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俊男是誰?!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這位俊男是誰?!

就是瑞典的王子Prince Carl Philip,今日是他38生日。大家可能奇怪為什麼瑞典皇室不是典型的金髮藍眼?其實瑞典皇后是德國和巴西貴族的混血兒,所以瑞典皇室是有巴西血統的。

王子最具議的是他的王妃 Sofia。因為曾當風月模特, 形象備受爭議。自從認識王子, 努力洗底,積極推動兒童慈善,經過多年努力,終獲國王批准嫁入皇室。可以說是現代版灰姑娘的故事。

不過,這個現代灰姑娘也不是所有人都很接受。尤其是斯德哥爾摩人普遍都有一種首都的優越感,出生較為平凡的王妃便成為他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比如說,在他們結婚後的那週,公司的話題便圍繞着王妃和她的家人,還有她的出生地。

在我看來,瑞典人的酸葡萄其實也不比我們少啊!其實過去也是成長的過程,如果以過去和不能選擇的出生介定一個人,也未免有點膚淺,最重要是她努力改進,現在致力把王妃這個使命做得妥當。

👉🏻 王子的皇宮位於Djurgården, 通常遊客只會到博物館區,但其實Djurgården 還有其他活動。有時間的,可以跟斯城人一樣,沿著Djurgården散步一圈,沿途的風景很美麗。在島的未段是王子的皇宮,皇宮沒有高牆阻擋,看到王子王妃不足為奇。我有時到Djurgården,也曾看到他們推著小王子的BB車在面前散步。

18403264_853719331451603_9051022178864240608_n.jpg

18446535_853719344784935_6796678665392651303_n

冰島大選結果出爐

文: 三角尺

選前民調位居第一的冰島海盜黨,支持度未如預期理想,但仍獲得14.5%選票,成為全國第三大黨。海盜黨創辦人兼女詩人約恩斯多蒂爾(Birgitta Jonsdottir)表示滿意賽果,「黨內選前預估在10至15%,最終得票接近15%已是頂標,我很清楚絕不可能拿下30%。」

執政聯盟中間偏右的獨立黨成為大贏家,但盟友進步黨只得8席,相信與今年4月巴拿馬文件踢爆時任冰島總理、進步黨主席貢勞格松(Sigmundur Gunnlaugsson)涉海外避稅有關。現任總理約翰松(Sigurdur Ingi Johannsson)周日已宣布辭職,但留任至新政府上台。

獨立黨希望籌組三黨共同政府,但獨立黨與海盜黨因政見不同,兩黨暫無合作意向,未知將來會否出現變數。

獨立黨:29%(21席)
左翼綠色運動:15.9%(10席)
冰島海盜黨:14.5%(10席)
進步黨:11.5%(8席)
改革黨:10.5%(7席)
Bright Future:7.2%(4席)
社會民主黨:5.7%(3席)

http://icelandreview.com/…/2016/10/30/final-election-results

圖為2014年8月本人初遊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所拍風景照

14713618_1771992683071477_5307358917810959592_n.jpg

越戰經典照風波

文: 三角尺

挪威作家Tom Egeland早前在Facebook上傳了「7張改變戰爭的歷史照片」時,包括美籍越南攝影師黃公崴拍攝於1972年的越戰照片。相中的小女孩赤裸逃離遭汽油彈襲擊的村落,沒想到發相人的帳戶因此被停用。

《挪威晚郵報》使用同一張照片報道事件並分享到Facebook,同樣收到通知,以「任何展示人體全裸的照片將會被刪除」的政策為由,要求刪除或模糊化照片。

總編輯Espen Egil Hansen發火,決定在報章頭版刊登一封致朱克伯格的公開信,指Facebook作為主導世界的社交平台,過度濫用審查機制的權力,又將歷史照片與兒童色情照混淆,變相限制自由。

