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尋找失落了的機會-留學篇(二)– 正向教育

文: 阿毛伯伯

我在首篇交待了我來瑞典的原因與期盼,來到這遍斯堪地那維亞土地後,現實跟我的想像會有出入嗎?

1

正式開學上第一課時已經深深感受到這裡的求學氣氛,教授與學生的互動跟香港甚為不同;這裡的學生都勇於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毫不逃避。相反可能因為成長文化的不同,香港學生鮮有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多是避之則吉!相信不少同學都有著一個經驗-當講者提問時,總是想辦法避開眼神接觸,免得被點名回答。

2

或許這個現象跟中華傳統的內斂含蓄有關,社會風氣亦有更直接的影響。而又是怎樣的社會風氣造就香港學生在課堂的沉默?其實回想一下,一般小孩根本都不是特別害羞沉默的,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小時候本來就是最自我中心的時期。餓了想吃就大吵大鬧,哪怕在半夜弄醒熟睡的父母;至於大小二便,只要小大爺要去,就隨時隨地給你下馬威!同時也在本能驅使下勇於探索周遭,亦不斷以不同形式表達自己,作為一種與周遭事物的互動。

3

相反瑞典的師長十分鼓勵小孩毫不掩飾地表現自己的長處,除了這是自我肯定的重要一環,亦只有讓他們盡情發揮,長輩方能把問題與不足之處看得透徹,從而盡情地幫助孩子改善進步。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學生除了會對老師的提問踴躍回應,長遠來說更敢於為自己定下不同的目標,並身體力行付諸實行。

4567

上述道出了中華傳統如何造就沉默的學生,以下則是社會風氣帶來的影響。羞於發問和迴避提問,其實也是害怕失敗的表現;舉手發問,豈不是讓同學都覺得自己愚笨,聽不懂老師講課?所以寧願私下詢問補習老師(相信現今大部分學生或多或少都有補習吧!),也不會當全班面前舉手發問;如果被老師點名回答問題,情況則更為兇險。當你站起來準備回答的時候,一盞舞臺大射燈立即落在你身上。答對的捏一把汗,答錯了就⋯⋯

8

當然沒有人會特別喜歡失敗,但為何會害怕失敗呢?這與我們普遍接受的教育方式有關;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小時候父母長輩教導我們時,通常都以一種「負面」的角度切入,例如父母常會說「不要像他那樣讀書成績差,否則會給同學取笑的。」、「不要在商場亂跑,你信不信相給警察叔叔拉!」、「你看那個小孩在大吵大鬧,人人都不喜歡他,幸好你很乖呢,記住不要學壞了。」、「你看,街上的叔叔阿姨們都盯著你,羞家死了,你還繼續!」等等⋯⋯至於老師當眾懲罰學生時也不忘對其他學生發出警告「這樣做的下場你們現在知道了,誰想加入!」

總之從小開始長輩就不停灌輸不同的負面例子給自己,反正他們覺得不對的,就搬來「警察叔叔」、「醜死怪」等等。更差的是,縱使孩子乖乖的,他們照樣會找來一堆「人辦」來讓你不要學習。在這樣的環境下,每個小孩都害怕自己因表現不夠好、行差踏錯而成為壞榜樣-一個失敗的象徵。而最壞的影響是把取笑失敗者的風氣帶給了小孩,當中部分小孩下課回家後,會把一些課堂「趣事」分享給父母。

9

相反瑞典的教育則「正面」得多,父母長輩都會側重一些美好的事物,以引導小孩走向正確的道路。老師面對學生的問題,也主張私下跟父母一起商討,絕不會把學生當成「人辦」示眾。當然世事不會經常美好,人生一定會有做錯事跟失敗的時候,總得告訴孩子要當心,瑞典人又會怎樣做呢?

