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大選結果出爐

文: 三角尺

選前民調位居第一的冰島海盜黨,支持度未如預期理想,但仍獲得14.5%選票,成為全國第三大黨。海盜黨創辦人兼女詩人約恩斯多蒂爾(Birgitta Jonsdottir)表示滿意賽果,「黨內選前預估在10至15%,最終得票接近15%已是頂標,我很清楚絕不可能拿下30%。」

執政聯盟中間偏右的獨立黨成為大贏家,但盟友進步黨只得8席,相信與今年4月巴拿馬文件踢爆時任冰島總理、進步黨主席貢勞格松(Sigmundur Gunnlaugsson)涉海外避稅有關。現任總理約翰松(Sigurdur Ingi Johannsson)周日已宣布辭職,但留任至新政府上台。

獨立黨希望籌組三黨共同政府,但獨立黨與海盜黨因政見不同,兩黨暫無合作意向,未知將來會否出現變數。

獨立黨:29%(21席)
左翼綠色運動:15.9%(10席)
冰島海盜黨:14.5%(10席)
進步黨:11.5%(8席)
改革黨:10.5%(7席)
Bright Future:7.2%(4席)
社會民主黨:5.7%(3席)

http://icelandreview.com/…/2016/10/30/final-election-results

圖為2014年8月本人初遊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所拍風景照

14713618_1771992683071477_5307358917810959592_n.jpg

《堅離地公社》:尋找生命中的烏托邦?

文: 三角尺

俗話有話:「相見好,同住難。」如果一段三角關係的主角們住在同一屋簷下,更是難上加難。
電影《堅離地公社》(The Commune)故事背景設定於70年代,講述新聞主播Anna(Trine Dyrholm飾)與任職大學建築系教授的丈夫Erik(Ulrich Thomsen飾)開始厭倦中產階級平淡生活,坐擁大宅的兩夫妻想出妙計,提議將大宅變為公社,邀請其他人共住,以民主投票方式決定新住客,追崇共享經濟、世界大同的烏托邦理念,希望為生活帶來新衝擊。
凡事民主投票,以少數服從多數方式決定屋內大小事,談何容易。公社住客來自五湖四海,各有不同性格,一開始相處融洽,時間久了矛盾就來。有一天Erik公開自己暗交女學生Emma,並發起投票,要讓女學生住進公社,竟獲眾人投票通過。Anna本著民主精神犧牲小我,表面上尊重投票結果,大方接受丈夫偷食,還主動當Emma的好姐妹,她面對婚姻感情沖淡,私下卻情緒崩潰,人處於高壓狀態,每天帶著面具做人。
隨著劇情的推進,揭露人性陰暗一面。電影中的公社正是社會縮影,描繪了社會的殘酷現實,總有些人為滿足一己私利,漠視公平制度,超越本應遵守的莊重界線,導致問題發生。
《堅離地公社》不禁令我想起另一部瑞典電影《Together》,該劇由導演Lukas Moodysson操刀。同樣是北歐出品,同樣講述70年代共居故事,一名遭受家暴的婦女帶著兩個小孩,搬進一所公寓,與互不相識的人同住,新生活有苦也有樂,為那個年代的瑞典女性所追求的「自由」重新定義。
**在此感謝 Sundream Motion Pictures 驕陽電影 贈送戲票,並感謝 Live Norish 好推介。
**以上均為本人對電影的個人意見。

[活動延期] 瑞典男女平等知多D

文: 三角尺

//瑞典政府近年積極在國際社會宣揚女權,首相洛夫文(Stefan Löfven)宣稱瑞典打造了全球第一個女性主義政府,並以維護人權作為瑞典外交重心。瑞典外長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om)更是四處「辣㷫火頭」,從公開指摘沙特的鞭刑停留於中世紀到最近與土耳其發生外交口角,《金融時報》形容她「不是靠揮動武器來震撼世界,而是靠言語」。

