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的非工作假期

文:Kathy Ng

來到拉普蘭工作已有四個月,在這裡不時會遇上來自香港及東南亞的遊客。每逢有亞洲面孔的客人到來,他們通常第一句就問道「你會說中文嗎?」或者「你是中國人嗎?」。有時候我會感到很為難,然後回答道「我會說一點點。」或是「我是香港人。」香港人這身份從少到大都跟著我,沒有因為任何因素而改變,在此我避談政治,這一點相信大家都明白。無論如何,在遠方遇見「自己人」總會給你一點親切感,當然亦有例外。以我的經驗所得,通常在這遇見的香港人有兩類,一是很親切,覺得來到北歐旅行都遇到香港人,能操廣東話讓他們不用擔憂溝通問題。他們會很熱情地跟你對話,有時候還擔心你在這兒住不慣食不慣,臨走前留下一大袋香港小吃給你,由杯麵到各式各樣的零食,的確令人回味。第二類是一些一知道你是香港人或會說中文,心悝便立刻發起念頭想佔便宜的,要求多不勝數,經常掛著「自己人」的稱謂便要求超級待遇。不過,小編通常遇到的都屬於第一類,算是非常有幸,也表現出大部份香港人都是很有品的旅客。

cq.people.com.cn

到外國打工的人相信大有人在,我第一次到外地工作其實算不上什麼。相信很多人假如到法國巴黎旅行遇上在那兒工作的香港人,他們並不會感到太驚訝,但來到北極圈內的森林深處旅遊還遇上香港人在這工作,大部份人都會感到一點驚訝。我經常被問道:「你來這裡工作假期嗎?」,甚至乎問「你是學生嗎?」。這又是另一條令我很懢价的問題,大學畢業都已經有一個十年,人生還有多少個十年去工作假期?再者,香港與芬蘭其實並沒有簽定工作假期的合作計劃。不過,他們對我為何跑來這裡工作都很感興趣,而很多聽完我的故事後都會祝褔我。香港人情,在拉普蘭也感受得到。
很多人很嚮往我能到北歐打工,而且還希望知道有什麼辦法申請。但說實話,在北歐工作並非大家想像中那麼美好。其實無論在哪兒,工作始終是工作,一定有某程度的困難和挑戰。在香港,工作壓力大,時間長,OT沒有補償,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而北歐勞工法例某程度上比香港更能保障員工福利,這兒工作壓力亦相對地低,超時工作一定有補償,的而且確很吸引。但換個角度看,以一個外國人身份到別的國家打工,總會遇上一點不公平對待。假如你是一個很有上進心想步步高陞的人,在外國千萬別這麼想,因為某程度上每個國家,每間企業總是會先保障自己的國民,這亦是可理解的。雖說北歐國家有多自由和平等,但某些企業還是會借你是外勞的關係而佔你便宜,有些可能給予較低工資,有些或許會只讓你做低下層的工作,你要是事業心重的話,還是留在香港發展有更好機會。當然,我並非想打擊各位的士氣,只是想從第一身感受與大家分享我的體會。
至於我,我選擇了要生活而不要事業,但並不代表我放棄了前途和夢想,只是我覺得懂得享受人生比起錢途更重要。來到異地,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背後的原因就是你的支柱。每當你遇到困難,失落的時候,回想起當初出走時的那股熱血,心裡那團火又再次燃點起來叫你要堅持。我亦經常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忘記當初為何選擇這條路,既然選擇了便要走下去,背後的路走過了,就不要走回頭,路一直延申至無頭無盡,前面必定有更好的出路。
 
未命名
圖片來源: runwalker.com; cq.china.com.cn

一切從拉普蘭開始

文: Kathy Ng

日出,象徵著重生。太陽從東邊昇起,為漆黑的天際帶來光明。太陽從拉普蘭的地平線再次昇起,為這遍冰封的雪地帶來初春,就像新生命的誕生。

拉普蘭的冬天大概有一個月時間完全沒有陽光,大約由十二月初開始,在北極圈內大部份地方都再看不見太陽從地平線上昇起。這段期間日照時間雖然是零,但天空卻不是完全漆黑一片。月亮和星星的光芒與雪白的地面相映成趣,讓天空呈現出一片深藍色,稱之為polar night。Polar night 最長可持續2-3個月,根據不同的地理位置而定。以我現居的小村落Saariselkä為例,它就大概持續了一個月。從一月初起,太陽再次昇起,在地平線上再次灑下金黃色的光芒。看見太陽昇起的一刻,我的嘴角不禁彎了起來,足足一個月沒有看見太陽,誰不會以一張笑臉來迎接煇煌的日出?隨著太陽再次昇起,拉普蘭的每一天日照都比前一天長,直至六月中,太陽24小時高高掛在天空,那時再看不見太陽下山,正正是polar night的相反,也即是踏入midnight Sun的日子。

