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篇 – JOE & THE JUICE]

文: 香港男孩在丹麥

小弟後知後覺,啱啱發現原來丹麥超人氣果汁店JOE & THE JUICE喺2月已經正式登陸香港。店趾位於銅鑼灣時代廣場4樓。

早於2002年喺哥本哈根開設第一間果汁店。而品牌嘅概念喺集合左Starbucks同Abercrombie & Fitch嘅特色(Third Place加年輕時尚加美男計)成為喺丹麥以及北歐最受歡迎嘅Franchise。雖然品牌形象喺主打時尚年輕一代嘅市場,不過憑著佢地出色嘅市場策略同適合丹麥人口味嘅產品,已經成為丹麥男女老幼生活嘅一部份。

但係佢地嘅果汁都偏貴,所以都唔會成為好似小弟般星斗市民生活嘅一部份。不過貪得意同有興趣睇驗丹麥風味嘅朋友可以不妨試試。

詳細資料可以參閱佢地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JOE-THE-JUICE-HONG-KONG-69356547…/…

JOE & THE JUICE – HONG KONG

12923127_1778881259007206_7557556591786907098_n

12439169_1778881262340539_4051075246709819997_n

IKEA的二三事

文: 玩遊世界不是夢

雖然IKEA已屹立香港多年,但這一兩年由IKEA引起的新聞依然「重磅」。除了早前一折大減價觸發了九龍灣的交通大癱瘓外,最近更推出豐富「抵食」早餐,IKEA的出現,成為不少香港人生活上的一點甘泉。

IKEA來自瑞典就人所共知,創辦人Ingvar Kamprad的家族曾經高據全世界最富有排名的前列位置。與IKEA的傢俱齊名的相信必定是IKEA餐廳內的廉價食物。當日參觀這間位於斯德哥爾摩近郊,佔地55,200平方米,在2014年南韓光明市的分店開幕前,為全球最大的IKEA Store,食物的價錢依然「驚人」。5瑞典克朗可買一份冰淇淋,以瑞典的物價來算實在匪夷所思。當然,這是IKEA的成功策略,有研究指IKEA每賣一件食物,賺不了錢,旨在吸引顧客到訪 (其實外國的IKEA Store由於佔地甚多,一般都位於近郊,不像香港的位於市中心。);但賣食物所虧損的與賣傢俱的盈利相比,實在不值一提。

 

而IKEA的傢俱最大賣點除了北歐的簡潔風格外,就是「DIY」,亦即他們所謂的「Ready-to-assemble Furniture」。其實這點與瑞典人著重親力親為的民族特性有關,想不到IKEA卻是將這民族優點向全世界宣傳的最好途徑。當日同遊的印度同事更笑說,IKEA一定不會在印度取得成功,因為DIY對印度人來說難以理解,印度人寧願買現貨、或付錢找代工。這是不是偏見我不知道,但在一間IKEA Store裡,三個人,三種不同的文化互相交流,這種感覺,我很享受。臨走時買了一份熱狗,加一份蕃茄醬,再加一份芥末,回味這異國但熟悉的味道。

 

 

訪問Erik Engström: 建設北歐公司的亞洲品牌

文: Annie Wang, D’Evenitif 創辦人 /安尼斯翻譯/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修改

erik1

國際品牌顧問的 Erik Engström 先生,將會與我們分享他在國際品牌建設的全球經驗,為什麼北歐企業需要意識到在亞洲發展其品牌,到為什麼他要選擇香港作為亞洲業務據點的原因。 

生於瑞典的 Erik,在亞洲建設北歐品牌的經歷始於1988年,在宜家家居負責採購和公司內部的新業務活動發展。在 BAS 和 StartJG 工作過的 Erik 解釋什麼是北歐品牌的亞洲建設。 

Erik 說:「品牌建設在亞洲是很新的概念。例如中國在過去的50年中經歷了數碼化和社交媒體的成長,但成長於早期的中國人可能不習慣數碼化和社交媒體。所以,如果你想在中國建立成功的品牌,必須先了解建設平台的必要性。」 

對於北歐公司,的確還有一些需要避免的陷阱。Erik說:「北歐企業可以建立自家平台,然而,它們要適應亞洲用戶和應該在亞洲進行翻譯。例如在香港的 Armani 有在這裡推出自家的平台。」據 Erik 介紹,在國際品牌中,建設以北歐為中心的溝通文化將失去亞洲市場。 

重點放在中國市場,Erik 認同成功品牌在亞洲市場的元素。包括滿足中國市場需求的品質,良好西方風格的產品。他評論認為選對合作夥伴在中國人眼中是至為重要的:「這將反映品牌是如何工作的。品牌在中國需要以中國的方式來管理。北歐公司給我的任務主要是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執行數碼化和翻譯是正確方法。中國市場是有耐心等待的。現在也許是太早踏入中國市場,因為該國仍處於開發階段。」 

進軍亞洲市場,香港可以肯定的是一個理想的位置。Erik 說:「以前 SEB 搬到了低稅率的新加坡發展,但現在他們已經搬回香港。從長遠來看,香港運營的成本較低。原本決定將 Getinge 搬遷到上海,但現在已經返回香港,因為香港更易打造品牌,及有更多的服務供應可以選擇。」他進一步補充說:「許多瑞典公司都在香港設立了辦事處,跟隨他們的是服務供應商。」 

