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 Julia (一)

IMG_4681.jpg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世界比我們想像中要大得多,數月前在Metta 遇上的瑞典朋友令我再一次感到不應限制自己,要多旅行,多嘗試,人生才好玩。

Julia 將會一連幾天在這裡介紹一下自己,正在Stockholm School of Economics 讀書的她說,如果讀者有什麼關於在斯德哥爾摩讀書的問題,可以在這裡留言發問呀。live norish 會代為轉發。

1. Julia ,可以自我介紹一下嗎?

A “Third Culture Kid”, I grew up in Kazakhstan and Germany, went to high school in Chile, worked in Australia, studied in The Netherlands and strated my professional career in Kenya, where I lived for 4 years. In my globetrotting life, I have travelled to over 50 countries and grew up to become an eternal optimist, an endlessly curious mind, a creative thinker and doer. There’s nothing I enjoy more than getting to know new places, making new friends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and cultures, learning new languages and generally taking the road less travelled. Currently I am a Master Student at Stockholm School of Economics, graduating this June in Business & Management, specialized in Media & Marketing. I derive inspiration from all sorts of things and see magic in the most unlikely places.

2. 為什麼會選擇去瑞典讀書?

Sweden is a fantastic country which has a great reputation worldwide in terms of quality of life, education and innovation. The country also has a very rich history and wonderful people. My fiancé is a Swede and so I have been travelling to Sweden every year for the past 7 years, enjoying summer roadtrips through most of the country. That’s when I developed my deep love-affair with Stockholm – still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cities I have ever seen.
Further, Stockholm School of Economics is an well-renowned institution with great reviews and inspirational faculty and alumni. The great reputation of the school had reached me even before I decided to do a master degree. So once I had set my mind on going back to ‘school’, I knew exactly where I wanted to go and luckily SSE accepted me.

瑞典教曉我的性別平等

交: 安尼斯

正當台灣為同性婚姻合法化爭拗不休,日本還留著皇位傳男不傳女的禮教,中國不少家庭依舊祟尚重男輕女、男主外女主內的價值觀,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 Nicolaigården幼稚園,老師己經拿着不同家庭模型(包括那些與單親父母、被領養的孩子和同性父母)的兒童書向學生講解。當中亦有不少書中角色沒有他(He)同她(she)之分,一律用中性詞。
Nicolaigården幼稚園採用的性別中立教育是北歐教育趨向,旨在設法取消存有性別偏見的教育內容及項目。其實香港政府早年亦已經嚮應過男女平等教育的訴求,包括取消過去通常女生只修家政、男生只修木工的課程安排;現而避免性別歧視, 從此不再分開性別修讀。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 2016全球性性別差距報告提倡性別中立教育的北歐(瑞典,丹麥,挪威,芬蘭)在縮小性別差距的成就位列全球榜首。成功充分體現婦女在教育、健康、經濟和政治的平等權利。
 性別中立教育主要希望避免學生及教育工作者再產生性別定型觀念的教學 – Gender stereotype。例如白雪公主這些女性(公主)一定被男性(王子)拯救的性別定型故事就一定不在其教育內容出現。
因為社會傳統就有形形式式的性別期望。 如男子就喜歡足球、戰爭,女子就一定喜好廚藝、衣服; 到顏色喜好都有性別期望的代表顏色如紅男綠女。在近年的北歐社會,這種傳統的男女角色觀念就惹來不少質疑,認為社會性別觀念局限了個人潛能發展。
 
På golvet,打破性別陳規定型觀念的短片。用箱子建築代表個人性格建立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人只是不斷接受他收到來建立性格箱子代表性別陳規定型
 
Nicolaigården幼稚園就是為了保證孩子沒有因性別期望限制他們的發展,故提倡性別中立教育。瑞典政府於1998年亦建議學校有責任提供孩子以性別機會均等的學習環境,反對性別歧視和避免「傳統性別定型」的教案。 
 
但性別中立教育亦非毫無爭議,當中傳統宗教反對的取態最為強硬,指出「我們的孩子不是性別中立的,他們是男孩和女孩,上帝創造了他們」。 同時不少教育工作者認為性別中立教育會構成性別混亂。 用中性詞,不分He / She 會否令到幼兒溝通表達時更迷惘呢? 
 
