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哥本哈根的圖書館-A children-friendly library near my dormitory

文: Mission At 20

來到這裡就很想看有關當地的書,不過Copenhagen的書店實在太貴了,所以轉戰圖書館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在宿舍附近有一個社區圖書館,不過看外觀就能比上香港的中央圖書館。裡面的設計跟香港差不多,最吸引我的是裡面的兒童設施。跟傳統放圖書的方法不一樣,它有一個兩層、由六角形組成的書櫃,小朋友可以爬到最上或鑽到中間的洞拿書。而且旁邊還有很多放玩具的地方,而且還有很多 Board Games!! 這個是我沒有想過的,雖然Board Game不是書本,但也可以促進小朋友的多方面發展,而且是很好的家庭活動呢。看到有些家長在跟小朋友玩Board Games,感覺上整個環境都很能吸引小朋友閱讀。雖然英文書不多,但發現了這個圖書館會舉辦不少活動,如Music concert、Yoga course和嘉年華等,除了推廣閱讀外也扮演了社區中心的角色,很期待可以參加它的活動了解當地人的社交生活。

 

12525333_1717160948517144_1731133575699938824_o

12491955_1717160875183818_7698263448136127585_o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文: 陳若谷

跟卡爾維諾無關,我只是特別喜歡這個令人神往的書名。中三時第一次看到已十分嚮往,那時我在想,我會在冬夜裡,獨自旅行嗎?

結果十年後的冬天,我隻身旅居北歐。

雪在十一月已經開始下,起初還只是零零落落,一片片雪花搖曳在半空中,久久不著地,看得人心花怒放。豈料,雪愈下愈大,到傍晚下班回家時,已經變成小型暴風雪,雪打在臉上是刺痛的。

同事知道我第一次見雪,在地鐵站分別時對我說:「這個冬天你至少會在雪地上狠狠的跌倒一次,否則就不算在這裡過冬天。」那天我特別小心奕奕,因為我不想在穿著單薄衣服的時候在街上摔倒。街道上堆滿人,他們紛紛湧到超級市場買糧食,路上交通像極了電影《八部半》的第一幕,汽車擠得車身貼著車身,完全沒半點空間。後來,同事告訴我市內交通癱瘓了,為了早點回家,有些人索性棄車改為步行,待明天才回來取車。一個人開始這樣,其他人不得不跟隨,結果街上造成了長長的車龍,但內裡是沒有人的,蔚為奇觀。

我以為瑞典人面對風雪來臨已有兩手準備,但原來每次風雪來襲,他們都像我這個第一次見雪的人一樣倉皇。那天,我沒有在回家的路上跌倒,但有幾次因為風太強而不能向前走,結果花了很長時間才抵家。

北歐的冬天難過是意料中事。當時的住所沒有上網設備,也沒有電視機和收音機,我在家的娛樂就是看書、用電腦看影碟和聽歌,因此那年真的看了不少書和電影。有個同事覺得我寂寞,送我一台舊電視機,也不知是不是我倒楣,電視天線只能接收到兩個瑞典語台,英語頻道一概收不到。但我並不失望,在香港過慣了「電視送飯」的日子,現在倒想靜一靜,反而同事和房東卻為我的天線忙上忙下,結果呢?結果瑞典全國電視台更換接收的頻道和方式,舊式天線電視機全部被淘汰,那座黑壓壓的電視機,從此在我房內封塵,發臭,死亡。

風雪一到,大家下班後都會留在家中,但由於怕悶,很多瑞典人無論如何也會外出喝酒的。有人在街頭凍死的事件不時在北歐發生,其實大部分死者都是因為喝醉了,捱不到回家的那段路就在街角睡去,然後在睡夢中失去知覺,白白凍死。

瑞典的酒吧大部分都不太好玩,但好處是沒有香港掛羊頭賣狗肉的黃色的士高,搖頭丸等等,大家喝喝酒談談天的,跟我想像中分別不大。到瑞典前,我看過了郭利斯馬基的電影,都是描寫芬蘭生活的,那裡的酒吧單調得可憐,大多是五十來歲中年男士獨坐喝悶酒的格局。瑞典氣氛稍為熱鬧,但絕對及不上西班牙和意大利,又或巴西那種熱情如火的酒吧。簡單說,瑞典的酒吧是 “chill-out” 性質比較多,中產人士常到的,更是那些在海邊有爵士樂的club,不是喝tequila或啤酒,而是喝shiraz,單麥發芽威士忌或香檳。中產clubbing我高攀不到了,只可偶然與朋友出現在有木板地舊式飛鏢靶的酒場。在瑞典,我並沒染上酗酒的惡習,我不是不能喝,只是討厭要灌醉自己的那種豪飲,更怕喝醉了無端在街上凍死。

城西是少數族裔居住的地區,治安特別差。有次午夜時分,我由城西坐火車回家,車上有個喝得爛醉的黑人向我不停說話,我沒回應,他繼續胡言亂語,我終於走開了,到地鐵巡警來時,他還在唸唸有詞。然後我又見到一個金髮女人坐在另一邊,別過臉往窗外看,她的眼眶佈滿紅筋,眼部的化妝全都溶掉,臉上一抹抹黑色的,像哭了一大場。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就會開始觀察別人的寂寞。每個人都需要一點獨處的時間,特別是在冬夜。

