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蘭的「國民教育」

文: 頭文字D

丹麥聯邦屬土格陵蘭乃世上最大的島嶼。外間對這片位處歐洲和北美間的遼闊土地所知甚微。其實這個人口五萬餘人的地方在其歷史長流中亦曾經歷幾番波折,其中的一次,就發生在二戰之後。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格陵蘭與當時遭佔領的丹麥的聯繫。大戰過後,島上居民的生活苦不堪言,更遭肺結核疫症的威脅。聯合國因此批評丹麥政府,並指假如丹麥未能及早履行應有責任,格陵蘭將交由美國等地接管。有見及此,丹麥立刻著手重建工程,並銳意將格陵蘭「丹麥化」,當中包括從兒童教育入手,進行一項「實驗」。這也成了電影“Eksperimentet”(英譯“The Experiment”,中文暫譯《國民實驗》)的題材。

1 The Experiment

2 The Experiment

“Eksperimentet” 劇照 (圖片來源︰kino.dk)

《國民實驗》的故事發生於1952年的努克(Nuuk,格陵蘭首府,丹麥語亦稱為Godthåb,意即英語的“Good Hope”)。當時丹麥官員已將一批年約六歲的格陵蘭小孩送到丹麥生活一年多,並打算把他們帶回家鄉陪育成為當地人的「典範」,以達致「同一國家﹑同一民族﹑同一語言」的目標。

Karen是故事中的一個小孩。回到格陵蘭後,她跟一些丹麥小孩一同上課。雖然她能以丹麥語流利對答,但跟其他「實驗」小孩一樣,學習進度始終跟不上丹麥同學,也就難以專心上課。一次她在閒時輕哼以往在家聽過的一首格陵蘭歌謠,卻在唱了兩句以後,發覺已把餘下的歌詞忘記得一乾二淨。

一天,平日寄宿於院舍的小孩終於有機會跟家長會面。母親問了Karen幾個問題,欲了解她的近況。Karen以丹麥語回應說她聽不懂。偏偏母親亦不明所以,繼續嘗試以格陵蘭語跟她交談。

片末,這班小孩為了歡迎皇室成員的到訪,給他們高歌一曲《丹麥,我的祖國》(“Danmark, mit Fædreland”,亦稱“I Danmark er jeg født”)。歌詞的大意是「丹麥是吾家,生於斯長於斯,我愛這地方。」。這首由安徒生於1850年編寫的作品在丹麥深得民心,有人甚至將之視為他們的二號國歌。可是,出於這些孩子的口中,卻叫人百般滋味在心頭。格陵蘭人在實驗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段悲痛的歷史教人引以為戒。

英國廣播公司網頁近日有篇幅講述這段格陵蘭的故事,亦訪問了當年參與其中的Helene Thiesen,讓她憶述其親身經歷。不少人都因為這段不快的經歷影響終生,Helene Thiesen亦不例外,這個令她困惑不已的實驗在其生命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印記。 

3 Helene Thiesen

曾經歷當年實驗的Helene Thiesen (圖片來源︰dr.dk)

Helene Thiesen 的舊照片 (圖片來源︰dr.dk)

BBC有關格陵蘭實驗的文章︰The Children taken from home for a social experiment

 

 

 

 

 

 

 

 

 

曾經歷當年實驗的Helene Thiesen (圖片來源︰dr.dk)

 

 

Helene Thiesen 的舊照片 (圖片來源︰dr.dk)

漫畫風暴

文: 頭文字D

《查理周刊》遭恐怖襲擊,引起全球極大迴響。痛心與震驚之餘,很多丹麥人也憶起多年前國內穆罕默德漫畫所引發的軒然大波。

事緣於2005年9月16日有報道指作家Kåre Bluitgen在為其有關可蘭經和穆罕默德的兒童書找插圖師時出現困難,已先後遭三名畫師因擔心受襲而回絕。報道引起關注,輿論焦點在於這種自我審查會否威脅言論自由。

有見及此,丹麥的一家主要報章《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決定徵召專業插畫師,讓他們繪畫出心目中的穆罕默德。最終十二名畫師交出了作品,並獲刊登於2005年9 月30日的《日德蘭郵報》。不少作品都帶諷刺意味,如Kurt Westergaard的一幅就將頭巾畫成炸彈狀。

這些漫畫觸犯了穆斯林禁忌,惹來伊斯蘭團體的強烈不滿。他們聯同十一個伊斯蘭國家的大使,要求會見丹麥總理,卻遭拒絕。他們於是組織到多個中東伊斯蘭國家爭取支持。抗議行動於2006年初在多國陸續出現,人們罷買丹麥貨,焚燒丹麥國旗,衝擊大使館,行動更逐漸升級,演變為流血衝突,造成多人傷亡。

對於是次事件,各地傳媒處理手法不一。有媒體基於宗教敏感內容拒絕刊登漫畫,亦有報刊決定刊出漫畫以示捍衛言論自由。法國的《查理周刊》就是當時表態支持《日德蘭郵報》的刊物之一。當時有法國的穆斯林組織到法院要求禁制《查理周刊》刊登該漫畫,但獲判敗訴。

事件餘波未了,過去幾年,《日德蘭郵報》報社與畫師Kurt Westergaard曾接到死亡恐嚇,亦遭不速之客意圖襲擊。Kurt Westergaard一直需受警方保護。

紀錄專輯“Why Democracy?”有一集以“Bloody Cartoons”為題,談及這場丹麥漫畫風波。民主建基於人人皆有免於恐懼的表達自由。這自由是否亳無界限?各社會文化是否都有自己的禁區?當觸碰到不容冒犯的禁忌,又該如何權衡?

Kurt Westergaard

 

 

 

 

 

 

 

丹麥漫畫家Kurt Westergaard

紀錄片“Bloody Cartoons”片段

圖片來源︰theguar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