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野外定向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瑞典人普遍都是低調和平,但一說起運動或比賽,他們的競爭心理就會展露無遺!

話說瑞典中學的體育課是每堂都計考試分,有一項目叫 orientering (orienteering),類似野外定向。內容是自己拿著地圖和指南針,在森林中找出地圖指示的地點拿蓋章,集齊所有蓋章後回到起點,要在1.5小時內完成,同時亦計時,最快跑回起點又拿齊蓋章的便勝利。

第一次參加時是剛來瑞典一個月,來瑞典前沒有用過指南針認路,更沒有在森林逛過,最多只是去香港的自然教育徑慢行。老師一吹哨子,同學們就起勢地跑,不論男女都好老練認真,勢要跑第一。瑞典的森林是沒有路牌也沒有石屎路,尤如回歸幾百年前的野外生活。我記得當時也來不著看地圖,因為看不明,唯有跟著同學們跑,可是又跟不上人,結果都是包尾,時間也很不理想。

野外定向每年兩次,每次都計分。到第二次再跑野外定向時,已有了半年在瑞典森林活動的經驗,雖然仍是包尾,但時間進步了。在運動方面,不得不承認鬥心和體能都不及瑞典同學,不過… 我的數學是全班最高分!哈!

#想當年
#瑞典小生活

19510464_879234145566788_3765830829401733010_n.jpg

北歐奧運服

文: Ernest

四年一度世界大熱的2016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盛會將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開幕。

剛剛前幾天各個國家的運動員都以國家隊服亮相人前,先來個外表鬥法。

瑞典奧運服

Inline images 1

Inline images 2
H&M為瑞典設計的奧運服,以瑞典國旗的黃、藍為主。衣服物料採用sustainably-produced recyclable fabrics,可循環物料做出來的風衣、leggings、t-shirts和衛衣;代表瑞典人對eco-sustainability的支持。

芬蘭奧運服

Inline images 3

HALTI芬蘭奧運出場服

丹麥奧運服

Inline images 5

VERO MODA與 JACK & JONES共同設計丹麥奧運服

挪威奧運服

Inline images 6

【有乜好过去camping – 挪威篇 V】跟早早去shopping

文: I’m not a backpacker

今日到達挪威首都Oslo,當然要帶大家去shopping啦!吓?帶你去買三文魚?嗯,我點會同大家行街市買魚這麼普通呢?(我的對白像不像詩詠BB呀?)戶外活動是我倆的喜好嘛,來到挪威首都,要shopping的話第一站當然去逛戶外用品店啦!😈😈😈

去旅行行市集行商店購物應該是不少旅人的經常任務,誰人說backpacker一定不購物架?只是在購物時會格外精挑細選,畢竟這背包有限仲要過關🎤。我們無論身處世界任何國度,逛戶外用品店或尋訪戶外品牌旗艦店專門店也是我們的經常任務。

Oslo有什麼好逛的戶外店呢?嗯,就去挪威第一戶外服品牌Norrøna逛一逛先🏂🏂。Norrøna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挪威品牌,由Jørgensen家族在1929年成立。生於挪威這片與大自然密不可分的土地上,Jørgensen家族4代人均一直致力追求製造簡約、耐用、高質素兼富功能性的戶外用品。這片土地擁有峽灣、冰川、森林和湖泊,資源豐富多樣,造就挪威人多元化戶外活動。挪威位處世界版圖上較北位置,受著地理因素影響天氣變化多端,所以不少北歐品牌,包括Norrøna在內,在產品設計上花了不少功夫於抵抗極端天氣這功能上面,目的,也就是為所有冒險家帶來最優質的保護。走在店裡,吸引著我們的除了是琳琅滿目的服飾之外,另一個吸引位莫過於店內設有維修櫃檯!各式各樣的拉鍊、鈕扣、配件,還有默默在縫紉機前的師傅,可見品牌對sustainability可持續性的支持,畢竟戶外服裝品牌的原廠「真 · 維修保養服務」在我們香港實屬小見。

而另一挪威品牌Helly Hansen,則源於1877年(足足早Norrøna成立50多年),由挪威船長Helly Juell Hansen和他太太所創立。可能創立人身為航海家,Helly Hansen對防水、保暖及透氣度三方面均極為重視。基於Layering概念,孕育出今天的the 3-Layer System™,Helly Hansen在這方面的發展作出了不少供貢獻。早早一直覺得Helly Hansen的服裝設計不時帶有航海水手的風範⛵️,想必這也是源於它的創立人Helly Juell Hansen的原故。

13072900_474462652760351_2542210955449631303_o

13055653_474462649427018_3779096409680025511_o

挪威人,就是愛追求adventure的一個民族。他們把大自然視為自己的家,愛回家享受自然給予他們的一切,在極端天氣下勇敢面對所有挑戰。或許他們並沒有本著征服大自然的心態,反而是想辦法跟它好好相愛,在可持續發展這層面上努力努力。

