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留學生活

Being a newcomer

初到丹麥的幾個小發現:
• 感覺上這裡的人都脾氣挺好,在飛機或地鐵上經常聽到父母和孩子聊天時有小朋友的笑聲,有時不小心走錯了單車路或擋著別人他們也不會「燥底」。(擋著別人的路然後被人「燥底」是我從老撾回香港後感受最深的事情哈哈)
• 初到的時候感覺這裡的男生好像個個也很帥,就連在便利店的Salesman也覺得很帥,心裡想如果在香港一定可以當Model了。後來特意在尋找一些不帥的男生也是有發現的,不過比例應該比較小 。

第一次看見雪

記得我第一次看見雪是在London 的一間廉價旅館,當時我和大學同學在旅館廚房(在為了省錢煮即食麵嗎?忘了。)的窗前發現緩緩飄落的雪花,不禁向旁邊的東南亞裔男分享興奮,說: It’s snowing. 然後換來他那又怎樣,興奮不來的淡然回應。

瑞典.尋找失落了的機會-留學篇(二)– 正向教育

正式開學上第一課時已經深深感受到這裡的求學氣氛,教授與學生的互動跟香港甚為不同;這裡的學生都勇於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毫不逃避。相反可能因為成長文化的不同,香港學生鮮有發問,對教授的提問也多是避之則吉!

文化篇-丹麥的高中畢業

上次同大家介紹過丹麥嘅高中制度同傳統畢業帽。今次就同大家介紹一下佢地嘅畢業典禮。

文化篇 – 丹麥的高中畢業(1)

如果有機會六月去丹麥、北歐又或者應該話歐洲嘅朋友應該會見到一D十八、九歲到嘅北歐年輕人戴住一D好特別嘅帽。

北歐升學

小編最近在想,如果利用此網頁可以達到一個目的,那會是什麼? 後來我想下想下,發現除了推廣北歐文化之外,我還希望更多人可以在北歐升學

Vappu

5 月1 日,芬蘭裡叫這天做Vappu, 既是勞動節,也是慶祝高中生畢業的日子。

再等我們就老了

也許我應感謝讓我不能再忍受的第一份工,還有其他讓我氣餒到不得不改變現狀的大小挫折,不然一忍再忍,十年就老去了。

瑞典.尋找失落的機會-留學篇(一)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號晚上十點半,我隻身來到斯德哥爾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