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ify Family:全家樂迷各自精彩

 Spotify Family

文: Spotify/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現時你是否與全家人共同擁有一個Spotify帳戶?是否想在省錢的同時,也能將自己珍藏60年代的騷靈經典金曲播放清單與孩子的<魔雪奇緣>原聲樂曲分開存放?

好消息!Spotify Family讓你邀請最多四位家庭成員共享一個收費帳戶,而且每位家人可各自獨立保存自己的聆聽記錄、歌曲推介和播放列表。 

  • 你的帳戶,你的音樂Spotify Family讓家中各人擁有自己的帳戶。各享自己的獨立播放列表和音樂推介,並隨時欣賞自己喜愛的樂曲。 
  • 共享Premium服務 加入了Family計劃後,家中所有人均可享用完整的 Premium服務,包括離線播放、隨時於任何裝置上播放任何樂曲、沒有限制、沒有廣告。 
  • 多人多樂﹣家庭的日常開支可能已經需要不少費用,但欣賞音樂卻不一定要大筆花費。Spotify Family讓你最多可以在賬戶內加入四位家庭成員,每位額外用戶可獲得Spotify Premium五折優惠。即是說,一個五口之家每月只要繳付144港幣就可共享音樂之樂。 
  • 不再爭吵 不必再為播放甚麼歌曲而爭吵,也不會再因為其他人的登入而打斷你的樂曲播放。 

Spotify首席內容總監Ken Parks表示:「這是我們的樂迷最熱切要求的功能。新功能的發布令家庭用戶更容易透過Spotify無時無刻地享用Spotify Premium體驗。」 

Spotify Family將於未來數星期內於全球推出,如欲更深入了解這個出色的全新計劃,請密切留意我們的最新資訊。

 

香港 Spotify Premium

一個月

Spotify 家庭2

1 名帳戶擁有者加

1名家庭成員

Spotify 家庭3

1 名帳戶擁有者加

2名家庭成員

Spotify 家庭4

1 名帳戶擁有者加

3名家庭成員

Spotify 家庭5

1 名帳戶擁有者加

4名家庭成員

月費 (港幣) 48 72 96 120 144

Hong Kong Family Plan

H&M 掀起 CONSCIOUS DENIM 綠色時尚

文: H&M Press Release

H&M在10月2日隆重推出Conscious Denim牛仔系列。新牛仔系列包括多款線條俐落的時尚設計,採用更可持續的物料製成,製作過程符合更可持續的原則。H&M首度評核生產牛仔服飾的洗水程序,從而評估製造過程中在能源及耗水量等方面對環境構成的影響。系列有女裝、男裝和童裝服飾,女裝在全球約 1,000 間門店出售,男裝則在700 間門店出售,另外亦於網上發售。

cq5dam.web.415.311

H&M 可持續總監Helena Helmersson 表示:「我們很高興見到H&M生產Conscious Denim系列。除了採用更可持續物料之外,我們致力減低洗水過程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這個系列時尚款式齊備,見證可持續性和時尚並不是必然對立的。」

整個系列融合摩登的剪裁和深沉的靛藍色調。女裝的Conscious Denim具備多款今季必備的服飾,例如低腰或高腰窄身牛仔褲、鬆身剪裁和窄腳七分牛仔褲等。另外亦設有多款採用環保物料製成的牛仔服飾,可以配搭出完整的牛仔造型。靛藍色針織牛仔褲具備一般運動褲的柔軟質感,而靛藍色連身褲則以Tencel® 纖維製成,修身的剪裁特別矚目迷人。

hm

男裝方面,經典的五袋式設計採用未經加工的牛仔布製成以配合不同剪裁和洗水效果。另外還有深靛藍色牛仔褸和斜紋布工人牛仔褸,靛藍色羊毛外套更加是今季必備品。童裝則有牛仔褲和工人褲等不同的款式,全部均以Conscious 物料製成。

在製作Conscious Denim系列的過程中,H&M 採納西班牙牛仔服裝顧問Jeanologia 的準則來評估牛仔布的洗水程序,評核範圍包括耗水量和能源用量。為了符合H&M的Conscious Denim標準,所有物料均需要是可持續的,而洗水效果就要符合 Jeanologia 的最高要求。

Conscious Denim系列的所有服飾均附有 Clever Care 標籤,上面註明可持續性穿著和衣物護理的方法,店內的掛牌則詳述了每件Conscious產品的特點。這些都見證了H&M致力長遠為時裝界開拓更可持續的未來。更多有關這方面的資料,可見於 hm.com/conscious

