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宜家之父看瑞典教育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宜家之父 Ingvar Kamprad上星期六去世,終年91。作為瑞典現代家具的先驅,把設計與實用帶入每個瑞典人的家,Ingvar Kamprad 在瑞典人心中有一定地位,他逝世後,瑞典國王和一眾政界商界人士也發哀悼文。

宜家之父的傳奇在瑞典可說是家傳戶曉。我第一次接觸他時,是在瑞典高中的商業課。老師定了Ingvar Kamprad 為兩星期的學習議題,全班分成4組,每組有不同主題自行進行資料搜集,再總結做presentation,而我的小組主題是 Ingvar Kamprad 的企業家風格。

Continue reading 從宜家之父看瑞典教育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環保吸音植物牆

文: 安尼斯

北歐森林的苔蘚除了可以用來做盆境花藝,重可以做咩呢?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今年代表瑞典參展的Nordgrona 就發明將苔蘚植物轉做環保吸音植物牆。
苔蘚植物,由孢子來繁殖,不過就唔會幫米雪姐將藥箱變做手飾箱。根據Carl-Oscar  Pressfeldt,Nordgrona代表講,他們用停止活動的苔蘚 (reindeer moss,在丹麥及瑞典先有的苔蘚品種)用人手加工制成不同形狀。 制成後的環保吸音植物牆可以吸音,吸濕,防火兼淨化空氣。
 
起初,筆者都有種攞你命三千的感覺,不過見到展覧時個幅植物牆都有一股震撼感,加上有iso 認證同Lund University 工程學院support,都想屋企有幅植物牆。 而家幅植物牆被瑞典駐港澳領事館買入,放在領事館度,有興趣的不妨去睇吓!
Reference

Www.hughug.se

Business of Design Week 瑞典的地圖藝術

文: 安尼斯

image

讀書時,筆者修讀地繪學(地理資訊及測量),總學習日復日的繪製地圖。其實從幾萬年前的畫家在洞穴壁上紀錄星象的軌跡,以及用箭頭引導打獵的路徑到今日Google Map。在許多文化中,人類從遠古時代就開始繪製地圖,時至今日依然如此,地圖繪製是好奇心引發的古老技藝。 

想不到得到Invest in skane 的Maria邀請,筆者有幸與旅行、地圖、想像力有關的地圖裝飾團隊 MadMap做了一個專訪。 

img_0217

MadMap 創辦人 Lucas Hofer是一位地圖迷。 「我們很多人都認為地圖是很嚴肅、講求科學,而非藝術。Madmap就是想為地圖加點樂趣,以創新的方式延續傳統。」Lucas 表示。 

Lucas 希望Madmap 成為繪製地圖的平台,編造屬於自己家園的故事,也將這項傳統用地圖的方式流傳下來,一脈相承,分享我們的經驗、遊歷、關係,以及想法。 

Lucas認為美麗的地圖藝術賞心悅目,而且帶領我們體驗屬於自己地方家園的一段段歷史,這是其他藝術形式辦不到的。 Lucas說「我們也希望讓你知道,繪製地圖既輕鬆好玩,又有成就感,希望能夠把你變成一位藝術製圖家。」

Reference:

https://madmap.se/ 

筆者 – 安尼斯

AESIR.HK 創辦人,AESIR.HK為2016年亞洲十二強社企, 2016 Global Tech Startup Top500 及香港社創基金支持社企,為特殊學習需要人士開發培訓的AR, VR遊戲。

生活篇 – sommerhus

文: 香港男孩在丹麥

暑假就快到啦,當大家仲諗緊暑假去邊度旅行,好多丹麥人又係時候回歸屬於佢哋自己嘅 sommerhus。(sommer丹麥文解作夏天,hus解作房屋)

丹麥嘅 sommerhus 文化要追溯到十九世紀末期。當時比較富裕嘅哥本哈根居民習慣喺夏天嘅時候一家大細搬離市區,去到以北嘅沿岸地區嘅海灘度假屋過夏天。及後,哥本哈根以北沿岸鐵路發展令到更加多嘅哥本哈根居民喺鐵路沿線購買第二物業,作為夏天嘅渡假屋。

隨後,呢個趨勢逐漸蔓延到丹麥其他地區,更加多丹麥人選擇係海灘沿岸或者郊區買入第二物業作為 sommerhus。而地區政府睇到依個趨勢所帶來嘅旅遊以及經濟效益,所以喺丹麥好多個行政地區都有政府特設嘅 sommerhus 地段。