拉普蘭的四季各具特色,與香港的四季相比,這兒的變化更鮮明。二月的來臨,太陽的熱力開始把雪慢慢溶掉,樹木漸漸回復綠色新輝,地面的雪也變得薄了。雀鳥離巢,再次在空中飛翔,偶然會聽見雀鳥歌唱。被冰雪覆蓋了整個冬天的河流也慢慢發出流水聲。雪地上你看見更多不同形狀的足印,是什麼動物從沈睡中甦醒過來?

日出帶來的光煇也讓你自然地從睡夢中醒來,不再睡到中午時分。現在從10時起便看見太陽,直至大概下午4時太陽才下山。日出,象徵重生;日落,代表一天的結束,也代表新一天即將來臨。無論是日出或日落,對我來說都帶著正面的含義,送給我正能量。看著日落,我反思一天的過去,回憶喜悅,忘記不快。日落把天空都塗上五顏六色,紅橙黃綠青藍紫,就像雨後彩虹,還有天邊的白雲,最美的一刻呈現在太陽下山的最後一秒,然後,天空就變成深藍色,再續漸變成黑色。當你以為漆黑的天際是昏暗的時候,別忘記抬頭望天,因為在天空清朗的日子,你會發現驚喜。驚喜一,滿天星星,讓你不禁哼起「繁星流動,和你同路」。驚喜二,北極光在你頭上起舞,弱的時候呈黃色,強的時候有黃有綠有紅有紫,就像彩虹從一端彎彎走到另一端,而你就正正站在那道極光橋的橋底,此時此刻,你的腦海裡可能不是「繁星流動」而變成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看到極光,是驚喜,是幸福。還有一星期便是農曆新年,在此預祝各位親人朋友幸福快樂,新春愉快!看到極光,感覺就像有你們陪伴著,在零度的初春感覺特別温暖。

 

雪地的噪音

文: Kathy Ng

My little girl always walks beside me
 來到芬蘭拉普蘭快兩個月了,對於新環境的適應還難不到我。至於寒冷的天氣,只要穿夠衣服,其實也不算太難受,我反而覺得這兒的冬天比香港的冬天更舒服。何以這樣說?皆因這兒室內都設有暖氣,只是出到戶外才感寒冷,但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下,你絕對不會隨意走上街頭超過一小時,所以很多時候都不覺得特別冷,反而在室內都很温暖。相比起香港的冬天,大部份住屋都沒有暖氣裝置,長時間待在家中其實比起走在街頭或走進商場更冷,所以香港的10度感覺比拉普蘭的零下10度更不好受。
雖說沒有人會故意在零下十幾度的寒冷天氣下在街上徘徊,但我這個傻人就做了這種傻事。早幾天適逄休息日,剛好屋內冰箱的食物大致上已被消㵴得一乾二浄,於是便即興決定去超市一趟補給。由於這兒的車資十分昂貴,單單一程40公里路約1小時車程的巴士也要花上9.3歐元,約港幣90元。在這兒打工,生活所需都靠自己,每一分一毫也變得特別重要,加上生活指數高,花錢就變得更為慬慎。為了省點零錢,我有幸坐「霸王車」,是我工作的酒店到機場的接送巴士,或許稱之為「順風車」更合適。不過去機場的路始終不同,所以我必須在中途下車然後轉車再到市中心。但是在零下十幾度下一個人站在巴士站等車也不是妙事,於是我決定從下車點走路前往市中心。路程約7公里,走路大概需時1小時30分。但我還是選擇走,一來省錢,二來當做運動暖暖身體,總好過站在巴士站等。
一路走著,在這寧靜的雪地上,偶然會聽見從森林深處發出的狗吠聲,偶然也會聽見車輛的引擊聲,但大部份時間卻只聽見自己的腳步聲。「卡擦卡擦」,這就是在雪地上走路的聲音。雖然我不是第一次在雪地上走路,但我卻是第一次注意到這聲音。頓然,我發覺周邊很寧靜,而我卻是唯一一位正在製造這種噪音的人。在香港卻往往因為身邊太多噪音,你可能從來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腳步聲,或許也從來不會認為腳步聲是可以那麼嘈吵。一直走著,有一刻我停了下來,沒有卡擦聲的那一刻,就是讓你最能感受什麼叫寧靜的一舜間。
路沒有盡頭,走了1小時30分,我終於見到商店和餐廳,是市中心的模樣。心裡突然湧出一份喜悅,是對自己的誇奬,I made it! 雖然到最後手指有點凍彊了好像失去知覺,但步入超市後暖氣慢慢把我的體温提昇,手指慢慢恢復知覺,然後開始開心購物。
回程就不用說了,當我的背包裝滿東西,手上還有兩袋食糧時,是絕對無法走路回去,這時候也得花錢坐巴士回家。計上來,我今趟出門只花了9.3歐元在交通上也算值得。生活在緲無人煙的拉普蘭就是這樣,沒有私家車,出入就只得靠別人開車或乘搭公車,但車費絕不便宜,而且每次「入貨」也得入一大堆。這兒不是隨便落街就有便利店或超市,更不用說有快餐店或小販賣魚蛋燒賣。生活上雖然是有點不方便,但能夠在不同的環境活得自如也是人生的一個挑戰。
三星期前的某一天,是我來到拉普蘭生活的第30天,我終於看見北極光了!下一篇文章我將會與大家分享我的極光奇緣。

