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高大的聖誕樹「The Kinnevik Tree」

文: 阿毛伯伯 & Stockholm 365

聖誕節和新年都過去了,現在才分享聖誕佈置實在遲了些。本來也想早點分享,不過早前的長假期實在令人想休息休息,今天跟大家一起復工啦!哈哈哈!

北歐這個冰雪奇緣一樣的世界是不少遊客渡聖誕的首選地方。芬蘭住了聖誕老人、丹麥有著最好逛的聖誕市集,而瑞典就擁有「全球最高大的聖誕樹」。

1.jpg

自 1996 年這名叫「The Kinnevik Tree」的聖誕樹,每年 12 月準時出現在斯德哥爾摩的心臟-老城區(Gamla Stan)。約 40 米高的樹身,再加上樹頂高 4 米的星星,令它多年來被稱為「全球最高大的聖誕樹」。要成為全球最高大聖誕樹的條件並不簡單,樹幹來自瑞典東部烏普蘭(Uppland)地區出產千挑萬選的雲杉,外形筆直不用說,在特定的氣候環境中生長,樹齡最少 100 歲,高度 40 米以上。再從不少於 200 棵松樹細選出松枝,把它們組裝到雲杉主幹上,增加其分量和英氣。中選的雲杉會連根由東部迢長路遠運到斯德哥爾摩進行移植。向來注重自然保育的瑞典人,在過節後更會把雲杉送回原產地重新栽種。

2.jpg3.jpg

這聖誕巨人來到斯德哥爾摩後,立於老城區的 Skeppsbrokajen,在城中各處都能眺望到它。穿上一身薑餅和糖果造型的吊飾,掛上反射陽光的閃亮銀球和代表月亮的發光球,頭頂戴上代表斯德哥爾摩的千禧之星,還在外圍繞上過千顆小星星。

4.jpg

5.jpg

6.jpg

7.jpg若幸運一點,在參觀時遇上降雪,畫面實在十足由北歐的童話世界畫出來一樣,為斯德哥爾摩的聖誕節添上一點魔幻氣氛。順帶一題,瑞典聖誕樹上的閃燈和條狀裝飾多從頂部垂直往下伸廷,有別於一般所見圍繞樹身的方式。

8.jpg

「The Kinnevik Tree」出現是瑞典 Stenbeck 富豪家族成員 Jan Stenbeck 的主意,故又稱「The Stenbeck Tree」。這位先生曾留學於美國哈佛大學,又曾居於法國巴黎,大概受到兩地奢華的聖誕裝飾影響,特別是擁有全世界最著名聖誕樹的紐約市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他認為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必需擁有比所有地方更華麗更氣派的聖誕樹。於是在 1996 年 Jan Stenbeck 所持有的公司 Kinnevik AB 連同瑞典最大的森林擁有公司 Bergvik Skog AB 一同為斯德哥爾摩送上這份聖誕禮物。

9.jpg10.jpg

自此,每年的「The Kinnevik Tree」必定力求比世界各地的聖誕樹更高、更大、更華麗。於瑞典本地它同樣深得國民歡心,在每年舉行經人民票選的全國最美麗聖誕樹比賽中,一直所向披靡,連年衛冕。後來,它更因此被拒絕參賽,不然其他參賽者實在無用武之地。

事實上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史上最高聖誕樹的紀錄是由美國西雅圖的購物中心 Northgate Shopping Centre 在 1950 年創下。這聖誕樹高 60 多米,比斯德哥爾摩的還要高 20 米。雖然如此,「The Kinnevik Tree」仍是世界現存最高大的聖誕樹,即管看看將會有誰來挑戰這聖誕巨人的紀錄吧。

瑞典清明節「Alla Helgons Dag」(下)

文: 阿毛伯伯

瑞典人過諸聖節,就是到墓園去掃墓,亦可以選擇到規模較大的公園參加。晚飯過後,我亦有去Skogskyrkogården墓園湊湊熱鬧。有人會想,哪有人去墓園掃墓湊熱鬧的?其實Skoskyrkogården既是在斯德哥爾摩的墓園,亦是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平日就有辦官方導賞團,亦開放給遊客參觀其園林設計和建築,每逄諸聖誕很多旅客專程來參觀,不難找到雙雙按著快門的手。