‪#‎有乜好過去camping‬ ‪#‎挪威篇‬ ‪#‎挪威‬ ‪#‎偽背包客‬ ‪#‎山旅人‬ ‪#‎營旅人‬ ‪#‎營遊北歐‬ ‪#‎北歐‬ ‪#‎北歐之旅‬ ‪#‎子午太陽‬ ‪#‎北歐生活‬ ‪#‎北歐文化‬ ‪#‎奧斯陸續‬‪#‎iamnotabackpacker‬ ‪#‎visitnorway‬ ‪#‎Noway‬ ‪#‎midnightsun‬ ‪#‎Oslo‬ ‪#‎Norrøna‬‪#‎HellyHansen‬ ‪#‎backpacker‬ ‪#‎camping‬ ‪#‎norwaynature‬ ‪#‎norish‬ ‪#‎scandinavia‬‪#‎cctvb‬

文: 淳@ 我的港式挪威生活

在X Game舉行中和Winter festival的加持下,星期天依然搏一舖駕車上山滑雪,因為有人想試一下滑雪!遲上山的緣故,其他人已經開始歸家我們先到達,很順利找到車位。

因為要租兩副cross country ski,所以我也第一次體驗到這邊的租借流程。半自助形式,有幾部touch screen電腦,輸入個人資料身高體重,選擇了想要租的用具後,旁邊就會印出一張收據,拿著這張票去櫃枱就有人拿用具給你了,試對尺碼就可以拿著票到出口旁付錢,過程非常順暢。

成人bb班開課,2對2,由怎把鞋扣上滑雪板開始,到怎樣上斜和落斜減速,在稍平的路段來回幾趟後,繼續上路挑戰。PK幾回免不了,落斜一怯就輸了。踩鋼線妹在大斜坡打算學旁邊的豆丁坐著滑下去,點知下一秒個妹豬衝到下去360度打了個筋斗,嚇到她又唔敢落了。上斜對初學者先攞命,上兩步退一步,跌低後兩條滑雪板打大交,左腳踏右腳,終於起到身又hold唔住繼續向後溜。望著他們好像見到第一次滑雪的自己,好陰功!

Katy妹在大上斜中間被溜後的丹尼爾流浪看世界打斷,悲劇了,蝕了道氣,出盡力都上不到頂,唯有取下兩條板走上來,立刻feel到兩道怨氣射向某人。原來她平常不多運動,這次累死她了,小丹丹反而覺得比想像中好玩。

ps. 冬天來遊Oslo又想滑雪的,沒車沒關係,地鐵也可上山,先坐1號線到終站 Frognerseteren,轉48號巴士,幾分鐘就能到Winter park。

12805672_1686397261607986_4118493855561574165_n.jpg

 

 

北歐定向之旅 (六)

文: 三才

香港賽員成績報導

同行參加WMOC的香港定向友人楊國強及羅國權都能在短距離賽躋身決賽A,分別以32名﹙M55組﹚及55名﹙M50組﹚完成賽事。

羅國權於短距離決賽衝向終點(相片來源:羅國權)

WMOC公開賽 – 長距離

始終WMOC都是上了年紀的參加者為主﹙人數最多是55 – 70歲的組別﹚,所以賽會安排比較多的休息日,完成兩天短距離賽事後會休息一天,兩天長距離入圍賽完成後又有一天休息!而公開賽事會跟他們一同休息,加上距離較他們短,所以體力及精神上較O-Ringen稍為輕鬆。如果大家記得上集提及,距離短更不能掉以輕心,因為難度會更高。結果在跑進森林的第一天就完全應驗,賽區在哥德堡東面,除了沼澤還有一大部分是整塊岩石形成的大石山,加上我出發的時候下着香港紅雨程度的暴雨,結果就在無盡的沼澤迷失了十多分鐘;到賽程中後段,犯了一個低級錯誤,沒有用一個明顯的地型特徵去進入控制點,結果又花了10分鐘。6.5公里的賽事,跑了105分鐘,平均速度比O-Ringen十多公里的賽事還要慢。第二天的樹林較第一天容易,而且較多小路,除了第一個控制點浪費了數分鐘外,完成時間比首天好。

law

香港的楊國強繼續表現突出,完成兩天的入圍賽後,成功躋身M55組別的決賽A,成為第一名參與WMOC長距離決賽A的香港運動員,最終以64名完成賽事。

yeung

楊國強在長距離決賽(相片來源:大會相簿)