狐狸尾巴之傳說

文: Kathy Ng

 

來芬蘭拉普蘭打工前,我跟自己說過,不見過北極光不回港。12月6日是我來到拉普蘭生活的滿月,也是芬蘭獨立日,在這喜慶的日子,北極狐好像也想走出來湊熱鬧,那天,我人生第一次遇見北極光。

今天適逢平安夜,狐狸好像又要出來慶祝一番,牠在森林跑呀跑,用尾巴掀起了一大堆雪上天空,此時此刻,綠綠紅紅的光在天空中起舞,這就是人頪所稱之北極光。北極光的傳說有幾個版本,但個人比較喜歡狐狸尾巴這個版本,所以在此套用了。 

剛來到拉普蘭時,經常很渴望能見到北極光,但慢慢發現,你越想見到它,它卻偏偏不讓你見到。有人說要看極光是一定要追的,也有人說你不追它時就會看得見,我比較贊成後者。感覺就好像愛情,越急不及待想得到愛情,愛情卻沒有來,反而抱著隨緣的心態時,愛情自然來敲你的門。

看見極光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人生的一個小確幸。2009年的芬蘭之旅無緣遇到北極光,今天來到2014年的尾聲,極光終於來找我了。緣份要來時,真是擋也擋不住。今年聖誕節聖誕老人送給我最好的禮物,北極光在我頭上偏偏起舞,極光的強度不單止讓我看見綠光而且還有很難得的紅光。相機影不到完美的照片,但最完美的一刻已經收入眼底。此時此刻,我掛念在香港的家人和朋友,希望用我所拍攝到的照片與你們分享我的喜悅和祝福。寫在2014年的平安夜,我的人生 check list 上又加多個剔號了,謝謝聖誕老人。 

http://scandiwestie.blogspot.fi/2014/12/blog-post_25.html

拉普蘭的打工仔

文: Kathy Ng 

 

過去大半年沒有一份正職,靠著教長笛維生,在享受自由自在的工作時同時擔憂著不穩定的生計。2014年11月5日,終於到了出發的日子。經過13小時的飛航,我由攝氏25度的香港飛到零下15度的芬蘭拉普蘭正式投入新的工作。讀酒店管理出身的我,在職場上兜兜轉轉,最終還是回到酒店去。雖然來到新的工作環境,卻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熟悉,其一是因為我曾經到訪過這間酒店,大堂和客房的裝橫和設計依然留在我的腦海裡。其二是酒店的運作本來就不相伯仲,當我一踏入酒店大堂,很自然地把自己的身份掛上hotelier的稱謂,站在reception的櫃枱前,就好像汽車入了自動波一樣很自然地款待客人,不拘謹,不虛假。當然,一些工作上的細節還需要時間去摸索,但一旦了解這兒的運作,工作大致上都是「手板眼見工夫」。

來芬蘭前,很多朋友都很羡慕我有這份工。當然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但我一直跟自己說,工作始㚵是工作,無論你去到哪兒,每份工作都一定有令你喜歡和討厭的地方。北歐國家當然比人感覺工作環境和福利都比香港好。但個人認為,一個人是否能敬業樂業,取決於當時人的心態。在這兒,我依然會遇到跟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問題,無論是制度抑或人事,總有一些事情令你浮燥。但是,這些令人討厭的制度和人事都不是我一個人獨自承受,因為我有一班很好的同事。上班時大家一起分擔工作,下班後大家又會聚首一趟談天說地,加上我們都來自五湖四海,有很多文化交流,感覺就像回到exchange student的年代。

