去斯瓦爾巴做什麼或待多久,首先還得有出入挪威的簽證或免簽證待遇。)來此的泰裔人士,起初多在礦場打工,後來在一九九零年代以後朗伊爾城成為北極旅行或探險的聚集點,現在的泰裔人士很多都從事旅遊業相關的支援工作,例如餐飲、清潔、物資管理。

穿深色外套的小朋友告訴我,他母親是泰國人

穿深色外套的小朋友告訴我,他母親是泰國人

一位來自清邁附近,在朗伊爾城酒店的幫廚說,在這裡打工一個月可以賺到約12,000挪威克朗(約港幣15,000),約是家鄉工資的十倍。「我簽了五年工作合同,完成合同之後,我便有足夠錢在家鄉蓋房子和做點小生意。現在辛苦一點,與家人分開也是值得的。」

由北極礦工到泰籍新娘,極地旅遊至泰籍勞工,想不到在北極茫茫冰海一隅,竟然有全球化經濟活動帶動的人口遷移故事。

文章亦見: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E5%8C%97%E6%A5%B5sawadeeka%E7%8B%82%E6%83%B3%E6%9B%B2/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Part 4 — 薩武科斯基——可望而不可即的聖誕老人家鄉

文: Miriam Lee

從薩拉一直向北,盡是連綿起伏的松林、冰川湖泊和沼澤。一望無際的荒野,大自然顯得份外寧謐。薩武科斯基(Savukoski)這個比薩拉更偏遠的小鎮,傳統上也是拉普蘭的重要馴鹿牧養地區。這個如睡美人一般的小鎮,也是通往芬蘭最大保護區──烏爾霍凱科寧國家公園(Urho Kekkonen National Park)的入口。烏爾霍凱科寧是芬蘭歷史上在位最長的總統,還非常熱愛大自然。在這面積有兩個香港那麼大的公園裡,有標示清晰的自然步道上漫步,穿越公園西部的自然保護區;或與嚮導同行,挑戰更高難度的遠足,走過壯麗的溝壑山谷、廣闊的沼澤、北方的原始森林,除了享受開揚美景,更可眺望聖誕老人的家鄉──耳朵山(Korvatunturi)。

聖誕老人在耳朵山(Korvatunturi)的家鄉是怎樣來的﹖首先說明一下耳朵山的地理位置和環境。「Tunturi」是芬蘭語,專指在地勢平緩的芬蘭拉普蘭上的小山,呈圓頂狀、單獨伶仃、有侵蝕痕跡且沒有冰川。它們通常位於樹線以北,高度不超過八百米。攀上這種小山,可居高臨下觀賞四周的北方針葉林、沼澤和苔原。「Korva」的意思是耳朵,因為這座小山從遠處看像一隻耳朵。耳朵山高四百八十六米,大約是香港的獅子山的高度。據說,小山的巨型耳朵形狀就是聖誕老人收聽小孩子願望的工具,在人煙隔絕的山谷裡,聖誕老人和他的精靈助手可以安心製作和包裹禮物。當地郵局為配合大量寫信給在耳朵山的聖誕老人的人們,發明了郵政編號「99999 Korvatunturi」,儘管信件其實都會送去羅凡涅米的聖誕老人村(見上一回的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 。事實上,由於耳朵山剛好在芬蘭與俄羅斯的邊界,進入耳朵山必須申請邊界禁區許可證,加上沒有道路通往,只有一條極少使用的小山徑,所以如果聖誕老人真的住在這裡,他也可樂得安靜。

薩武科斯基是芬蘭中面積最大的市鎮,面積約六個香港,但人口只有一千多,是芬蘭人口密度最低的地區。這裡主要的經濟活動是林業和馴鹿畜牧業,而馴鹿數目比人口多十倍有多。外型高佻俊俏的Niko在薩武科斯基長大,祖上五六代人都是拉普蘭的馴鹿牧民。他從父輩繼承了一大片林地和馴鹿群,還有一所全木建的旅館。Niko是鄉鎮上少見的年輕人,他有點唏噓地說:「我小時候在鎮上唯一的學校上學,那時班上有二十七人。大家初中後都到其他城市升學,之後在不同的大城市工作。現在與我同年的同學,連我在內只有七人留在薩武科斯基。」Niko後來因為掛念他長大的地方,才回流到這荒原上的鄉鎮。

