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寒冷長夜 挪威藝術家偷天換日

文: 主場報導 

早晨!今天天陰,未來數天亦然,周五起會有驟雨,可是太陽依然可見,港人仍能感到它的溫暖。

迎接太陽,之於我們彷彿是每天正常不過的事;但在挪威的冬天,太陽卻並非家常便飯。挪威貼近北極圈,每到十一月末至一月末,北方便看不見太陽,而其餘的地方日照時間也非常短。

然而當地一個藝術家 Martin Andersen 卻成功「偷天換日」,把太陽偷了過來,讓明媚的陽光提早照射城市尤坎 (Rjukan) 。

當然,所謂偷太陽並非真的把太陽偷過來了。這件作品不是什麼高科技的產品,只是單純把幾面鏡子放到山腰,把陽光折射到城市裡。

這是藝術嗎?或許你會問。當然,能讓人類活得更好,為甚麼不是藝術?

其實尤坎本身處於挪威東南方,本應也能和其他地方一樣,能接收到自然日光;但不幸地,它又湊巧位於一個低深的山谷中,冬天的太陽難以穿越重重石牆,照耀這個城市。

早在二千多年前,古希臘哲人阿基米德已經萌生了掌控陽光的想法。當時其出生地敘拉古被羅馬人攻打,就有傳他製造了一件秘密武器,以一塊巨型凸鏡集中陽光,希望遙距燒賊船。太陽雖然對人類影響甚廣,從食物、能源到天氣我們都得依仗其光線和熱能,但同時要真正控制它,卻是難比登天的。所以縱然我們已經有了電燈照明,能夠間接掌控陽光卻仍然讓人興奮無比,更別說此舉對環境保護帶來的價值了。

對尤坎市長而言,Martin Andersen 的做法對那又暗又冷的旯旮,固然是個莫大福音。不過事實又是否如此?我們一直相信,太陽是希望的象徵,它爲人帶來希望,代表美好的事物,甚至我們會稱開朗的少女爲「陽光女孩」。但實際上陽光卻爲格陵蘭帶來了陰影:冬末陽光重照大地之時,格陵蘭的自殺率是最高的,在春夏兩季也未見得低。陽光和心理健康兩者的關係,或許未如我們所想的必然。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尤坎又可會是另一艘 Martin Andersen 無意中瞄準了的船?

文章來源: http://thehousenews.com/art/%E8%A7%A3%E6%95%91%E5%AF%92%E5%86%B7%E9%95%B7%E5%A4%9C-%E6%8C%AA%E5%A8%81%E8%97%9D%E8%A1%93%E5%AE%B6%E5%81%B7%E5%A4%A9%E6%8F%9B%E6%97%A5/

單車之城好設計:專用迴旋處

文: AC @主場新聞

單車也是道路使用者,丹麥有專用的高速公路,原來荷蘭亦有全球首個單車迴旋懸索吊橋—— Hovernring。

Hovenring 由 ipv Delft 公司設計,由24條鋼纜組裝而成,座落原本汽車迴旋處上方,直徑72米、高約70米。其概念在2008年初次提出,以減輕燕豪芬 (Eindhoven) 和菲豪芬 (Veldhoven) 之間的交通擠塞,提高了當地的道路公全,鼓勵更多人使用單車。

Hovenring 於去年六月啟用,現時已成為當地地標。長遠來說,亦會成為更有效率、安全的道路設計的先河。

參考: Hovenring Giant Hovering Roundabout for Cyclists in the Netherlands – My Modern Met, 30 October 2013 The Hovenring, Netherlands’ Suspended Bike Roundabout, Is A Cyclist’s Dream – The Huffington Post, 28 October 2013

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

圖: ipv Delft

文: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E5%96%AE%E8%BB%8A%E4%B9%8B%E5%9F%8E%E5%A5%BD%E8%A8%AD%E8%A8%88-%E5%B0%88%E7%94%A8%E8%BF%B4%E6%97%8B%E8%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