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規劃 — 兒童,青少年也有一份兒

文: 黃當當

年半前,我和一班同學第一次認真接觸「兒童參與設計項目」(children participation) 這目學科,初時我們大部份都有幾十個問號。「怎樣和小朋友談設計,談公共環境?」「公共還境設計這麼廣,小朋友真的明白我們在做什麼嗎?」他們是否只是亂嗡一通,一時說要隻企鵝一時說要隻雞,又或者要個小莊園種菜?」

不要小看兒童的能力,成人每天上班工作看報喝咖啡,小朋友同樣在生活,他們也是城市社區空間的使用者,每天上學玩耍,同樣擁有空間使用經驗。加上北歐日常生活都鼓勵兒童要表達意見,他們如成人一樣可以給你各類宏觀到微觀的意見,例如那兒行車太多令他們覺得不安全,那裡燈光不夠,為何他們對市中心沒有歸屬感,那裡需要增加康樂設施,那兒的座椅破舊不堪。

那當然需要明確的咨詢目的,配合有趣兒童溝通的方法及解讀的投巧。如果你單單問他們平時在那裡玩耍?或這個好玩嗎,這類是與否的問題,他們難以掌握話題,亦難生興趣去討論。在北歐的城市規劃兒童咨詢,大多包括4至5次的工作坊,主要包括項目主題介紹,討論,社區考察,繪畫意念,立體模型創作及總括意見。重點在於通過創意活動帶出關於生活空間的話題,在創作時深入討論,模型及草圖等都是好玩和讓小朋友融入社會話題的討論工具。對小朋友而言,工作坊或咨詢不單是遊玩或學習,也是一種社會身份的認同。

因為規劃項目到實行需時很長(特別對兒童來說),為了令參與者感受到自己的意見是的確被聆聽,咨詢的結果除了會落到建築師手上之外,市政府也會盡量安排展覽或編成書刊出版,有時也會邀請建築師或政客聆聽他們發表己見。當建築師樓接到政府的項目,項目簡要多列明設計需要參考及呼應兒童提供的意見。

學界曾經批評這種咨詢只不過是用兒童做政治裝飾,不過以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為基礎,經過不同兒童權益研究人員多年發展及嘗試,咨詢方法偏重於如何聆聽小朋友的聲音及實踐。讓兒童青少年參與城市規劃已成為北歐多個市政府的基本要務之一,也被視為一種政府與兒童對話的渠道,例如哥德堡的kultur i väst,一方面為建築師樓提供兒童咨詢工作坊,另一方面定期舉行研討會及展覽等活動,向相關行業人士介紹如何讓小朋友參與設計及規劃的方法。

城市不只是成人工作生活的地方,也是兒童生活成長的地方,兒童的家。從生活尊重兒童意見仍是北歐兒童文化的基本。

1

Kultur i Väst 出版有關兒童參與設計的項目,如醫院,社區及方法指引。3  2

圖:Dawn

早前在哥德堡城市博物官展出‘Hemma på vår gata’由建築師樓與中小學生一起創作的城市概念,參考www.hemmapavargata.se 

圖:Dawn

 

博客介紹 – 黃當當 lila北記

Lila 北記

雖然每天FIKA兩次,不認為北歐是天堂,只是比較人道又比較冷。

剛用兩年在瑞典讀過兒童文化設計,主力研究如何在設計中溶入兒童的角度,而非單純以成人自身演譯兒童文化。

喜愛關於玩耍的符號,相信兒童文化與遊玩是我了解設計及世界的一度門。

望能走遍南北東西,尋找不同玩耍的意義。

借此閒談北歐兒童文化。

da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