43

當晚很冷一直下著雪,一步出地鐵站就有站內工作人員送上貼心的免費暖手咖啡還配上幾塊餅乾,實在暖在心頭。路上的瑞典人一家帶著燭台、南瓜和盆栽。我猜他們比較喜歡較環保的可栽種方式,墓地旁亦有提供公用的種值工具,在墓園中亦少見花束 。

一入墓園己被不遠處的一片莊觀的燭光燈海吸引住目光,剛好襯上一片片雪花和地上薄薄的積雪,在我對墓園的印象添上幾分浪漫。走近些,看到的不止遍地成千燭光,還有孫兒們的可愛畫作、用蠟燭砌成的圖案拼上幾片紅葉、刻了鬼臉或名字的南瓜等。

瑞典式的萬聖節去掉了一些燈紅火綠,也沒有看到很多令人驚豔的變裝高手。伴著是在死寂的冬天來臨前的點點燭光和暖透人心的咖啡。簡單而帶著淡雅,更見溫馨,符合瑞典人給世人低調而不失格調的印象。

瑞典清明節「Alla Helgons Dag」(上)

文: 阿毛伯伯

即便有沒有宗教信仰,不少香港人都曾在十月三十一日過萬聖節。大人會招朋聚友作樂、扮鬼扮馬到蘭桂芳狂歡一番,小朋友也會參與學校安排的派對或跟朋友交換糖果。而在瑞典,基督新教路德會是最多本地人信奉的宗教,自然亦會過萬聖節。商店在九月底便擺賣不同的變裝服飾和特色糖果,當中斯德哥爾摩市中心人流最旺的Drottninggatan商店街亦高高掛上一隻巨型小鬼布偶,提醒瑞典人:「萬聖節快來啦! 」

1

既然萬聖節是基督教的重要節日一,過節的氣氛想必比香港更濃厚吧。而且瑞典人好像頗重視節慶,平日在商店定能找到一角放著林林總總的派對用品和變裝道具,更何況是萬聖節這種大節日呢。第一次在瑞典過萬聖節,我是抱著準備要看匯演的心情期待著,想看看街上會出現哪個打扮最奇特,哪個的特技化妝最嚇人。咦?奇怪,怎麼大家的裝扮跟平日無異?反而,為什麼超市和便利店就放滿了一架架的燭台和盆栽呢?

原來基督教徒相信十月最後一日是諸聖節前夕(All Hallows’ Eve),英文縮寫為「Halloween」,是夏天的終結,冬天的開始,亦即「死亡之日」。這天是各種亡靈惡鬼最接近人間的時候,所以傳統是在十一月第一天諸聖節(All Saints’ Day)為聖靈祈禱,而在第二天諸靈節(All Souls’ Day)則為過世的親人祈禱,就是類似我們的清明節。時至今日,為方便大家過節諸聖節和諸靈節已經不會分開兩天,而是訂在十月三十一日後的第一個週末同日進行,而萬聖節派對通常會在第二個週末舉行。

2

 

瑞典.尋找失落了的機會-留學篇(二)– 正向教育

文: 阿毛伯伯

我在首篇交待了我來瑞典的原因與期盼,來到這遍斯堪地那維亞土地後,現實跟我的想像會有出入嗎?

1

正式開學上第一課時已經深深感受到這裡的求學氣氛,教授與學生的互動跟香港甚為不同;這裡的學生都勇於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毫不逃避。相反可能因為成長文化的不同,香港學生鮮有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多是避之則吉!相信不少同學都有著一個經驗-當講者提問時,總是想辦法避開眼神接觸,免得被點名回答。

2

或許這個現象跟中華傳統的內斂含蓄有關,社會風氣亦有更直接的影響。而又是怎樣的社會風氣造就香港學生在課堂的沉默?其實回想一下,一般小孩根本都不是特別害羞沉默的,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小時候本來就是最自我中心的時期。餓了想吃就大吵大鬧,哪怕在半夜弄醒熟睡的父母;至於大小二便,只要小大爺要去,就隨時隨地給你下馬威!同時也在本能驅使下勇於探索周遭,亦不斷以不同形式表達自己,作為一種與周遭事物的互動。

