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回憶

文:愛米

七月中起日照已明顯縮短,但氣溫卻是高峰。這兩星期日間最高接近甚至超過三十度,在沒有空調、建築設計以保暖為重的房子裡獃著,冰條和雪糕是享受也是必要。

冬季圖書減價時買了本有關糖果和雪糕回憶的書,從年代追憶至1980年代。從每個年代挑選一段翻譯成中文,讓大家淺嚐往日的北歐雪糕滋味。

1950年代

『那應該是1950年代初吧,我六七歲左右。有一年夏天我舅父、舅母和細表妹來斯德哥爾摩探望我們。表妹和我得到各自的雪糕,這在當年並不常見。我拿著雪糕舔舔舔,但表妹居然懶醒地把她的雪糕收起,還取笑說我的雪糕快吃完了,她還有一整枝未吃。你們也猜到結果如果吧,她的雪糕全部溶掉,剩下一枝木棍,表妹當時傷心之餘更是非常憤怒啦!但發爛渣也沒用,她嘈來嘈去也得不到另一枝雪糕囉。』Elisabeth 1947年生

1960年代

『那年我十歲,在讀小學。學校隔鄰是一家著名雪糕廠。有一天傳來消息說工廠被「爆格」,所有同學都蜂擁過去啦!正呀!小偷破門盜竊,很沒手尾沒把冷凍房的門關好,裡面的雪糕開始融化,我們真是超好彩!可以肆無忌憚把一盒盒雪糕搬回家。我的想法是把雪糕拿到爸爸的士多賣,賺少少錢。但爸爸以為我的雪糕是偷來的,反而很生氣罵我。結果我不能賣雪糕,但也沒大不了,因為我之後連續多個星期都有免費雪糕吃。那次事件後,我好像沒有再吃過同一款雪糕了!』Micke,1958年生

1970年代

『我最喜愛的冰條是橙汁味,小時候一直吃,吃至它停產。但講到印象最深的雪糕回憶則要數到雪糕三文治的面世,應該是72學年吧。那個夏天我每天踏單車四公里,或划船到湖對面的士多,為的就是買一件雪糕三文治!我家的夏季度假屋至今仍在,但士多在五年前已結束Mats,1960年生

1980年代

『祖母住在哥本哈根,丹麥的雪糕跟瑞典的不同。好像是1980年吧,那年我遇上小丑雪糕,它的外型就是一個小丑的模樣,鼻子則是一粒香口膠。幾有型。』Patrik,1972年生

來源:”Nostalgiboken om godis & glass”, Annica Triberg &Eva Kallhed, Grenadine Bokförlag,2010.

PhotoGrid_1406567370950

Bokrean

文: 愛米

二月,仍間中會有大風雪,商店卻已急不及待推出春季貨品;看的人也心癢癢的,可能也懷著「春裝都買了,春天還會遠嗎」的傻希望,想趨一趨運。

我也看新裝,不忘看看店內最隱蔽一角減至二三折的冬裝;同時又張望書店的櫥窗:年度大減價幾時開始呀?

年度書籍大減價是接近一百年的傳統了。1920年代出版商為促銷舊書而想出的招徠。1930年代進一步系統化、策略化:各家書商協定在同一天開始減價。定在二月開始,是考慮到不要太接近聖誕旺季,至於在二月中或二月底開始,又是考慮到寒假及發薪日的決定。

減價開始前,各大書店都會印好減價書目,大家拿回家好好盤算一下想買哪些、哪些特別抵買。會減價出售的書在減價開始前幾天已經擺放在店內的當眼位置,但書店會把它們覆蓋好,貼上鮮明告示:「減價書,2月x日開始發售」。一切一切都營造出一種特別的氣氛。

減價的首天,大書店會提早開門(早上7時或8時),有些更會在當日午夜開始,而真是有顧客會去搜羅的(雖然盛況永遠不會及得上某時裝連鎖店的設計師crossover系列開售)。

老實說,會被列入減價類的都不會是最熱門的,書、鞋、衫都是這樣的,但有些書沒有潮流性,何不趁低入貨呢?所以烹飪、粉飾家居、手工、地圖、兒童圖書都是減價期間的搶手貨,瑞典人度假時最愛讀的罪案小說當然也是熱選。

我沒有早上7時去買書的熱忱,但每年的書籍減價一定會去趁熱鬧。發展至今連超級市場及百貨公司都會賣減價書,但種類一定不及正宗的書店。我最喜歡去大學城Lund的書店,那裡較多冷門書,也較多原版英文書。近幾年很多人可能在網上書店訂就算了,但我此等老派人仍是喜歡去摸摸碰碰。

 

20140216_113145

齊歡唱

文: 愛米

踏入二月的首個周末,我只記得周六晚有最新的Sherlock,沒想到家人也靈機一觸的想起:喲,今晚開始有Melodifestivalen!

