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永遠不怕遲

文: 29249703_2012082329039476_5670819301444026368_o.jpg

追夢,永遠不怕遲
冒險,不是年輕的專利

最近有兩個挪威人,一個61歲,另一個59歲,拿sabbatical停工一年,開始了一趟相信從未有人嘗試過的旅程。

兩個人3月頭已經由Oslo kayak club出發,一人一隻獨木舟,沿岸向東,繞著瑞典中途經過Stockholm,然後跨過Baltic Sea繼續沿芬蘭海岸到俄羅斯,入St. Petersburg後北上穿過內湖與河道,出海後繞過俄羅斯北面的Kola peninsula,回歸到挪威海域再向南一路撐回Oslo。

 

Continue reading 追夢,永遠不怕遲

這幾天有客來訪

文: 淳

這幾天有客來訪~
Sonya Travel & Photography

多了個廳長,可以不停的講廣東話
多了個Gymmate,可以一起做高難度掰腿動作
當了攝影師的攝影,HTC RE 我要入手一個!

當然少不了上山滑雪,慶幸前一天下了場大雪,才不用走遠就能去玩。有運動底子的果然不一樣,Sonya是我們帶過的香港人中上手得最快的一個。見她可以,我們決定帶她繼續往前,走進挪威的森林!

Cross country skiing 和香港人熟悉的downhill skiing不一樣,除了落山還可以上山,是一種非常有效的全身運動。我比較喜歡這種是因為我可以一直移動,轉個彎就能看到不同的風景,上坡雖然累,但付出就能有收穫的感覺真好。

其中一段上坡路,有個幾歲的小孩在哭鬧著想放棄,媽媽在旁不幫忙只微笑著鼓勵,跌倒了自己起身,累了也要自己撐下去不能放棄。其實教育就在生活裡,而小孩的教育,也是家長的教育,要真正做到放手和不低估孩子的能力不容易啊!

最近有點懶

文: 淳

最近有點懶,都沒有好好寫字,文章寫好一半又被我丟一邊不務正業去。

在路上寫旅遊,每天的新鮮事總會帶來新靈感,在家寫生活,卻因習慣成自然下筆覺得悶,要把平淡寫出味道來的確考功力。

但山珍海味,廚師烹調固然重要,食材質素才是菜式好壞的關鍵。可能是心太雜了,才會聽不到生活大小事的呼喚。

寫字,除了讀書時是為了考試,一直都是我用來抒發的工具,棄不得,唯有勤工一點了。

又,旅遊雜記/回憶錄那相簿,又長菇了,可有些事,變前世記憶是不是比較好?

山上的日出,依舊。

17017213_1844424932471884_6371641271141359151_o

移民這個題目

文: 我的港式挪威生活

移民這個題目,越來越熱門,上星期hallmates訪挪,也略略談到。

他們特別關注歧視這個問題。我也常被問及:你覺得xxx這個地方的歧視嚴不嚴重?這問題其實沒有答案。歧視不是一個區域性的問題,它每個地方也存在著,而且也藏在我們每人心中深沈的角落裡。

就算同一個城市,在什麼地方活動,碰到什麼人,都會影響你對歧視程度的看法。

移民到一個地方,不應該把歧視問題當成重點看待。去融入一個新環境,無論如何必然有所付出,努力與否和所用的方法對錯才是決定你能不能融入當地社會的因素。當然,很多人是融入了但不適應。或者反過來,很適應(因為都在自己圈子裡活動),但不融入。

事實上,我也清楚意識到,無論住外地多久,我們也必定帶著原居地文化,和本地人異中求同、同中存異是一定的。而文化異同,並不代表會帶來歧視。

被人歧視,主要是跟個人行為和對方是否狹隘有關。雖然有時候,一些人在異地遇到不稱心如意的事,就拿被歧視來當理由。但若問題不是出於自己身上,那就是他人因偏見而做出的無理惡行。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充斥著偏見和制度之惡,最基本能做好的就是自己本份,而要化解因他人惡意帶來的不快,也唯有自己心裡寬容了。

14853059_1785399095041135_1910675552180861144_o.jpg

週末做什麼

文: 淳

又週末了!做什麼好哩?🤔
這星期氣温降了很多,就算有太陽但跟之前去露營那個週末差遠了~ 應該要把短袖收起把長袖和毛衣翻出來了~
下星期是小學中學的Høstferie,秋季假期,我的同事又放假!!!這次她帶兩個小孩去西班牙的Majorca,超想跟去的 😣
這個Høstferie讀幼稚園的沒有假,因為原來以前這假期是給小朋友幫忙家裡秋收掘薯仔的,豆丁太小會幫倒忙,所以不用給假。但現在有些幼稚園都會放了,因為有兄姊的都去旅行了,剩沒幾個在班,一起放就皆大歡喜。
因為以前要掘薯仔,所以這個假期也叫做potato holiday 😂

