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Sound.Life (二)

文: 黛比

Gottsundabor 一書內分享了從伊朗來的Said一家的故事。他在故鄉是一名牙醫。到埗瑞典後先學瑞典文,後來再進修成為Gottsunda內一所綜合診所的牙醫。他的病人有一半是移民,部份是說波斯語的。所以,診所也正好需要他這位由伊朗來的牙醫。他可以說是移民當中比較幸運的例子。我有一個鄰居,她父母是孟加拉難民,她在瑞典出世,母語是瑞典文。但是,她大學畢業後遲遲找不到工作,她同是來自移民家庭的朋友紛紛更改姓氏,希望有一個瑞典本土的姓氏能幫助他們找工作。可是,她不想因為找工作而更改姓氏。而她也歸究於本身移民家庭的身份為失業的原因,因此她說她並不認為瑞典是個公平的國家。

單靠一兩個個別例子很難了解實際的情況。而當地的政府及學者早已開始研究此問題,並希望尋求方案舒緩就業市場的歧視問題。2004到2006年間,哥德堡的市政府在市內大約二十個區內抽出兩個區的市政府辦公室推行「不記名招聘程序(Anonymous Job Application Procedure)」。在這幾年間,這兩個辦公室負責招聘的員工挑選求職者來面試時,並不能看到求職者跟其工作能力無關的個人資料,例如性別、姓氏及出生國家等等。比較這兩個區和其他區的辦公室招聘人手的情況顯示,女性和移民在這兩個區能進入面試階段的機會比其他地區高,結果支持歧視的存在。

1

從伊朗來的Said一家

第一代難民的文化沖擊、第二代難民的身份認同問題、本土瑞典人一方面願意對難民伸出援手的心意及另一方面對跟難民有關的社會問題反感之間的矛盾–這些現象的確存在。二Ο一三年,瑞典是歐盟中接收最多難民的國家。二Ο一三年九月,她也是第一個歐盟國家給予敍利亞難民永久居留權。因此,相信關於難民的社會討論在瑞典只會愈來愈激烈。但是,看到異國小孩們在樹林中玩耍和笑的照片,總比在新聞看到他們在戰火洗禮的國度哭泣的片段好吧。社會問題必定有討論和改善的空間,但是戰爭卻只有不幸。

2

Gottsunda區的孩子們

資料及照片來源:

̇ Gottsundabor,Uppsala: Uppsala Publishing House, 2008.

̇ http://www.newgeography.com/content/003811-a-million-new-housing-units-the-limits-
good-intentions

̇ http://www.ifau.se/Upload/pdf/se/2007/wp07-31.pdf

̇ http://www.thelocal.se/20140619/sweden-takes-19-percent-of-eus-asylum-seekers

Good˙Sound˙Life (一)

文: 黛比

六十年代中旬,瑞典國會因應房屋短缺問題,通過了「百萬計劃(Miljonprogrammet)」,目標是在十年內在市郊興建一百萬個房屋單位提供給中產家庭。按照原定計劃,政府希望建立設施完善及自給自足的新社區,並發展新的鐵路線連接新社區及原有市中心。可惜,事與願違。到七十年代,瑞典的經濟增長減慢,引致房屋需求減少。同時,倒模式興建的多層式公寓並不受瑞典人歡迎,導致新社區大量空置。順理成章,這些新社區漸漸變成新移民的聚居地。跟據二Ο一二年的統計數字,某幾個新社區的新移民佔總居民的比例高達九成。 

這些新社區分佈在各大城市。例如,斯德哥爾摩市的Husby和Tensta、烏普薩拉市的Gottsunda和Eriksberg 、馬爾默市的Rosengård,以及哥德堡市的Angered等等。這些社區的新移民大部份是經濟能力較低的難民,而因為有難民背景的青少年往往有較高的失業率,再加上文化的差異造成的爭執,這些地區的治安亦通常較差。在Gottsunda,青少年焚燒汽車泄憤的事件更是屢見不鮮。諷刺的是“Gott˙Sunda”可翻譯成“Good˙Sound”。一個名為「美好完善」的社區現在竟然讓人卻步。 

2 

Gottsundabor一書訪問了大概三十多戶住在Gottsunda區的住戶,分享了他們的故事 

數年前在烏普薩拉留學,遇上了「房荒」。當時的國際碩士生必須自行安排住屋。誤打誤撞之下租到Gottsunda 的一所公寓。公寓面積大概四百平方呎,有一房一廳、洗手間連浴室、開放式廚房及露台。租金不到三千港幣。公寓附近有每十五分鐘一班的巴士來回市中心,車程約二十分鐘。雖然入住之前已經聽聞此區的治安比較差,但最終還是在這公寓住了兩年。Gottsunda有一個大型商場,裏面有三家超級市場、健身室連游泳池及桑拿、公立圖書館、餐廳及連鎖服裝店等等。生活所需一應俱全。重點是我的公寓有室內通道連接這個商場,所以在零下十五度的下雪天都可隨時穿件薄外套去做運動或買菜。的確十分方便。 

