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妳逛芬蘭||赫爾辛基:這個城市到底有多適合移民?

文: Edunation

春節的假期即將遠去,很多人也六六續續搭上火車,搭上飛機,回到大城市去了。關於小城和大城的區別,想必很多人在這段時間有很深的體會。

大城市的機會,小城市的溫柔,何去何從,不是壹個人的糾結,更是當代中國的時代縮影。

 

 

 

而在北歐的芬蘭,有這麼壹個城市,卻能夠將兩者結合為壹。讓妳不用糾結,下壹步到底要去哪裏。

這裏有全世界緯度最北的地鐵、1053家餐館、72座博物館、315個近海島嶼、10家公共桑拿房、123公裏長的海岸線,更妙的是,純凈的大自然與市中心近在咫尺。據說,芬蘭人享受都市與自然的方式,就是去壹趟赫爾辛基。

當飛機落地赫爾辛基,妳會發現前往市中心的大巴上,幾乎沒人開口說話。在公共交通上,妳會發現並排的兩個位置每當有壹個座位有人時,另壹個座位總是空的。

那是因為芬蘭人內斂,崇尚個人空間。

然而如果拋卻旅行者的新奇,妳是否好奇,這個城市到底有多這合生活?移民?定居?

我們在街頭采訪了100位路人,從他們間單的回答中,我們窺見了這個城市的許多秘密。也明白了為什麼很多人願意不遠萬裏,來到這裏定居。

相信,這裏也有妳壹直在尋找的答案。

部分答案來自@VisitHelsinki

1. 靠近自然

“赫爾辛基的生活品質很高。這個城市不大不小剛剛好,離大自然也很近。”

– -Payam Hosseini, 36歲, 高級自動化顧問

2. 安全安心

“就安全度而言的話,赫爾辛基在我心中絕對排名第壹。這裏的生活很容易去這應。”

– -Miriam Kim, 36歲,學生

3. 英文通用

“在赫爾辛基,不會說芬蘭語也沒有任何問題。幾乎所有的公共服務都有英語。在這裏,不會芬蘭語也能找到工作。 ”

– -Ali Uzun, 30歲, 軟件開發師

4. 頂尖教育

“我被赫爾辛基全球頂尖的高質量教育所深深吸引。在赫爾辛基,生活很方便。公交發達,政府廉潔。 “

– -Maria Theofilopoulou, 27歲, 酒店管理專業研究生

5. 夢想小鎮

“赫爾辛基是個安全且具有魅力的城市,更重要的是,這裏充滿了活力。活躍的商業社區和創新氛圍是這裏重要的壹部分。”

– -Sharron L. Todd, 37歲, 咖啡館創業者

6. 單車之城

 

“赫爾辛基不是龐大的大城市,去哪都能騎自行車。這裏有專門的自行車道,騎著車,妳可以自由地穿過公員或森林。”

– -Fotis Tzouvanis, 31歲, 機械工程學生

7. 選擇豐盛

 

“赫爾辛基就是理想中城市的洋子。這裏有大城市的豐盛,比如素食主義的餐廳或菜單,也有著獨特安靜的壹面。”

– -Christine Assumpção, 26歲, 研究生

 

 

 

 

8. 活力四射

 

“我因為我的男朋友搬到了赫爾辛基。我註意到這個城市非常有活力,這裏的人們生活得都很幸福。這裏是重要的IT和科技中心。”

– -Amalia Arsenie, 30歲,市場專家

9.公共服務

 

“赫爾辛基擁有著良好的公共服務。政府壹點都不官僚,人們也很禮貌。在這裏,我找到了家的感覺。”

– -Kaustuv Banerjee, 33歲, 物理學研究員

10. 家庭友好

“在赫爾辛基生活,是間單的。我現在有壹個寶寶,在這裏帶寶寶感覺非常棒。芬蘭有著全世界最好的教育。”