14560065_1772612556319789_5534635021048507160_o

Trolltunga

文:

天氣預測說,這週末天氣不好,星期五陰天星期六下雨。我們慶幸決定早一天出發,可以選星期五上山。可是我們忘了,雲都有高低之分,剛好雲低而我們上山,融入了成為一嚿雲。

在雲裡面,說好的不下雨並不適用。由起程到抵達trolltunga,不是飄著雨粉就是真正的下著雨。在迷霧裡上上下下的走了11公里,終於見到真身。好灰,因為四週真的是灰暗的。壯麗的湖光山色當然欠奉,在崖邊一望,聳動的水氣給人一種岩石在浮游的感覺。

回程下山時才霧散,看到灰白後的一小片藍色,有逃出生天的感覺。

個人意見之Trolltunga 難度系數

挪威的行山路線用顏色分等級,綠色最易,接著是藍色,再來紅色,最難是黑色。

去Trolltunga是屬於紅色難度的。我覺得最主要是因為它的距離,因為來回要22公里。至於斜度,我覺得還可以,未到要用手輔助攀爬的程度,也不是全程上坡,只有第一和第四公里比較陡峭,第一段舖了石梯兩邊也有樹可扶,也有綁粗繩給人拉,天陰雨濕的日子會比較滑。

其他段數相對平坦,有輕微的上下。指示也很清晰,差不多每10米就有一個紅色的T字來引路。在5公里左右有一個分叉口,天氣好時跟著人潮走就可以了,像我們那天能見度超低走錯了方向,也可以憑紅T的密集度和人聲立刻分辨對錯。

路當然是正常的凹凸不平山路。沿途會經過大小湖泊河流溪澗,少不免有泥濘路。再加上下雨的話就是整條路都會是泥灘,太多泥沼的地方有舖了幾條木棧道。

下山時最後1公里對膝蓋不好的人會是挑戰,走了21公里肌肉會疲憊,可能控制得沒那麼好,要小心踩下去時的震盪,不要傷到關節。

我們全程用了10個小時,可能天氣好的話走走停停拍照的時間多了會是11個小時。有經驗的行山人士絕對可以應付得來,沒經驗的,其實也可以靠意志力完成挑戰。

Oslo open art festival

文: 淳

一個星期前,看到一張手繪風格的宣傳海報,關於今個周末的Oslo Open Art Festival。出門時完全忘記了有這麼一個活動,在城裡遊走吸收一下人氣時,卻誤打誤撞趕上了。
跟香港伙炭Open Studios類似,Oslo城中隱藏在各處的藝術家工作室陳列室在這兩天開放予公眾參觀。我們沒有拿官方發的地圖,只是跟著畫了大箭嘴的海報走,穿過外圍建築物來到庭院一幢外牆塗了紅色、窗框卻塗了不同粉色的磚屋。
沿著窄窄的老舊木樓梯上樓,是老先生的住處和工作室,室內格局有點像以前的唐樓。他得悉我們從香港來,跟我說他在北京住過一陣子。從短短的對話,我知道了他以前是建築師;畫是他邊打電話邊無意識畫下的實驗品;這棟歷史樓房由11位藝術家擁有。
一直覺得挪威的藝術家好幸福,各種政府提供的獎助學金好像源源不絕,而且普遍市民不管你是不是很有名只要看上眼都願意花錢買。記得去過一個建築師的家,她見我看了兩眼牆上大幅的攝影作品,就跟我說是某某的作品,買的時候他還不出名,現在有名氣了相同價錢已經買不到他的作品了。大師作品出現在尋常百姓家,一點也不稀奇。
藝術品在挪威好像無處不在,尤其是街上的雕像,多到你會開始無視它們。公園、橋上、路邊花槽,就在日常周遭,市政府、博物館、私人收藏家,都是藝術家的大客戶。
上年Munch museum有一個專題展,比較Munch 和 van Gogh,他們的經歷、畫風、看法都驚人的相似,但van Gogh 一生潦倒,自殺死後才得世人關注,Munch同樣有不少負評和爭議,但卻挺過來了,在生時為人所慢慢接納。這不知道和政府資助,和身邊環境給他足夠空間有沒有關係。
我在另一個工作室門口,拿起一份導覽地圖看看,點點遍佈城中,靠藝術為生在挪威不是夢。當在香港連商業設計都還在談尊重的時候,這邊擔憂的是年輕一代因城中重建,合適的工作室減少私樓又未必負擔得起,而被逼搬遠一點。
這邊政府認爲作為一個文化城市就必須要有足夠地方提供給藝術家。看看香港的活化工廈政策,只迎來業主商家的炒賣,其他自發的活化竟成為官員口中的非法用途。在Oslo,連屯門加元朗都比它多人,就有超過200個工作室,由政府資助租給藝術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