在2015年法國一家商店以Noël sans préjugés (性別自由的聖誕節) 為題在電視廣告宣傳聖誕禮物不分男女性別,引起社會人士杯葛。 其後,這個廣告在法國Twitter瘋傳,hashtags #NoëlSansSystèmeU (沒有Système U該商店名的聖誕節)和#BoycottSuperU激增,成為一埸公關災難。 
 
性別角色在社會化下的討論可能甚少,但值得老師或教育專業同社會反思在現代教育中性別定位的重要性。大家都希望我們社會下一代重視平等但是一面追求性別平等會不會造成更多的社會問題呢? 人們熟悉的社會規則、男女觀念改變對未來又有什麼好處呢?
參考文章:

[旅遊篇 – 丹麥的烏托邦]

文: 香港男孩在丹麥

最近全球嘅新聞焦點都集中係英國脫離歐盟身上,雖然反對嘅聲音四起,但係英國離開歐盟已成定局,是好是壞亦需時間為大家帶來一個答案。

而另一邊廂歐盟成員國之一嘅丹麥,其實係佢嘅國土上都有一片非歐盟領土,呢個地方叫做Christiania。

Christiania 全名為 Fristaden Christiania (Fristaden解作Freetown自由城)。Christiania位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Christianshavn區。人口大約850人,面積為0.34平方公里。1971年一班反對丹麥房屋問題嘅示威者以及70年代普及嘅嘻皮文化反政府人士佔據咗哥本哈根一個空置嘅舊軍營,劃地自居並樹立自己旗幟,宣佈對該地區有統治權。並係該年嘅9月26日由其中一位居民 – 自由新聞工作者Jacob Ludvigsen於佢出版嘅報章Hovedbladet宣布Christiania獨立。

Christiania 推行無政府主義,並擁有自己嘅貨幣、旗幟、法律。社區唔受丹麥法律管治,所以直到1994年之前,居民都冇需要向丹麥政府納稅。之後Christania地方代表同丹麥政府達成協議同意居民繳交費用去換取水電供應。

Christiania一直同丹麥政府關係緊張,其中一個因素係因為Christiania成為丹麥主要嘅大麻供應市場,所以丹麥政府多次嘗試收回土地並同Christiania進行法律訴訟,尤其是2011年雙方談判更加一直進入僵局,居民更加將Christiania停止對外開放,但係後來雙方達到共識,居民籌集資金以低於市價價錢正式購買土地,成為土地合法擁有者。令呢個丹麥領土入邊嘅烏托邦得以保存。

由於長期缺乏資金維修,所以入邊嘅佈局同埋建築物都系殘破不堪,而差唔多每一組建築物上面都充滿咗藝術家嘅塗鴉,冬天Christinania街上更加充滿咗用石油筒造成嘅火爐,彷彿置身係災難電影入面嘅末日世界,同外面哥本哈根市中心華麗整齊嘅佈局形成強烈對比。加上入面充滿奇裝異服嘅居民,成個地區彷彿就好似一個流動嘅藝術博物館。Christinania係聖誕節嘅時候入面仲會有哥本哈根其中一個主要Christmas Market。Christinania另外其中一個特色係喺入口位置會有一個拱門上面寫住”You are now leaving the EU” ,出口又會寫住”You are now entering the EU”去強調Christiania係一個獨立社區。入面仲有導遊服務帶你遊覽同埋介紹Christiania。

Christiania雖然係一個自治區,但係其實係好安全嘅,但係要緊記遵守入面嘅規矩,例如入面係唔准影相同埋錄影,特別係Pusher Street一帶主要嘅大麻售賣場所。所以入去之前要留意喺門口嘅一個” Do’s & Don’ts告示。

而前往Christiania非常方便,只要乘搭地鐵Metro喺Christianshavn Station落車然後行大約五分鐘就會到達。

13603408_1818392138389451_3299613838314119389_o

丹麥肉丸大戰:當食物變成另類武器

文:甄梓

Frikadeller_smorrebrod_small_01.jpg
我對丹麥食物的認識,除了藍罐曲奇,就只有open sandwich (Smørrebrød),即是在一塊麵包上放滿不同食物,可隨意配搭薯仔、紅捲心菜、蛋、牛肉片、魚餅或煙三文魚等食材,當然不少得丹麥肉丸,加上秘製醬汁,凍食熱食任你選擇,味道一流。但原來食物除了可以醫肚,也可以變成一種「武器」。
丹麥中部城市Randers市議會上周一(18日)通過新法,強制規定所有公務機關,包括幼稚園和托兒中心,都要提供豬肉餐。市議員表示,此舉是為了捍衛丹麥人愛吃豬肉的傳統文化。這種文化與穆斯林難民的飲食習慣有所衝突,因此觸發一場「肉丸大戰」,豬肉就這樣變成了傳媒口中的所謂「武器」。移民組織質疑當局推行法案是另有目的,懷疑是利用立法手段勸退大舉湧入丹麥的難民,以及避免難民影響當地生活文化。

