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唱k

文: 寄居芬蘭

話說芬蘭朋友難得到香港旅遊,帶他們到Neway 體驗港式唱k,可惜未能盡興。芬蘭歌曲固然沒有,即使找得到較新的英文歌卻字幕欠奉。最後找到有字幕又識唱的只有Elton John 主唱的一類老歌,營造不了人人識唱全民投入的氣氛。

既然這樣,聖誕假期即興在芬蘭唱k,也是我在當地的第一次🤘🏻🎤。不知道當地其他k 場的陳設和氣氛是否大同小異。

我光顧的一家既是酒吧也是餐廳。餐廳那邊放滿餐桌、燈光明亮;酒吧的一邊則燈光較暗,中間是舞池空地,四邊設卡位,顧客可以到吧枱order 飲品,以及請bartender 點選要唱的歌。點歌方式基本上和Neway 一樣,歌曲按客人的點選次序播放,字幕跟隨音樂顯示,唯一不同是歌曲底下還會註明接下來2位客人的名字,還剩幾多分鐘就到誰誰誰唱。店內提供的歌曲可在Singa app 或卡位桌上的Singa 歌曲集上搜尋。

店內食物的價錢約€25-€35,賣相和味道一定比Neway 和CEO 出色,反觀香港的Neway 黃昏至深夜時段的收費也差不多,超過$300。

至於走到舞池中間在芬蘭人面前大唱芬蘭歌曲會尷尬嗎?記得當時是晚飯時間,酒吧內的顧客較為年長,約50-60歲,正在不除不疾地演唱節奏較慢的舊歌,較年輕約30歲前後的顧客至深夜11時才逐漸出現。換言之只要在場內點些快歌已足夠推動氣氛。而嚴格來說我懂唱全首的芬蘭歌只有一首,叫Järjestön Rakkaus(不講理智的愛情),是讀書年代Finnish for Foreigners III 的課學回來的,是男歌手的歌。想不到竟在許多年的今天大派用場。當時我豁出去了,管他發音和音調準不準確,有k 就唱🕺🏻🕺🏻。最後,估計現場觀眾包括bartender 多是第一次聽到有中國女子大唱芬蘭文歌,氣氛尚算不錯,他們都不吝嗇掌聲。

場內還有一兩個顧客有點醉態,見有年輕的女性在舞池唱歌會走去旁邊伴舞,或跟隨至她桌前胡亂搭訕一番,例如說你好眼熟之類。芬蘭朋友說這些人讓她有點難過,因為他們顯然很寂寞,家裡也大概沒有人共慶新歲,才會獨自到酒吧溜連和不停向陌生人搭訕。

對待醉漢,只能保持安全距離和重複回應 #hyvääuuttavuotta (新年快樂)。

總括來說,下次會再去唱的,店內氣氛較家裡放projector 和熒幕更好。

#芬蘭唱k

Live Norish Annual Event 2017!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今年的Annual Event 主題是Nordic Innovation! 沒有想過跟Sweden Innovation Forum 「撞題」,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Topic 太紅吧,大家都想探究一下。今年我們非常榮幸邀請到Finnair的客戶經理Joey、Tekes的創新總監Sari 、以及《天人合一》紀錄片的crew member 曉烽來向我們談談有關北歐在科技﹑航空體驗以及環保上的創新,當然也有關於旅遊、升學和生活的分享。

今年我們的partner 除了以上公司外,還有Sudio,Moreganic,Sverige Shoppen, LCX Moomin Cafe (名單還在不停更新中!),它們均會贊助不同的禮物,包括耳機,食品,餐券,tote bag等,令參加者滿載而歸!!

是次Event 的資料如下:
日期: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時間: 2:30-4:30pm
地點: The Wave, 9/F, 4 Hing Yip Street, Kwun Tong
講者: Ms. Sari Arho-Havren, Head of Tekes in Hong Kong (in English)
Mr Chung Hiu Fung (in Cantonese)
Ms Joey Tse, Finnair (in Cantonese)
(名單還在不停更新中!)
入場費: $100元 (學生$90)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可透過以下表格報名:
https://form.jotform.me/71314502591449
又或者發電郵到livenorish@gmail.com留位,上次沒法接受所有報名,今次場地仲細左少少,所以,為免向隅,必先留位!!!

 

北歐旅行的穿衣技巧

文: 挪威的三文

夏天是北歐最怡人的季節,不少親友都暑假來旅遊。
親友們聽我一時說下雪,一時又二十多度,都很擔心究竟來訪時穿甚麼好。有人還堅持自己怕冷要帶備羽絨。
其實這邊的夏天雖然涼快,但未至於要穿羽絨。熱起上來可以到廿幾三十度般熱,日夜溫差大,冷起上來約十餘度。
那豈不是要將一年四季的衣服都帶齊? 非也,基本上香港夏天用的熱褲涼鞋不用考慮、笨重的一件頭厚衣亦請不要帶。
北歐衣著最大技巧是layering 層層加上,每一層都要夠薄,方便攜帶和穿著。大家可以因應氣温多穿或脫下幾層。