昨天的夕陽帶給我今天的工作。2014年11月12下午2時多,我站在北緯68度東經27度的Kaunispää看著太陽慢慢下山。金黃色的夕陽影照著白色的雪山向我們告別昨天。今天我正式成為拉普蘭的打工仔,經過一星期的training,我的名字被加在更表上。從今天起,我又回復hotelier的身份了。

文章來源: http://scandiwestie.blogspot.hk/2014/11/blog-post.html?spref=fb

出走無限期

文: Kathy Ng

每一個人,都在等一個機遇。

2009年的一次尋找極光之旅沒有給我看到北極光,卻帶給我一個機遇。在芬蘭Lapland一個叫Saariselka的地方,我遇到了他。他為我帶來了一個工作機會。他是酒店的主人家Jussi,悉知我從事酒店出身,又精通多國語言,他竟然主動邀請我到他的酒店打工。那一次,我雖然答應了,連工作合約都簽了,工作簽証也批了,然而到最後一刻我卻把工作推掉了,原因是放不下做子女的責任。

2014年夏天,在人生遇上低潮的日子,我不斷反思。那一刻,我鼓起勇氣,發了一封電郵致Jussi。相隔4年多,他沒有把我忘記,還再一次給予我工作機會。曾經錯失了的機遇又再重來,失而復得的感覺,相信我不用多加解釋。就這樣來來回回幾趟email後,我再一次重覆4年前的程序,工作合約,工作簽証等。唯一不同的是,芬蘭註港領事館由灣仔搬遷到至中環了,以及簽証費用由2,800港元加至5,725元。簽証費升了一倍,大概是因為芬蘭把傳統的 residence permit sticker 改為 biometric residence permit card,即好像香港身份証的一張咭,不再是一張紙貼在passport上。工作簽証申請需時2-3個月。在等候期,我沒有什麼可以做,唯有等。

CAM00963_mh1409549437290

等待,是一種痛苦的經歷,需要無限的耐性。但如果在等待上加一點期望,那等待即變成期待。就好像在一杯espresso上加一點糖,令咖啡苦中帶甘,讓你品嚐苦中一點甜的滋味。

有人或許會覺得我很傻,30出頭的我連working holiday都沒有資格申請,還學人家出走。為何不乖乖做好那份工,步步高陞,有manager不做,跑到老遠的雪地去做一個receptionist,返回剛畢業的那個水平,那過往8年工作得那麽努力為的是什麽?我卻認為,出走無限期。工作除了為了賺錢,最重要的還是要快樂。難道每一位30出頭的女人都應該已經嫁了或即將結婚,有孩子了或準備生小朋友,或是在職場上掛著不是director就是manager的title?工作的title我有過了,亦很滿足。至於家庭,我都希望做一位賢妻良母,只可惜丘比特之箭還沒有射中我和他的心。然而,這也是另一個機遇。每一個人,都在等一個機遇。

每一個機遇都來得不易,無論它帶給你的是一杯合你回味的咖啡,抑或是一杯依然很苦澀的咖啡,它都是一件好事,因為至少它把你帶出你的comfort zone,去嘗試新事物,面對新挑戰,然後再帶來下一個機遇。雖然這一次工作上的轉變是 one step backward,但對於我的人生卻絕對是 one big step forward。

過去的每一次出走都是有限期的。美國走了一年,日本走了一年,德國走了五個月。這一次出走芬蘭,我卻沒有寫下期限。出走無限期,無限期出走。要回來的自然要回來,但是何時我不知道,一切順其自然。

距離出發還有1,200個小時。颱風海歐來之匆匆,去之匆匆。曾經有一位中學老師用海鷗來形容我,因為他覺得我喜歡到處遊歷,就像海鷗一樣自由自在地飛翔,偶然又返回岸邊。即將我便要飛行約五千公里,這次飛航將會展開我人生新的一頁。

博客介紹 – Kathy Ng

我的第一個blog “THE TRAVELLER’S ROOM 尋找我的塵世美” 記錄了我遊歷世界各地的點滴。2014年在機緣巧合之下我有幸再一次到芬蘭,今次不是以traveller身份,而是以工作為主走到北極圈去。因此創辦個人第二個blog,藉此與大家分享我在Lapland的生活點滴。我將會以不同角度去探索這兒的人和事,希望讀者能透過文字體會北歐這遍浄土。

http://scandiwestie.blogspot.hk/2014/09/blog-post.html

unna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