英國《獨立報》指出,丹麥豬肉紛爭已變成了伊斯蘭恐懼症及憂慮歐洲文化遭受侵襲的象徵。除了肉丸爭議,丹麥早前通過新法草案,規定政府可向尋求庇護者手中徵收超過一萬丹麥克朗的現金或同等價值的貴重物品,以補貼庇護程序及社會福利的費用,但婚戒、家族肖像或獎牌等具有「特別情感價值」的物件則排除在徵收之列外。這項法案預計將於二月起生效,外界批評新法勾起了納粹德國奪去受迫害人民財物的回憶。

分析相信,丹麥立法提供豬肉餐有逼退難民之嫌,甚至挑起反穆斯林情緒。事實上,自丹麥右翼政府上台後,反移民立場愈見明顯,去年9月丹麥政府在黎巴嫩多份報章賣廣告,說明丹麥將緊縮難民庇護政策,並將廣告製作成十種不同語言版本,在丹麥難民中心和社交網絡上廣傳,用廣告手法勸退移民選擇前往丹麥。據統計,2015年丹麥只接收約二萬名來自中東戰亂地區的難民,難民寧取道丹麥前往瑞典或其他北歐國家,也不願在丹麥逗留,就是因為丹麥政府採取強硬態度應對難民潮,包括大賣反移民廣告和立法供豬肉膳食,嚇怕前來尋求庇護的人。

據悉,瑞典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領袖Jimmie Åkesson曾表示想仿效丹麥,製作一系列反移民廣告刊登於外國報章,反對難民入境。如今,丹麥市議會推出強制提供豬肉餐的方案,不知道瑞典民主黨會否模仿丹麥的做法,在不久將來提出相關動議?

瑞典的難民遊輪

文: 安尼斯

上月,瑞典的移民代辦處和一家遊輪公司簽署了協議,以一艘可容納1260人的遊輪為難民在北歐國家尋找長期庇護住宿的一個方案,直至當局繼續找到更好的庇護住宿方法。

移民代辦處,Migrationsverket,希望使用遊輪,以緩解已經在2015年前往該國難民登記的住房短缺問題。

雖然難民的湧入有所緩和,但當局仍在努力尋找長期住宿的地方,現時當局還停留在緊急住房中心蓋建。

瑞典本有980萬人口,今年現已接受超過16萬難民 – 在歐盟國家中,人均收容難民的比例最高。

這種空前的移民湧入已經把沉重壓力的基礎設施和當局敲響了警鐘。

瑞典政府已經意識到了接收能力已經飽和,不得不實施更嚴格的邊境檢查和政府剛宣布將削減居住證所提供的數量。

瑞典最大的每日新聞發表民意調查,發現過半瑞典人(55%)的人認為國家不應該接收更多的移民。反對接收難民的比率升了25個百分點,相對9月份以來,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說他們希望瑞典接受較少難民,可見民意逆轉。

政府已經宣布了一系列旨在減少難民來到瑞典,並在月初實施計劃,開始檢查從丹麥前往瑞典的火車和公共汽車的乘客ID。

圖片: sverigesradio.se

瑞典人的工作特色(上)