3

相反瑞典的師長十分鼓勵小孩毫不掩飾地表現自己的長處,除了這是自我肯定的重要一環,亦只有讓他們盡情發揮,長輩方能把問題與不足之處看得透徹,從而盡情地幫助孩子改善進步。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學生除了會對老師的提問踴躍回應,長遠來說更敢於為自己定下不同的目標,並身體力行付諸實行。

4567

上述道出了中華傳統如何造就沉默的學生,以下則是社會風氣帶來的影響。羞於發問和迴避提問,其實也是害怕失敗的表現;舉手發問,豈不是讓同學都覺得自己愚笨,聽不懂老師講課?所以寧願私下詢問補習老師(相信現今大部分學生或多或少都有補習吧!),也不會當全班面前舉手發問;如果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情況則更為兇險。當你站起來準備回答的時候,一盞舞臺大射燈立即落在你身上。答對的捏一把汗,答錯了就⋯⋯

8

當然沒有人會特別喜歡失敗,但為何會害怕失敗呢?這與我們普遍接受的教育方式有關;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小時候父母長輩教導我們時,通常都以一種「負面」的角度切入,例如父母常會說「不要像他那樣讀書成績差,否則會給同學取笑的。」、「不要在商場亂跑,你信不信相給警察叔叔拉!」、「你看那個小孩在大吵大鬧,人人都不喜歡他,幸好你很乖呢,記住不要學壞了。」、「你看,街上的叔叔阿姨們都盯著你,羞家死了,你還繼續!」等等⋯⋯至於老師當眾懲罰學生時也不忘對其他學生發出警告「這樣做的下場你們現在知道了,誰想加入!」

總之從小開始長輩就不停灌輸不同的負面例子給自己,反正他們覺得不對的,就搬來「警察叔叔」、「醜死怪」等等。更差的是,縱使孩子乖乖的,他們照樣會找來一堆「人辦」來讓你不要學習。在這樣的環境下,每個小孩都害怕自己因表現不夠好、行差踏錯而成為壞榜樣-一個失敗的象徵。而最壞的影響是把取笑失敗者的風氣帶給了小孩,當中部分小孩下課回家後,會把一些課堂「趣事」分享給父母。

9

相反瑞典的教育則「正面」得多,父母長輩都會側重一些美好的事物,以引導小孩走向正確的道路。老師面對學生的問題,也主張私下跟父母一起商討,絕不會把學生當成「人辦」示眾。當然世事不會經常美好,人生一定會有做錯事跟失敗的時候,總得告訴孩子要當心,瑞典人又會怎樣做呢?

10

失敗是不可怕的,特別是孩子犯錯可謂天經地義。他們會讓小孩放心說出自己那樣做的原因,當時的想法和感受。詢問結果跟預期有否出入,做法是否最合適,若果不那樣做事情又可能會怎樣發展?再從旁提供意見,目的就是要讓孩子徹底從自身的錯誤與失敗中學習。而在過程中,孩子也會清楚眼前的師長是一心幫助自己的,不會單純以權威壓服自己,也令他們將來有什麼問題更樂於發問。

11

所以瑞典學生會從失敗中學習,不論是自身還是朋輩的錯誤。對於同學在老師提問時答錯,他們會覺得自己也有機會犯上同樣錯誤。延伸到大學,教授就經常就著學生回答錯的問題,與其他學生討論錯在哪裡,往往令學生對學問有更深的掌握。同樣地,既然錯誤不是問題,聽不懂教授講課當然也沒有大不了,就舉手提問吧,教授也許亦會反思自己的講解方法是否有改善空間。其實有時也一拼幫了有著同樣疑問的同學,大家可以趁機透過你的提問與教授的解答從中學習。

12

錯了就是錯了,有人一生都不會錯嗎?失敗沒有什麼好怕,也不用對別人的失敗一沉百踩。不知遠東的朋友們,面對自己去年的失敗,今年的你們又是如何自處呢?待續⋯⋯

13

文章同時刊登於《換日線》。

教育從遊戲開始

文: 阿伯

「勤有功,戲無益」,是傳統中華文化的金科玉律,尤其在學習的時候。即使時代變遷,進入全球一體化、世界文化劇烈融合的年代,「勤有功」還是至理名言。相反「戲無益」很難一概而論,我們不妨看看地球另一方參考一下吧。

1

瑞典-人口不到一千萬的北歐小國,在世界不同領域卻做到有口皆碑;除了全球學術界盛典「諾貝爾獎」,還有品質一流的汽車、軍工、通訊設備、能源應用、礦產提煉、醫藥、相機、音樂、電玩開發、時裝設計、環境保護等等⋯⋯當然還帶領全球家居品味。瑞典產業非常多元,從工業、設計到人文等都發展蓬勃,表現出色。他們都接受怎樣的教育?答案有可能是遊戲嗎?