嗯,先從背景說起吧。

agnete2

有五十多年歷史的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每年五月舉行,凡是屬於歐洲廣播地區的國家都有參賽資格,因此土耳其、以色列的歌都出現過在舞台。每國派出一首歌參賽,四五十首歌競逐一個榮譽,由參賽國的民眾投票(為保公平,民眾是不能投票給自己的國家的),勝出的歌可以大大聲地說是眾望所歸。

一個國家一首歌,誰來決定?在這個準備的spectrum上,一端有英國,隨便派一名願意出賽的歌手就算了 (水平之低落令人蠻沮喪的);另一端有瑞典,用整整六個周末讓專業人士及民眾共同選出一首理論上是全國至愛的歌曲出戰。

Melodifestivalen就是這個漫長音樂派對的名稱。首四個周六,每星期八首參賽歌,由觀眾投票選出兩首直入決賽、另兩首進入遺材賽。第五個周六,八首遺材歌曲再鬥,勝出的兩首入決賽。第六個周六,十首決賽歌再鬥唱,勝出的就是該年的瑞典代表。

這個複賽選曲形式自2002年起推行,也是我十年來經歷的唯一形式。歌曲質素如何不詳談了,一隻CD有三首好聽的歌都已算是買得過,要求三十二首歌首首聽出耳油是不設實際。與其說是聽歌,不如把Melodifestivalen看成冬日合家歡盛事更有意思。

周六晚上八時吃過晚飯,煮好咖啡,或者開定啤酒、汽水、薯片、爆谷,坐在電視機前邊看歌舞邊發表娛評樂評,有興致的致電或發短訊投個票,公佈結果後,貼不中的說投票的人沒有品味,貼中的自誇很有眼光,這樣胡鬧一下就是個輕鬆的周六晚上。

這是1984年的瑞典代表,也是當年的Eurovision Song Contest大獎得主。你嫌那些舞步、那些金靴娘到爆嗎?那是八十年代啊,香港的小虎隊、日本的苦柿隊其實都是差不多的模樣。以歌論歌,此曲真是很易上口、很易跟著齊歡唱的,得獎絕對有跡可尋喔。

AH_Programledere

挪威代表

finland

芬蘭代表

emmelie de forest SH_F_winner2013-12

Emmelie De Forest 上屆冠軍,來自丹麥

圖片來源: http://www.eurovision.tv

聖誕vs農曆新年之比較文化

文: 愛米

DSC_3496

作為異鄉人,少不免需要回答一些循例的生活文化問題,例如:

  • 香港有聖誕節嗎?(有,香港有聖誕,還有佛誕呢。)
  • 你在香港如何慶祝聖誕?(吃一大餐,但不會自己煮,也不一定和家人過。)
  • 新年呢?(吃一大餐,但不會自己煮,也不一定和家人過。)
  • 那甚麼節日會和家人過呢?(農曆新年啦。有好些傳統真的和瑞典的聖誕頗相似的!)

是的,聖誕叫我想到農曆新年,起碼有以下幾處。

紅字當頭。將臨期(Advent)開始後,大家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把世界染紅了:窗簾、洋燭、檯布、餐巾、抱枕、床具都可以因聖誕之名紅足一個月。辦公室的聖誕晚餐,平日都穿黑灰黑灰的女士會忽然一條紅裙子,男士會繫一條紅領帶。而紅色的睡衣、拖鞋、晨褸、羊毛袜等等,一直都在經典聖誕禮物榜上有排名。

大掃除。在把世界染紅前,先得來個大掃除。由於將臨期是聖誕前近一個月,所以瑞典的大掃除很少會拖到年廿八的;最多是拖到四五天前吧,從事非服務行業的人很多會在過節前數天開始放假,其中一個原因是要有時間打掃啊。

辦年貨。聖誕禮物可以提早開始搜羅,反正有些商店在十月底已開始宣傳聖誕了。別家的做法如何我不知道,我家的親戚都很公平實際的:至親(夫妻、父母子女)的禮物價值會高很多,但疏一層的(例如表親)就有很清楚的預算,四人合送一份禮,那禮物就會價值200克朗,三人合送就挑一份150克朗,如此類推。

串門子。瑞典聖誕最最最重要的是前夕,那天和誰共度是很關鍵的。像我這種只是另一半有親戚在瑞典的就很方便,否則夫妻倆需要提早協商哪天到誰的家。前夕去你父母家吃晚飯,正日去我父母家吃午飯,26日再找些甚麼事做做。瑞典的離婚/分手率之高又令串門子安排更複雜:已離異的祖父母級長輩需要分頭探訪,小孩也得有時間和不同住的父/母親共聚。我的一位朋友有兩位同母異父的女兒,她的同居男友也剛好有兩位同父異母的女兒,平日的周末去哪位父/母家已是要出動日程app來安排了,何況是過時過節這些緊湊的日子?

