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清明節「Alla Helgons Dag」(下)

文: 阿毛伯伯

瑞典人過諸聖節,就是到墓園去掃墓,亦可以選擇到規模較大的公園參加。晚飯過後,我亦有去Skogskyrkogården墓園湊湊熱鬧。有人會想,哪有人去墓園掃墓湊熱鬧的?其實Skoskyrkogården既是在斯德哥爾摩的墓園,亦是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平日就有辦官方導賞團,亦開放給遊客參觀其園林設計和建築,每逄諸聖誕很多旅客專程來參觀,不難找到雙雙按著快門的手。

43

當晚很冷一直下著雪,一步出地鐵站就有站內工作人員送上貼心的免費暖手咖啡還配上幾塊餅乾,實在暖在心頭。路上的瑞典人一家帶著燭台、南瓜和盆栽。我猜他們比較喜歡較環保的可栽種方式,墓地旁亦有提供公用的種值工具,在墓園中亦少見花束 。

一入墓園己被不遠處的一片莊觀的燭光燈海吸引住目光,剛好襯上一片片雪花和地上薄薄的積雪,在我對墓園的印象添上幾分浪漫。走近些,看到的不止遍地成千燭光,還有孫兒們的可愛畫作、用蠟燭砌成的圖案拼上幾片紅葉、刻了鬼臉或名字的南瓜等。

瑞典式的萬聖節去掉了一些燈紅火綠,也沒有看到很多令人驚豔的變裝高手。伴著是在死寂的冬天來臨前的點點燭光和暖透人心的咖啡。簡單而帶著淡雅,更見溫馨,符合瑞典人給世人低調而不失格調的印象。

瑞典清明節「Alla Helgons Dag」(上)

文: 阿毛伯伯

即便有沒有宗教信仰,不少香港人都曾在十月三十一日過萬聖節。大人會招朋聚友作樂、扮鬼扮馬到蘭桂芳狂歡一番,小朋友也會參與學校安排的派對或跟朋友交換糖果。而在瑞典,基督新教路德會是最多本地人信奉的宗教,自然亦會過萬聖節。商店在九月底便擺賣不同的變裝服飾和特色糖果,當中斯德哥爾摩市中心人流最旺的Drottninggatan商店街亦高高掛上一隻巨型小鬼布偶,提醒瑞典人:「萬聖節快來啦! 」

1

既然萬聖節是基督教的重要節日一,過節的氣氛想必比香港更濃厚吧。而且瑞典人好像頗重視節慶,平日在商店定能找到一角放著林林總總的派對用品和變裝道具,更何況是萬聖節這種大節日呢。第一次在瑞典過萬聖節,我是抱著準備要看匯演的心情期待著,想看看街上會出現哪個打扮最奇特,哪個的特技化妝最嚇人。咦?奇怪,怎麼大家的裝扮跟平日無異?反而,為什麼超市和便利店就放滿了一架架的燭台和盆栽呢?

原來基督教徒相信十月最後一日是諸聖節前夕(All Hallows’ Eve),英文縮寫為「Halloween」,是夏天的終結,冬天的開始,亦即「死亡之日」。這天是各種亡靈惡鬼最接近人間的時候,所以傳統是在十一月第一天諸聖節(All Saints’ Day)為聖靈祈禱,而在第二天諸靈節(All Souls’ Day)則為過世的親人祈禱,就是類似我們的清明節。時至今日,為方便大家過節諸聖節和諸靈節已經不會分開兩天,而是訂在十月三十一日後的第一個週末同日進行,而萬聖節派對通常會在第二個週末舉行。

2

 

瑞典.尋找失落了的機會-留學篇(二)– 正向教育

文: 阿毛伯伯

我在首篇交待了我來瑞典的原因與期盼,來到這遍斯堪地那維亞土地後,現實跟我的想像會有出入嗎?

1

正式開學上第一課時已經深深感受到這裡的求學氣氛,教授與學生的互動跟香港甚為不同;這裡的學生都勇於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毫不逃避。相反可能因為成長文化的不同,香港學生鮮有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多是避之則吉!相信不少同學都有著一個經驗-當講者提問時,總是想辦法避開眼神接觸,免得被點名回答。

2

或許這個現象跟中華傳統的內斂含蓄有關,社會風氣亦有更直接的影響。而又是怎樣的社會風氣造就香港學生在課堂的沉默?其實回想一下,一般小孩根本都不是特別害羞沉默的,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小時候本來就是最自我中心的時期。餓了想吃就大吵大鬧,哪怕在半夜弄醒熟睡的父母;至於大小二便,只要小大爺要去,就隨時隨地給你下馬威!同時也在本能驅使下勇於探索周遭,亦不斷以不同形式表達自己,作為一種與周遭事物的互動。