就連挪威首相Erna Solberg都中招,她周五上載越戰經典照到Facebook遭刪除,她一怒之下,將一系列歷史經典照瘋狂改圖,包括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六四事件中有學生隻身阻擋坦克、1945年2月雅爾達會議三巨頭英國首相邱吉爾、蘇聯領袖斯大林、美國總統羅斯福會面等照片,相中人全被打上黑色「格仔」。

挪威首相還在英國《衛報》撰文,狠批Facebook的審查機制有問題。在輿論壓力下,Facebook最終決定撤銷禁令。

https://www.theguardian.com/…/facebook-napalm-vietnamese-de…

圖:挪威首相改圖傑作

14225498_1747029075567838_2096314570067787064_n

[旅遊篇 – 丹麥的烏托邦]

文: 香港男孩在丹麥

最近全球嘅新聞焦點都集中係英國脫離歐盟身上,雖然反對嘅聲音四起,但係英國離開歐盟已成定局,是好是壞亦需時間為大家帶來一個答案。

而另一邊廂歐盟成員國之一嘅丹麥,其實係佢嘅國土上都有一片非歐盟領土,呢個地方叫做Christiania。

Christiania 全名為 Fristaden Christiania (Fristaden解作Freetown自由城)。Christiania位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Christianshavn區。人口大約850人,面積為0.34平方公里。1971年一班反對丹麥房屋問題嘅示威者以及70年代普及嘅嘻皮文化反政府人士佔據咗哥本哈根一個空置嘅舊軍營,劃地自居並樹立自己旗幟,宣佈對該地區有統治權。並係該年嘅9月26日由其中一位居民 – 自由新聞工作者Jacob Ludvigsen於佢出版嘅報章Hovedbladet宣布Christiania獨立。

Christiania 推行無政府主義,並擁有自己嘅貨幣、旗幟、法律。社區唔受丹麥法律管治,所以直到1994年之前,居民都冇需要向丹麥政府納稅。之後Christania地方代表同丹麥政府達成協議同意居民繳交費用去換取水電供應。

Christiania一直同丹麥政府關係緊張,其中一個因素係因為Christiania成為丹麥主要嘅大麻供應市場,所以丹麥政府多次嘗試收回土地並同Christiania進行法律訴訟,尤其是2011年雙方談判更加一直進入僵局,居民更加將Christiania停止對外開放,但係後來雙方達到共識,居民籌集資金以低於市價價錢正式購買土地,成為土地合法擁有者。令呢個丹麥領土入邊嘅烏托邦得以保存。

由於長期缺乏資金維修,所以入邊嘅佈局同埋建築物都系殘破不堪,而差唔多每一組建築物上面都充滿咗藝術家嘅塗鴉,冬天Christinania街上更加充滿咗用石油筒造成嘅火爐,彷彿置身係災難電影入面嘅末日世界,同外面哥本哈根市中心華麗整齊嘅佈局形成強烈對比。加上入面充滿奇裝異服嘅居民,成個地區彷彿就好似一個流動嘅藝術博物館。Christinania係聖誕節嘅時候入面仲會有哥本哈根其中一個主要Christmas Market。Christinania另外其中一個特色係喺入口位置會有一個拱門上面寫住”You are now leaving the EU” ,出口又會寫住”You are now entering the EU”去強調Christiania係一個獨立社區。入面仲有導遊服務帶你遊覽同埋介紹Christiania。

Christiania雖然係一個自治區,但係其實係好安全嘅,但係要緊記遵守入面嘅規矩,例如入面係唔准影相同埋錄影,特別係Pusher Street一帶主要嘅大麻售賣場所。所以入去之前要留意喺門口嘅一個” Do’s & Don’ts告示。

而前往Christiania非常方便,只要乘搭地鐵Metro喺Christianshavn Station落車然後行大約五分鐘就會到達。

13603408_1818392138389451_3299613838314119389_o

挪威與歐盟-政治劇Okkupert

文: 安尼斯

令人震驚的脫歐公投結果出爐,英國脫歐已成定局。英國政府曾估計,脫歐後,英國經濟到2030年萎縮最多7.5%。歐盟經歷歐債危機、難民潮,經濟已是千瘡百孔,如今英國脫歐,恐怕會加深歐盟內部衝突,而更多歐洲人會不相信歐盟一體化,可能趨化歐盟解體。

