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拉普蘭開始

文: Kathy Ng

日出,象徵著重生。太陽從東邊昇起,為漆黑的天際帶來光明。太陽從拉普蘭的地平線再次昇起,為這遍冰封的雪地帶來初春,就像新生命的誕生。

拉普蘭的冬天大概有一個月時間完全沒有陽光,大約由十二月初開始,在北極圈內大部份地方都再看不見太陽從地平線上昇起。這段期間日照時間雖然是零,但天空卻不是完全漆黑一片。月亮和星星的光芒與雪白的地面相映成趣,讓天空呈現出一片深藍色,稱之為polar night。Polar night 最長可持續2-3個月,根據不同的地理位置而定。以我現居的小村落Saariselkä為例,它就大概持續了一個月。從一月初起,太陽再次昇起,在地平線上再次灑下金黃色的光芒。看見太陽昇起的一刻,我的嘴角不禁彎了起來,足足一個月沒有看見太陽,誰不會以一張笑臉來迎接煇煌的日出?隨著太陽再次昇起,拉普蘭的每一天日照都比前一天長,直至六月中,太陽24小時高高掛在天空,那時再看不見太陽下山,正正是polar night的相反,也即是踏入midnight Sun的日子。

拉普蘭的四季各具特色,與香港的四季相比,這兒的變化更鮮明。二月的來臨,太陽的熱力開始把雪慢慢溶掉,樹木漸漸回復綠色新輝,地面的雪也變得薄了。雀鳥離巢,再次在空中飛翔,偶然會聽見雀鳥歌唱。被冰雪覆蓋了整個冬天的河流也慢慢發出流水聲。雪地上你看見更多不同形狀的足印,是什麼動物從沈睡中甦醒過來?

日出帶來的光煇也讓你自然地從睡夢中醒來,不再睡到中午時分。現在從10時起便看見太陽,直至大概下午4時太陽才下山。日出,象徵重生;日落,代表一天的結束,也代表新一天即將來臨。無論是日出或日落,對我來說都帶著正面的含義,送給我正能量。看著日落,我反思一天的過去,回憶喜悅,忘記不快。日落把天空都塗上五顏六色,紅橙黃綠青藍紫,就像雨後彩虹,還有天邊的白雲,最美的一刻呈現在太陽下山的最後一秒,然後,天空就變成深藍色,再續漸變成黑色。當你以為漆黑的天際是昏暗的時候,別忘記抬頭望天,因為在天空清朗的日子,你會發現驚喜。驚喜一,滿天星星,讓你不禁哼起「繁星流動,和你同路」。驚喜二,北極光在你頭上起舞,弱的時候呈黃色,強的時候有黃有綠有紅有紫,就像彩虹從一端彎彎走到另一端,而你就正正站在那道極光橋的橋底,此時此刻,你的腦海裡可能不是「繁星流動」而變成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看到極光,是驚喜,是幸福。還有一星期便是農曆新年,在此預祝各位親人朋友幸福快樂,新春愉快!看到極光,感覺就像有你們陪伴著,在零度的初春感覺特別温暖。

 

一月雪

文: 安尼斯

一月,瑞典還是很冷;

一月,窗外還是白色;

一月,湖面還是結冰;

一月,最愛還是瑞典;

Hagaparken位於斯德哥爾摩北部,Hagaparken內有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三世下令建造的Haga Palace。Haga Palace深受瑞典皇室貝納多特家族喜愛, 有中國館,回音寺,土耳其亭。自1922年Haga Palace也成為瑞典王室的皇家墓地。 

Hagaparken自然公園

 樹下的Hagaparken

 Hagaparken的小屋

 雪道
日出
相片來源      :     安尼斯 & Friends 

我家門前結冰了!

文: Luisa Mok

Café Ruokala, 2014. Ink on Paper by Lau Puichung.

Café Ruokala, 2014. Ink on Paper by Lau Puichung.

十月十七日赫爾辛基下了一陣飄雪,已令我雀躍不已。當天舊波士夫婦和好朋友飛抵芬蘭專程探望,我焦急地 whatsapp 他們,芬蘭下雪了!