鄰居大多數是老人家與及中東裔的家庭,商場內也有幾間由中東家庭開的特賣店,有點像香港的日本城,售賣從中國入口的小商品。對的,好有趣地裏面的東西並非從中東進口的。路人好多時都用波斯語或中東周邊的語言交談,讓人儼如置身在一個「小中東」。此外,這一區特別多警察巡邏。每天傍晚連接商場及周邊公寓的室內通道都會關閉,防止小混混在通道及其他仍然開放的室內地方聚集。其實,住在Gottsunda內並不覺得特別危險。這可能是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覺得住在這區要特別提高警覺,亦盡量減少單獨晚歸的機會,所以從沒有遇上驚險的事。而且,我遇到幾個中東人都對華人特別有善。班上有個巴基斯坦同學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中國人都是他的好朋友」。所以,我對這個移民區的印象並不差。 

1

從我在Gottsunda舊居的陽台望出去的風景:「百萬計劃」典型的多層式公寓

資料及照片來源:

˙        Gottsundabor,Uppsala: Uppsala Publishing House, 2008.

˙        http://www.newgeography.com/content/003811-a-million-new-housing-units-the-limits-good-intentions

˙        http://www.ifau.se/Upload/pdf/se/2007/wp07-31.pdf

˙        http://www.thelocal.se/20140619/sweden-takes-19-percent-of-eus-asylum-seekers

聽情歌學語文

文: 黛比

聽一友人說她正在跟一位美國老教授工作。他定居泰國十多年,泰文已經非常地道,他曾跟我朋友說他的泰文是聽情歌聽出來的。雖然我倆都懷疑他應該是從女朋友身上學回來的。但英雄所見略同,我也覺得聽情歌學語文的確十分有效。

因為我在瑞典留學滿一年,政府安排了我和其他同學參加提供給當地移民的瑞典文課程SFI (Svenska För Invandrare)。留學生和移民是分開上課的。我們的課程比較輕鬆,一星期只有一課。功課是一個月左右在網上交一次。瑞典文的讀與寫對有英文一定運用能力的我們來說並不困難。課堂上的閱讀理解永遠是最得心應手的一環。可是,要抓著好像在五線譜上跳來跳去的音符的發音跟語調卻使我摸不著頭腦。老師總叫我們多聽電台新聞。但是,沒有興趣總聽不上腦袋、聽不了就同時是說不了。就這樣總是卡在胡同裏。我就有幾位同學在上了一個月課後說瑞典語不好聽便不再學了。

後來,不知怎麼地,愛上聽瑞典語的歌,慢慢對瑞典語有了一種「click」的感覺,覺得她的發音極美。還記得大學時也有一段時間連用普通話說句「你好嗎」都吐不出來,當時是聽了一張張敬軒的專輯便開始覺得普通話挺好聽,就願意說了。我相信學語文就是要等待這種「click」的感覺。而我的這個感覺大部份源自瑞典文的情歌。在以下分享幾首我的最愛。假如你現在在瑞典、同時在經歷學瑞典文的初期掙扎,希望你會在情歌上找到「click」的感覺。如果現在覺得她不好聽,要等一下,說不定有一天你也會覺得瑞典文老師好像總是在歌唱。

Sofijah
˙ Försök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Jkrhzv6NEQ

Håkan Hellström (前陣子一位作者介紹的,是來自哥德堡的唱作人)
˙ Nu kan du få mig så lät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5Oa1LO7_Cw

Det är så ja säger de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9GZUYZIHSM

Per Gessele (感覺他好像瑞典版的譚詠麟,他的樂隊也好像溫拿)
˙ När Alla Vännerna Gått He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wVwxvhtOyA

En Händig M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dDK3hmXQew

Melissa Horn/Lars Winnerbäck
˙ Som jag hade dig föru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iW5KrCT7aw
Molly Sandén
˙ Halleluj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5YhqKCxgM
Linn
˙ En sång från hjärta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0x2eBgqxJc

文章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OneTwoThingOfTheNorth

圖片來源: moviesnmusic.org

露天溜冰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 黛比

Live Norish 於去年12月向讀者拋出兩題 – 到底北歐令你有什麼啟發? 北歐給你什麼感覺?

結果我們收到有心人士給答案。他們的答案將會陸續在這裡刊出。

拋磚引玉,只為希望你們對北歐更有興趣。很多人說,去北歐好難,遠,貴,冷,什麼都不好。Live Norish 只想你知道,這個世界之大,不能道聽途說,要自己去走走!接下來的月份,我們也希望為你們介紹如何平遊北歐,只有去遠一點,你們的世界才會更大更闊。

第一篇短文是來自黛比的。她,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博客。

文: 黛比

在香港溜冰總覺得危險。原因是室內溜冰場太擠迫,一不小心倒下,想用手撐地下站起來,就心怕旁邊有人踏着冰刀鞋飛快輾過來。早些年去到瑞典的Uppsala留學才真正感受到溜冰是何等的賞心樂事!

