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肉丸大戰:當食物變成另類武器

文:甄梓

Frikadeller_smorrebrod_small_01.jpg
我對丹麥食物的認識,除了藍罐曲奇,就只有open sandwich (Smørrebrød),即是在一塊麵包上放滿不同食物,可隨意配搭薯仔、紅捲心菜、蛋、牛肉片、魚餅或煙三文魚等食材,當然不少得丹麥肉丸,加上秘製醬汁,凍食熱食任你選擇,味道一流。但原來食物除了可以醫肚,也可以變成一種「武器」。
丹麥中部城市Randers市議會上周一(18日)通過新法,強制規定所有公務機關,包括幼稚園和托兒中心,都要提供豬肉餐。市議員表示,此舉是為了捍衛丹麥人愛吃豬肉的傳統文化。這種文化與穆斯林難民的飲食習慣有所衝突,因此觸發一場「肉丸大戰」,豬肉就這樣變成了傳媒口中的所謂「武器」。移民組織質疑當局推行法案是另有目的,懷疑是利用立法手段勸退大舉湧入丹麥的難民,以及避免難民影響當地生活文化。

英國《獨立報》指出,丹麥豬肉紛爭已變成了伊斯蘭恐懼症及憂慮歐洲文化遭受侵襲的象徵。除了肉丸爭議,丹麥早前通過新法草案,規定政府可向尋求庇護者手中徵收超過一萬丹麥克朗的現金或同等價值的貴重物品,以補貼庇護程序及社會福利的費用,但婚戒、家族肖像或獎牌等具有「特別情感價值」的物件則排除在徵收之列外。這項法案預計將於二月起生效,外界批評新法勾起了納粹德國奪去受迫害人民財物的回憶。

分析相信,丹麥立法提供豬肉餐有逼退難民之嫌,甚至挑起反穆斯林情緒。事實上,自丹麥右翼政府上台後,反移民立場愈見明顯,去年9月丹麥政府在黎巴嫩多份報章賣廣告,說明丹麥將緊縮難民庇護政策,並將廣告製作成十種不同語言版本,在丹麥難民中心和社交網絡上廣傳,用廣告手法勸退移民選擇前往丹麥。據統計,2015年丹麥只接收約二萬名來自中東戰亂地區的難民,難民寧取道丹麥前往瑞典或其他北歐國家,也不願在丹麥逗留,就是因為丹麥政府採取強硬態度應對難民潮,包括大賣反移民廣告和立法供豬肉膳食,嚇怕前來尋求庇護的人。

據悉,瑞典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領袖Jimmie Åkesson曾表示想仿效丹麥,製作一系列反移民廣告刊登於外國報章,反對難民入境。如今,丹麥市議會推出強制提供豬肉餐的方案,不知道瑞典民主黨會否模仿丹麥的做法,在不久將來提出相關動議?

瑞典的難民遊輪

文: 安尼斯

上月,瑞典的移民代辦處和一家遊輪公司簽署了協議,以一艘可容納1260人的遊輪為難民在北歐國家尋找長期庇護住宿的一個方案,直至當局繼續找到更好的庇護住宿方法。

移民代辦處,Migrationsverket,希望使用遊輪,以緩解已經在2015年前往該國難民登記的住房短缺問題。

雖然難民的湧入有所緩和,但當局仍在努力尋找長期住宿的地方,現時當局還停留在緊急住房中心蓋建。

瑞典本有980萬人口,今年現已接受超過16萬難民 – 在歐盟國家中,人均收容難民的比例最高。

這種空前的移民湧入已經把沉重壓力的基礎設施和當局敲響了警鐘。

瑞典政府已經意識到了接收能力已經飽和,不得不實施更嚴格的邊境檢查和政府剛宣布將削減居住證所提供的數量。

瑞典最大的每日新聞發表民意調查,發現過半瑞典人(55%)的人認為國家不應該接收更多的移民。反對接收難民的比率升了25個百分點,相對9月份以來,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說他們希望瑞典接受較少難民,可見民意逆轉。

