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M

文: 陳裕匡

挪威青春劇《SKAM》絕對是我最喜歡的劇之一。

斷斷續續把這套號稱全挪威、甚至全北歐最多人看過的電視節目看完。四季。

它是一部青春劇,故事以挪威奧斯陸西部 Hartvig Nissen School 的學生生活為主體,四季各換一個主角,同時每位主角一起成長,講述他們在中學的幾年,一起友情增長、一起愛恨交纏。當然它有俊男美女,也花接近一部份時間在談情。

但那只是一層甜蜜的糖衣。 

五位女主角,挪威 Hartvig Nissen School 中學生 Chris、Vilde、Eva、Noora 與 Sana。

這套挪國國營電視台 NRK P3 頻道青春劇,野心極大。

 

它在那套繽紛的糖衣外,加上對種族問題、宗教問題的探討,加插同性戀者及雙性戀者的剖白,安排一套對美國右翼思潮以至資本主義不滿的獨白,但最叫我認定這套劇影響我終生的,還是每集時間特長的第三季中,受到性侵的女主角,如何由不相信任何體制,到由朋友鼓勵下,重新相信挪威的憲法與司法的公正性。

 

其實我還是很喜歡,故事第二季中,雙性戀(但以同性戀為主的)男主角如何出櫃,如何既收斂又張狂地試探意中人的性向,以及對自己的興趣。後來兩人關系的開展,說的情話,內心對於外界的考慮等,都是我等異性戀者無法幻想的。惟獨是透過這些影視的機會,我才能夠窺見其他群體的人生,從而去除或多或少的不理解、不明。 

 

Sana 與他哥哥的朋友們。
 
第四季的穆斯林女主角 Sana,在挪威經歷宗教與身份認同的挑戰。

第四季,即是最後的一季,探討的問題最深刻、最嚴肅。家庭來自北非摩洛哥的穆斯林女主角,每天禱告,齋戒足月,但挪威現代化社會對她的衝擊很大,極大。劇組故意在兩集開初也以女主角起床祈禱作始,並以一套短劇(每集平均半小時)不成比例的比份來影她祈禱,來提醒她的誠心,與及烘托出,她面對有關她信仰的引誘與挑戰時的心理基礎。因教異上穆斯林只能與穆斯林結婚,她在愛情上經受過挑戰;女生間的妒忌與小是非,她曾誤以為因她的宗教而起;因為一次誤會,她曾誤以為心愛的男生都只喜歡挪威本土的白種少女。

 

後來,一切都得到答案,一切都不能以「因為你是信某教,所以社區必這樣待你」來解釋。一切都難以說得清,正因為如此,所以,每個人都應該努力去說 清 — — 一如劇中的主角們。

 

43 集的青春物語中,涉獵的還不止如此。拍攝手法的多元,對白的有無,分鏡的運用,字體的出現與否,結合主角們的(現在流行的)通訊軟件訊息如何展現在畫面上,均為頂尖,每一鏡都將情節完美地推進劇情,而且美不勝收。 

 

可愛男生 Isak 與他的愛人。
劇中的戲份較多的男角們。

這套劇曾經因為太受歡迎但劇組在歌曲版權上有擔心,而不給外國人收看,因為有人將之全放上 Youtube 又加上英文字幕,後來產生了 Skam 之於英語世界的次文化。例如年青友人間說人「Skamalacious」就是指他們的行徑很青春劇和戲劇性,即如劇集展現的一般。

 

今年,來到第四季播影期間。歐洲版與美加版的《Skam》都正式開拍,歐版還會在西班牙、德國等八國取景。年尾了,社交平台 Tumblr 的劇集類熱門排行榜,討論度最高的,不是《Game of Thrones》、《Stranger Things》與《The Walking Dead》,而是這套低成本的,《Skam》。

 

《Skam》是我極為喜歡的一套劇。如果說到每季的水準保持、娛樂性等平衡度,它在我的心中,隨時甚至是第一位的劇集。

 

我愛《Skam》。

 

《Skam》的結局一幕,是一行挪威語字幕:TAKK FOR ALT (感謝一切)。

 

感謝一切,感謝《Skam》的劇組。

 

1

非常可愛、漂亮的女主角 Noroa。
2
不得了。
photo credit: NRK

挪威與歐盟-政治劇Okkupert

文: 安尼斯

令人震驚的脫歐公投結果出爐,英國脫歐已成定局。英國政府曾估計,脫歐後,英國經濟到2030年萎縮最多7.5%。歐盟經歷歐債危機、難民潮,經濟已是千瘡百孔,如今英國脫歐,恐怕會加深歐盟內部衝突,而更多歐洲人會不相信歐盟一體化,可能趨化歐盟解體。

