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小記

文: 淳@我的港式挪威生活

還未開工,能玩就盡玩,星期五就去了找兩位來北歐旅遊的知名blogger玩,聽她們說著一路走來的蝦碌瘋狂事,又再次證明傻人有傻福,只要出去走就肯定有路。

星期六,又跑一趟IKEA,TK就快能把它的目錄倒背出來了。我發現我好喜歡切傢俬,最新的嗜好是玩電鑽。在IKEA買花盆竟然送鬱金香,我打算買好多好多的植物,如果可以最好弄一個森林來玩。熟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喜歡收花,寧願要盆栽,送玫瑰我要一盆的,不然就送棵樹給我。

星期日,本打算看草間彌生,但開展了一個月,還是連車位也找不到。轉場去了看挪威一位後現代設計師Terje Ekstrøm的回顧展,七八十年代的設計,在今天看來還是超前的。他那張Ekstrem Chair 72年設計,84年才投產,模樣看起來像遊樂場的攀爬架。中間放了一張任人試坐,四肢感覺有些空虛,但背脊位又support得幾舒服喎!

晚上食了自家製的腳踩烏冬配吉列豬排,其實異國生活可以好忙的,現在就要吸塵去。

12821615_1691347031113009_8395083205885335080_n.jpg

車與單車的抉擇

文: 玩遊世界不是夢

近年伴隨單車風氣盛行的結果就是一單接一單的傷亡事件,更引起了不少關於路權的討論或爭議。在北歐的情況又怎樣?相信北歐的城市及道路規劃如何高度單車Friendly已不用多介紹,或是解決道路擠塞,又或改善空氣質素等,都是具說服力的理由。當外國人在香港居住了一段時間後,他們有點大惑不解,問到為何像香港般公共交通網絡發展在世上數一數二完善的地方,仍然有相當多的私家車在路面行駛。

其實,香港人喜歡駕車的思維就是西方人喜歡踏單車的相反。大部份香港人都是在地鐵或巴士伴隨整個成長過程,視擁有一部車為一個小小的人生目標,當開始有點負擔能力,自然希望一躍為車主。的確,在香港駕車是沒有必要,我也相信香港的司機所追求的不一定是方便快捷(很多時候坐公共交通工具比你在路上塞車再加花時間找停車位快得多),而是個人的Mobility,一種隨心所欲的自由,或多或少是對成長於公共交通的過去的一種自我肯定。

相反,車對於很多西方人而言都是只是一款生活品,每個家庭都有一部,或甚更多,長大後自然對車失去了Fantasy。而且,配合減排的大趨勢,又可做做運動,單車就是必然之選。

市民喜愛單車,市政府當然順水推舟。在北歐各國,善待單車的政策多不勝數,單車專屬道是基本,在主要交通樞紐均設有龐大的單車「停車場」,從而減少人們駕車的意欲,而且更有專為單車而設的紅綠燈。至於在西方的班馬線,行人與單車擁有絕對優先的使用權,車輛必須停定讓行人先過。這與香港的情況剛剛相反,令我在外國駕車時不甚習慣,多次差點反應不及。 

最後,當日在斯德哥爾摩中央車站外被這有趣的畫面所吸引,故拿出手機拍下照片。整齊排隊的單車,身處於兩條車路的中間,同時向前邁進。對於每天在鬧市中,人、車、單車離亂無章地穿梭的香港人而言,或許有點不可思議。
PS:城車內單車數量上升,發生意外的機會亦隨之而增加,車與單車爭路的情況不是沒有,但亦促成現今一眾車廠均投入大量資源研究如果幫助司機避免與單車發生意外。長遠而言,同時保障行人的安全。
相片 21-5-2015 下午4 24 15

丹麥聖誕食品巡禮

文: 頭文字D

又到聖誕,就藉此機會介紹一下丹麥人歡度佳節的各式食品。 

 01 Pebbernødder Pebernødder 

相當普遍的聖誕小吃。Peber即英語的pepper,nødder是nuts,顧名思義,白胡椒和榛子都是這種小餅塊的材料。

 02 Klejner Klejner 

是種貌似蛋散的油炸小點,份外香口。

 03 Vaniljekranse Småkager 

各式曲奇自不可少。圖中的vaniljekranse(雲呢拿圓環)是其中一種,相信大家也因丹麥藍麥藍罐曲奇而感眼熟。其他款式還包括brunkager﹑jødekager等等。