政府已經宣布了一系列旨在減少難民來到瑞典,並在月初實施計劃,開始檢查從丹麥前往瑞典的火車和公共汽車的乘客ID。

圖片: sverigesradio.se

奉女皇籲︰拒絕怪獸 讓孩子飛

文:頭文字D

丹麥女皇於除夕夜發表了新年文告,當中有一段講及育兒之道,饒有意味,引起了一時熱話。

1.jpg

「我們不應對小孩過分操心。我們總不可能整天把他們捉緊不放。我們應賦予他們應有的空間,假如對他們過份呵護備至,只會令他們的生命變得一片空白。小孩應該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也許他們會跌倒﹑會受傷,但他們總會爬起來。這可能是一些家長寧願避免的經歷,但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生活的挑戰無處不在,不管上學上班。年青人都需要挑戰。重要的是,每當碰上考驗,我們都不會輕言放棄,而是全力以赴,竭盡所能。」

君不見動畫電影《小王子》裡的操控狂家長,對小孩生活各項照顧得「無微不至」。怪獸家長恐怕是四海皆有的普遍現象。

新年伊始,正好藉此時機,細心思量,我們想給小孩一個怎樣的未來。

丹麥女皇新年賀辭原文︰http://kongehuset.dk/menu/nyheder/laes-nytaarstalen-2015

丹麥女皇新年賀辭錄像︰Video Clip

圖片來源︰politiken.dk

 

 

廣告的政治化

文: 安尼斯

返到香港,成日聽的是「事件好政治化,唔關我事」,不過係北歐都好政治化喎!

最近瑞典一個購物中心Kista Gallerian的聖誕廣告挑起政治爭議,但可以說是挑起好多瑞典人的政治正確的神經。

事缘購物中心的聖誕廣告起用幾乎完全金髮藍眼的瑞典model, 剩得片尾半個角色有個非金髮的少數族裔出鏡。但好衰唔衰,Kista是斯德哥爾摩最高的少數民族人口的地區:80%住的人,外國出生或有外國出生的父母。其實果區冇咩金髮藍眼的瑞典人, 一套唔太真實的commercial (TVC)缺少的顯然就是Kista主要群體的少數族裔(中東,非洲移民),廣告隨即惹來種族歧視的指控。

這部出事的聖誕廣告,名為Såå Mycket Jul (‘So Much Christmas)。片頭顯示出一個老人飲飲吓杯熱巧克力,他的鼻子沾上了白色泡沫,跟著可愛的金髮碧眼細路仔出場,一個好似”Friends “的Matt LeBlanc的中年男子丢了他的聖誕薑餅和片尾年輕的金髮戀人擁抱。

其實條片無甚特別,不過能夠令到瑞典人網上爭拗不絕,而且愈演愈烈,實叫北歐廣告界稱奇。最後Kista Gallerien廣告下了架,並在其Facebook頁面上發表遺憾聲明稱他們已經接納了嚴肅的批評,並停止播放該宣傳片。

下載

有人又大叫:「小題大做! 好政治化喎!」

其實咩叫政治化呢?呢D咁abstract同虛無飄渺嘅Term放在言語中枯燥又冇meaning。

啱就啱,唔啱就唔啱!就係咁簡單!

一句「政治化」係解釋能力有問題,要去考吓你TSA D理解能力? 定係己經駖驢技窮,冇point去講?

後記,瑞典友人來訪時,問及點解我地香港廣告可以擺菲傭上臺,唔驚以後教育下一代人誤會東南亞國家的人就是工人?

做廣告的朋友唔該注意吓喇!