英國出走後,最佳結果是希望英國在未來兩年的談判中爭取保留進入歐盟市場的所有優惠,即是名義上是走了,但其實還保留了利益。情況可能有點像挪威,她不是歐盟成員,卻願意遵守歐盟的條款,以換取享有貿易優惠。

雖然雙方同屬一個經濟市場,但挪威人對歐盟的取態都有點敬而遠之。說到底,挪威作為人均最富庶的石油產國沒有理由要加入整天要向自己人籌錢的歐盟。

連挪威娛樂製作上都可以見到挪威人對歐盟的警誡心。挪威史上最昂貴的電視製作Okkupert就以俄羅斯在歐盟支持下佔領挪威,奪取石油出產做背景。(俄羅斯是歐洲最不受歡迎的國家)

下載

travvik.info

Okkupert(Occupied/佔領)講述挪威因為受極端天氣影響,新政府決定關閉石油開採出口,改善環境及對抗全球暖化。但歐盟因而面臨能源短缺,所以支持俄羅斯佔領挪威,重新出口石油。

Okkupert一劇環繞著挪威新首相,首相保安,俄國部隊,恐怖分子同各方勢力在佔領下的挪威如何鬥智鬥力。 不過閣下最好讀一讀少少歐洲歴史同國際新聞先好煲這套劇。

週末好節目- 挪威史上最昂貴的電視製作Okkupert

photo credit: travvik.info; waitwith.us

[賣肉求榮] Both Naked ?!

文: 安尼斯

1.png
乜又係你呀? 上年最HIT瑞典音樂 SUCCESS 的Samir & Viktor又出新歌Bada Nakna,英譯 “Both Naked”。

玩真人Show 成名的Samir & Viktor二人貫​​徹懶大明星的氣派,唔多人睇嘅show唔出場。為了配合新歌上台,一出就玩代表瑞典出戰Eurovision的Melodifestivalen  。在節目中,二人明顯唱功不濟,上臺唱唔夠兩句就賣肉除衫,靠一班伴舞Dancer淋濕自己轉移視線。

雖然兩人唱功認真麻麻,不過不得不服瑞典人作曲配樂的天份。成首歌擺明旋律搭夠,加上remix音效出色, 真係不失為一首好好聽的口水歌。

你地咁揼本演出,結果當然上晒瑞典娛樂頭條啦!   

#有錢就是任性  #賣肉求榮   #腐女  #瑞典小鮮肉

Real Humans

文: 安尼斯

瑞典小說一向都有種扣人心弦的魅力。也許想像力豐富的瑞典作家偏好未來科幻,瑞典不少作品都主打未來科技創作。

近日睇左由美國最高收視電視作品【行屍走肉】的金獎電視網AMC,與英國電視4台攜手聯合製作的八集電視影集《真實的人類》。這出全新科幻影集改編自瑞典獲獎科幻影集《Real Humans》,並由英國編劇執筆重新創作劇本的mini 劇,陪伴了我們一家連續收看三個晚上。

該劇設定在機器人(Synth)被繁忙都市人廣泛使用的世界。一對夫妻為了改善生活而購入了一部二手機械人,並把她名為 Anita ,用作傭人。而他們不知道表面無感覺,無人性的 Anita 是被人偷走再重新編寫數據,而在成為二手合成人前的Anita其實是第一批被非法加入個人情感的機械人。

Real Humans呈現人類與機器人的界限愈發模糊後,扣人心弦的矛盾沖突、心理沖擊與道德拷問。

當機械人變得越來越人類,但又受到不公平對待,人類又是否公平?

51EabB7NwQL._SY300_

real-humans41

圖片來源: amazon.co.uk

丹麥社會三部曲

文: 頭文字D

Per Fly Triology

《天生不是星塵》 (Monica Z ,英譯 “Waltz for Monica”) 在港上映在即,這部講述歌星 Monica Zetterlund 傳奇經歷的瑞典電影,是丹麥導演佩爾菲 (Per Fly) 的最新作品。

Per Fly

佩爾菲在海外的名聲,大抵比不上才華洋溢卻又充滿爭議的拉斯馮特爾 (Lars von Trier) ,作為逗馬宣言旗手之一的湯瑪士溫德堡 (Thomas Vinterberg) ,或是憑《愛有新世界》(Hævnen ,英譯 “In a Better World”) 揚威奧斯卡的蘇珊比爾 (Susanne Bier) ,不過其作品在國內廣受歡迎,當中最具代表性的,要算是其「丹麥社會三部曲」。