2

以香港小孩為例,從三歲開始就被催趕到課室學習很多艱深知識與技能;反觀瑞典小孩在學校大部分時間都在遊戲,老師每天就帶著幾十個小孩到戶外玩耍。小孩長大一點又如何?終歸都要學習點「正經事」吧!這時候香港青少年繼續勤奮向上,背負沉重壓力;瑞典青少年雖然不能再天天只在遊戲,老師還是會跟學生玩耍一番。一位瑞典朋友在中學當教師,就經常想些小遊戲,例如利用集體角色扮演來闡述物質在固、液、氣態下的不同性質。到上大學後,教授講師們當然不會跟學生玩遊戲,那學生們在想什麼?香港學生在社會壓力下一般都會過份看重工作出路,瑞典學生則較著重個人興趣與發展。

3

從老師天天帶著小孩玩耍,到大學生著重個人興趣發展,我看到的其實就是遊戲帶來的好處。小時候,遊戲帶領孩子建立對周遭環境的認知,培養探索的態度;開始長大,遊戲為學習帶來了趣味;不是為完成作業而學習,反是為興趣而想了解。同樣地,考進大學與踏入社會,已經把自己要發展的東西視為興趣,亦使向上動力得以持久。

4

一般人都沒有留意瑞典其實是個電玩大國;由比較久遠的《Minecraft》(當個創世神)、長青的《Battlefield》(戰地風雲)系列和《Need For Speed》(極速快感)新近系列,到最近推出的《Mad Max》(瘋狂麥斯)、即將推出的《Tom Clancy’s The Division》(湯姆克蘭西:全境封鎖)與剛剛公開測試的《Star Wars Battlefront》,都是來自瑞典或由瑞典團體製作的。不是電玩迷,以上通通都沒聽說過?你身邊總有人玩過《Candy Crush Saga》吧!

5

最近就有個來自瑞典的應用遊戲登陸香港和臺灣,登上開發公司 FEO Media AB 網站,首頁開宗明義道出公司發展理念「Educating The World Through Casual Gaming」(通過輕鬆遊戲教育這個世界)。

6

原來 FEO 的創辦人是兩對兄弟,當中有一個老師、一個電視製片人跟兩個電腦程式員。他們在哥德堡一起成長,自小就決定長大後要一起做件了不起的事。終於他們在二零一一年融合各人專長成立了 FEO,花了一年時間開發首個應用遊戲《QuizKampen》。遊戲旋即在瑞典取得成功,短短一個月便登上應用排行榜首位,更打進全年下載排行榜三甲位置。

7

《QuizKampen》是一個融入社交元素、考驗知識的問答遊戲,以線上對戰的形式為玩家們帶來互動的遊戲體驗。題目有文字也有圖片題,涉及的知識範疇包括人體、生物、藝術、文學、動漫、電影、宗教、歷史、電玩、飲食、科學、娛樂、政經、體育、科技⋯⋯可謂包羅萬有。

在瑞典取得成功後,FEO 便開始放眼國際,幾年之間製作十九種語言版本風靡全球廿三個國家及地區,累積超過半億玩家。其間更乘勢推出書本和實體圖板遊戲,甚至有電視台為它製作遊戲節目。FEO 相信其成功在於遊戲的社交元素,以及為每地不同文化專門挑選製作、持續更新的高質題庫。

FEO 花了超過一年時間製作中文版本《QuiZ對壘》,這次以香港及臺灣作為大中華圈的首發地區。來自香港、熱愛瑞典的我當然要試玩一番!《QuiZ對壘》以線上對戰作為遊戲模式,對手跟你在六個回合輪流作答同樣的題目。若回合由對手先開始,在你作答一刻就能即時知道對手在該題的選擇;下回合便輪到你先作答,待對手作答完畢方會揭曉回合結果,在比分接近時特別有被人追趕的刺激。