更多有關Jeanologia的資料,可見於 www.jeanologia.com

瑞典政局分析

文: 安尼斯

dn

瑞典選戰已經結束,瑞典第三大黨,以反移民見稱的瑞典民主黨 Sweden Democrats (簡稱:SD) 黨主席 Jimmie Åkesson 和議會議長 Per Westerberg 在週三會晤後表示,SD 不排除透過反對預算議案強制提前舉行大選,使新任總理 Stefan Lofven  領導的中間偏左陣營重新認識並重視 SD 的意見。  

大選於9 月14日已經結束。SD 得票率為13%,不過 SD 的極端傾向及反移民取態讓左右陣營既拒絕接受參與,甚至令 SD 陷入孤立。許多人認為 SD 崛起將改變瑞典以包容、多元文化見稱的價值觀。基督教自由黨前主席 Staffan Werme 甚至批評 SD,指議會各黨派除了 SD,都集中於如何讓瑞典變得更好、更先進,而不是討論如何帶來安全問題的質疑。 

Staffan Werme 的批評不是無稽之談。SD 的願景是倒退回1960年,沒有新移民的瑞典。SD 主要的支持者,毫無疑問傾向種族主義,想要限制移民數量,但事實說明因為瑞典接收移民,從長遠來看讓瑞典更加穩定和帶來更豐富的人才、知識和資金。因此,主流意見仍然無法認同 SD 的主張。 

此時 SD 主席 Jimmie Åkesson 提出提前大選相信只是「靠嚇」而已。但隨著 SD 會在左右陣營中左右逢源越來越多的議會影響力,相信會在瑞典議會獲得越來越多的影響力,SD 的限制移民可能不是空口說白話的。

 

終於賣了

文: 丹麥講故佬

(https://mojang.com/2014/09/yes-were-being-bought-by-microsoft/)

負責開發全球超過一千六百萬名玩家的 Lego 遊戲 “Minecraft”的公司 Mojang,其創辦人 Notch (Markus Persson) 決定將公司賣給 Microsoft。

kotaku

作為玩家,的確有點失望,但也有點開心,有點意想不到。不過,其實心底深處早就預料到有這一天。我從2010年開始,就在 #Minecrafthelp (一個 Mojang 推薦的技術支援頻道)當義工,負責所有有關 Minecraft 的疑難排解服務。當時 Mojang 並沒有專門的支援部,我們是唯一的支援渠道。後來, Mojang 因為支援需求大增,遂成立了專門的客戶服務部,可惜該部門員工沒有技術支援的經驗,故此我們仍繼續負責技術支援; 而Mojang 的部分員工就倒轉協助我們,服務出現停頓時我們都會回報 (通常都是瑞典 office hour 過後才發生,一般都難以聯絡他們)。

2013年8月,當我抵達丹麥後,很想去看一下 Mojang 在 Stockholm 的辦公室。到了11月終於獲安排參觀Stockholm 的 office。當時的 CEO Carl對於 #Minecrafthelp頗感興趣 ( 畢竟我們協助了他們的技術支援,省下了一筆可觀的 金錢支出),想和我傾談一下。我坐在 Dinnerbone (一個 Minecraft 開發者) 後面的一張椅子上,Notch 在開放式廚房見到我,就問他身邊的一個人:“Who’s that guy? ”不知何故,我當時顯得很害羞,沒有主動自我介紹,躲在那張椅子後不知該怎樣做。最後Carl 也忘記了和我談話。就是這樣,Mojang 直至現在,還沒有多了一個香港員工。

北歐人很喜歡 harmony (中文意思早被扭曲,就不寫了),要和自然融為一體,任何東西都想找一個平衡。瑞典話甚至有一個專屬字叫做 lagom,意思就是「剛剛好」:不大不小,不偏不倚,極端盡力找一個平衡點。北歐人提倡達致共識,不似強國的一黨專政只有一個共識,也不似美國兩黨對立不去尋求共識,以惠民的政策得以快速通過快速實行,得益的是民眾。

北歐人提倡平等,不應有極富或極貧,不應過度發展也不應停下腳步,城市不應太多烏煙瘴氣,也不應太少浪費這樣的 lagom,深深地埋在北歐人心中,造就了經濟強大但人民富足的所謂人間烏托邦。

其他國家爭相仿效,但始終都不能達到北歐的水平,就是因為人民的價值觀和想法不能用政策控制,需要長時間的培養才能達到。這個價值觀其實也可以解釋為甚麼 Mojang 會在2014年5月一刀切禁止伺服器售賣遊戲物品盈利,因為用真金白銀去影響遊戲,會造成 Pay to win(只有付錢才能贏)這個不公平現象。

我個人不同意 Mojang 這樣做 (因為 Minecraft 已經演化為一個平台),但是Mojang 還是一意孤行,惹起很多玩家不滿,甚至有 Minecraft 名玩家和 youtube 實況主揚言罷玩 Minecraft 或者罷更新 mods(改變或增加遊戲功能的程式,Minecraft對於 mods 的受歡迎度吸引了其他玩家,間接令 Minecraft 成功),間接引發了更對於失去控制的極端束手無策時, 放棄可能是最佳的選擇。Minecraft 當年只是一個小小的實驗,Notch 沒有預見她竟在短短三年間聞名世界,也沒預料到成為名人之後所帶來的煩惱,更沒預見2014年一個規例的改變會令整個 Minecraft 界動盪。