由於 sommerhus 地段卓越,令到依類型房屋嘅需求上升,丹麥政府就設定了一些制度去確保呢啲地區唔會過度發展以及用來對抗外來投資者,所以呢啲地段嘅房屋只有丹麥國民先可以購買。另外亦制訂了條例,規定sommerhus 只可以喺夏天入住,其餘時間會停止供應水電。除了某個年齡以上的人士(應該係50歲以上)先可以全年喺呢啲地方居住。

13445654_1809981755897156_6501709993570303897_n

根據丹麥政府統計,係2016年,丹麥大約有570,000個 household ,但係 sommerhus 嘅數量大約有200,000間,即係大約三成五既家庭擁有一間。其中大約有40,000間市場上放租比旅客。以後大家如果有機會夏天到丹麥旅行,可以選擇租住咁有丹麥特色嘅 sommerhus。

關於租住 sommerhus 可以參考以下網址
http://www.visitdenmark.com/…/accommod…/danish-holiday-homes

13392078_1809981732563825_6905934901998355076_o

13458615_1809982802563718_8031914815440754264_o

13415397_1809983142563684_2898025112436794486_o

13403180_1809981925897139_4223729095729083736_o

芬蘭設計– 無處不在的罂粟花 Katja Pantzar

文: 北極圈內的那些日子Napapiirin Sankari

幾乎每個芬蘭人每天都在使用設計品——床上用品,家具,乃至咖啡杯和燭臺。芬蘭設計以實用為原則,並非只有少數精英人士才能負擔得起,每個普羅大眾都能享受。

有一則流傳甚廣的軼事,說的就是芬蘭設計的中流砥柱——瑪莉美歌(Marimekko)那深受大眾歡迎的“罌粟花”(UNIKKO)花布誕生的故事:20世紀60年代初,瑪莉美歌的創始人和富有遠見的Armi Ratia宣布,這家致力保持大膽現代形象的紡織品和服裝設計公司將不再設計花卉圖案,因為現實中的花才更為美麗。為了表示抗議,傳奇性的設計師瑪Maija Isola創造了活潑的罌粟花圖案。後來,它成了世界上最經典的花布設計之一。

罌粟花出現在各式各樣的用品上,從雨傘到裙裝到餐具,無所不在。2014年,這款設計迎來了其50周年慶。如今,與其它日常設計必需品一樣,它在芬蘭人生活中占據了重要的地位。

11263080_368172696720819_3988918819225714422_n 11266429_368172680054154_4814195898980754923_o 11235446_368172656720823_6368525924180569822_n

挪威豪宅

文: 淳

見有報導介紹在挪威最貴的七間apartments,全在Oslo,六間位於市中心臨海地段,一間在山上,全擁一流景觀。
最貴一間,三千四百五十萬,penthouse,三千呎,另有總共一千呎露台,兩個車位,連裝修傢俬音響燈光系統。
山上那間,一千五百九十萬,二千五百呎,另有二百呎露台,二百五呎地牢,兩個車位,也是裝修傢俬齊全。

當香港連房協的樓都要呎價超過二萬蚊,挪威最貴的樓,一間呎價一萬多啲啲,另一間呎價六千多...

http://bonansa.no/artikkel/sjekk-disse-luksusleilighetene/

11021511_1574490432798670_3072860152304091383_o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文: 路易斯

Ghetto這個字,根據維基百科,最原本是用來形容猶太人集中居住的地區。我第一次認識這個字,是大學一年級的社會學課堂,指的是社會上的少數(Minorities)集中居住的地方,而他們可以是階級、種族或者文化上的少數。向來,奉行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的北歐社會在香港的知識份子,尤其是左翼知識份子的眼中,都仿佛是一個烏托邦,以至我在大學三年修讀的社會行政學課堂中都沒有聽過甚麼關於北歐的負面說話。