 04 Klementin Klementin 

這種柑橘類水果也是餐桌上的一員。除了作生果食用,丹麥人也用klementin來調製甜酒gløgg。

 05 Julebryg Julebryg 

好些啤酒廠都專為聖誕推出聖誕佳釀。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可說是Tuborg的版本,其宣傳口號︰Glædelig Jul og Godt Tub’år (取”Glædelig Jul og Godt Nytår”, 即「聖誕快樂,新年進步」的諧音),深入民心,已成為丹麥人瑯瑯上口的語句。此外,每年十一月初,Tuborg都將首度發行聖誕啤酒的日子定為J-dag, 丹麥人都藉此上酒吧開懷暢飲。  

 06 Gløgg Gløgg 

這種mulled wine在歐洲多處亦頗為盛行。這裡的gløgg通常用紅酒伴以用桂﹑碎果仁﹑葡萄乾,還有上述的klementin等材料一起煮。在嚴寒的冬天,聖誕市場上暖暖的gløgg自然不乏捧場客。

 07 Snaps Snaps

對嗜杯中物的丹麥人來說,甜甜的gløgg自是不夠火候,烈酒snaps就自然派上用場。丹麥人都喜歡用snaps伴以開蓋式三文治smørrebrød,覺得這樣很對味。

 08 Flæksteg Flæskesteg 

聖誕晚宴的重頭戲,自是丹麥燒肉flæskesteg,外皮甘香鬆脆,欲罷不能。

 

 09 Stegt and Stegt and

燒肉以外,主菜的另一選擇是烤鴨。丹麥人基本上只會在聖誕和11月11日的Mortensaften吃烤鴨,平常的日子都不怎麼吃鴨肉。這些習俗也令烤鴨成了此等節日的代名詞。

   
 10 Risalamande Risalamande

甜品時刻︰率先登場的,是奶米布甸risalamande,以米﹑鮮奶﹑忌廉﹑雲呢拿﹑碎果仁等煮成,再加上點點櫻桃醬。吃這布甸時有個習俗,會在煮好的大鍋內放進一整粒完好無缺的杏仁,然後再分給各人,能在自己碗中找到這杏仁的幸運兒,可贏得一份小禮物。過程中,不少人會佯裝口中藏著杏仁,而真正找到杏仁的,會盡力隱藏,以求大家都把整鍋甜品吃掉為止。 

 11 Æbleskiver Æbleskiver 

球狀甜點æbleskiver,乍看來有點像雞蛋仔,吃起來較鬆軟。吃時會灑上糖霜和果醬,既添味道,也添佳節氣氛。 

 12 Marcipan and Nougat Marcipan / Nougat 

香甜的marcipan與軟滑的nougat,是不少丹麥人喜愛的甜品配搭。將兩者切成片狀,然後梅花間竹排列起來,可組合成多款不同甜點。例如將之切成三角形,然後再蘸朱古力,就成了「朱古力聖誕樹」﹔又或者搓成球狀,沾上Baileys甜酒,又是另一番口味。

 

 

 

 

 

 

 

瑞典人的工作特色(上)