他發現自己根本做不來,所以決定交予有能之士管理。2011年,他已經將Minecraft 的決策權交給 Jeb (另外一個 Minecraft 開發者),嘗試在他的 office 開發一些其他遊戲,但是 Minecraft 的重擔始終不能散去,所以決定將 Mojang 賣給其他公司。別人看 Notch 可能覺得他失常了,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Notch非常討厭大財團,曾經公開批評 Windows 8。

(http://kotaku.com/5947162/notch-id-rather-have-minecraft-not-run-on-win-8-at-all-than-to-play-along) ,但是他們看不到的,是北歐人的 lagom 令 Notch 萌生去意,因為他沒有能力處理 Minecraft 名氣的極端。

當然,Notch 本身不是一個合適的管理人才,Minecraft 初期由他獨自運作時頗為混亂,到 Mojang AB 成立一兩年後才見改善,所以 Mojang 捱到今天,其實算是一個另類的極端,但是瑞典人追求平衡的心始終對 Notch 決定售賣 Mojang 有Microsoft 會將 Mojang 變成什麼樣的公司沒人知道(個人也對於 Notch 將 Mojang 賣給 Microsoft 而不是 Valve 比較失望)。但是 Microsoft 確實能夠提供予 Mojang頂尖的人才和資金,令 Minecraft 做得更好。所以,雖然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失望,但說不定 Microsoft 可能會用 Mojang 的改造歷程去證明他們有能力搞好公司,洗脫負面形象。

我不知道最後沒有加入 Mojang 對於我是好還是壞,但是2014年發生了太多事,令我必需重新審視我和 Mojang 的關係,也迫使我另尋出路,最後我決定暫時回流香港,一邊上班一邊思量下一步。散彈一號聽說之後都替我沒有加入 Mojang ,所以不能瓜分二點五億美金覺得不值(雖然瑞典政府會收取可觀的稅款,但估計也有二百萬美金…),但是我覺得沒什麼所謂,因為我的生活都挺 lagom 的;快樂就得了,不是嗎?

city

(此篇文章為個人意見,不代表 #Minecrafthelp 或 Mojang 立場。另外台灣的讀者應該想知道這件事對於台灣 Minecraft 案件有甚麼影響,我會等待適當時機再另行發文;現在如果對於台M事件有甚麼想知道的話就 [私訊我的 page 吧] 。

(https://www.facebook.com/storytellerindenmark))

圖片來源: citygrownurbanagricultureinsweden.wordpress.com; katuka.com

北歐模式的賣淫法案

文: 安尼斯

French prostitute protests

歐洲議會己經進行表決通過支持北歐模式的賣淫法。由英國Mary Honeyball提出的北歐式賣淫法案定性嫖客為犯罪者,而非性工作者。

在歐洲議會投票中,343位議員贊成,139人反對,105人棄權。Mary Honeyball說:「今天的結果表示歐洲議會不能繼續容忍剝削婦女。我們不是將賣淫合法化,議會一直支持已經在瑞典實行了的法案更趨細緻去解決賣淫,逼良為娼的手法。這法案懲罰嫖客把女性的身體作為一種商品,而非定罪性工作的婦女。有觀點認為,賣淫是「最古老的職業」,導致一些人認為我們應該接受它作為生活中的事實 。今天的投票結果標誌著在這個問題上歐盟國家的取態轉變,以及成員國的相互學習。」

這次歐洲議會通過的北歐式賣淫法懲罰嫖客,而不是妓女。幾個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包括瑞典和丹麥早已實施。在法國,婦女權益部部長納賈特Vallaud-Belkacem亦於之後向法國議會堤出北歐賣淫法。按照法國的法案,任何人花錢買春將被罰款€1,500(初犯)和€3,000(第二次犯)。

雖然很多人會歡迎表決結果, 並稱降低了人口販運和重視性別平等,但許多學者和婦女權利運動人士卻強烈反對北歐模式,亦有人質疑法案無效。而且荷蘭及德國的賣淫情況普遍,相信兩國國會通過的阻力甚大。

當中質疑北歐賣淫法案的人士認為當嫖客和性工作者同意交易,雙方根本可以閉門造車。警方最終只能抓些嫖客小人物,而不是追逐更難的賣淫集團,販運婦女等問題。

許多反對的學者認為北歐賣淫法基於道德,但當並非所有人都同意這一道德法律,最終只叫象徵性法律。北歐賣淫法將成為無牙老虎。

來源

http://www.ibtimes.co.uk/nordic-model-prostitution-approved-by-european-parliament-1438009