瑞典駐港總領事賀思桐(Helena Storm)指出,瑞典希望借助「女性主義外交」,結束社會不平等,並將此理念推廣至世界每一個角落。然而,瑞典在推廣人權與平等價值理念之際,如何與中東及保守勢力國家打交道?這種外交手段真的有助提升全球女性地位嗎?瑞典自身在推動男女平等的道路上又經歷什麼風雨?瑞典人又是否都認同凡事必言女權的生活環境呢?

http://hk01.com/article/47945

05d1c1c74164ea975ae38c837d3ffab9.jpg

越戰經典照風波

文: 三角尺

挪威作家Tom Egeland早前在Facebook上傳了「7張改變戰爭的歷史照片」時,包括美籍越南攝影師黃公崴拍攝於1972年的越戰照片。相中的小女孩赤裸逃離遭汽油彈襲擊的村落,沒想到發相人的帳戶因此被停用。

《挪威晚郵報》使用同一張照片報道事件並分享到Facebook,同樣收到通知,以「任何展示人體全裸的照片將會被刪除」的政策為由,要求刪除或模糊化照片。

總編輯Espen Egil Hansen發火,決定在報章頭版刊登一封致朱克伯格的公開信,指Facebook作為主導世界的社交平台,過度濫用審查機制的權力,又將歷史照片與兒童色情照混淆,變相限制自由。

就連挪威首相Erna Solberg都中招,她周五上載越戰經典照到Facebook遭刪除,她一怒之下,將一系列歷史經典照瘋狂改圖,包括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六四事件中有學生隻身阻擋坦克、1945年2月雅爾達會議三巨頭英國首相邱吉爾、蘇聯領袖斯大林、美國總統羅斯福會面等照片,相中人全被打上黑色「格仔」。

挪威首相還在英國《衛報》撰文,狠批Facebook的審查機制有問題。在輿論壓力下,Facebook最終決定撤銷禁令。

https://www.theguardian.com/…/facebook-napalm-vietnamese-de…

圖:挪威首相改圖傑作

14225498_1747029075567838_2096314570067787064_n

瑞典路牌系列

文: 甄梓

隨着智能手機普及,街上愈來愈多「低頭族」,連過馬路也忙着玩手機,無視安全。去年底兩名瑞典人Jacob Sempler和Emil Tiisman設計了一款路牌,在紅邊三角形標誌上,畫上一對低頭玩手機的男女,並豎立在首都斯德哥爾摩街頭,提醒當地人要放下手機,注意安全。

Sempler解釋發明這款路牌目的:「他有一次過馬路時只顧使用手機,差點遭車輛撞倒。」事後他作出反思,萌生設計念頭,並請來同事Tiisman合作,製作路牌提醒路人勿做低頭族,冀減低意外發生。

最近瑞典北部城市哈帕蘭達(Haparanda)也設計了多款有趣的路牌,哈帕蘭達鄰近芬蘭邊境,據2010年統計,該市人口僅有4856人。新設計的路牌包括彈結他、跳高和跳舞等圖案,鼓勵市民模仿路牌過馬路,成功引起網民關注。

當地文化部長Jytte Rüdiger正是設計者,她想透過製作新路牌為城市帶來新鮮感,藉此吸引遊客到訪觀光,刺激北部旅遊業。她高興表示坊間反應不俗,「我每次到市中心,都見到許多人跟路牌爭相拍照。」新路牌給城市添上活力。

13892301_1732438640360215_3476220997226161288_n

Live Norish Annual Event 2016 – 感謝文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好開心的說] 多謝昨日出席活動的朋友,我們有驚人的出席率 – 九成半!!!!