英國出走後,最佳結果是希望英國在未來兩年的談判中爭取保留進入歐盟市場的所有優惠,即是名義上是走了,但其實還保留了利益。情況可能有點像挪威,她不是歐盟成員,卻願意遵守歐盟的條款,以換取享有貿易優惠。

雖然雙方同屬一個經濟市場,但挪威人對歐盟的取態都有點敬而遠之。說到底,挪威作為人均最富庶的石油產國沒有理由要加入整天要向自己人籌錢的歐盟。

連挪威娛樂製作上都可以見到挪威人對歐盟的警誡心。挪威史上最昂貴的電視製作Okkupert就以俄羅斯在歐盟支持下佔領挪威,奪取石油出產做背景。(俄羅斯是歐洲最不受歡迎的國家)

下載

travvik.info

Okkupert(Occupied/佔領)講述挪威因為受極端天氣影響,新政府決定關閉石油開採出口,改善環境及對抗全球暖化。但歐盟因而面臨能源短缺,所以支持俄羅斯佔領挪威,重新出口石油。

Okkupert一劇環繞著挪威新首相,首相保安,俄國部隊,恐怖分子同各方勢力在佔領下的挪威如何鬥智鬥力。 不過閣下最好讀一讀少少歐洲歴史同國際新聞先好煲這套劇。

週末好節目- 挪威史上最昂貴的電視製作Okkupert

photo credit: travvik.info; waitwith.us

格陵蘭的「國民教育」

文: 頭文字D

丹麥聯邦屬土格陵蘭乃世上最大的島嶼。外間對這片位處歐洲和北美間的遼闊土地所知甚微。其實這個人口五萬餘人的地方在其歷史長流中亦曾經歷幾番波折,其中的一次,就發生在二戰之後。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格陵蘭與當時遭佔領的丹麥的聯繫。大戰過後,島上居民的生活苦不堪言,更遭肺結核疫症的威脅。聯合國因此批評丹麥政府,並指假如丹麥未能及早履行應有責任,格陵蘭將交由美國等地接管。有見及此,丹麥立刻著手重建工程,並銳意將格陵蘭「丹麥化」,當中包括從兒童教育入手,進行一項「實驗」。這也成了電影“Eksperimentet”(英譯“The Experiment”,中文暫譯《國民實驗》)的題材。

1 The Experiment

2 The Experiment

“Eksperimentet” 劇照 (圖片來源︰kino.dk)

《國民實驗》的故事發生於1952年的努克(Nuuk,格陵蘭首府,丹麥語亦稱為Godthåb,意即英語的“Good Hope”)。當時丹麥官員已將一批年約六歲的格陵蘭小孩送到丹麥生活一年多,並打算把他們帶回家鄉陪育成為當地人的「典範」,以達致「同一國家﹑同一民族﹑同一語言」的目標。

Karen是故事中的一個小孩。回到格陵蘭後,她跟一些丹麥小孩一同上課。雖然她能以丹麥語流利對答,但跟其他「實驗」小孩一樣,學習進度始終跟不上丹麥同學,也就難以專心上課。一次她在閒時輕哼以往在家聽過的一首格陵蘭歌謠,卻在唱了兩句以後,發覺已把餘下的歌詞忘記得一乾二淨。

一天,平日寄宿於院舍的小孩終於有機會跟家長會面。母親問了Karen幾個問題,欲了解她的近況。Karen以丹麥語回應說她聽不懂。偏偏母親亦不明所以,繼續嘗試以格陵蘭語跟她交談。