風起了

1 

 

文: 頭文字D

從高空飛抵哥本哈根,當快要著陸之際,憑窗外望,不難發現沿岸一列旋轉風車築成的一道風景綫。這些風車,跟國內其餘五千多個風力發電機一樣,不住為居民轉出潔淨能源,乃丹麥風能之路上不可或缺的功臣。

丹麥的風能發展,可上溯至1970年代。能源危機令本倚靠進口能源的丹麥飽受打擊。雖然後來因開發北海油氣田而舒緩了能源荒,但丹麥人已意識到必須找出能長遠解決能源問題的良方。地勢平坦的丹麥,正有風力資源豐富的地利。早著先機,丹麥的風能企業也得以蓬勃發展。現時世界三大風力發電機生產商中,有兩家為丹麥企業。以龍頭維斯達斯(Vestas)為例,該公司本以生產農業機器為主,於1979年涉足風力發電機業務,十年後已轉型為風力設備企業。隨著近年一片再生能源的風潮,維斯達斯成功將業務拓展全球。該公司近八成半的生產均為轉銷海外,為丹麥帶來龐大的出口收益。

2

風力發電的開發與建築成本不菲,為促進行業發展,丹麥政府不遺餘力,推出一系列措施,包括補助發電機安裝費,提供信貸擔保等。而完善的輸電網絡,令丹麥可因應風力情況向鄰國輸出或輸入電力,可確保供電穩定性之餘,亦可充分利用風力資源,並有利於拓展海外市場。

在各種因素配合下,丹麥的風電行業茁壯成長。1990年,風力發電只佔丹麥用電量的1.9%;九年間,這比例已增至一成;時至今日,已有逾三成用電量源自風能,為世界之首。順著這個勢頭,丹麥更定下宏願,旨在於2020年將風能佔用電量的比例提升至五成。而長遠的目標,是於2050年前完全棄用化石能源。說到能源自給自足與再生能源的應用,就不得不提森索島(Samsø)。早於1997年,該島便以全面使用再生能源為目標開始進行實驗。經過約十年的努力,這個人口僅約四千的小島,從原先倚賴石油和煤炭作燃料,發展為全憑風力發電的地域。海上的風車所產生的電力,已足夠島上居民所用有餘,剩餘的電量更可轉售至其他地區,達至發電不只零排放,而是負排放。這些風車皆由政府、島上居民與風能企業合資營建。風力發電不單較環保,也助居民減省電費開支,而

這些用之不竭的天然資源,更可為他們帶來額外的收入來源,一舉多得,是以他們非常樂意參與其中。對森索島的成果感到自豪之餘,丹麥人認為這並非什麼奇蹟,只要有十足的決心和充足的規劃,其他地方也可走上相同的道路。他們相信這將是明日的大勢所在。

從瑞典福利社會到澳門福利社會的啟示(一)

文: 青見

瑞典早年重視創新科技,通訊產業發達,經濟得以迅速發展。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瑞典對居民實行普遍福利制度,成為典型的福利社會。澳門近年致力發展成為博彩天堂,經濟蓬勃發展,在政府龐大的財政盈餘下政府開創了現金分享計劃,向居民提供各項醫療、教育、進修和老人津貼,加上過往葡萄牙殖民時期參照的歐洲福利制度,令澳門亦成為了福利社會。

瑞典和澳門都經歷過經濟迅速發展的時期,隨著經濟的發展,政府可通過稅收將社會產值收集起來,創造了提高社會福利的條件。由此可見,福利社會的前提是良好的經濟基礎。而福利社會的良好經濟基礎需要藍海的經濟發展策略,即是開創尚未被開發的全新市場或創造獨一價值的策略。瑞典早年的移動通訊技術開創了全新的電信市場,而澳門則具有中國境內唯一合法賭博地區的獨一價值。經濟學家們一般認為,龐大的福利制度會降低居民的競爭力,從而妨礙經濟發展。但藍海策略正好避開了紅海策略需要面對的競爭力問題。由於藍海(即不完全競爭的市場)中競爭者少或尚未有競爭者,故採用藍海策略的地區不需要像在完全競爭市場中競爭的地區,要靠壓低成本,高工作時數,高知識水準來維持競爭力。這也可以一部分解釋到台灣和香港為何未能成為福利社會。

瑞典既有社會主義的福利保障,又有資本主義的市場競爭及私有制。這種模式,和在中國社會主義中的資本主義特區,即澳門和香港都有相似之處。因此,瑞典模式對澳門和香港均有借鏡作用。雖然瑞典和澳門曾靠不完全競爭環境創造出福利社會,但兩個社會也有需要面對的問題,留待筆者下集再述。

下載

圖片來源: wikiped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