真的大雪一週後才來到。那天早上我如常被賴以生存的「日光治療鬧鐘」叫醒,起床、梳洗、弄早餐,靜待天亮。

芬蘭的冬夜漫長,冬至過後白天才漸漸延長。我的求生第二法是日出後(大概上午九點半)才打開窗簾;傍晚日落前(下午三點)便拉上,讓自己幻想外邊陽光燦爛。這便讓我安然渡過了第一個冬季漆黑長夜的憂鬱。

「喔!」我來到窗前,看呆了。白色,眼前一片白色,我竟然害怕。那一刻,一直期盼的白雪沒有帶來興奮:「真的下雪了,我可以克服嗎?」我和雪景在滑雪假期的快樂中邂逅,現在來到日常生活,卻教我在門前猶疑。只好喝令自已,出門,上課!

一天過後,焦慮似乎緩解了,我克服了第一個下雪天!回家途上,我彈跳在雪地上,還輕輕啍著歌兒!

今天,我又再「喔」一遍。家門前的海面結了冰!在北國陽光下,這一片雪地和雪海實在太美了。我在驚愕中拿起相機,走出已當作冰箱使用的露臺。

芬蘭的露臺有窗,也蒙上了霜雪。「呼!真的很涷。」我急忙按下快門,留下家門前的白雪美景,然後查看天氣預報,「十一至二時有陽光」。不得了,芬蘭冬天罕有陽光,我馬上更衣,揩起相機,到外面迎接光照。

「嘩!」推開家門,外面海上的結冰更多,相信不久就可以滑雪渡海,或在海冰上面釣魚,這將會是我第三個「喔」。

從家拐個彎便是「貨櫃咖啡室 (Ruokala) 」,它由七個四十呎黃色的貨櫃連成,在白雪地煞是好看,九月初搬來 Kalasatama 時已被這一片黄色貨吸引。咖啡室外面放有四套咖啡枱椅,裡面簡樸的陳設舒適度恰到好處,來喝一杯熱咖啡的多是區內的退休伯伯、婆婆和在附近工作的建築工人,我亦經常過來歇息。

這類在城市中自然衍生的設施,固然就是市民基本的生活需要,不多餘不浮誇,就是常說的「社會創新 」,也正是丹麥建築師 Jan Gehl 所指的,城市必須由生活和空間出發,而不是從建築物做起點。

我住在 Kalasatama,赫爾辛基城市發展計劃中的五個智慧城市 (smart cities) 之一,而 Kalasatama 亦是唯一一個測試智能科技的實驗城市,許多由城市發展局 (City of Helsinki) 和創業公司 (start-up companies) 與居民一起参與的試驗項目正在進行。所以,建築工人便是咖啡室的常客,他們都穿著整齊的全身螢光工衣,有男有女,反映芬蘭男女工作平等的一方面。

我喜歡「水邊城市 (waterfront cities) 」,在香港島的家面向維多利亞港,現在旅居赫爾辛基的望海住所令我減輕思鄉之苦。這裡的海域千變萬化,沿岸的活動多姿多彩,如夏天的帆船和划艇,冬天的越野滑雪和冰上釣魚,甚至芬蘭傳統的冬日暢泳;而漁業和海港貿易等工業發展亦與社會生活息息相關。我來到芬蘭之後更關心這些生活話題,以後會多談。

文章來源: http://thestandnews.com/nature/%E6%88%91%E5%AE%B6%E9%96%80%E5%89%8D%E7%B5%90%E5%86%B0%E4%BA%86/

北極圏體驗

文:Luisa Mok

今年渡過了一個奇妙的聖誕節,特別是看到北極光的那天晚上⋯⋯

sa 一行行的綠色光譜並排移動,規律地像脈搏跳動,當我用耳朵來看又像聽著 Michael Nyman 的極簡樂曲,有進行的感覺,接著下一幕是莫扎特的挑皮旋律,快速而帶浪漫,輕快地彈跳彈跳著,我穿著厚皮靴的雙腳亦同時不自覺地在雪山地上跟著啍動。這刻我在想, 到底誰是這大自然的編舞家?