片末,這班小孩為了歡迎皇室成員的到訪,給他們高歌一曲《丹麥,我的祖國》(“Danmark, mit Fædreland”,亦稱“I Danmark er jeg født”)。歌詞的大意是「丹麥是吾家,生於斯長於斯,我愛這地方。」。這首由安徒生於1850年編寫的作品在丹麥深得民心,有人甚至將之視為他們的二號國歌。可是,出於這些孩子的口中,卻叫人百般滋味在心頭。格陵蘭人在實驗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段悲痛的歷史教人引以為戒。

英國廣播公司網頁近日有篇幅講述這段格陵蘭的故事,亦訪問了當年參與其中的Helene Thiesen,讓她憶述其親身經歷。不少人都因為這段不快的經歷影響終生,Helene Thiesen亦不例外,這個令她困惑不已的實驗在其生命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印記。 

3 Helene Thiesen

曾經歷當年實驗的Helene Thiesen (圖片來源︰dr.dk)

Helene Thiesen 的舊照片 (圖片來源︰dr.dk)

BBC有關格陵蘭實驗的文章︰The Children taken from home for a social experiment

 

 

 

 

 

 

 

 

 

曾經歷當年實驗的Helene Thiesen (圖片來源︰dr.dk)

 

 

Helene Thiesen 的舊照片 (圖片來源︰dr.dk)

丹麥肉丸大戰:當食物變成另類武器

文:甄梓

Frikadeller_smorrebrod_small_01.jpg
我對丹麥食物的認識,除了藍罐曲奇,就只有open sandwich (Smørrebrød),即是在一塊麵包上放滿不同食物,可隨意配搭薯仔、紅捲心菜、蛋、牛肉片、魚餅或煙三文魚等食材,當然不少得丹麥肉丸,加上秘製醬汁,凍食熱食任你選擇,味道一流。但原來食物除了可以醫肚,也可以變成一種「武器」。
丹麥中部城市Randers市議會上周一(18日)通過新法,強制規定所有公務機關,包括幼稚園和托兒中心,都要提供豬肉餐。市議員表示,此舉是為了捍衛丹麥人愛吃豬肉的傳統文化。這種文化與穆斯林難民的飲食習慣有所衝突,因此觸發一場「肉丸大戰」,豬肉就這樣變成了傳媒口中的所謂「武器」。移民組織質疑當局推行法案是另有目的,懷疑是利用立法手段勸退大舉湧入丹麥的難民,以及避免難民影響當地生活文化。

英國《獨立報》指出,丹麥豬肉紛爭已變成了伊斯蘭恐懼症及憂慮歐洲文化遭受侵襲的象徵。除了肉丸爭議,丹麥早前通過新法草案,規定政府可向尋求庇護者手中徵收超過一萬丹麥克朗的現金或同等價值的貴重物品,以補貼庇護程序及社會福利的費用,但婚戒、家族肖像或獎牌等具有「特別情感價值」的物件則排除在徵收之列外。這項法案預計將於二月起生效,外界批評新法勾起了納粹德國奪去受迫害人民財物的回憶。

分析相信,丹麥立法提供豬肉餐有逼退難民之嫌,甚至挑起反穆斯林情緒。事實上,自丹麥右翼政府上台後,反移民立場愈見明顯,去年9月丹麥政府在黎巴嫩多份報章賣廣告,說明丹麥將緊縮難民庇護政策,並將廣告製作成十種不同語言版本,在丹麥難民中心和社交網絡上廣傳,用廣告手法勸退移民選擇前往丹麥。據統計,2015年丹麥只接收約二萬名來自中東戰亂地區的難民,難民寧取道丹麥前往瑞典或其他北歐國家,也不願在丹麥逗留,就是因為丹麥政府採取強硬態度應對難民潮,包括大賣反移民廣告和立法供豬肉膳食,嚇怕前來尋求庇護的人。

據悉,瑞典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領袖Jimmie Åkesson曾表示想仿效丹麥,製作一系列反移民廣告刊登於外國報章,反對難民入境。如今,丹麥市議會推出強制提供豬肉餐的方案,不知道瑞典民主黨會否模仿丹麥的做法,在不久將來提出相關動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