惱人的生活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這星期歐洲雪風暴,瑞典當然也避不了。星期日到星期四都不停下雪,隡雪車日以繼夜在路上清理積雪,但下雪的快和急令路面仍堆滿了厚厚的雪。

因工作關係常要開車四圍走,這樣的雪暴天氣對我影響甚大。星期二那日還開了5小時長途車到瑞典北部的小鎮,浴途天氣時而天晴時而大雪,能見度只得50米,車還因高速公路結了冰雪失控了,在公路上自轉180度,踩盡煞掣也煞不了車,情況尤如在瑞典學冰上駕駛課,嚇得我在車上大叫,回過神來時只慶幸周圍沒有車沒有出意外,然後在120km 的路開60km,令這漫長的長途車更漫長。

 

在斯德哥爾摩市內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很多車上斜路時都因積雪太厚上不了,卡在路上令交通阻塞。在路邊停車後再開車也是一大挑戰,路邊堆上50cm的積雪,踩盡油門車也出不了來,幸好途人自願出手相助,看到我跟車與積雪搏鬥,都走來幫我堆車,這麼小小的仁慈舉動足以令我在這雪暴天氣樂足半日。

昨日終於停雪了,陽光普照,好難得的美好冬日。在零下12度,我們在Djurgården 行了一小時,為這過得很不容易的一星期劃上完美句號。有時生活惱人,慶幸沿途有身邊人陪伴,結婚三週年快樂。

Continue reading 惱人的生活

【有乜好過去camping – 挪威篇 IV】挪威露營之日常

文: I’m not a backpacker

今日來到介紹另外一個小鎮 – Flåm – 挪威語的意思解作山區中小小平地,聽落就聯想到Flåm是座落於百岳環抱的中心地帶吧。我們選擇由Hellesylt直接坐巴士到Flåm,中途須轉兩次巴士。可惜我們倆個都不會開車(是還未打算去學車去領駕駛執照的那個地步),不然自駕開車的話大約半日就能到達Flåm。在挪威不同區域行走的巴士是由不同公司所營運,當中一段路線我們坐的巴士還要坐上小輪!所以事前我們未能百分之百確定能順利接駁所有巴士,原本預計要花兩天時間橫越這260公里路,結果我們非常幸運,只用了一天時間就到達目的地,那麼我們又多了一天露營喇!xD

13041317_474104186129531_2730348296016360170_o

Flåm這小鎮住了約500個居民(人數還不及香港其中一個屋村),也是夏季旅客必爭之地。在這裡找到的住宿大多數是酒店及民宿,那我們住邊好呢?哈哈,我們就決定入住唯一一間座落於Flåm的YHA繼續camping。入住Flåm這所YHA大家還是可以選擇住床位或是獨立房間,裡面設施齊全,廚房、浴室也非常寬敞,絕對正中我這名北歐控的品味。在這裡小住數天,每天在北歐式設計的廚房裡吃早飯煮晚餐,白天就跟大王出外行山看瀑布,小鎮之日常這樣過就好。

13002524_474103629462920_504065888729522495_o

行山是來到Flåm的其中一項熱門活動,只要有雙可靠的運動鞋,到旅客中心拿一份簡單小冊子,到四圍逛逛行行山看看瀑布基本上十分方便,須留心是不要誤闖人家的農莊或田地就好了。過了數天camping生活,最後我們乘坐「被喻為挪威最美麗火車路線」- Flåmsbana – 遊走挪威古老的木造火車橋、橫跨挪威海拔最高的鐵路,回到首都Oslo,繼續我們營遊北歐的下一站。

13055929_474104192796197_1299995043428195489_o

其實要了解多一點Flåm的歷史背景以及風景,在現今網路資訊爆炸的年代,其實不用我多介紹大家都可輕而易舉在數千萬的資訊海裡搵到,我們在這裡分享的內容,就只不過是我們的見聞而已,再另加少少我們旅遊前後所搜集回來的資料,希望大家會喜歡,喜歡看我們把露營行山這些愛好實踐到我們另一個愛好「旅行」之中。

寧靜本來是很基本的東西,不過在這超級繁忙的香港,想找一天好好享受寧靜的生活也是極其奢侈的要求,畢竟大家上到巴士地鐵就自然會聽到繁忙的乘客廣播和重重複複的電視廣告。在挪威旅行的半個多月裡,沒有太多的資訊或廣告(反正我們看不懂挪威文),沒有什麼時間上網 (不要以為挪威的網路很慢,這國度即使是廉航或火車也會提供免費wifi服務),多了的是時間看山看水,靜靜地享受大自然帶給我們的平和。這裡不只是美麗,而是能找到那份生活的實在感。當然,因為我們在旅行嘛,換了心境這點我不得不承認吧。