光鐠是以有條理的排列順序出現,這稱為「分立」極光 (discrete aurora) ;一時光譜又混成一團彌漫大半星空,幻變無形狀,稱為「擴散」極光 (diffuse aurora) 。夜空是深藍而不是黑色,是由於月亮光的映照和雪地的反映;同時漫天的星星仍可在雄偉的北極光中透看而不像被月亮雲霄般遮蓋。那天晚上看到的多是含原子氧的綠色光鐠,邊緣混了紅色,因為化學成份和原子揰撃速度不同為北極光增添色彩, 到底誰在暗裏策劃這從自然科學構成的藝術?從太陽的帶電高能量氫子揰擊活動形成強力的等離子體 (plasma) 造成發光現象,經過十八小時的旅程從太陽抵達地球再由地球的磁場引領其進入大氣層,最後分別到達地球南北兩極,成為北極光 (aurora borealis) 和南極光 (aurora australis) 。我又在想,是人類的仁愛感動猛烈的太陽風轉為溫柔浪漫的星夜旋律嗎?

然後我再往山上爬上一些,這時我機乎是在無人的雪山中,仰頭望看這呈現在逽大深藍夜空如脈搏跳動的綠光,心裏䦕始有生畏的感覺,到底當初原居民 Laplanders 看到北極光是怎麼樣的感覺呢? 在巨大而未知的大自然下人類是何許的渺小,那到底是什麼驅使北極圏居民與其共生呢?

Levi 位於北極圈以內在冬天是沒有日出的,每天大概 2.5 小時的日照是由於天邊滲出的橙紅日光。從溫暖的香港長大搬往日光充沛的星加坡工作再留學芬蘭赫爾辛基的我,短暫的日光對我來説實在是極度考驗,更何況是沒有日出的北極圈。今天中午四隻強壯又可愛的愛斯基摩犬 (husky dog) 載我在遼闊的野外跑了十餘公里,開始時我充滿喜悅,時刻被在前面帶領奔馳的愛斯基摩犬逗得我哈哈大笑,忽然,我靜了… 我突然發覺我的腳趾好像沒了感覺,天氣實在太冷了,十隻腳趾被凍僵了,我急得連忙猛力搖動在厚皮靴內的腳趾,除了雪藏腳趾,還有刺骨的北風不停在親我面頰,北極的天氣實在待我太殘忍了!

在 Levi ,除原居民外,我還遇到許多在 Levi 工作的外地人,我問到底是什麼帶他們到這恍似無情的大自然?他們的答案有因為熱愛大自然、愛動物,更多是因為愛上了芬蘭男或女朋友而決定留下,答案在告訴我愛是無條件的,甚至偶爾令人忘卻困難的所在,愛令人刻服萬難,令人堅強、期待…

原文見: http://thestandnews.com/nature/%E5%8C%97%E6%A5%B5%E5%9C%8F%E9%AB%94%E9%A9%97/

北歐聖誕攝影全紀錄

文 & 圖:安尼斯 and friends

窗景 : 北歐現在是日短夜長

KTH畢業典禮@諾貝爾宴會廳  Nobel Banquet Hall

Christmas Market

Photo from Greenland Today  來自格陵蘭

北歐聖誕必備 –聖誕燈

斯德哥爾摩聖誕樹

christmas

芬蘭聖誕節

helsinki

還有12月6日芬蘭國慶 @赫爾辛基(Helsinki)