19452803_458148664542228_8119784149522304096_o.jpg

《不一樣的旅遊》Gröna Lund 後巷的古老住宅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很多旅客到斯德哥爾摩都會到機動遊樂場Gröna Lund, 但不說不知,在Gröna Lund旁的後巷其實有一排排的古老小屋,很有時光倒流歐洲古鎮的風味,值得一看。

這排古屋在17世紀時興建,一直保留到現在還有人住。這些古屋很有特色,例如17世紀的人比較矮小,所以這些屋的門也相對比較矮,一般不超過165厘米。這排古屋普遍很少在市場放售,今年年初便罕有地有業主放盤這排古屋其中一個單位。這是10年難得一遇的機會,所以很搶手,聽說售價比叫價高出30%。

與香港恰好相反,瑞典的房宅是愈老愈值錢的。瑞典對建築文物保護非常重視,在市區內大部份在1940年前興建的屋都列入文物保護,業主有責任保存建築,作定期維修,更不能擅自更改建築的外貌。因此,很多古老的住宅看上去還很新凈。

🏘 Breda gatan / Långa gatan, Stockholm (Gröna Lund旁)
🚉 小火車(Spårvagn)line 7 Gröna Lund 站

 

18527786_857339224422947_5834842803190472622_n

18581687_857339217756281_5153222892776655085_n18557110_857339221089614_5370733695558145957_n

自駕「悠」(上)

文: 玩遊世界不是夢

旅遊時租車,是不少人的選擇,包括我。除了有機會駕駛到不到品牌、型號的車輛外,更有一份旅程「自已話事」的優越感,不受公共交通工具的限制,又可以到一些較為難得及公共交通工具難以到達的地方。我有幸在一些國家租過車自駕遊,想分享一下個人感受:

冰島:若然不租,你的行程難度應該大上10倍。基本上除了首都Reykjavík的交通繁忙及複雜少少之外,整個冰島是以一條名為1號公路環繞全國。在Reykjavík慢慢向外出走後,路上的車就愈來愈少,有時可能15至20分鐘都是只有你在路面。受極端天氣影響,冰島所有道路都被編上號碼,單位數代表路況最好,三位數則建議以越野車行走。冰島對超速的罰款很重,而全程限速90的1號公路的確很容易令人睡著或不經意地超速。但有時又有機會欣賞到冰島的美輪美奐,例如一望無際的草原、巍然屹立的高山、奔跑的馬群等,都有種大地任我行的感覺。而冰島人開車普遍都禮讓及有耐性,所以如果你喜歡自駕遊,冰島是其中一個絕對不能錯過的地方。

台灣:在台灣開車感覺有點像在香港,當然道路規劃及左右駕的分別除外。台灣有很多郊外的名勝,開車去自然方便的多,在郊外駕駛是一件相當寫意的事,但不包括在蘇花公路與旅遊大巴及重型車並駕爭路的情況。但進入城市後卻是另一番境況,不耐煩的司機加上數之不盡的摩托車,再加上不太習慣的交通規劃,基本上你不能有一刻的鬆懈。所以去台灣自駕遊,留在郊外跑就好。

16422799_693114424203215_4213509284115606338_o.jpg

馬爾摩即興一天遊

文: 李慧君@Fernweh

丹麥哥本哈根和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摩只是一橋之隔,在中央車站常常見到來往兩地的列車。某夜洗澡的時候突然想:「不如明天去瑞典fika一下吧。」

第二天在Bang og Jensen咖啡店吃完早餐之後雨愈下愈大,照理留在市內逛商場比較明智,然而我也不是太陽不能曬雨不能淋的女子,決定了去瑞典就不想半途而廢。

畢竟習慣了歐洲的生活,掀起外套帽子就能阻風擋雨,穿著靴子不怕踏進泥濘,袋子防水沒後顧之憂,冷了喝杯熱飲繼續上路。因為隨性,所以輕盈,於是能走得更遠看得更多。

於是我在哥本哈根車站拿出護照,通過簡單的邊防檢查,半小時後已經到達橋的彼岸。由於毫無準備,我先去旅客中心拿地圖,第一印象是馬爾摩的景點不多,加上天氣和時間限制,便決定集中在市中心到處逛逛。

偶然發現馬爾摩現代藝術館(Moderna Museet Malmö),鮮橙色的建築在暴雨下特別醒目,而且免費入場。目前的主要展覽是The Artist,透過古今的繪畫、雕塑等不同形式的藝術品,探討「藝術家」這個身份的角色、狀態,以及種種迷思。展覽題材有趣,不少展品也十分吸引,逛完之後在藝術館附設的咖啡店喝杯熱朱古力寫寫明信片,悠閒地完成馬爾摩即興之旅 —— 也許北歐最吸引我的,就是這種允許時間輕盈流過的自由。

on-the-road

或者我去馬爾摩,不過是為了看這片海

city

暴雨下的市中心。

vegetarian-restaurant

在性小眾服務中心旁的素食餐廳。慈悲的各種形態

 princess-cake

在馬爾摩火車站買的公主蛋糕,有著夢幻粉藍色,而且非常好吃。

(2016年11月4日,馬爾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