圖片: disporea.se

瑞典鐵娘子

文: 安尼斯

全球首位女外相兼瑞典第一位女性黨主席, Karin Söder上月與世祥辭,享年87歲。

Karin自1971成為國會議員,擔任議員至1991年,一直致力奉獻所屬的 Centre Party,半生叱咤政界,好比英國鐵娘子Margaret Thatcher 。

1976年,她獲委任成為全球史上第一位女外相,官拜至瑞典首相Thorbjorn Fälldin之下。 提名她的亦是Thorbjorn Fälldin,Thorbjorn為當時中間偏左的 Centre Party的黨主席 。Karin她鮮明的反核立場,堅持平等的信念加上女性身份令她在保守的80年代獨樹一幟。 當中包括她公開反對南非的Apartheid,白人優先的政策,同南非前白人政權角力,爭取種族平等。

1979年Karin改任做Thorbjorn管治班子的醫療及社會福利大臣直到1982年。擔任醫療及社會福利大臣期間,牽頭實施”禁酒令”, 逢星期六不准全國唯一賣酒機構Systembolaget賣酒,減少酗酒問題。

自任外相的9年之後,即1985年,Karin迎來政治生涯另一高峰。由於Centre Party輸了大選,失去執政地位,時任黨主席 Thorbjorn Fälldin得不到黨內信任,被迫辭職落台。Karin 獲得黨內提名,接任  Centre Party 黨主席一職 ,成為瑞典史上第一位女性國會政黨領䄂,登上權力巔峰。可惜不到兩年,又敵不過黨內迫宮,以病為由辭去黨主席一職。

儘管被迫落台,她的影響力絲毫不減,擔任過兩屆北歐議會Nordic Council主席,在2003年甚至公開呼籲瑞典改用歐羅,為執政黨添加壓力。

鐵娘子一生傳奇,敢於挑戰不公平的事,特別重視兒童權利和基層生活。她的政治生涯亦隨她的離世就此結束,不過她堅守平等的精神相信在瑞典民眾生活中已經深深扎根。

625165_366_240

圖片來源: sverigesradio.se

「全民退保」的瑞典經驗

images

文: 安尼斯

近日有幸得香港青年協會安排上了一堂年輕人跟國際大行高層的一堂課,以香港為題,講及思考模式以至社會議題。當中大班突然問到全民退保,在座的年輕人有的支持,有的不表態,反對的倒只有一個。全民退休保障鬧得熱哄哄,勿論退保的爭議性,回歸到退保成立(Why)的重點是在於建立恆常化的機制,以至制度去幫助有需要的人。由成立的出發點去照顧有需要的人到社會倫理來說後生一輩承擔上一輩的老有所依是天經地義之理。但這些是否需要建立全民退保制度?(what) 同一個制度如何有效運作(How)才可長治久安、對症下藥?

全民退保是立法強制徵集社會保險費(稅),並形成養老基金,當勞動者退休後支付退休金,以保證其基本生活需要的社會保障制度。近代發達國,特別是歐洲國家最頭痛的地方便是高福利高開支拖垮了自己的經濟,苦了下一代人。習慣了優厚的社會福利,人人視政府保障為理所當然,take it for granted。因為人有我有的心態,政治心理上,選民斷不會放棄「理所當然」的所得福利,執政者亦只能循從舊制,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出國債,出QE印銀紙度日,將退保制入不敷支的問題不斷壓後,推給下一代Pay Back。但數學問題沒有解決,退保開支如Fibonacci Spiral theory 不斷以螺旋狀暴增到最後爆煲,國家債臺高築,苦的都是下一代要交更多的税同福利被削。

全民退休保障這個福利制度本身的assumption是經濟增幅同工作人口可多於退休養老人數的增長。不過縱觀全球,發達國家同地區的發展Pattern,本地退休人士增幅大多超過本土人口增幅,證明退保制度本身己有先天缺陷。