文:玩遊世界不是夢
在北歐工作如何福利假期多,工時少等不是新鮮事,所以在此不詳敘。但在瑞典或瑞典公司工作過,所見所聞的對從小開始接觸或被刻進腦海所謂「正確」的工作文化及認知,是一鼓很大的衝擊,發現原來公司也可以這樣運作。
1) 自己的事自己做
這對一般打工仔而言絕對是理所當然,不然自己是誰?但對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管理層,就顯得難能可貴。曾經覺得,當一個人升得愈高,就愈無知,這種無知不是說工作能力,而是什麼都透過秘書、助理、下屬處理,久而久之形成依賴,以前同事之間都有一個玩笑,照顧這批老闆就像照顧植物人,飯來張口,彷似喪失一切生活技能。然而,雖然並未親身接觸過所有瑞典公司的高層,但聽說過他們聘用秘書及司機並不常見,即使管理過萬員工、每日迎來大事、鎖碎事,自己能做的,都盡量不假借他人之手。自己管理著繁忙的行程,自己開車走喜歡的路。這是我由心敬佩的地方。
2) 體現平等
平等是瑞典文化的核心思想,在工作上不難體會到。瑞典不是沒有階級觀念,只是當中的界線甚為模糊,上司下屬一般很融洽,謙謙有禮就像是大部份上司的標記。上司隨時歡迎下屬「入房傾計」,下屬對於走進上司的辦公室習以為常,不用戰戰兢兢。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職位及人工高高在上的管理層,在總部樓高十多層的主建築物中,他們全部的辦公室都置於二樓,即使全球的CEO也如是。在一般公司,職位愈高就坐得愈高,坐擁無敵海景或君臨天下的感覺,突出他們的顯赫,相信亦是一種肯定。瑞典人這種在工作上體現平等的配置,真的聞所未聞。(坐擁幾百億美金身家的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erg亦是沒有獨立辦公室,與所有同事同坐。http://goo.gl/7wQQhp
當然,世界沒有一種工作模式是完美的。這種模式的其他優點如「著重共識」、「放假是為了工作」等及所引申的問題,下回再分解。
最近香港電台電視外購了一個名為「北國新風情」的節目,首集就講述「工作」,並從一個畢生身處高度階級社會的日本人角度出發,探討工作對北歐人的意義及對比兩地的「階級觀念」,內容相當有趣,亦發人深省。如有興趣請詳看:
(以上文章為作者的主觀感受及觀察所得,如有雷同,應該不是巧合)
相片 20-5-2015 上午9 17 37.jpg

第一次看見雪

文: 寄居芬蘭

記得我第一次看見雪是在London 的一間廉價旅館,當時我和大學同學在旅館廚房(在為了省錢煮即食麵嗎?忘了。)的窗前發現緩緩飄落的雪花,不禁向旁邊的東南亞裔男分享興奮,說: It’s snowing. 然後換來他那又怎樣,興奮不來的淡然回應。

香港不會降雪,或許因為不曾擁有,許多人都嚮往冬天到有雪的地方賞雪。

反之芬蘭的雪量很多,雪季約半年,芬蘭人對白色冬天依然充滿期待。因為秋去冬來時份,風景甚為冷清,滿街是凋零的樹,黑夜三、四點就降臨。

由十月的凋零等至十一月中,大街、屋頂、湖面,終於舖滿白雪,大家方能感到聖誕不遠吧?既可放大假,又可以探望住在不同城市、每年只見三兩次的親朋舊友。

12249909_10154449379407627_7324667602973147058_n.jpg

photo credit: Vaasan yliopisto

IKEA的二三事

文: 玩遊世界不是夢

雖然IKEA已屹立香港多年,但這一兩年由IKEA引起的新聞依然「重磅」。除了早前一折大減價觸發了九龍灣的交通大癱瘓外,最近更推出豐富「抵食」早餐,IKEA的出現,成為不少香港人生活上的一點甘泉。

IKEA來自瑞典就人所共知,創辦人Ingvar Kamprad的家族曾經高據全世界最富有排名的前列位置。與IKEA的傢俱齊名的相信必定是IKEA餐廳內的廉價食物。當日參觀這間位於斯德哥爾摩近郊,佔地55,200平方米,在2014年南韓光明市的分店開幕前,為全球最大的IKEA Store,食物的價錢依然「驚人」。5瑞典克朗可買一份冰淇淋,以瑞典的物價來算實在匪夷所思。當然,這是IKEA的成功策略,有研究指IKEA每賣一件食物,賺不了錢,旨在吸引顧客到訪 (其實外國的IKEA Store由於佔地甚多,一般都位於近郊,不像香港的位於市中心。);但賣食物所虧損的與賣傢俱的盈利相比,實在不值一提。

 

而IKEA的傢俱最大賣點除了北歐的簡潔風格外,就是「DIY」,亦即他們所謂的「Ready-to-assemble Furniture」。其實這點與瑞典人著重親力親為的民族特性有關,想不到IKEA卻是將這民族優點向全世界宣傳的最好途徑。當日同遊的印度同事更笑說,IKEA一定不會在印度取得成功,因為DIY對印度人來說難以理解,印度人寧願買現貨、或付錢找代工。這是不是偏見我不知道,但在一間IKEA Store裡,三個人,三種不同的文化互相交流,這種感覺,我很享受。臨走時買了一份熱狗,加一份蕃茄醬,再加一份芥末,回味這異國但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