下一站我們去邊?去我(早早)最喜歡的國家,繼續camping去吧!
‪#‎有乜好過去camping‬ ‪#‎挪威篇‬ ‪#‎挪威‬ ‪#‎偽背包客‬ ‪#‎山旅人‬ ‪#‎營旅人‬ ‪#‎營遊北歐‬ ‪#‎北歐‬ ‪#‎北歐之旅‬ ‪#‎子午太陽‬ ‪#‎北歐生活‬ ‪#‎北歐文化‬ ‪#‎佛拉姆‬ ‪#‎艾於蘭峽灣‬ ‪#‎iamnotabackpacker‬ ‪#‎visitnorway‬ ‪#‎Noway‬ ‪#‎midnightsun‬ ‪#‎Flam‬‪#‎Aurlandfjord‬ ‪#‎backpacker‬ ‪#‎camping‬ ‪#‎norwaynature‬ ‪#‎norish‬ ‪#‎scandinavia‬‪#‎cctvb‬

 

 

 

第一次看見雪

文: 寄居芬蘭

記得我第一次看見雪是在London 的一間廉價旅館,當時我和大學同學在旅館廚房(在為了省錢煮即食麵嗎?忘了。)的窗前發現緩緩飄落的雪花,不禁向旁邊的東南亞裔男分享興奮,說: It’s snowing. 然後換來他那又怎樣,興奮不來的淡然回應。

香港不會降雪,或許因為不曾擁有,許多人都嚮往冬天到有雪的地方賞雪。

反之芬蘭的雪量很多,雪季約半年,芬蘭人對白色冬天依然充滿期待。因為秋去冬來時份,風景甚為冷清,滿街是凋零的樹,黑夜三、四點就降臨。

由十月的凋零等至十一月中,大街、屋頂、湖面,終於舖滿白雪,大家方能感到聖誕不遠吧?既可放大假,又可以探望住在不同城市、每年只見三兩次的親朋舊友。

12249909_10154449379407627_7324667602973147058_n.jpg

photo credit: Vaasan yliopisto

夏天了

文:我的港式挪威生活

這星期終於感受到夏天了。

不只因為多了暖意,也因為早上電車地鐵變空了。本來走道都站滿人,現在連椅子都空了一半。下班時段,六分鐘的班次,變為十五分鐘。

北歐不只學生放暑假,上班族也保留了放暑假的習慣。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小孩不上學留在家中要人看顧。聽說好像這邊規定這段期間若請不多於三星期的假,是一定要批的。老闆當然也不會問長問短,一副你有罪的模樣。

因為知道寒冬長夜的苦,北歐人才最懂得享受夏天!

10290608_1608548839392829_3344014387305441108_n

芬蘭的春天

文: Angel@ 漫步在芬蘭

芬蘭的春天十分古怪。首先,太陽冬天時下午一兩點就消失,現在晚上九點時才離開。其次,這幾天的天氣像喜歡惡作劇的小丑,出大太陽時突然下冰雹,陰天的時候飄雪。不過,和往常不一樣的是今天的溫度是10度,非常舒服。午後的陽光沒有那麼刺眼,於是我和Jamie決定到森林裡散步,結果猜猜我們看到什麼? 芬蘭的松鼠! 我總是覺得牠們尖尖的耳朵看起來有點像皇冠,也很可愛。 Jamie比我先看到許多可愛的小鳥。有的在地上找蟲吃,有的在樹上唱歌。微風吹來,森林裡瘦瘦高高的樹很有默契地一起搖晃,發出噼趴噼趴的聲音。最後我們坐在一個大石頭上,安靜地欣賞北歐的春天。

11161733_528023180663177_3939576873720238343_o 11013161_528018770663618_7090607216926248697_o 11052505_528022157329946_9018831865970347769_o 11155028_528022103996618_347754573590769398_o

小心走路

文: 淳

第一次到挪威的急症室,奉獻給了TK的漂亮細姑姑。週日到了Oslo西北面Holmenkollen看雪玩雪,過去一星期天氣回暖雪地半溶,一不留神就滑倒了,傷了手腕。

冬天來挪威旅遊真的要小心地滑,即管你的鞋是防滑的,也幫不了多少。溶雪時,外地人固然不習慣走法,就連平衡力很好的挪威人都有時會馬失前蹄老貓燒鬚。有時候舊雪變成冰,已經被人踏得灰灰黑黑,以為是平路很安全,警戒心降低時就最危險。有時新雪蓋著冰,兩者中間滑溜溜,也容易出事。