日本為例,新生代人口下降,年輕人大多是以兼職或短期傭工受聘,逃避退休金制度,人口減少加上年輕人抗拒投入退休金,令到日本政府不得不以QE,借貸,加税度日。和日本兩個年輕的朋友Yuma 同Ikuo談起,倆都對日本退保無甚希望,認為目前由勞動人口税務支撐的退保制度在不久將來應該連消費稅都會被動用作退休金,所以貢獻自己份人工入去日本退保這個無底深潭是不切實際。加上日本政界由老人把持,發的國債越多,早己上岸會去投票的上一代日本人便越富有。現在本國債已超過GDP200%,是發達國家中債務佔GDP比重最高的國家。可惜的是日本年青一代對制度又不感興趣,被上一代日本人先使年青一代的錢,落得被人剝削而不自知。

而北歐的應對便是吸納移民,每年龐大的外來人口到北歐工作交税,支撐福利系統,不過外國人口增多帶來國族身份同文化差異的問題又是另一門學問。近年平等價值的北歐吹起反移民風暴,本土白人優越的Sweden Democrats SD於瑞典崛起晉身第三大黨,加上瑞典南部Malmö早前的反伊斯蘭集會,北歐政府都要開始收緊移民政策,減少本地人不滿。

瑞典是最早採用退保制度的國家其中之一,當時全體瑞典人同意選擇高稅退保的養老保險,入息稅30%並有增值稅VAT和其他社區稅,在當地工作的筆者都要交税支付當地開支。不過大家要細想連福利社會的北歐瑞典早在1994已轉向公私營混合模式運作的退休保障計劃,我們社會又是否要一套大多數發達國家都證明行不通的社福保障制度呢?香港的福利制度要改革, 不但不能養懶本地人, 亦要避免走向共產制(只強調公平而忽視效率),確保公帑用得其所。

圖片來源: hkcss.org.hk

女皇的祝福

文: 頭文字D

迎接新年,丹麥人都會安坐電視前看女皇的新年賀辭,作為新一年度的開幕式。

這個傳統始於1941年,當時的國王克里斯蒂安十世(Christian X)首度在新年當天於電台發表演說。其兒子弗雷德里克九世(Frederik IX)亦承襲此傳統,並於1958年起轉為電視直播,亦將時間改為除夕夜,這方式也保持至今。

有別於以往通常於哥本哈根的安瑪麗堡皇宮(Amalienborg Slot)發表演說,女皇瑪格麗特二世(Margrethe II)今趟將大本營移師至西蘭島北部的Fredensborg。不少區內的居民也聞風而至,到現場湊湊熱鬧。

女皇在今年的賀辭中首先寄語丹麥人,特別是年輕人,不管目標如何,必須付出努力。萬事起頭難,但只要迎難而上,取得成果時總能換來無比的喜悅。

她同時提醒國民,雖然大家活在一個富足的社會,但絕不應因而自滿,反之,各人應充實自己,學習新的知識﹑技能,始能令國家持續向前邁進。她又呼籲國民要有互助精神,以同舟共濟的心,關懷身邊的人,以行動令大家的生活變得更美好。

關於從世界各處來到丹麥的難民,女皇明白因文化差異所帶來的衝擊。在援助之餘,她寄望他們能努力融入社群,為這地方出一分力。她又感謝所有在過程中施予援手的人士。

女皇亦向丹麥屬土格陵蘭與法羅群島送上祝福,並期待來年夏天到兩地的訪問。

2014年對丹麥饒有意義,人們紀念了1864年石勒蘇益格(Schleswig)的戰事,這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一百週年。沉痛的歷史已成過去,昔日的傷痛也總能癒合。

對於身在海外的同胞,包括過往一年在阿富汗﹑伊拉克與敘利亞等地執行任務的軍人,以及到非洲協助伊波拉防疫工作的醫護人員,女皇表示高度讚揚,並衷心感激他們的無私奉獻。

一如既往,女皇以「天佑丹麥」作結,在此也祝願各位努力活出一個豐盛美滿的2015。

royalista

丹麥女皇新年賀辭原文︰http://kongehuset.dk/Menu/nyheder/las-nytarstalen-2014

丹麥女皇新年賀辭錄像︰http://kongehuset.dk/Menu/foto–video/video-nytarstalen-2014

 

圖片來源︰kongehuset.d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