BLOGBUS

PHOTO CREDIT: BLOGBUS.COM

城市的長頸鹿

文: Elfa/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大家記得Elfa 的《城市的長頸鹿》嗎? 新書在九龍城書展節的反應超好,也獲得各方好評。現經Live Norish 買黃愛華(Elfa)的小說集《城市的長頸鹿》,將享有85折優惠,每本75元正(包本地郵費),原價是$88元的。各位讀者快點訂購咯。

<<如果想念北歐的冬天,不妨以電腦瀏覽《城市的長頸鹿》的網站,點選那扇4℃的窗,可以聽到斯德哥爾摩的火車聲,那時我的住處在火車軌附近,樓上總是有個老人在彈琴,網站有些聲音,就是當時錄下的。至於那篇斯德哥爾摩的小說,大抵是一個關於南國與北國的故事,一封葬禮邀請書牽起的故事;而那種乾冷與潮熱的差異,以及種種對於「家」或原居的懷疑,在另一篇奥斯陸的小說<路上的秘密>裡,有更複雜有趣的反省。>>

關於《城市的長頸鹿》
http://city-giraffe.com

訂購電郵: livenorish@gmail.com

Elfa-Book-Cover-Medium.jpg

 

我們的圖書館

文: 頭文字D

未嘗親身體驗,很難相信圖書館可以是這樣的。

哥本哈根中央圖書館(Hovedbibliotek)位處城中心臟地帶,毗鄰哥本哈根大學與圓塔(Rundetårn),離步行街Strøget僅咫尺之遙。走進大堂,就是開放舒適的閱讀空間,一旁是家窗明几淨的咖啡廳。

走到上層,見到一片兒童天地,除了兒童圖書,也有供小孩遊玩的地方,這裡更曾有個可以玩Wii的角落,現在你也可以把遊戲借回家。

再繼續走,是個影音世界,可供借用的音樂CD﹑電影DVD與Blu-ray,不計其數。

選中自己的心頭好,返回大堂,借用手續也是異常簡便。書本﹑影碟等都置有射頻標籤,只要將借出物品都放於感應器上,便可一次讀取多個項目的資料。

還書嗎?同樣可以自助完成,這裡更設有附運輸帶的自動還書機,將獲歸還的物品整齊分類。

圖書館帶給我們最大的方便,絕不止於硬件,也在於良好的配套。只要在網頁找到想看的書籍,即可預約,並安排將之送至自選的圖書館,而這預約服務當然是免費的。

當收到電郵通知預約書本已到,便可在一周內到圖書館領取。書本都可借出一個月,影碟則可外借一星期。只要沒有其他人預約,都可續借最多兩次。借出項目的數量基本上是沒有限制的。

為方便大眾借書還書,一些圖書館開始實施延長開放時間,只要辦理簡單手續,便可在沒有職員值班的延長時段以登記了的證件進出圖書館。

 在這電子時代,圖書館也與時並進。電子書自不在話下,讀者亦可在網上以Zinio閱讀好些雜誌。

更偉大的,是他們設立了網上電影平台filmstriben。圖書館使用者可以在這裡每月免費觀賞五部電影。這裡既收錄了大眾認識的本土影片與荷里活作品,亦不乏諸如亞洲地區等海外電影,更有來自不同地方的紀錄片,堪稱一個網上寶庫。

21

The Wetsuitman

文: 陳裕匡

本週斷斷續續讀完這篇萬字專題,也是首次讀北歐傳媒的長篇文章。

引言交代,去年冬天,荷蘭與挪威的海岸分別發現兩具屍體,他們分別穿著潛水衣。多國警方均無法識別屍體身份。「這是一個關於他倆的故事。」開句「無影無縱 (Without a Trace)……」

文章分三部份。首部份,格局似一套十集的警匪片的首集,幾位警官陸續出場。調查初期,多國警方都懷疑過死者是度假的滑水、潛水者,或者玩某類新興而危險的水上玩意的英國人,一度叫他做Diver。但荷蘭方面的 John Welzenbagh 堅持隊員要叫他做「The Wetsuitman」,強調找到的只是一件Wetsuit和屍體,不要假定他是度假和潛水,要認真調查。

氣氛一轉。第二部份,鏡頭已落到法國沿岸最近英國的加來 (Calais) ,一群靜候機會逃到英倫海峽對岸的各國人士組成小村落” The Jungle “,記者與攝影師深入一群又一群的黑色膠袋帳幕,希望得到失蹤者的線索,索料索到有危險,即走。

第三部份,故事看似鎖定在一位敘利亞廿二歲青年 Mouaz Al Balkhi 身上,他與家人因戰亂逃到約旦,希望橫越千里,成為英國難民並攻讀電子工程學,幫補家計。記者與他的家人多次聯絡,一起到國際刑警及多國化驗所等結果。最後,並未能完全確定潛水衫內的死者就是他,然而,是篇追查和報道,揭露了西南亞偷渡的風氣與英、法等國的人蛇問題。

文章來自挪威暢銷報章Dagbladet.no的網站版,主頁全是挪威文,但它有一個特別的 responsive 版面,專門刊出英文文章,上述的〈The Wetsuitman〉是奧斯陸記者 Anders Fjellberg 花了數月時間寫成的大作。值得朋友們週末一讀。

sporlost-1 sporlost-2  sporlost-5

https://www.facebook.com/OneBandOneDay?fref=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