應該怎樣走才對是不能言傳的,要自己走過才能領會。比較穩妥的做法,尤其老人家,是幫鞋底上釘。款式有很多,最簡單就是套在鞋頭像橡筋圈帶兩粒釘的,冬天時運動舖都有賣。

若果真的不幸跌倒了很嚴重,你需要知道這個字:Legevakten,即是挪威的A&E急症室。你可以打113叫白車,但接線生問過情況後,知道你腳未斷不見血仍然行得走得,多數會叫你自行打的去看急症。

一開始以為只是筋節或肌肉拉扯傷,但隔一晚發現比想像中嚴重,所以早上就去看醫生了。排隊等待免不了,醫生姑娘都能說流利英文所以不用擔心溝通不到。有什麼問題記得不用怕,直接問,我去問他們拿止痛藥也只是反問你有沒有藥物敏感。醫生態度都是很耐心的解釋,也是一貫西方家長式做法,很cheering,good 和very good 都掛在口邊,安撫病人為主。

感覺上,急症室裏很多人都是同樣問題,傷了手腕和腳踝,由一歲到六十歲都有。見一個爸爸在氹BB女穿上吊臂带,很可能是去滑雪時受傷了。挪威的residents都有醫療保障,遊客的話就要付全費了,醫生問診Xray加打石膏要接近二千元,藥物要另外自己拿著醫生處方到Apotek藥房買,記得收好醫生報告和帳單claim保險。

後天姑姑回到香港要再照CT-scan,希望大步檻過,不用動手術。

10982768_1559860990928281_5689633324219248784_o

一切從拉普蘭開始

文: Kathy Ng

日出,象徵著重生。太陽從東邊昇起,為漆黑的天際帶來光明。太陽從拉普蘭的地平線再次昇起,為這遍冰封的雪地帶來初春,就像新生命的誕生。

拉普蘭的冬天大概有一個月時間完全沒有陽光,大約由十二月初開始,在北極圈內大部份地方都再看不見太陽從地平線上昇起。這段期間日照時間雖然是零,但天空卻不是完全漆黑一片。月亮和星星的光芒與雪白的地面相映成趣,讓天空呈現出一片深藍色,稱之為polar night。Polar night 最長可持續2-3個月,根據不同的地理位置而定。以我現居的小村落Saariselkä為例,它就大概持續了一個月。從一月初起,太陽再次昇起,在地平線上再次灑下金黃色的光芒。看見太陽昇起的一刻,我的嘴角不禁彎了起來,足足一個月沒有看見太陽,誰不會以一張笑臉來迎接煇煌的日出?隨著太陽再次昇起,拉普蘭的每一天日照都比前一天長,直至六月中,太陽24小時高高掛在天空,那時再看不見太陽下山,正正是polar night的相反,也即是踏入midnight Sun的日子。

拉普蘭的四季各具特色,與香港的四季相比,這兒的變化更鮮明。二月的來臨,太陽的熱力開始把雪慢慢溶掉,樹木漸漸回復綠色新輝,地面的雪也變得薄了。雀鳥離巢,再次在空中飛翔,偶然會聽見雀鳥歌唱。被冰雪覆蓋了整個冬天的河流也慢慢發出流水聲。雪地上你看見更多不同形狀的足印,是什麼動物從沈睡中甦醒過來?

日出帶來的光煇也讓你自然地從睡夢中醒來,不再睡到中午時分。現在從10時起便看見太陽,直至大概下午4時太陽才下山。日出,象徵重生;日落,代表一天的結束,也代表新一天即將來臨。無論是日出或日落,對我來說都帶著正面的含義,送給我正能量。看著日落,我反思一天的過去,回憶喜悅,忘記不快。日落把天空都塗上五顏六色,紅橙黃綠青藍紫,就像雨後彩虹,還有天邊的白雲,最美的一刻呈現在太陽下山的最後一秒,然後,天空就變成深藍色,再續漸變成黑色。當你以為漆黑的天際是昏暗的時候,別忘記抬頭望天,因為在天空清朗的日子,你會發現驚喜。驚喜一,滿天星星,讓你不禁哼起「繁星流動,和你同路」。驚喜二,北極光在你頭上起舞,弱的時候呈黃色,強的時候有黃有綠有紅有紫,就像彩虹從一端彎彎走到另一端,而你就正正站在那道極光橋的橋底,此時此刻,你的腦海裡可能不是「繁星流動」而變成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看到極光,是驚喜,是幸福。還有一星期便是農曆新年,在此預祝各位親人朋友幸福快樂,新春愉快!看到極光,感覺就像有你們陪伴著,在零度的初春感覺特別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