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在北歐長住

瑞典小城鎮

客人問:瑞典人去那裡了?年青人去那裡了?

我都不知道如何diplomatic地回答,就只輕輕帶過:They’re probably at work or move to other cities for studies and work.

瑞典也有「海之戀 」現象!🏡

其實瑞典的樓市過去幾年都升得好厲害!自2012年上升了至少50%,瑞典北面的小城鎮在短短5年內升了1倍也不出奇。斯德哥爾摩作為首都當然也不例外,在城市外圍的地區,樓價也都升了1倍。

挪威農夫市場 Bondens Marked

食盡當地美食是港人旅遊的指定動作。旅遊網頁雜誌介紹的餐廳美食可能大家已看厭。遊北歐識食一定要試農夫市場 Bondens Marked,體驗本地文化……

Live Norish Annual Event 2016 – 感謝文

[好開心的說] 多謝昨日出席活動的朋友,我們有驚人的出席率 – 九成半!!!!

格陵蘭的「國民教育」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格陵蘭與當時遭佔領的丹麥的聯繫。大戰過後,島上居民的生活苦不堪言,更遭肺結核疫症的威脅。聯合國因此批評丹麥政府,並指假如丹麥未能及早履行應有責任,格陵蘭將交由美國等地接管。有見及此,丹麥立刻著手重建工程,並銳意將格陵蘭「丹麥化」,當中包括從兒童教育入手,進行一項「實驗」。這也成了電影“Eksperimentet”(英譯“The Experiment”,中文暫譯《國民實驗》)的題材。

業餘影迷手札:從《處子之山》看冰島重生?

冰島是否浴火重生,端看達格.卡利費了五年時間(歷經金融風暴與宣告破產後的五年)琢磨的《冰島暖男的春天》,可略知一二。

周末小記

星期日,本打算看草間彌生,但開展了一個月,還是連車位也找不到。轉場去了看挪威一位後現代設計師Terje Ekstrøm的回顧展,七八十年代的設計,在今天看來還是超前的。

[好戲分享] – The Swedish Theory of LOVE

愛似乎無國界,但如果你曾經愛上了一個外國人,那麼你應該就會意識到不同文化下的愛情實際上有很大的差距。

車與單車的抉擇

確,在香港駕車是沒有必要,我也相信香港的司機所追求的不一定是方便快捷(很多時候坐公共交通工具比你在路上塞車再加花時間找停車位快得多),而是個人的Mobility,一種隨心所欲的自由,或多或少是對成長於公共交通的過去的一種自我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