香港的品牌建設比上海是更重要的樞紐。「如果一家公司想要進軍中國市場,在香港開始會更容易,因為除非是從事汽車製造或者醫藥,那才必須在中國境內接觸。」他解釋說:「否則相比於上海貿易的傑出經驗,運用國際貨幣,一個健康的自由市場,資金的靈活性和使用英語作為商業語言的香港更容易。」他認為在品牌建設方面,香港領先上海10年。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Erik 建議更多的營銷努力需要被放入合適的地域和文化背景。北歐公司與工程技術資源都應該考慮在香港發展自己的品牌建設平台。

作者簡介 – Annie Wang

喜愛發掘芬蘭文化和樂意幫助在亞洲的芬蘭企業拓展業務的Annie Wang, 為D’Evénitif的創始人兼董事。D’Evénitif為本港的芬蘭專題博客網站,亦為芬蘭商會致力於促進芬蘭和當地社區之間的文化交流平台之一。

 

Jolla ─ 小帆船的大夢想

文:  Annie Wang, D’Evenitif 創辦人 ; 安尼斯翻譯;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修改

Jolla 是一個以香港為基地的芬蘭初創公司。這間公司的手機和移動設備獲得了國際媒體的廣泛關注,是香港最知名的芬蘭成功故事之一。

Jolla 亦是2014年香港Startmeup 創業計劃中,最後12強的入圍者之一。Dr. AnttiSaarnio, Jolla 的董事會主席將與我們分享這艘小帆船是怎樣繼續前往諾基亞的大夢想。 

Jolla 手機和平板電腦操作,是前諾基亞採用 MeeGo System 的 Saillfish 操作系統。Saillfish 旗魚系統允許用戶在毋須關閉任何應用程序中,進行切換。通過這個 Saillfish 旗魚操作系統的移動服務提供商,可以避免與蘋果和三星這些國際玩家競爭。目前,Jolla 已經與和記黃埔及3 移動服務開始了合作計劃。 

Dr. AnttiSaarnio 解釋,希望銳意進取的 Jolla 可以有所作為。「世界需要其他操作系統。如果一家企業控制手機操作系統,它基本上擁有整個世界的壟斷地位。在未來,手機將是你的超市,你的通訊中心,你的銀行,你的錢包,通過這個手機,你可能會得到信貸。我一直在說,如果人不斷有更多的智慧,就會發明技術。但當仍沒有替代品時,它就會成為控制人的技術。」 

用戶主導的技術和用戶主導的選擇概念,已經實現在 Jolla 手機的硬件設計中。在 Antti 的 Jolla 手機背蓋上的憤怒鳥圖案,Antti 介紹了更多的手機創意。Jolla 手機有兩層的北歐設計,可以聯同其他品牌一起合作。在芬蘭,Jolla 即將有與 Rovio 合作的產品面世。 

Jolla 小帆船的規模看起來不大,但 Jolla 的轉向和尋找新方向則更快更迅速。“Unlike” 、“不一樣” 是 Jolla 的口號,它希望為人們提供一個全新不一樣的精彩手機旅程。 

220px-Marc_Dillon_with_Jolla's_phone_-_cropped

Jolla 去年11月19日推出的第一款平板電腦,提供具有功能性和芬蘭設計的 “不一樣” 平板電腦體驗。由 Jolla 公佈的群眾收集資金運動 Crowdsourcing 已經在短短幾天內拿到了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了。 

jolla_3_up_snow_white

作者簡介

喜愛發掘芬蘭文化和樂意幫助在亞洲的芬蘭企業拓展業務的 Annie Wang,為 D’Evénitif 的創始人兼董事。D’Evénitif 為本港的芬蘭專題博客網站,亦為芬蘭商會致力於促進芬蘭和當地社區之間的文化交流平台之一。

H&M 對公平生活工資的工作進度

文: H&M PR team

一年前,H&M 在紡織行業推行一個特別的策略,以促使供應商向員工支付「公平的生活工資」(Fair living wages) 。在過去一年,H&M嘗試在旗下供應商的三間工廠進行試驗,以新方法來實現公平的生活工資原則。試驗工廠之一位於柬埔寨,首輪評估已證實在公平生活工資的方針下,員工的薪酬已得到改善﹑工資達合理水平﹑管理層及員工代表能有共識地談判薪酬。 

cq5dam.web.415.311

評估表示,工廠管理層和員工代表之間的對話有顯著改善,僱主和員工開始共同創建一個新的工資制度。現在,工資的是建基於員工的技能和經驗。同時,制度更為員工設有額外獎金,藉以提高工作效率,鼓勵創新和注重品質。這些改進已減少43%的超時工作及令工資有所提升。 

在試驗的工廠中,包括超時工作計算在內,每月平均工資已增長10%,到目前為止是214美元。而員工超時工作由以往60小時減至34小時,平均每小時工資增長了26%。這意味著員工賺取的工資可運用在住宿﹑衣物和醫療費用上,而食物方面消費較低,他們更可以儲備一些資金。 

H&M可持續發展總監Helena Helmersson表示︰「低工資及超時工作往往是紡織行業面臨的主要挑戰,但事實上工人即使上班時間減少並不會導致工資下降。在複雜的問題和涉及不同利益者的環境下,這是實現公平的生活工資的重要一步。 

H&M 與國際勞工組織全球領導專家﹑全球工會和組織一起制定公平的生活工資方針。長遠目標是工資可以透過公平談判來﹑員工有發言權以及工廠能夠尊重他們的知識和經驗。而我們期望在五年內給予柬埔寨和孟加拉所試驗的工廠全力的支持,令他們能夠實踐公平生活工資的方針。 

(引用: 公平工資方針創辦人Daniel Vaughan-Whitehead) 

更多有關公平工資策略︰

http://about.hm.com/en/About/sustainability/commitments/responsible-partners/fair-living-wag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