在冬天下雪後,市中心的湖呀、市郊的湖呀、又或是學校的足球場都結了一層厚厚的冰,變身成免費溜冰場。它們都是全天開放的。到二手店挑一對五十塊港幣的溜冰鞋便行。

可能是太冷需要穿上大衣,又可能是北歐實在人比較少的緣故,在那裹溜冰總不怕亂衝亂撞。倒下來也有大衣保護,不怕受傷。想必對旅客來說,北歐的其中一個印象是物價高企。但留下來生活一段時間後,我覺得好多在香港要花費才能享受到的,在瑞典大家都可以自由享用。那跟北歐樸實無華的形象好配合。因為它的優點是要慢慢才會被發掘出來的。

 

1

Uppsala市中心的湖Svandammen

2

連接Uppsala及Stockholm的Lake Mälaren

3

遊人自備溜冰鞋在Lake Mälaren湖邊準備

4

在大學旁的足球場也二十四小時開放溜冰

瑞典人的幽默

文: 黛比
 
有一次去土耳奇旅行時跟當地人聊天,一個大叔聽到我在瑞典留學,他皺着眉頭說北邊的人很沒趣。不可否認土耳奇人天生愛開玩笑。看看他們路邊賣雪糕的大哥們總要戲弄客人便略知一二。拿誰跟他們比都有點不公平。上週趁香港歐洲電影節的熱鬧看了一部瑞典喜劇,《Cockpit》,中文譯名是《衝上雲嬌》。發現瑞典人也可以很「無厘頭」。主角Valle是一名「雙失機師」,被公司裁員後,老婆走佬,無錢支付房屋貸款。眼看當時只有女機師的空缺,便硬着頭皮喬裝申請。料不到成為「女機師」之餘還找到至愛。這部喜劇的主題是性別自由。Valle 身邊的人,包括他的媽媽、妹妹、妹妹的室友、新舊愛人等等,都有着異於我們亞洲較保守的性取向或愛情觀。很可惜因為瑞典文對白加英文字幕,不能夠全部明白所有笑點。但是聽到前座的瑞典婆婆全場笑唔停,就知道這部戲有多搞笑了。

cockpit

照片來源: http://www.dn.se/kultur-noje/filmrecensioner/cockpit/

一路看戲一路回想起一個已經遺忘了的玩笑。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我在Uppsala,早上起床隨便看了一下大學的主頁,被一個新聞嚇呆了-Uppsala University 將與Lund University 合併,而且新的校徽都設計好了。我馬上喊室友來仔細看清楚,我們第一反應是:六月要交的畢業論文還要寫嗎?

uppsala
 Uppsala University

lund

Lund University

new

Upplunda/Lundsala

該新聞的內容大致是:

Uppsala University 將於十二月五日與Lund University 合併。此合併有助兩校大大提升國際地位。因為Uppsala University 一向在學校排名的「名譽」一項得到很高分數,而Lund Unversity 則在「論文被引用次數」方面比較優勝,兩校合併後將互補不足,成為世界二十大名校與及英美以外最好的大學。

尚在討論的是新大學的命名。Uppsala University 提議新大學名為Upplunda University,而Lund University 卻希望新名為Lundsala University。新名及校徽將會經過進一步審閱。另外,為配合合併,鐵路公司SJ將研究開建一條連接Uppsala及Lund的新鐵路。其他合併細節將於本春季及夏季落實。

此倉促的決定源自一份上年十二月在Uppsala University 的圖書館倉庫發現的文件。這份文件是於一六六七年由當年兩校的校長簽定的合併建議,經由律師驗證,現在仍然有法律約束力。此外,研究員April Jackson檢驗文件上簽名的毛髮DNA,證明為Lund University 當時的校長所有,更進一步證明文件的真確性。

我很佩服他們開玩笑的認真程度。當時這段消息是同時在兩所大學的主頁上上載的。到現在,在Uppsala University 的news archive 上仍然可以找到。

大學新聞原文: Uppsala går samman med Lund (注意: 新聞第一段是後來加上的。) (http://www.uu.se/nyheter/nyhet-visning/?id=1764&area=16&typ=artikel&na&lang=sv)

前陣子瑞典在阿富汗服役的阿兵哥們在軍營內重拍了一段Grease Lightning MV,在網上大受歡迎。一般來說,政府發言人會說:目前政府已經進行調查,了解是否有人玩忽職守。但是,軍隊的發言人卻說:這是他們在空餘時間製作的專業作品,此事並不會影響我們對他們的信任。在我看來,此發言人的幽默感並不亞於阿兵哥們。

資料來源: http://www.thelocal.se/20140127/swedish-marines-go-viral-in-greased-lightning-clip

https://www.facebook.com/OneTwoThingOfTheNo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