「借我的單車給你,來個午夜河畔單車遊如何?」Niko提議說。我欣然坐上他的爬山單車,沿著通過薩武科斯基唯一的公路,兩旁全是高聳的針葉林,騎到鎮上去。靠著凱米河(Kemi River)的鎮中心不過一條百米街道,有一所市鎮會堂、一所學校、一間超級市場和幾間小商店,教堂在對面街角。店舖早已關門,街上沒有行人,整個小鎮靜悄悄的,靜得可以聽到河水潺潺流動。地平線上不遠傳來午夜太陽的金光,空氣雖然乾燥卻也溫暖,河面波光粼粼,完美地倒影著河岸的疏落的小屋與樹木。對習慣了香港紛紜熱鬧的我來說,望著這如詩如畫的小鎮景色,卻靜寂得如死城一般,覺得有點詭譎。

單靠林業和馴鹿畜牧業並不能改善薩武科斯基的經濟狀況,特別是人口流失,因此近年來薩武科斯基積極推動旅遊業,主要推廣這裡的自然風光,尤其是冬天的白雪茫茫的winter wonderland。以Niko的旅館為例,由十月至翌年四月都會接待來這裡滑雪或做各樣雪地活動的遊客。Niko說,幾年前,有幾位來自法國南部的遊客在他的旅館住了一個星期,每天就在附近滑雪、雪地穿越、駕駛雪地電動車上附近小山崗、坐馴鹿雪橇、冰河釣魚等等,喜歡得不得了。回去以後一傳十、十傳百的宣傳這個地方,現在Niko的旅館一到冬天就爆滿,差不多清一色是在嚮往白色聖誕的法國遊客。不過一到春暖雪溶,到訪薩武科斯基的人回復疏落,整過小鎮又重回寂靜。因此,包括Niko在內留守或回流到薩武科斯基的人,都為開拓當地的賣點傷腦筋,被選中的當然是這裡的local legend──聖誕老人。

雖然以芬蘭傳統或民間傳說來說,薩武科斯基附近的耳朵山是代表聖誕老人最正統的地方。不過要以聖誕老人作招徠,推廣薩武科斯基並不容易。一來,這裡最大的地區機場在羅凡涅米,從羅凡涅米驅車前往薩武科斯基就要兩個半小時。二來,極北地區最具規模的聖誕老人村就在羅凡涅米,除非有遊客是為耳朵山的聖誕老人傳說而來,否則不會特地跑到二百多公里外的薩武科斯基。三來,耳朵山在邊界禁區,遊客不能前往,最多只能在國家公園走大半天山路,去到附近的小山崗眺望聖誕老人傳說的家鄉。再者,薩武科斯基鎮上沒有什麼專為遊客而設的聖誕老人景點,只有在河邊一所小木屋,由鎮上本來在平安夜擔任聖誕老人的和藹可親大叔,不用工作時來招待遊人(有時聖誕老婆也會來湊熱鬧)。

儘管如此,我很喜歡薩武科斯基這位聖誕老人,至少他本來就是鎮上的聖誕老人,亦是有自己生活的大叔,不是特意被聘用招呼遊客的專業演員。這天聖誕老人剛好有空,Niko帶我去見聖誕老人兼一起去河邊釣魚。聖誕老人也樂得「做戲做全套」,帶上了他的精靈助手一起來郊遊。

坦白說,這些與聖誕老人 (和他的伙伴們) 的偶遇,並不是什麼嚴謹的田野調查。

不過,從他們的分享中,卻感受到他們對聖誕老人的想法和感覺,並積極爭取外人對他們當地文化和環境的認同。無論是有關聖誕老人的傳說、branding、生活傳統等等,都是一個又一個活脫脫的故事。

Photo caption:

SantaClaus_4a    

薩武科斯基鎮上的耳朵山Nature Museum

SantaClaus_4b

登上附近的小山,遠眺耳朵山

SantaClaus_4c (1)

港女心聲:「Niko唔去做男模真係嘥晒﹗」﹔不過他愛馴鹿愛荒野多過城市生活

SantaClaus_4d

午夜太陽下寧謐的薩武科斯基

SantaClaus_4e

和藹可親的聖誕老人

Let’s go fishing!

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 Part 3 — 薩拉——聖誕老人愛桑拿

文: Miriam Lee

拉普蘭是芬蘭真正的曠野,它佔芬蘭國土中北極圈以北地區的四分一面積。薩拉(Salla)在芬蘭拉普蘭東部地區,奧蘭卡(Oulanka)國家公園北面,東面與俄羅斯接壤。對芬蘭人來說,薩拉已算是很偏遠的地方,因此這個城鎮也充滿幽默感地將「位置偏遠」作品牌,在市政府和相關旅遊介紹網頁稱自己地方為「in the middle of nowhere」﹗也許這裡就是童話世界裡冬日仙境的現實版:震撼的北極光、霧靄中的晨曦、白雪蓋頂的綠樹、結冰的湖面…… 