丹麥社會三部曲的三部作品分別為 “Bænken”(英譯 “The Bench” ,中文暫譯《板櫈》)﹑ “Drabet”(英譯 “Manslaughter” ,中文暫譯《屠債》)及 “Arven”(英譯 “The Inheritance” ,中文暫譯《遺業》)。三部電影分別以草根﹑中產與豪門為重心,觸及他們的生活與各需面對的困難。

這個系列嬴得好評如潮,更屢獲殊榮。《板櫈》同時嚢括影評人舉辦的寶黛獎 (Bodilprisen) 和丹麥電影學院頒發的羅伯獎 (Robert-prisen) 最佳電影,《遺業》亦在羅伯獎中再下一城,《屠債》除了於寶黛獎贏得影評人的芳心,也在北歐理事會電影大獎 (Nordic Council Film Prize) 中封王。

導演以外,演員 Jesper Christensen 也是三部曲裡的重心人物。他在《板櫈》和《屠債》中皆擔綱主角,亦有參演《遺業》一片。演出經驗豐富的他即使演繹不同社會階層角色同樣手到拿來,形神俱在。他也有參演荷里活電影作品,包括在《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 (Casino Royale) 與《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 (Quantum of Solace) 飾演 Mr. White 。他更將在今年底上映的新作《新鐵金剛︰幽靈殺機》 (Spectre) 中再度登場。占士邦影迷大概會對他留有印象。

Jesper Christensen

Bænken《板櫈》

在 2000 年的作品《板櫈》中,主角Kaj失去了工作,終日無所事事,只有在公園的板櫈上借酒澆愁。一天,他卻遇上了十九年前遭自己遺棄的女兒 Liv 。 Liv 因受丈夫虐打而逕自帶孩子離開,碰巧搬到了 Kaj 所住的社區,從此為 Kaj 的生活泛起了漣漪……

Bænken

Arven《遺業》

《遺業》於 2003 年上映。 Christoffer 的家父自殺身亡後,母親力勸他接管家族的鋼鐵生意。縱然有違自己內心所願,Christoffer還是捨棄了自己在瑞典的餐飲事業,舉家遷往丹麥。為打救瀕臨破產邊緣的公司,沉重的工作壓力漸令他不勝負荷,而他亦要面對令他困惑不已的艱難抉擇……

Arven

Drabet《屠債》

三部曲的最終作是 2005 年的《屠債》。已婚並育有一子的高中教師 Carsten 暗地裡跟前學生 Pil 有著親密關係。 Pil 在一次激進政治行動中出了意外,一名警員不幸身亡。為了在 Pil 的身邊支持她, Carsten 選擇離開自己的妻兒。連串悲劇的發生,令罪債在其心中有若不散陰魂,揮之不去。

Drabet

佩爾菲憑其獨到的視野,捕捉到社會裡隱隱乍現的不安與傷痛,並細意刻劃人物內心的掙扎,拍出扣人心弦的故事,令丹麥社會三部曲成了當地電影的一道奇葩。

圖片來源︰dfi.dk, ekkofilm.dk, politiken.dk, fona.dk

 

 

驕女

文: 頭文字D

 Lone Scherfig

以牛津為背景的電影《驕子會》(The Riot Club)近日在港上映。導演朗舒菲(Lone Scherfig)先前的作品,不論是大獲好評的《少女失樂園》(An Education),或是引來不少注目的《情約一天》(One Day),都洋溢英倫氣息,可會令人忘記了她來自丹麥的身份?

朗舒菲初出道時曾從事廣告行業,後來亦參與了好些電視連續劇與電視電影的製作,真正令她嶄露頭角﹑建立名聲的作品,大概要數2000年的電影“Italiensk for begyndere”(英譯︰Italian for Beginners)。

這部逗馬宣言(Dogme 95)電影是部較輕鬆的愛情小品。故事圍繞丹麥一個小鎮的幾名單身男女,他們因一同上意大利語入門課而結緣,縱然各有煩惱,及後卻在生活中逐漸行近,彼此擦出點點火花。

此小本製作在丹麥票房取得驕人佳績,入場人次超過八十萬,並成為丹麥影史上最賺錢的作品。“Italian for Beginners”更在國際間屢獲殊榮,包括2001年柏林影展評審團獎。 

2009年的《少女失樂園》為朗舒菲的職業生涯創下另一高峰。電影將1960年代的英國塑造得活靈活現,嘉莉慕萊根(Carey Mulligan)教人眼前一亮的演出更令她摘下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最佳女主角的桂冠。此齣英語電影的成功,令朗舒菲的作品得以傳到海外更多不同角落。 