一星期前,我身處的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Göteborg發生了一宗頗為震驚國內外的槍擊案。兇徒用自動武器在餐廳內掃射,造成兩人死亡,十多人受傷,警方懷疑案件與黑幫仇殺有關。槍擊案的地點是Vårväderstorget,位於市中心以北Biskopsgården區域。該區是哥德堡其中一個著名的Ghetto,是貧民和移民集中的區域,所以也有論調將罪案與移民問題連上關係。我大學未有用功讀書,不懂得拋一大堆理論去分析社會現象,只想藉文章將北歐比較少為人留意的一面呈現給大家,當知多一點東西吧。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槍擊案現場餐廳,首相早幾日曾到場憑弔,但據報並不受居民歡迎。 

Ghettos與百萬建屋計劃 Miljonprogrammet

要講Ghettos,必先要提一下瑞典於1965開始、為期十年的百萬建屋計劃-Miljonprogrammet(The Million Programme),因為這些Ghetto好多都是當年Miljonprogrammet發展的區域。

二十世紀初期的瑞典是一窮二白的,以至很多瑞典人為了生計都移民去美國。戰後瑞典因為未受戰火摧殘得以發展,而且成就亦比較其歐洲鄰國驕人。然而,急速發展的背後卻帶來嚴重的住屋問題:房屋發展追不上快速的工業化和城市化,很多人仍然居住於殘舊而設備不足的市郊小屋,而且大量鄉郊人口遷入市區亦令城市出現房屋短缺,整體的居住和衛生環境十分惡劣。有見及此,執政的社會民主黨(Sveriges socialdemokratiska arbetareparti,The Swedish Social Democratic Party)提出並實行了百萬建屋計劃,務求在十年內興建一百萬個單位,為市民提供價格合理的房屋,解決住屋問題,結果務實的瑞典人十年未夠就已經超額完成計劃。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典型的Miljonprogrammet兩房單位平面圖,供4人家庭居住。
若是在上面提及的Biskopsgården區域,月租只需約4700元瑞典幣,折合約港幣4300元。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大廈入面的走廊設計。 

每個Miljonprogrammet的社區都好比一個新市鎮,教堂商場學校等文娛商業設施一應俱全。然而,計劃卻備受爭議。當中最為人詬病的,主要是社區偏遠的地理位置,其次大廈冷冰冰的水泥外表。出於務實主義,政府所建的房屋大都一式一樣,而且不乏高樓大廈,完全顛覆了瑞典小鎮紅頂小屋的傳統形象。加上社區遠離市中心,站與站之間的車程頗長,而且社區多被荒山野嶺包圍,令社區給人一種很「隔離」(Segregation)的感覺。所以當瑞典人富起來以後都逐漸搬出,餘下的大多人都是低收入、無業的新移民或難民,形成一個個的Ghettos。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位於哥德堡Bergsjön的典型的Miljonprogrammet區域,被大片森林包圍,乘坐電車往市中心約需時二十多分鐘。 

今時今日的Ghettos風貌

槍擊案發生後,Ghettos內的社會問題再度引起舉國上下關注。很多人說這些Ghettos的失業率和罪案率異常地高,有些地區甚至連警察都抗拒巡邏。在剛過去聖誕和新年假期,單單是槍擊案所在的Biskopsgården已經發生了多宗縱火案,而且還有警察和消防員被幫派份子用煙花攻擊。這些事件都引起我的好奇心,所以我就去了哥德堡三個最出名的Ghettos社區:Biskopsgården、Angered和Bergsjön,窺探一下這些社區到底是甚麼樣子的。然而我不善言談,加上作為亞洲人在區內徘徊都已經引來好多注意,所以沒有找來居民傾談一下日常生活,下文只會簡單描述一下Ghettos社區的風貌。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槍擊案後Vårväderstorget明顯多了警察巡邏,平日在街上好日都見不到一個警察,但單單是今晚就在區內見到兩部警車。 

往來這些社區的幾條電車線,移民乘客的比例明顯較多,有時候車上至少一半人都是有色人種,街上也是有色人種為主,白人較少(我也不太懂得分辨白人是歐洲移民還是本土瑞典人)。如上文所述,社區的位置稍為偏遠,從市中心乘電車出發約需二十多分鐘的車程。雖然說是離市區較遠,但都只是二十多分鐘的車程,我平時從將軍澳去中環也要半小時吧,二十多分鐘根本不算是偏遠,尤其外國地方大而人煙稀疏。縱然如此,這些社區給我的感覺都是很孤立、被隔離的,因為它們大多是在市郊森林或山野中開墾的衛星城市,除了道路以外很多時跟市中心沒有其他連繫。而且在電車途經的隧道都比平時的多,Angered區域更有一個電車站是在地底的(要知道,哥德堡的電車多在地面行駛,隧道真的比較少見,地底車站更是我第一次見),明顯就是自成一角,跟市區有很大的分別,難怪移民都感到被排斥而且難以融入社會。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往Biskopsgården的電車線,車上明顯非白人較多。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Hammarkullen站,暫時在哥德堡所見唯一的地底電車站,充滿外國風情。 