10

失敗是不可怕的,特別是孩子犯錯可謂天經地義。他們會讓小孩放心說出自己那樣做的原因,當時的想法和感受。詢問結果跟預期有否出入,做法是否最合適,若果不那樣做事情又可能會怎樣發展?再從旁提供意見,目的就是要讓孩子徹底從自身的錯誤與失敗中學習。而在過程中,孩子也會清楚眼前的師長是一心幫助自己的,不會單純以權威壓服自己,也令他們將來有什麼問題更樂於發問。

11

所以瑞典學生會從失敗中學習,不論是自身還是朋輩的錯誤。對於同學在老師提問時答錯,他們會覺得自己也有機會犯上同樣錯誤。延伸到大學,教授就經常就著學生回答錯的問題,與其他學生討論錯在哪裡,往往令學生對學問有更深的掌握。同樣地,既然錯誤不是問題,聽不懂教授講課當然也沒有大不了,就舉手提問吧,教授也許亦會反思自己的講解方法是否有改善空間。其實有時也一拼幫了有著同樣疑問的同學,大家可以趁機透過你的提問與教授的解答從中學習。

12

錯了就是錯了,有人一生都不會錯嗎?失敗沒有什麼好怕,也不用對別人的失敗一沉百踩。不知遠東的朋友們,面對自己去年的失敗,今年的你們又是如何自處呢?待續⋯⋯

13

文章同時刊登於《換日線》。

文化篇-丹麥的高中畢業

文: 香港男孩在丹麥

上次同大家介紹過丹麥嘅高中制度同傳統畢業帽。今次就同大家介紹一下佢地嘅畢業典禮。

丹麥嘅高中畢業典禮大概喺六月尾舉行。喺畢業典禮當日,學生會著住白色衫,帶住畢業帽,返到學校參加學校嘅畢業儀式。

儀式完結後,學生會坐上自己班所屬嘅卡車。車上有由學校提供嘅酒以及播放著party music去開始丹麥學生生崖入面最重要嘅一日。

卡車一開始多次會開到附近城市嘅市中心然後會逐一駛到每個學生嘅屋企。

而D家長好似驚卡車上嘅酒唔夠咁,喺屋企度又準備一大堆酒去歡迎D學生。可以睇得出丹麥人有幾開放同有幾鐘意飲酒。而成個event大概會係midnight結束。

下一次將會同大家講下丹麥高中最wild嘅一個event,大家會有機會睇到丹麥喺一個思想幾開放嘅國家。

12030244_1718663505028982_1545939974289821623_o 12031388_1718663521695647_416255362042041484_o 12038893_1718663508362315_8586349769046442847_o 12052657_1718663488362317_3774429539174984052_o 12068395_1718663495028983_8271041138007209361_o 12002966_744821042306645_2870685788043886512_n 12027342_1718663515028981_1928419676599372395_o

文化篇 – 丹麥的高中畢業(1)

文: 香港男孩在丹麥 – Hong Konger i Danmark

如果有機會六月去丹麥、北歐又或者應該話歐洲嘅朋友應該會見到一D十八、九歲到嘅北歐年輕人戴住一D好特別嘅帽。

個D係丹麥同瑞典嘅高中畢業帽。瑞典嘅係黑色邊,我唔係太清楚仲有冇其他顏色。而丹麥嘅就有紅色邊同藍色兩款。

紅色嘅係代表由傳統三年高中制畢業。而因為之前入到高中嘅學生唔多,丹麥教育系統就喺70年代加入在唔同嘅高中文憑分別叫HF、HHX同HTX。而喺以上制度畢業嘅學生就會戴上藍色嘅帽。

帽上會綉上學生嘅名。畢業帽對丹麥人意義重大,因為高中畢業對佢地傳統黎講係人生一個重要里程碑。反而大學畢業佢地唔會咁重視。

畢業生喺考完最後一科試就會開始戴帽,好多學生什至平時出街或者去旅行都會戴住佢。

下次講下學校家人會點同學生慶祝。

10408980_1685069968388336_5948556821023339496_n 11174722_1685069988388334_793678210595415606_o 11411835_1685069991721667_5795093528776901396_o 1655284_1685070001721666_604905969521150214_o

北歐升學

文: 陳若谷

小編最近在想,如果利用此網頁可以達到一個目的,那會是什麼? 後來我想下想下,發現除了推廣北歐文化之外,我還希望更多人可以在北歐升學 — 別誤會,這不是勸人移民或是去他國用資源,而是純粹覺得能夠在北歐留學,體驗相對更大的自由,見識TVB 層次以上的創意,還可以知道什麼是可持續發展的城市規劃,是人生中一件很棒的事,說不定可以把新的生活概念帶回香港。