WMOC長距離決賽

幸好決賽不是我,因為今天跑完比賽,晚上就要坐飛機回港,所以基本上不容有失。今天的賽程是三天樹林賽事中最短的,加上我特意最早出發,所以10點左右就可以完成賽事,較為可惜的是始終擺脫不了一個大錯誤,浪費了5分鐘時間。不過最幸運的是今天天公造美,陽光普照,不用擔心濕衫濕鞋如何打包坐飛機。

hint

長距離決賽往起點的指示,大家可以找找有多少組別。

而且賽會為求比賽更為環保,所有賽區都安排在公共交通工具可達的地方,賽員不用駕車就可以到達賽事中心。最後一天的比賽雖然是野外的賽事,竟然可以坐電車就可以到達。

為求明日比今天好

陽光普照的北歐,為整個旅程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兩星期內的10場比賽,無數的沼澤、沾滿泥漿的定向鞋、大大小小的迷失,總是每次到北歐比賽的必有經歷。這些回憶不只是茶餘飯後的話題或是投稿的題材,更是定向運動員寶貴的經驗,不斷在世界各地累積不同賽區的經驗,慢慢就能提升定向所需的技術,以及在比賽時更為穩健(當然也是外遊的藉口,奈何荷包沒有太多彈藥),令自己的技術、心態更上一層樓。

 

 

北歐定向之旅 (五)

文: 三才

WMOC公開賽 – 短距離

final

衝向終點的男子60歲賽員

公開賽沒有指定出發時間,而且長度較O-Ringen時短很多,所以會比較輕鬆。首兩日的賽事是短途賽,在哥德堡市西北面的新發展區舉行,就是在一個海邊住宅區舉行。短途賽在2003年加入到世界錦標賽之中,通常會在市區舉行,距離短、速度高,方便電視轉播及觀眾欣賞。簡單一句,就是要跑得快、有速度、地圖閱讀要快,在O-Ringen不用跑這麼快,在市區跑的時候總是喘不過氣,幸好天氣還可以,總算無驚無險完成第一天的賽事。當第二天習慣了跑動以後,賽程的難度增加了,除了住宅區還途經兩個郊野公園,路線選擇及導航就在這兩個區域犯了點錯,結果時間就比第一天慢了點。

twitter

全場最年長運動員完成短距離決賽(相片同源:大會Twitter)

control point

短距離決賽的最後控制點(相片來源:羅國權)

北歐定向之旅 (四)

文: 三才

行文之時碰巧是香港足球隊兩場重要的賽事,球員在場上表現的拼勁及體育精神,感染了很多香港人。體育精神就是在比賽中全情投入,不只著眼於勝利、賽果,更重要的是全力以赴。本文中的比賽某程度體現了這種精神,參加者之中很多其實已達暮年,老眼昏花,甚至步履蹣跚,但他們仍然會盡力衝刺,爭取旁人眼中微不足道的一秒半刻。

上回提要:

我終於完成了O-Ringen的5天比賽,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我來瑞典還有另外5天的比賽,所以在波路斯完成比賽的第二天(7月25日)便驅車前往哥德堡。

station

在WMOC期間我們住的足球隊Club House

WMOC

World Master Orienteering Championship(WMOC)

blogger

WMOC長距離入圍賽(2)的會場

這個比賽叫作世界先進野外定向錦標賽,「先進」是甚麼?其實就是35歲或以上的人士,這個比賽就是讓世界各地35歲或以上的定向愛好者一同比賽,決出一年一度的世界冠軍。基於公平原則,WMOC會以5歲為一組,由35歲開始直至最年長的參加者。今年最年長的參加者是97歲,賽會便特別為他設立了M95組別(M:男子,W:女子)。不要以為這些先進人士只是來輕鬆一下,他們全都非常認真作賽,因為比賽會分初賽及決賽,大家都會努力爭取進決賽A(只有80個名額,其餘就只能參加遺材賽的決賽B及C);而且參加者之中還有很多世界冠軍級人馬,例如瑞士的定向女皇—Simone Niggli(23次世界冠軍,曾經兩屆世界錦標賽橫掃所有4個項目的冠軍,參加W35組別),

後面那位便是Simone Niggli,前面是香港定向人兼Blogger—白沙澳王子

blogger

(相片來源:白沙澳王子的Facebook)

瑞典的Mr. Orienteering—Jörgen Mårtensson(90年代的兩屆世界冠軍,參加M55組別)。至於我?我還有兩年才到35歲,所以沒有資格參加這個比賽;不過賽會一如其他世界賽事,安排在同一地點舉行公開賽事,讓其他人一同參與比賽。

由於同行定向友人參加正式賽事,而我跟太太和另一香港定向友人就參加公開賽事,所以25日中午冒着風雨到賽事中心登記及報名公開賽事。

「希望這個星期天氣不太差吧…」心想,不過現實跟願望望總有點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