雖然這些區域被大眾媒體稱呼為Ghettos,但絕對不是我們平常想像中的貧民區那般殘破不堪,甚至我都懷疑是否應該叫這些地區做Ghettos。街道不見滿地垃圾,只是建築較為殘舊密集,而且塗鴉比市區多一點點,但比起香港仍是好上一大截。圖中所見小孩平日也可以很安心的上街玩,偶然街角會有幾個非裔或中東裔的青年聚集,但為數不多。我在日間和晚間都有拜訪過這些區域,因為商店不多的關係(只有三數間食肆、便利店和超市),街上比較清靜,尤其晚間更是近乎無人聚集,沒有香港屋邨童黨般的大吵大鬧,連市中心常見的乞丐也近乎在這些區域絕跡(應該是乞丐在這些區域都找不到生計吧),感覺上不太危險。我唯一遇過的「危險」事情,就是被幾個中東青年叫我不要拍照吧。就居住環境而言,雖然不太符合北歐標準,但樓宇不算很高,而且密度也比香港為低,更重要的是附近極多綠化環境如林木、草地、公園等,比得上新界豪宅的居住環境。值得留意的是,這些移民區除了在商場範圍外,是沒有裝上閉路電視系統和圍欄的。在較大型的區域如Angered,也可以見到規模不太小的商場,入面更竟然有比較高價的ICA超市(ICA是瑞典品牌,感覺大約是像香港的Taste吧,但通常不少人都是去像華潤般的廉價德國超市Netto和Lid’l的)。位於Angered區的Hammarkullen更發展出自己的獨特節日,每年五月尾均會舉辦揉合了移民文化的嘉年華會Hammarkullekarnevalen(The Hammarkulletorget Carnival),為哥德堡的年度盛事之一,可見社區的日常並沒有想像中的差。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小朋友在公園中盡情地玩耍,攝於Hammarkullen。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如此密集的大廈在北歐少見吧。之所以很多天線碟是因為移民們都要收看祖國的電視節目,攝於Vårväderstorget。 

時至今日仍然奉行社會民主主義,並且貴為北歐四/五國龍頭的瑞典,比起其鄰國而言,還算抵擋得住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1和右翼排外主義的入侵2。縱然如此,它並不是完美的國度,它也擁有自己的社會問題,例如我在超市遇過一個移民逾十年的香港媽媽,她表示瑞典很難找到一份固定的工作3,而我的歐洲同學(包括荷蘭和德國人)也有表示過感受到輕微的排外情緒。北歐模式固然值得學習,但正如民主並非萬靈丹,北歐模式也是有它們的不足之處的。如何處理移民的議題,似乎在今日急速全球化,以及右翼主翼重新抬頭的年代,還需要更多的研究。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再來多一張密集的高樓大廈,攝於往Bergsjön途中的Beväringsgatan站。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Vårväderstorget的橋底塗鴉,好正面的意味,不知道是否政府Project? 

最後最後,全文重中之重的重點係,人地連Ghetto的居住環境都好撚過香港啲萬幾蚊呎所謂豪宅好撚多倍呀,香港人幾時先識醒,知道自己其實生活係豬欄,過緊非人生活? 

北歐神話的另一面:大城市中的Ghettos

Biskopsgården的新款住宅,我覺得同太古城有得揮! 

  1. 瑞典社會民主黨雖然有右傾的取向,而且採取過不少市場化措施,但整體而言福利制度仍然的根基並沒有被動搖。相反右翼政黨則被逼放棄「摧毀福利國家」的取態,轉為支持維繫瑞典的福利制度。
  2. 極右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Sverigedemokraterna,Sweden Democrats)直至2006年在國會大選中取得席位,支持率雖不斷上升至約13%,但仍未曾與任何政黨組織過執政聯盟。
  3. 瑞典現時失業率為8.4%,在鄰國中算甚高的水平

此文亦見於以下媒體: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3/26/10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