– -Anh Vu, 25歲,芬蘭語學生

對於習慣了龐大城市的國人來說,很多人來到赫爾辛基的第壹印象就是“小”。如果妳選擇暴走的話,可能半天時間就能把市中心的主要景點踩遍。

但是這裏的街頭小巷,不起眼的門面後,往往藏著不勝枚舉的博物館、設計獨特的教堂、風味獨特的餐廳、百年歷史的咖啡廳、以及精致的手工藝品店。

這裏,看似平淡,骨子裏卻充滿了樂趣。

赫爾辛基是如此,這裏的生活更是如此。

如果妳真正浸閏式地體驗過後,相信壹定會無法自拔地愛上這裏。

本篇文章原創來自:Edunation

如果你也對留學芬蘭感興趣,請關注網站,抓住留學芬蘭的機會:https://www.edunation.co/studyinfinland/

關注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edunationfin/

注: 此為Edunation 的宣傳文章,得Edunation 批准在此處轉發,好讓大家更認識北歐! Live Norish 跟Edunation 現並無任何生意上的合作關係,Live Norish 亦無參與Edunation 的升學教育業務。

 

瑞典小城鎮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都是工作最繁忙的時候。瑞典的租約多是一號起租,所以第一個星期往往是客人入伙的時候。今個星期除了星期一在辦公室,其餘四日都在外,有兩日更到了小城鎮,每日來回開了5小時車。

初來瑞典時,我在北部的小城鎮住過,那時沒有太多外國人,外國面孔很罕有,我從香港來就像是稀世珍品般。小城鎮的人多較純樸,沒有斯城人的首都架子,配合浪漫的建築物和小街道,感覺很地道cozy,有點像童話故事般。

不過,這星期到了的兩個小城鎮給我的感覺卻很不一樣,以前的童話故事印象幻滅了。小城鎮的建築物依舊漂亮,但街道卻冷清了,以前街上有很多地道小店鋪,現在都倒閉了,凌空很多空置的鋪位。瑞典傳統的cafe也消失了,換了一間間蒙古人或中國人開的壽司店。街上的人很少,多是老人,非洲人和中東人,在福利處,勞工處或火車站外流連。

客人問:瑞典人去那裡了?年青人去那裡了?

我都不知道如何diplomatic地回答,就只輕輕帶過:They’re probably at work or move to other cities for studies and work.

因為很難找房子,有一個客人被臨時安排到移民區的一手租盤。同事已跟我說過那個區不太安全,要我小心一點。出發前也google一下,出來的新聞不是槍擊便是縱火,或是甚麼仇殺案,很嚇人。那個區的建築是70年代起的,一排排大盒子,外牆日久失修,看上去很滄桑,沒有美感。樓高有12層,要搭升降機,不過不是浪漫的百年老𨋢,而是畫滿 graffiti 的半貨𨋢。幸好單位內是剛裝修好的,所有設施都很新淨,廚房更罕有地用雲石,agent 說地產商重點裝修這區的單位,希望做一個轉變,不想這區淪為 slum area。

後來與 agent 說開,為什麼小城鎮那麼冷清。他也無可奈何說,年輕的都到其他城市了,只剩下老人。市政府的稅收不多,只好大量接收難民,因為每收一個難民,國家會給市政府撥款兩年。不過兩年後,這些難民也沒有工作,變相又是要市政府給錢,惡性循環。

回家後,與Mr.M討論瑞典小城鎮的發展方向,很可惜大家的看法也一致地不太樂觀。住在首都,以為斯城的分化嚴重。這次到小城鎮看看,才知道情況更厲害,有40%的區域都被標籤為不好的neighborhood。究竟瑞典是往那個方向發展呢?

#uneasyweekuneasypost

23172707_945699325586936_9053526176168099342_n.jpg

瑞典也有「海之戀 」現象!🏡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看到香港新聞「海之戀」賣到翻天覆地,好似唔洗錢咁,還被標為周未的「親子活動」,不禁一笑😂

其實瑞典的樓市過去幾年都升得好厲害!自2012年上升了至少50%,瑞典北面的小城鎮在短短5年內升了1倍也不出奇。斯德哥爾摩作為首都當然也不例外,在城市外圍的地區,樓價也都升了1倍。

不過,和香港一樣,房屋的供應需求和價格好像是一般經濟學解釋不到😂。樓價越貴,就越多人想買。近年瑞典的發展商熱烈推出多個樓花項目,把售價標得比市價高20-30%。但買的人比以往售價低時更要多,大排長龍,幾千人搶一百多個單位的現象不足為奇。

