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語言文字

格陵蘭的「國民教育」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格陵蘭與當時遭佔領的丹麥的聯繫。大戰過後,島上居民的生活苦不堪言,更遭肺結核疫症的威脅。聯合國因此批評丹麥政府,並指假如丹麥未能及早履行應有責任,格陵蘭將交由美國等地接管。有見及此,丹麥立刻著手重建工程,並銳意將格陵蘭「丹麥化」,當中包括從兒童教育入手,進行一項「實驗」。這也成了電影“Eksperimentet”(英譯“The Experiment”,中文暫譯《國民實驗》)的題材。

無忌

「大吉利是」

我們說到不吉利的事情,都會說上這麼一句。

做個跨文化智者

現今社會,不同地區之間的交往越見頻繁。在此大勢下,我們對其他文化認知又有多少?我們又是否已準備好因著文化差異迎來的各種挑戰?丹麥人類學家Dennis Nørmark正以此為題,編寫了“Cultural Intelligence for Stone-Age Brains”一書,啟發讀者開墾自己的「古腦石山」。

咩牆話!?

咩牆話!?

不能說的丹麥(語)

也有人以茄醬來形容丹麥人慢熱的性格——起初不論你如何使勁的倒,甚麼也倒不出來,但稍過一會,卻又突然之間,濺得通處都是。

我的芬蘭語有進步!

你知道今天是米卡艾爾·阿格里高拉日(Mikael Agricolan päivä)嗎? 或許他在其他國家不是這麼有名,不過他可是芬蘭語文學之父。十六世紀時他曾是芬蘭圖爾庫地區主教,也是一位宗教改革家。

再見,我們的瑞典詩人

很多人喜歡北歐,欣賞小國的強韌與自由、風景與福利。但北歐的美麗恆久之處,又何止這些,還有無數的藝術家、作家、電影工作者與詩人。Transtromer詩的意象頗為普世,但他的詩也就是北歐。空靜的路、雲朵與波羅的海、森林與音樂全都孕育了詩句,冷峻又靈動。幾年前訪問內地詩人高曉濤,講到詩與攝影作品,他就即場朗讀了Transtromer的詩,然後展開了一張又一張黑白、淡然空靈的風景照,那幕讓我至今難忘。也許我們都曾忽略了詩人們的美,但他們的每句每字,都徘徊在冷涼盡黑白夜燦爛的風景裡。

為你介紹沿途好風景

介紹沿途好風景

來自芬蘭的兒童故事書《焦油小精靈多威》

芬蘭兒童故事書《焦油小精靈多威》的中文電子版,即將由中國出版集團數字傳媒公司出版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