回鄉。這一點香港的朋友比較難找到認同,因為香港的親友再遠也不過是元朗和鴨脷洲的距離。瑞典人很多高中畢業後到別的城市讀大學/打工,找到愛人/筍工/愛上該城市後就落地生根,回鄉見父母就是趁著聖誕和夏至的假期。這個地理因素又為上一點「串門子」增加了複雜性。解決方案之一,就是疲於奔命啦;早兩天和一位同事聊起,她今年會從南部北上斯德哥爾摩和同居男友的父母過節,節後才南下去自己父母家。

下載

寫著寫著,我也覺得累了。慶幸我家是徹底地沒有聖誕傳統,隨隨便便地賴床十多天(聖誕至新年間的十多天,幾乎所有白領都會休假,服務行業就沒這份奢侈了),算是給自己的一份大禮。

images

圖片來源: goscandinavia.about.com; explorewestsweden.com

聖誕禮物金像獎

文: 愛米

www.sup.hk

過聖誕節少不了送禮物這個環節。選購禮物絕對是一門學問,卻是一門無法教授的學問;要周詳考慮對方個性、雙方交情及自己的預算三項條件。喜歡購物的人可視這個為挑戰並興高釆烈地接下戰書,視購物為苦差的人在這些日子便抓破頭皮。                                                  

瑞典的HUI Research (商業調查研究機構)自1988年起創立的年度聖誕評選可能是一眾苦瓜的喜訊。此機構每年根據三大標準定出年度聖誕評選:

  1. 產品在該年必須屬於推出市場新產品,或是在該年開始受注目。
  2. 產品必須具備高度銷售價值,或者是銷情理想。
  3. 產品在該年具有代表性。

HUI的評選小組每年夏天成立,大約十一月中宣佈結果,讓缺乏靈感的消費者有個多月時間去購物。從1988年到2013年一共26種產品獲選,列表如下:

1988 麵包機 2001 工具
1989 攝錄機 2002 烹飪書籍
1990 2003
1991 鐳射唱機 2004 LCD 電視機
1992 電視遊戲機 2005 撲克套裝
1993 香水 2006 有聲書
1994 手提電話 2007 GPS接收器
1995 鐳射唱片 2008 體驗
1996 上網計劃 2009 穴位按摩墊
1997 電子寵物 2010 平板電腦
1998 電視遊戲 2011 外賣食材
1999 2012 耳機
2000 DVD機 2013 榨汁機

(來源:http://www.hui.se/en/christmas-gift-of-the-year)

讀著得獎名單,也窺視到瑞典社會的有趣變化,引起一些無聊聯想:

  • 1990年的鑊,1997年的電子寵物,顯示了亞洲文化開始進駐瑞典家庭 (那些鑊有沒有炒出正宗口味是另一回事)。
  • 鐳射唱機1991年獲獎,鐳射唱片1995年獲獎。1991至1995年間的四年瑞典是否有多部鐳射唱機無鐳射唱片問津而非常傷心落寞呢?同樣問題也適用於1992年的電視遊戲機及1997的電視遊戲。以同樣的邏輯推理,2000年DVD機獲獎後為何幾年後DVD不獲選呢?
  • 瑞典真是個務實的社會,上網計劃及鐵鎚、電鑽等工具也會是熱門產品。。。(「聖誕快樂!我包你一年撥號上網!」─ 1996年好像未有WiFi啊?)
  • 這個獎包容性很高的,幾千元的攝錄機以至百多元的帽都獲選,沒有價格歧視。
  • 1999年的送甚麼書都可以,2002年只推薦烹飪書了,好饞嘴啊。
  • 2008年的瑞典人一是物質太豐富了,一是開始反思買買買的習慣,寧願送體驗 (跳降落傘、按摩、朱古力課程等)作為禮品。
  • 2011年瑞典人生活忙了很多,忙得沒有時間去市場買菜,又沒有家僱,由此催生了專人送遞一周食材的服務。
  • 2013健康/環保飲食是焦點,街上一杯果汁/smoothie三四十元,自己榨,少數怕 長計。

www.hui.se

得獎名單的產品我收過好幾份,都不是該年獲獎的。至於今年想要甚麼,仍未想到。

這種「煩惱」,真是富裕社會的獨有產品。

相片來源: http://www.hui.se; http://www.sup.hk

收大信封迎聖誕

文: 愛米

20131124_102218-1

聖誕節在瑞典的地位好比在香港的農曆新年(稍後再另文詳述),不少新派人在此時也全情投入各項傳統活動。不論電郵代替了多少封手寫信,在一月至十一月執筆不超過十次的人,在十二月都難免會寫幾張聖誕卡寄給住在其他省市的親友。