3

相反瑞典的師長十分鼓勵小孩毫不掩飾地表現自己的長處,除了這是自我肯定的重要一環,亦只有讓他們盡情發揮,長輩方能把問題與不足之處看得透徹,從而盡情地幫助孩子改善進步。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學生除了會對老師的提問踴躍回應,長遠來說更敢於為自己定下不同的目標,並身體力行付諸實行。

4567

上述道出了中華傳統如何造就沉默的學生,以下則是社會風氣帶來的影響。羞於發問和迴避提問,其實也是害怕失敗的表現;舉手發問,豈不是讓同學都覺得自己愚笨,聽不懂老師講課?所以寧願私下詢問補習老師(相信現今大部分學生或多或少都有補習吧!),也不會當全班面前舉手發問;如果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情況則更為兇險。當你站起來準備回答的時候,一盞舞臺大射燈立即落在你身上。答對的捏一把汗,答錯了就⋯⋯

8

當然沒有人會特別喜歡失敗,但為何會害怕失敗呢?這與我們普遍接受的教育方式有關;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小時候父母長輩教導我們時,通常都以一種「負面」的角度切入,例如父母常會說「不要像他那樣讀書成績差,否則會給同學取笑的。」、「不要在商場亂跑,你信不信相給警察叔叔拉!」、「你看那個小孩在大吵大鬧,人人都不喜歡他,幸好你很乖呢,記住不要學壞了。」、「你看,街上的叔叔阿姨們都盯著你,羞家死了,你還繼續!」等等⋯⋯至於老師當眾懲罰學生時也不忘對其他學生發出警告「這樣做的下場你們現在知道了,誰想加入!」

總之從小開始長輩就不停灌輸不同的負面例子給自己,反正他們覺得不對的,就搬來「警察叔叔」、「醜死怪」等等。更差的是,縱使孩子乖乖的,他們照樣會找來一堆「人辦」來讓你不要學習。在這樣的環境下,每個小孩都害怕自己因表現不夠好、行差踏錯而成為壞榜樣-一個失敗的象徵。而最壞的影響是把取笑失敗者的風氣帶給了小孩,當中部分小孩下課回家後,會把一些課堂「趣事」分享給父母。

9

相反瑞典的教育則「正面」得多,父母長輩都會側重一些美好的事物,以引導小孩走向正確的道路。老師面對學生的問題,也主張私下跟父母一起商討,絕不會把學生當成「人辦」示眾。當然世事不會經常美好,人生一定會有做錯事跟失敗的時候,總得告訴孩子要當心,瑞典人又會怎樣做呢?

10

失敗是不可怕的,特別是孩子犯錯可謂天經地義。他們會讓小孩放心說出自己那樣做的原因,當時的想法和感受。詢問結果跟預期有否出入,做法是否最合適,若果不那樣做事情又可能會怎樣發展?再從旁提供意見,目的就是要讓孩子徹底從自身的錯誤與失敗中學習。而在過程中,孩子也會清楚眼前的師長是一心幫助自己的,不會單純以權威壓服自己,也令他們將來有什麼問題更樂於發問。

11

所以瑞典學生會從失敗中學習,不論是自身還是朋輩的錯誤。對於同學在老師提問時答錯,他們會覺得自己也有機會犯上同樣錯誤。延伸到大學,教授就經常就著學生回答錯的問題,與其他學生討論錯在哪裡,往往令學生對學問有更深的掌握。同樣地,既然錯誤不是問題,聽不懂教授講課當然也沒有大不了,就舉手提問吧,教授也許亦會反思自己的講解方法是否有改善空間。其實有時也一拼幫了有著同樣疑問的同學,大家可以趁機透過你的提問與教授的解答從中學習。

12

錯了就是錯了,有人一生都不會錯嗎?失敗沒有什麼好怕,也不用對別人的失敗一沉百踩。不知遠東的朋友們,面對自己去年的失敗,今年的你們又是如何自處呢?待續⋯⋯

13

文章同時刊登於《換日線》。

博客介紹 — 阿毛伯伯

阿毛伯伯-追求自由與真理,奉人性為唯一信仰。一零年由香港到瑞典求學,與這地方一拍即合。現於遊戲應用程式開發商工作,亦與朋友成立北歐留學咨詢公司。

作者博客/文章亦可見:
https://www.facebook.com/swedishk
http://www.nordicstudyconsulting.com/#!blog/ch2w
https://www.facebook.com/NordicStudyConsulting?ref=ts&fref=ts

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