就算不說如此宏願,香港的年青人上大學比率實在是低,我搞不清的是為何香港富裕如此,放在教育的資源如此地少? 當然我們有高級文憑,有副學士,但有書讀,又為什麼要分主副? 而更大的問題是,香港的家長只會送子女去英美加澳四大國家,台灣日本韓國新加坡,但世界其實很大呀,北歐的學校也絕對不錯。

於是今天跟友人分享此意念( 當然,什麼資料搜集也未做),她說了兩點我覺得要先搞清:

1. 不是家長想送他們去這些英美加澳國家,而是HR 和僱主喜歡這些國家回來的畢業生,你同佢講北歐讀完番黎,佢會問: 搞咩呀?

2. 上不到大學的人當中,當然有些好想讀,但有些就是讀不了,或是根本對讀書沒有興趣,又為什麼要這些人讀上去?

我的回應是:

1. 是的,有時讀書是為了搵工,但更是為了自己! 不過這個實際考慮也有道理,那我們就去同HR 說,北歐的大學也不錯吧。

2. 我的argument是,讀大學,某程序上是受教育的權利吧,有些在中學一般的人上到大學就開竅,唔俾佢讀,佢唔知架喎。這點相對較為複雜 — 一個中學DSE 考得差的人,對自己讀書也唔會好有信心,根本不想讀; 而且如果是語文差的一班,英文講唔到,過到去又係盞搞。當然,我不是說北歐最好,不是一定要去,英文完全講不好都要去,只是多一個選擇吧。

你們又覺得怎樣? (寫咁多,其實想自己捱到12:15去看他來自江湖:)))

圖片來源: rthk

下載

Vappu

文: 寄居芬蘭

5 月1 日,芬蘭裡叫這天做Vappu, 既是勞動節,也是慶祝高中生畢業的日子。

芬蘭的高中生會戴頂水手帽、穿上自選禮服,手執一枝玫瑰去拍畢業照。他們沒有我們四方形的畢業帽,也不會拎毛公仔拍畢業照。其實我自己不理解香港的畢業生啥要同時抱著一隻好大的卡通公仔加一紥花拍畢業照?是要營造我不孤獨的形象嗎?

而芬蘭的大學生在入學時多會買一套圖中的夾拿衣(連身工人衣),各大學有不同的顏色,如圖中的紅色、或者白色、墨綠色。年中他們有不少聯校的 party 或傳統活動在酒吧裏進行,每出席一個活動可用2、3 歐的價錢買一個代表那個活動的徽章,再將之縫在夾拿衣上,那麼一兩年下年衣服上越多徽章就類似代表你越是一個 outgoing 的社交高手。應也有點羊群心理的心態吧。

我自己蠻喜歡Vappu 這個在當地很有節慶氣氛的節日。當天是芬蘭的公眾假期,街上擠滿興奮的學生外,還會難得一見芬蘭街頭竟變得像香港一樣熱鬧,而平日表情肅穆的芬蘭人這天都掛著溫暖笑容,頸項上掛著彩帶,頭上應節地戴了水手帽,手裡還拿著香檳,好像全城的人都為了迎接夏天的終於到來和公眾假期而約好外出,走到市中心market place 的廣場聽音樂會、買小吃、跟老友和舊同學聚舊,普天同慶一番。

11155169_10153837744287627_2280521590408353972_o

再等我們就老了

文: 寄居芬蘭

當年最刺激我坐言起行去芬蘭的原因有三:
1. 實在太討厭我當時的工作,那時24 歲 ,覺得再等就老了,與其為了當年起薪點的薪金默默死撐、悶悶不樂至30 歲 ,不如早點破斧尋舟,辭工去;

2. 我同期畢業的好友直接去了芬蘭讀書 ,生活好像不錯(後來才發現臉書上我們報喜多於報憂 ,是因為更多時候沒力氣把生活裡十常八九 、難堪或無奈又細碎的事一一記錄);

3. 從經驗裡知道自己可以在異國度生活,只要夠錢食飯 ,住的地方又有互聯網,基本上就無難事。

試完芬蘭的生活,覺得也有不適合的地方,例如語言和天氣 ,於是又回到香港生活工作去。

今天瀏覽好友的照片,竟然對四月期間她還在樹椏盛載厚雪的芬蘭樹林裡滑雪感到陌生。曾經,外出時總要穿兩雙羊毛襪 、戴愛斯基摩人帽、在許多個負度數日子中抵著冷雙耳通紅的走一段冷得自我結冰的路(怪自己不懂騎單車),就為了去遠一點但便宜一些的超市買油米鹽糖等必需品,是每天的生活寫照。然而最熟悉的畫面在年輪間遠去,再次成為模糊陳舊的影像;陌生,還有點感慨。

在異國度裡投入生活,適應期間難免遇上困難或挫折。得失取捨後仍留下是為了更廣闊的生活空間吧?