最近,朗舒菲夥同Pernilla August籌備新作“Den allvarsamma leken”(英譯︰The Serious Game)。Pernilla August是瑞典著名演員,除了贏過康城影后,亦曾參演《星球大戰》系列。演而優則導的她今次再執導演筒,朗舒菲則負責編寫劇本,改編這部關於一對男女迂迴情路的經典小說。電影近日開鏡,預計2016年春上映,大家拭目以待。 

Lone Scherfig & Pernilla-August

舒菲與Pernilla August(圖右) 

圖片來源︰ politiken.dk, dfi.dk

唐老鴨無限Loop

文: 安尼斯

 又一年平安夜,日短夜長的生活,冷清清的街道被厚雪蓋過。望出窗外,除了家家户户的星形吊燈同五條蠟燭的座檯燈外,差不多再無景致。

同屋的瑞典活躍女生Ylva一下蹦蹦跳跳跳到我面前,「Hej, 安尼斯,今日下晝和我一家人過平安夜喇!」 對於在北歐舉目無親的我當然出席啦!

由於事前已約文藝王子同斯德哥爾摩香港街坊福利會去食聖誕大餐,使盡佢張IKEA Family card 優惠買嘢食,所以食大餐之前要趕去Ylva屋企人住的Solna。

一到Solna 當然佢成家人都恭候緊我喇,好在係Designtorget 亂買左D God Jul 禮物,不然雙手得梳蕉上人屋企。搭正3.30pm ,Ylva一家大小都安坐沙發上,睇電視!

個一刻,我心念唔通係瑞典版春晚定HKTV登陸北歐開台。點知由佢最新Samsung 27吋LCD mon播出的……,竟然係唐老鴨?!

原來每年瑞典人都會係12月24號平安夜三點半睇1958迪士尼出品的唐老鴨卡通片。大家注意,係1958年版本!重要年年播出的都是個一集 「From All of Us to All of You.」 瑞典文叫 「Kalle Anka och hans vänner önskar God Jul」,英譯「Donald Duck and his friends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唐老鴨,瑞典文叫Kalle Anka (音:kah-lay ahn-kah) 來自1944年瑞典電視節目播出的第二次動畫,在「叢林的小丑」一節入面,唐老鴨被Aracuan紅頭啄木鳥折磨,得到瑞典人注意。瑞典至今全國一半人,不論男女老幼,高矮肥瘦,都習慣自1959年起,每年平安夜都睇TV1特備節目1958年的唐老鴨,無懼多年的商業廣告挑戰,年年都準時播出。

超過五十年不變的唐老鴨聖誕特輯一開始由綠色蟋蟀Jiminy Cricket講吓30年代到60年代的迪士尼卡通片,白雪公主,灰姑娘等短片,其實同聖誕一啲關係都無。唯一年年有啲分別就係主持人同迪士尼嘅廣告。該唐老鴨節目的文化價值對於瑞典人意義重大,睇唐老鴨也有一些傳統規則。

1. 從來沒有瑞典人會錄製Kalle Anka,必須即場觀看。

2. 當電視正在播放Kalle Anka,全家不得做任何事情。

3. 不論男女老幼,每個家庭到平安夜就會靜靜地坐在一起觀看幾代瑞典人每年一直在看的唐老鴨節目。

不過唔好以為重播冇人睇,(ATV咩?),就算最低收視嘅2008年,聖誕唐老鴨都有36%觀眾,即三百二十多萬人收看。

斯德哥爾摩的北歐博物館甚至將唐老鴨節目放入展館。北歐博物館館長Lena Kättström Höök表示,睇唐老鴨聖誕特輯是瑞典節日傳統,該節目特輯於1959年首次播出,當時瑞典人剛剛開始擁有電視。Lund University民俗學教授Charlotte Hagström表示直到1969年,在瑞典只有一個電視台。而直到1987年,聖誕節是唯一一個節日瑞典人有機會可以看到美國動畫。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唐老鴨聖誕特輯已成為瑞典聖誕節的一部分,而每次TV1 建議修改播出唐老鴨的時間表,輿論便會嘩然,口誅筆伐,迫使電視台退縮。於1970年,電視台兒童節目主任Helena Sandblad 認為唐老鴨屬於過度商業化的節目,試圖停播。最後,Helena Sandblad在群情洶湧下,收到人身威脅,SVT最終屈服,唐老鴨在平安夜繼續播出。

其實對於許多瑞典人,每年平安夜無限Loop唐老鴨是一種自我安慰。瑞典人希望自己知道在今日不知明日事的世界,每年都會有一小時和家人一起,有一些熟悉的東西可以永遠保存。

也許明年Live Norish也可以播唐老鴨,保存我們熟悉的北歐玩意 !
資料/圖片來源: www.slate.com; seriersan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