9 8

FEO 特別為《QuiZ對壘》加入了最新製作的「戰略模式」,讓你遇到艱深題目時使用一些輔助小工具;分別能剔除部分錯誤答案、查看所有玩家在該題的作答統計、讓你一次選多個答案。

若跟一般的問答遊戲比較,《QuiZ對壘》的特色有好幾處;首先很多即時對戰的遊戲,玩家必須即時完成整局遊戲,但都市人都很忙碌,怎能時時拿著手機?《QuiZ對壘》讓你在每回合間都有些緩衝時間;我就經常在上班小休時玩,有事情可以隨時先忙,回頭再戰。

《QuiZ對壘》另外的好處就是每回合先作答一方可以選擇題目類別,增加了戰略考慮。不要只選自己擅長的類別,有時打賭對手不懂也很重要,哪怕會同歸於盡!尤其與朋友對戰,若熟悉對方的強弱項,選擇題目類別時會格外有趣,你還可以使用遊戲的通訊功能幽對方一默。說到朋友,《QuiZ對壘》讓你建立好友名單,更可與 Facebook 連上,方便向好友發出戰書,遇上惺惺相惜好對手不妨也加為好友!

10 11

接下來的遊戲特點絕對能夠體現 FEO「遊戲學習」的公司理念;測試知識的遊戲本身固然有教育意義,但往往很多時即使答對答錯,只是比分上差別而已。答對當然好,但有時學習的義意更在意不足之處,若什麼都會了又何需學習?為幫助玩家吸收新知識,《QuiZ對壘》讓你在回合結束後可以重溫題目與正確答案。更設有完善個人統計數據,助你了解自己在不同知識範疇的強弱。

1312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在遊戲世界裡趣味性就是一切,不論背後意義或大或小。問答遊戲,題目當然至關重要。這類遊戲一般以文字題為主,《QuiZ對壘》就同時引入圖片題,為腦部帶來更多刺激。而更重要的是為了迎合本土文化口味,題目皆因應香港及臺灣的背景而特別製作;更緊貼社會各種熱事持續更新,務求與時並進。香港剛出爐的「香港小姐」和臺灣早前的「泛舟哥」也火速收錄。令你想不到的是玩家還可以參與題目創作,真正實現遊戲互動。現時題庫已收錄超過二萬五千條文字及圖片題,有時遇上只有「自己人」才會的題目,保證你會心微笑。

現在,我們知道原來在遙遠的北方,勤有功,戲也有益,並在社會各方面以實際行動體現出來。而在地球東方的各位,不妨也投入「遊戲學習」的行列,在《QuiZ對壘》恭候各位挑戰!

14

注:文章首發於《換日線》

望月的男孩

文: 阿毛伯伯

1

每年春分以後,瑞典的氣色都會翻天覆地;光明開始戰勝黑暗,把無盡的黑夜再次封印起來。斯德哥爾摩的日照時間由春分時十二句鐘,持續每天增長六分鐘,直到夏至時二十一句鐘。天氣日漸和暖,人們都外出活動流連,擁抱久違了的溫暖太陽。整座城市再次活躍起來,自然又吸引旅客開始到訪。

2

斯德哥爾摩不是典型的景點旅遊城市,每個角落的面貌都很和諧平均,不會有那種宏偉景點與普通民房的落差。不論天然的湖光山色,人為的街道建築,還是在這裡生活的人,所有東西都是分割不開的一個整體。

3

話雖如此,特色的地方還是有很多,所以每年才吸引成千上萬世界各地的旅客慕名而來。近年多了香港旅客到北歐旅遊,當中斯德哥爾摩更是熱門地點。若問有哪些好去處?坊間旅遊資料恐怕多到走不完。

4

黑夜時分越來越短,亦越來越光;深夜的天邊總帶著多少太陽餘暉,要看到皎潔明亮的月光恐怕要等到下一個秋季。這時候我想到了他;一九六七年香港發生「左派暴動」,而在遙遠的斯德哥爾摩,一個小男孩與遠東的火紅燥動截然不同,他只安靜地坐著,默默望那永伴天邊的柔和月色。

5

他就是「望月的男孩」-全市最小的公眾雕像;小男孩原名「Järnpojke(鐵男孩)」,「Pojke Som Tittar På Månen(望月的男孩)」是更為傳神的暱稱。他由斯德哥爾摩本地藝術家 Liss Eriksson(一九一九-二零零零)於一九五四年製作,並於一九六七年正式開幕向公眾展出。