我沒留下是因為不想再花費時光由小城 Vaasa 搬到首都,重新適應Helsinki 的生活,去建立圈子、碰這碰那等機會(是的呢我自己也沒多耐性,覺得互不適合就不再苦苦堅時,悄然離開算了)。

也許我應感謝讓我不能再忍受的第一份工,還有其他讓我氣餒到不得不改變現狀的大小挫折,不然一忍再忍,十年就老去了。

22416_1054229027940043_6950374549998358993_n

寄局芬蘭Facebook

瑞典.尋找失落的機會-留學篇(一)

文: 阿毛伯伯

隨著畢業論文修改完成,在瑞典的留學生涯也將完結。在這塊里程碑上我決定把思緒回到起點,讓一切再次沉澱發酵。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號晚上十點半,我隻身來到斯德哥爾摩。離鄉別井的心情讓所有畫面都變得深刻,方能夠把時間都記得這麼清楚。我並非為熱愛這片土地而來,為的,是一個失落了的機會。 

在香港修畢大學後待了一段日子,最後進入醫療用品供應商跑銷售,到全港各區醫院向醫生護士們推銷產品。很享受能四處外出不用困在辦公室,把醫院跑完還可提早回家。可是我不喜歡這份工作,那些醫療用品為我帶來的就只有數字。我想在躺進棺材前為人生留下多點色彩,而往外闖,大概能最快把自己弄得五顏六色吧。 

由於成績不出眾,家裡也不怎麼富有,一直沒想過付諸實行,直到一位好友提議一起報讀瑞典的碩士。對瑞典一無所知的我只知道能出走就是個好機會。我跟瑞典從沒有過任何交集,令申請過程變得很夢幻,不在意卻又很期待。在教育部公佈結果前已不停查看申請結果,某天發現申請被拒絕了,沒有怎麼失望,反正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機會總有點患得患失的感覺,繼續努力工作吧。然而我仍心存希望,覺得這麼早就被拒絕應該跟漏交文件有關。我早就發現並已補交,可能職員還沒更新而已。

其後收到皇家科技學院 Kungliga Tekniska Högskolan(KTH)的取錄通知,不是早就被教育部拒絕了嗎?查看之下果然不知在什麼時候開了綠燈!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神奇,然後就想可以辭工不幹了!往後每天都在想有什麼要準備,又看看瑞典是怎樣的,充滿興奮與期待。但隨著離開日子越來越近,心裡又多了幾分忐忑。 

這天始終要到來,在機場跟父母好友一一道別後,就帶著幾分煩躁不安跟無數的未知踏上改變人生的旅途。經過十幾個小時長途跋涉,坻達瑞典時除了心想「終於到了!」,就只有眼睏。已經很晚了,亦不想再舟車勞頓,就直接在機場大堂過我在瑞典的第一個晚上吧。每次在機場睡都很早醒來,因為睡沒多久已經腰酸背疼,而且越睡越冷。吃過早餐抖擻精神,便攜著大小行李向 KTH 進發。 

 甫踏出地鐵站便能感受瑞典獨特的氣息,KTH 跟香港的大學有很大分別;香港的大學一般都有校門或者牌樓之類的既定入口,而且校區明顯從周邊地區獨立出來。KTH 則是個四通八達、與周邊社區緊密連繫著的建築群,整個校園本身就是社區的一部份。口裡不禁大叫「嘩,這就是大學呀!」,離開香港時煩躁忐忑的情緒立時一掃而空。金碧輝煌的校徽散發著一股擋不住的皇家氣派,靈魂頓時受到感召,深信在這裡定能展開色彩繽紛的一頁!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