文:玩遊世界不是夢
在北歐工作如何福利假期多,工時少等不是新鮮事,所以在此不詳敘。但在瑞典或瑞典公司工作過,所見所聞的對從小開始接觸或被刻進腦海所謂「正確」的工作文化及認知,是一鼓很大的衝擊,發現原來公司也可以這樣運作。
1) 自己的事自己做
這對一般打工仔而言絕對是理所當然,不然自己是誰?但對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管理層,就顯得難能可貴。曾經覺得,當一個人升得愈高,就愈無知,這種無知不是說工作能力,而是什麼都透過秘書、助理、下屬處理,久而久之形成依賴,以前同事之間都有一個玩笑,照顧這批老闆就像照顧植物人,飯來張口,彷似喪失一切生活技能。然而,雖然並未親身接觸過所有瑞典公司的高層,但聽說過他們聘用秘書及司機並不常見,即使管理過萬員工、每日迎來大事、鎖碎事,自己能做的,都盡量不假借他人之手。自己管理著繁忙的行程,自己開車走喜歡的路。這是我由心敬佩的地方。
2) 體現平等
平等是瑞典文化的核心思想,在工作上不難體會到。瑞典不是沒有階級觀念,只是當中的界線甚為模糊,上司下屬一般很融洽,謙謙有禮就像是大部份上司的標記。上司隨時歡迎下屬「入房傾計」,下屬對於走進上司的辦公室習以為常,不用戰戰兢兢。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職位及人工高高在上的管理層,在總部樓高十多層的主建築物中,他們全部的辦公室都置於二樓,即使全球的CEO也如是。在一般公司,職位愈高就坐得愈高,坐擁無敵海景或君臨天下的感覺,突出他們的顯赫,相信亦是一種肯定。瑞典人這種在工作上體現平等的配置,真的聞所未聞。(坐擁幾百億美金身家的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亦是沒有獨立辦公室,與所有同事同坐。http://goo.gl/7wQQhp
當然,世界沒有一種工作模式是完美的。這種模式的其他優點如「著重共識」、「放假是為了工作」等及所引申的問題,下回再分解。
最近香港電台電視外購了一個名為「北國新風情」的節目,首集就講述「工作」,並從一個畢生身處高度階級社會的日本人角度出發,探討工作對北歐人的意義及對比兩地的「階級觀念」,內容相當有趣,亦發人深省。如有興趣請詳看:
(以上文章為作者的主觀感受及觀察所得,如有雷同,應該不是巧合)
相片 20-5-2015 上午9 17 37.jpg

捨不捨得你

文: 頭文字D

老太太Esther患上漸凍人症,身體機能急劇衰退,深知自己將不久人世,她希望有尊嚴地離開。

臨別之前,他決定跟最親愛的人渡過最後一個周末。

丹麥電影Stille hjerte(英譯︰Silent Heart,中文暫譯《心如止水》)就是一個關於這個周末的故事。

1.jpg

雖然這是一個關於別離的故事,但電影不盡是一片離愁別緒,當中不乏窩心的溫情片段。

 拿著平板電腦的孫兒Jonathan獨坐屋外悶悶不樂,原來情竇初開的他在想著班中傾慕的女孩,卻未知對方心意,不知如何是好。外婆Esther雖不懂facebook是什麼,卻深諳情為何物,也清楚情深說話如何講,遂為孫兒寫下片言隻語。婆孫之間,不一定是年齡的鴻溝,也可以有暖暖的交流。

聖誕於丹麥人心目中是個天大的節日。Esther為此安排了跟她的親朋提早慶祝聖誕,作為自己的「最後晚餐」。

掛上蠟燭的聖誕樹﹑餐桌上的烤鴨﹑餐後一起圍著聖誕樹載歌載舞,一個丹麥式的聖誕躍然活現於觀眾眼前,一種“hygge”的感覺油然而生。

3.jpg2.jpg

“Hygge”是個很獨特的丹麥概念,在他國語言中很難找到對等的字詞。假如你問丹麥人“hygge”是什麼,他可能會告訴你,那是柔和的燭光,跟親近的人共享愜意時光,一種不易言喻的寫意感覺。這個奇妙的“hygge”之道,會否就是丹麥人快樂的秘訣之一?

 一如西班牙電影《情流心海》(Mar adentro,英譯︰The Sea Inside),《心如止水》同樣觸及安樂死這富爭議的題材。目前,丹麥法例只容許「被動安樂死」,即在病患者的病情惡化至無法治療,只能倚靠藥物或儀器延遲死亡的情況下,停止提供此等延續生命的支援。這跟由醫護人員施以針藥令病人離世的「主動安樂死」有所不同。現時只有荷蘭﹑比利時﹑瑞士等少數國家可合法施行主動安樂死。

 有關主動安樂死合法化的議題近年多番在丹麥引起討論。其中一個2013年的調查指出大部份國會議員不同意將主動安樂死合法化﹔相反,有過半數受訪國民支持立法。預料在未來日子將有更多議論。

這是一個愛與痛的邊緣的艱難抉擇。當生命似要走到盡頭,心如止水,輕輕的來,輕輕的去,做到有幾人?

圖片來源︰kino.d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