芬蘭聖誕情侶Challenge ! Sweet Bao ! Hyvää Joulua

瑞典冰雪瀑布 其實很危險

感謝 安尼斯的北歐朋友圖片供應

雪地的噪音

文: Kathy Ng

My little girl always walks beside me
 來到芬蘭拉普蘭快兩個月了,對於新環境的適應還難不到我。至於寒冷的天氣,只要穿夠衣服,其實也不算太難受,我反而覺得這兒的冬天比香港的冬天更舒服。何以這樣說?皆因這兒室內都設有暖氣,只是出到戶外才感寒冷,但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下,你絕對不會隨意走上街頭超過一小時,所以很多時候都不覺得特別冷,反而在室內都很温暖。相比起香港的冬天,大部份住屋都沒有暖氣裝置,長時間待在家中其實比起走在街頭或走進商場更冷,所以香港的10度感覺比拉普蘭的零下10度更不好受。
雖說沒有人會故意在零下十幾度的寒冷天氣下在街上徘徊,但我這個傻人就做了這種傻事。早幾天適逄休息日,剛好屋內冰箱的食物大致上已被消㵴得一乾二浄,於是便即興決定去超市一趟補給。由於這兒的車資十分昂貴,單單一程40公里路約1小時車程的巴士也要花上9.3歐元,約港幣90元。在這兒打工,生活所需都靠自己,每一分一毫也變得特別重要,加上生活指數高,花錢就變得更為慬慎。為了省點零錢,我有幸坐「霸王車」,是我工作的酒店到機場的接送巴士,或許稱之為「順風車」更合適。不過去機場的路始終不同,所以我必須在中途下車然後轉車再到市中心。但是在零下十幾度下一個人站在巴士站等車也不是妙事,於是我決定從下車點走路前往市中心。路程約7公里,走路大概需時1小時30分。但我還是選擇走,一來省錢,二來當做運動暖暖身體,總好過站在巴士站等。
一路走著,在這寧靜的雪地上,偶然會聽見從森林深處發出的狗吠聲,偶然也會聽見車輛的引擊聲,但大部份時間卻只聽見自己的腳步聲。「卡擦卡擦」,這就是在雪地上走路的聲音。雖然我不是第一次在雪地上走路,但我卻是第一次注意到這聲音。頓然,我發覺周邊很寧靜,而我卻是唯一一位正在製造這種噪音的人。在香港卻往往因為身邊太多噪音,你可能從來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腳步聲,或許也從來不會認為腳步聲是可以那麼嘈吵。一直走著,有一刻我停了下來,沒有卡擦聲的那一刻,就是讓你最能感受什麼叫寧靜的一舜間。
路沒有盡頭,走了1小時30分,我終於見到商店和餐廳,是市中心的模樣。心裡突然湧出一份喜悅,是對自己的誇奬,I made it! 雖然到最後手指有點凍彊了好像失去知覺,但步入超市後暖氣慢慢把我的體温提昇,手指慢慢恢復知覺,然後開始開心購物。
回程就不用說了,當我的背包裝滿東西,手上還有兩袋食糧時,是絕對無法走路回去,這時候也得花錢坐巴士回家。計上來,我今趟出門只花了9.3歐元在交通上也算值得。生活在緲無人煙的拉普蘭就是這樣,沒有私家車,出入就只得靠別人開車或乘搭公車,但車費絕不便宜,而且每次「入貨」也得入一大堆。這兒不是隨便落街就有便利店或超市,更不用說有快餐店或小販賣魚蛋燒賣。生活上雖然是有點不方便,但能夠在不同的環境活得自如也是人生的一個挑戰。
三星期前的某一天,是我來到拉普蘭生活的第30天,我終於看見北極光了!下一篇文章我將會與大家分享我的極光奇緣。

秋天和落葉

文: 漫步在芬蘭

秋天和落葉總是讓我想起生活中的改變。改變是正常的,也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在成長中改變,我們因為環境而改變。有些人可能會問,改變究竟是好還是壞?對我來說,改變和好壞沒有關係,也不是應得的東西。改變需要時間去了解和欣賞。坦然地接受?也許吧,但是葉子並不只是接受,他們還在大雪來之前擺出一場精彩的魔術表演。他們不是想炫耀,而是想證明自己的潛力和勇氣…

10694390_427433307388832_9018828306660209613_o 1396952_427433274055502_4103491365868699051_o 10333551_427433434055486_6009459665898060813_o 10694426_427434024055427_8773428784850720293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