這兒也是芬蘭薩米人的家鄉,他們是北極地區的原住民之一,以擅長捕魚、狩獵和放牧馴鹿聞名,色彩搶眼、紋飾誇張的民族服裝也是他們的標誌。其實我來這裡的目的,是看看拉普蘭人的馴鹿村落。畜養馴鹿至今依然是拉普蘭人的主要經濟活動,除了可得到牠們的鹿肉、鹿皮、鹿角外,在冬天有時也要靠牠們出入。近年越來越多年輕人在重要的畜牧日子會回到拉普蘭來,甚至留下來管理牧場,開放給遊客學習和感受這個北極傳統。 

薩拉馴鹿公園就是以類似的形式經營,並加入一些公園的休閒設施。公園四周被大自然環抱,幾百頭馴鹿無拘無束在這裡閒遊。接待我的Upi,除了照料在這裡半開放牧養的馴鹿,還會與伙伴們舉辦各種活動,讓遊客學習牧民的生活技能,例如造弓、拋拉普蘭套索,有些活動是冬天才會舉辦的,例如穿越雪地、組織自己的馴鹿隊伍,比賽拉雪橇!

Upi興高采烈地介紹各種在冬天與馴鹿一起的活動,我順便問到在這裡——山旮旯、位置偏遠的村鎮——是怎樣過聖誕的。Upi更高興了:「那不得了,當然是極好的馴鹿菜餚和桑拿!」原來,在芬蘭拉普蘭地區,過聖誕由平安夜前幾天已經開始。人們先安頓好在野外放牧的馴鹿,接下來便預備連續幾天、一年下來難得一家人聚首的時間——預備聚餐的食材、準備禮物和劈好堆放好桑拿用的木柴。這一帶的人都喜歡吃馴鹿肉,通常都是烤鹿肉配水煮小馬鈴薯,加上自己在森林裡採摘的野莓做醬汁,就是大家最喜愛的聖誕大餐。 

平安夜,就是拉普蘭的家庭聚會日,由中午開始歡宴暢飲,到下午四、五時(可要記得,在薩拉一帶的平安夜和聖誕日,日照時間只有約兩小時,太陽在十一時後才在地平線上昇起,在天邊緩緩滑過一小弧度,一時後又下山了),酣暢淋漓之際,聖誕老人便會挨家挨戶來打招呼,祝大家聖誕快樂。聖誕老人是由村鎮裡,大家都喜愛又尊重的男性扮裝的,當然,小朋友未必能將他認出來。聖誕老人不一定會拉鹿車,也不一定會派禮物,但總會和每一家人說說笑笑,渡過愉快的十數分鐘。聖誕老人要在幾個小時內探訪小鎮內所有家庭,因為之後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桑拿浴! 

桑拿是芬蘭的生活文化icon。桑拿又稱芬蘭浴,但它絕不只是一間蒸氣房那麼簡單。「桑拿」是芬蘭語,一個詞的詞義便包含了這種芬蘭的傳統洗浴方式、浴室和芬蘭浴背後的文化。最早在木屋內進行的芬蘭浴相信在公元五世紀時已出現,男女老幼一同坐在浴室內靜靜地放鬆身心。從古到今,芬蘭浴除了是重要的家庭和社交活動、讓身心靈健康的聖殿,以前許多芬蘭人也是在桑拿浴室出生,因為那裡溫暖而衛生的環境很適合孕婦分娩。在今天,很多人仍然在芬蘭的鄉郊地區(尤其是湖畔),買一所簡樸的小木屋作周末的渡假屋,順便在旁邊搭建一座全木的桑拿小屋,方便泡完桑拿便可跳進冰冷的湖水降溫,又繼續桑拿。

聖誕老人離開後,一家人會走到屋後的桑拿小屋,齊齊焗桑拿,靜靜地享受熱騰騰的蒸氣和柴木的燻香,身體暖和得相當的時候,馬上跳進冰湖裡泡一泡,又爬回桑拿小屋繼續蒸氣浴。享受完桑拿,大家又跑回屋內聊天、吃點心、喝咖啡和送禮物。Upi繼續解釋說:「過聖誕的重頭節目,就是吃吃喝喝和桑拿!聖誕老人探訪是小朋友期待的環節,但大家最喜歡的,仍是分享食物和桑拿。我們的聖誕老人,天寒地凍挨家挨戶去探訪以後,最想要的當然是熱騰騰的食物和舒舒服服的桑拿!」 

SantaClaus_3aSantaClaus_3b 

這棟桑拿小屋已有過百年歷史﹔傳統上桑拿是建在湖畔或河邊,方便在桑拿的過程中過冷河

SantaClaus_3c

安頓好在野外放牧的馴鹿,便可以放聖誕假了

SantaClaus_3d

燴鹿肉、水煮小馬鈴薯,加上野莓醬汁和醃瓜便是又美味又飽肚的一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