就如昨日所說,舉辦此年度活動不為賺錢(未埋數但好似剛收支平衡…),我們認為活動的意義大於一切。每次聽到讀者因為接觸到 live norish 而決定去北歐闖一闖,都覺得非常熱血兼感動 (看到10年前的自己啊~~~)。就算你在歐遊過後決定回來過一些營營役役的生活,外國生活的時間一定是你快樂而深刻的人生經歷。

喜見大家如此投入,完場後更有人留下繼續傾計,如有任何意見請以inbox 形式賜教。

多謝 The Wave 的場地,又型又闊絡,更加要多謝blogger 們準備的分享,百忙之中諗個speech 整埋powerpoint 你估好易? 也多謝Cola, Ron, Ernest, Baldwin 當天幫忙。有一個人沒有來但一定要多謝,就是我們最愛的設計師Clare!

不能skip 的當然是好好人的sponsor:

‪#‎Sverigeshoppen‬, ‪#‎Sudio‬, ‪#‎Sandqvist‬, ‪#‎MotelL‬,‪#‎Stockholm‬‪#‎FINDS‬‪#‎Theluxemanor‬

www.sverigeshoppen.com
www.finds.com.hk
www.theluxemanor.com
https://www.facebook.com/Stockholm.com.hk/?fref=nf
www.motel-l.se
www.sudiosweden.com/hk
https://www.sandqvist.net/

記得,所有discount code 也是印在門票的背面,如你遺失了門票,請以電郵聯絡我們。

下年再見咯。

13913715_1165872346805176_8861315268872659227_o

丹麥肉丸大戰:當食物變成另類武器

文:甄梓

Frikadeller_smorrebrod_small_01.jpg
我對丹麥食物的認識,除了藍罐曲奇,就只有open sandwich (Smørrebrød),即是在一塊麵包上放滿不同食物,可隨意配搭薯仔、紅捲心菜、蛋、牛肉片、魚餅或煙三文魚等食材,當然不少得丹麥肉丸,加上秘製醬汁,凍食熱食任你選擇,味道一流。但原來食物除了可以醫肚,也可以變成一種「武器」。
丹麥中部城市Randers市議會上周一(18日)通過新法,強制規定所有公務機關,包括幼稚園和托兒中心,都要提供豬肉餐。市議員表示,此舉是為了捍衛丹麥人愛吃豬肉的傳統文化。這種文化與穆斯林難民的飲食習慣有所衝突,因此觸發一場「肉丸大戰」,豬肉就這樣變成了傳媒口中的所謂「武器」。移民組織質疑當局推行法案是另有目的,懷疑是利用立法手段勸退大舉湧入丹麥的難民,以及避免難民影響當地生活文化。

英國《獨立報》指出,丹麥豬肉紛爭已變成了伊斯蘭恐懼症及憂慮歐洲文化遭受侵襲的象徵。除了肉丸爭議,丹麥早前通過新法草案,規定政府可向尋求庇護者手中徵收超過一萬丹麥克朗的現金或同等價值的貴重物品,以補貼庇護程序及社會福利的費用,但婚戒、家族肖像或獎牌等具有「特別情感價值」的物件則排除在徵收之列外。這項法案預計將於二月起生效,外界批評新法勾起了納粹德國奪去受迫害人民財物的回憶。

分析相信,丹麥立法提供豬肉餐有逼退難民之嫌,甚至挑起反穆斯林情緒。事實上,自丹麥右翼政府上台後,反移民立場愈見明顯,去年9月丹麥政府在黎巴嫩多份報章賣廣告,說明丹麥將緊縮難民庇護政策,並將廣告製作成十種不同語言版本,在丹麥難民中心和社交網絡上廣傳,用廣告手法勸退移民選擇前往丹麥。據統計,2015年丹麥只接收約二萬名來自中東戰亂地區的難民,難民寧取道丹麥前往瑞典或其他北歐國家,也不願在丹麥逗留,就是因為丹麥政府採取強硬態度應對難民潮,包括大賣反移民廣告和立法供豬肉膳食,嚇怕前來尋求庇護的人。

據悉,瑞典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領袖Jimmie Åkesson曾表示想仿效丹麥,製作一系列反移民廣告刊登於外國報章,反對難民入境。如今,丹麥市議會推出強制提供豬肉餐的方案,不知道瑞典民主黨會否模仿丹麥的做法,在不久將來提出相關動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