郵政服務也為此高峰期推出聖誕大信封,每年十一月下旬投進每家每戶的信箱,每年都是全新的精美設計,不變的是當中的核心信息:沒有聖誕卡,聖誕節就不成樣,把要寄至瑞典國內的聖誕卡都放進大信封內(當然是要貼上郵票啊),在截郵日期前(一般都是十二月十六日)投進日常的黃色郵箱或聖誕特設的紅色郵箱(設在在市內繁忙地點),我們必能在佳節前把聖誕卡送到收件人手上。

精明的香港人可會質疑:這分明是綽頭吧。不把聖誕卡集中放進大信封就寄不出嗎?(答案是「寄得出,不用大信封的郵件仍是會被處理的」。)放進大信封能享有郵資優惠嗎?(答案是「沒有」。但郵局每年推出聖誕紀念郵票,比普通郵票平五毫子。)

但是啊,在這個仍帶有童話色彩和幻想的節日,讓我們暫且也不切實際一下,喜孜孜地做些無聊事好嗎?

本人作為一名紙製品控,每年都滿心期待大信封的來臨,看看今年是怎樣的新設計。有別於前幾年的插畫,今年的設計是照片,一隻手,一枝筆,一杯咖啡,兩片薑餅,幾張聖誕卡。

「聖誕快樂。祝安好,  亨歷上」

從構念到色調,都是近年最非女性化的設計;看來郵局也很著意避免性別定型,不把目標群眾定為女性。

假如因為收到大信封而興起要寄卡,但家裡又沒有聖誕卡、自己又懶得買,怎麼辦?呵呵,郵局不是只出豉油而要你出雞的,它是連雞也替你準備好!印像中好像是自去年起,在郵政櫃台都設有免費的聖誕卡,一套四張 (圖顯示了今年的三款設計)。豉油和雞都沒有的人要做的只是動手寫和買、貼郵票,嗯,算是出煤氣/電費吧。

 

 

 

 

 

偏愛kondis

文:愛米

如果你來瑞典,走累了想歇一歇,我希望你別忙不迭薦走進一家連鎖咖啡店。在大街小巷多走幾步,應該不難找到一家konditori(糕餅店,一般暱稱kondis)的。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麵包、餅乾、小酥餅,大蛋糕,比bageri以麵包外賣為主更上一層樓。大部份的kondis都設有座位,一杯咖啡或熱茶加一件玉桂卷,坐下讀著店內提供的日報,不是不像在蓮香一盅兩件嘆報紙的。

 

IMG_2074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一份樸實。飲品選擇簡簡單單:咖啡、茶、果汁/汽水、熱可可等。咖啡是最基本的過濾式黑咖啡,茶是最基本的茶包或茶葉;加糖加奶自便。你不用花時間去猜度cappuccino/ piccol latte/ cortado/ flat white的差別到底在哪。免費添飲基本上是不成文規定,一大壺咖啡煮好坐在熱板上,一壺熱水放在旁,付了一份價錢飲幾多杯也是一份價錢。近年來開始有部份要收幾元添飲費,但仍屬少數。

Processed by: Helicon Filter;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一份寧和、包容。沒有用免費wifi做為招徠,可能因此也少見上網一族低頭手指指坐上半天;也可能是少了這些潮人作為生招牌,在kondis內你會見到穿著反光工作服的工人來吃早餐、腳步緩緩的公公婆婆坐在近窗的位置靜靜地相對一刻。年輕的朋友走進來喝點吃點甚麼時,聊天的聲浪都彷彿比在連鎖咖啡店時低十數分貝。

IMG_20130828_183838

在kondis內你會找到濃郁的生活感。顧客進門首先拿張號碼籌,等候期間瀏覽麵包架上和糕點櫃內有哪些是自己想要的。外賣的客人,清晨的很多是買一條或一堆麵包;下午則多是買一兩件小糕點。幾乎每天/每周見面了,店員和熟客寒暄帶著一份歡愉;配上開門關門時的叮噹聲,生活的聲音就是這樣的。

我有這樣的擔心:在世界愈來愈連鎖的年代,老好的kondis將逐漸消失。在這裡十年,目睹大學城Lund的Lundagård Conditori幾番易手掙扎後最後仍是倒閉,同時見證Hollandia(馬爾默Malmö)和Vete-katten(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等老字號在維持老好風格同時積極進取。只要保持質量,起碼在我屆臨退休年齡的將來,想吃個包飲杯茶時應該仍有kondis可以推門而進吧。

IMG_20130703_144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