 6

男孩任何時候都是獨個兒乖乖坐著,不少有心人為他送上物資;由禦寒衣服、潮流飾物、休閒讀物,到小孩都愛的糖果和零用錢等都有。我每隔一段時間也會去看他,只有一次他是完全身無分文,還一絲不掛。

78

 

10 11 129

月有陰晴圓缺,又豈能每晚都看到月亮?為了不令小男孩失望,有一位特約的月亮姐姐前來朝夕相伴。

13

畢竟白天越來越長,想跟月亮姐姐短聚片刻,只好先應酬一下太陽伯伯,可是現在活力十足的伯伯也不是容易打發走的⋯⋯

14

由於熱情訪客不斷送上禮物,小男孩都不愁衣食,所以我每次都兩手空空去看他,只有一次例外。

 15

摸過小男孩的頭,看著安穩沉靜的他,心裡也會多幾分安寧。時間匆匆過去,差不多五十年後的今天,遠東的那一個城市再次燥動起來,而你們的心裡能感受到這個小男孩嗎?

 16

瑞典.尋找失落的機會-留學篇(一)

文: 阿毛伯伯

隨著畢業論文修改完成,在瑞典的留學生涯也將完結。在這塊里程碑上我決定把思緒回到起點,讓一切再次沉澱發酵。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號晚上十點半,我隻身來到斯德哥爾摩。離鄉別井的心情讓所有畫面都變得深刻,方能夠把時間都記得這麼清楚。我並非為熱愛這片土地而來,為的,是一個失落了的機會。 

在香港修畢大學後待了一段日子,最後進入醫療用品供應商跑銷售,到全港各區醫院向醫生護士們推銷產品。很享受能四處外出不用困在辦公室,把醫院跑完還可提早回家。可是我不喜歡這份工作,那些醫療用品為我帶來的就只有數字。我想在躺進棺材前為人生留下多點色彩,而往外闖,大概能最快把自己弄得五顏六色吧。 

由於成績不出眾,家裡也不怎麼富有,一直沒想過付諸實行,直到一位好友提議一起報讀瑞典的碩士。對瑞典一無所知的我只知道能出走就是個好機會。我跟瑞典從沒有過任何交集,令申請過程變得很夢幻,不在意卻又很期待。在教育部公佈結果前已不停查看申請結果,某天發現申請被拒絕了,沒有怎麼失望,反正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機會總有點患得患失的感覺,繼續努力工作吧。然而我仍心存希望,覺得這麼早就被拒絕應該跟漏交文件有關。我早就發現並已補交,可能職員還沒更新而已。

其後收到皇家科技學院 Kungliga Tekniska Högskolan(KTH)的取錄通知,不是早就被教育部拒絕了嗎?查看之下果然不知在什麼時候開了綠燈!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神奇,然後就想可以辭工不幹了!往後每天都在想有什麼要準備,又看看瑞典是怎樣的,充滿興奮與期待。但隨著離開日子越來越近,心裡又多了幾分忐忑。 

這天始終要到來,在機場跟父母好友一一道別後,就帶著幾分煩躁不安跟無數的未知踏上改變人生的旅途。經過十幾個小時長途跋涉,坻達瑞典時除了心想「終於到了!」,就只有眼睏。已經很晚了,亦不想再舟車勞頓,就直接在機場大堂過我在瑞典的第一個晚上吧。每次在機場睡都很早醒來,因為睡沒多久已經腰酸背疼,而且越睡越冷。吃過早餐抖擻精神,便攜著大小行李向 KTH 進發。 

 甫踏出地鐵站便能感受瑞典獨特的氣息,KTH 跟香港的大學有很大分別;香港的大學一般都有校門或者牌樓之類的既定入口,而且校區明顯從周邊地區獨立出來。KTH 則是個四通八達、與周邊社區緊密連繫著的建築群,整個校園本身就是社區的一部份。口裡不禁大叫「嘩,這就是大學呀!」,離開香港時煩躁忐忑的情緒立時一掃而空。金碧輝煌的校徽散發著一股擋不住的皇家氣派,靈魂頓時受到感召,深信在這裡定能展開色彩繽紛的一頁!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