斯德哥爾摩雖然地多人少,但其實房屋供應是嚴重短缺。政府也多次提出斯城的房屋問題,希望發展商加緊興建,以滿足市場需求。加上瑞典的房宅措施,是大力不鼓勵買公寓作長期投資用途。因此,斯城樓價高確實是有內需的因素。下個post 可再詳細解釋一下瑞典怎樣保障公寓是作自住用途。

#點解要叫海之戀
#瑞典小生活
#mylittlestockholm

18813419_862267823930087_5004724820557175236_n.jpg

挪威農夫市場 Bondens Marked

文: 挪威的三文

食盡當地美食是港人旅遊的指定動作。旅遊網頁雜誌介紹的餐廳美食可能大家已看厭。遊北歐識食一定要試農夫市場 Bondens Marked,體驗本地文化:

農夫市場顧明思義是農夫擺賣農產品的市場, 人們可以直接從本地農夫買到農產品 :

由附近森林打獵來的鹿肉、本地農場飼養的羊腿、親手上山採摘的野莓、自家烘焙的麵包、本土養殖挪威的三文等等。

舉辦農夫市場的挪威農夫組織對參與擺賣的農產品要求嚴格,製造者一定要是用本地原材料,而賣出食品都是親手製造。農夫市場每個週末都會在各城市讓本地農夫”擺檔”。每年夏天就會循迴到各大城市舉辦美食節,到時來自全國各地的農夫雲集擺檔,是每年一大盛事。

我家挪人父母都是農夫市場會員,親自採摘森林野莓、聖誕樹葉、用挪威啡芝士、藍芝士自家研製朱古力。每個週末在本地農夫市場擺賣,又到全國各地參擺美食節,我有空都會幫手擺檔。在這大型連鎖超市壟斷的時代,大家都不知道我們吃進口裡的食物從哪裡來,含有哪些物質。在農夫市場,我們可以直接跟食物製造者交流,感覺親切又安全得多,有點像小時候的屋村街市,賣菜嬸嬸和賣魚叔叔總有傾有講,會將最新鮮的食物留給熟客,很有人情味。我家老爺奶奶跟其他農夫們都很熟,有時還會以物易物,用一盒朱古力去換一個鹿肉漢堡,既原始又實在。

3-%e6%8c%aa%e5%a8%81%e8%be%b2%e5%a4%ab%e5%b8%82%e5%a0%b4-bondedmarket

Live Norish Annual Event 2016 – 感謝文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好開心的說] 多謝昨日出席活動的朋友,我們有驚人的出席率 – 九成半!!!!

就如昨日所說,舉辦此年度活動不為賺錢(未埋數但好似剛收支平衡…),我們認為活動的意義大於一切。每次聽到讀者因為接觸到 live norish 而決定去北歐闖一闖,都覺得非常熱血兼感動 (看到10年前的自己啊~~~)。就算你在歐遊過後決定回來過一些營營役役的生活,外國生活的時間一定是你快樂而深刻的人生經歷。

喜見大家如此投入,完場後更有人留下繼續傾計,如有任何意見請以inbox 形式賜教。

多謝 The Wave 的場地,又型又闊絡,更加要多謝blogger 們準備的分享,百忙之中諗個speech 整埋powerpoint 你估好易? 也多謝Cola, Ron, Ernest, Baldwin 當天幫忙。有一個人沒有來但一定要多謝,就是我們最愛的設計師Clare!

不能skip 的當然是好好人的sponsor:

‪#‎Sverigeshoppen‬, ‪#‎Sudio‬, ‪#‎Sandqvist‬, ‪#‎MotelL‬,‪#‎Stockholm‬‪#‎FINDS‬‪#‎Theluxemanor‬

www.sverigeshoppen.com
www.finds.com.hk
www.theluxemanor.com
https://www.facebook.com/Stockholm.com.hk/?fref=nf
www.motel-l.se
www.sudiosweden.com/hk
https://www.sandqvist.net/

記得,所有discount code 也是印在門票的背面,如你遺失了門票,請以電郵聯絡我們。

下年再見咯。

13913715_1165872346805176_8861315268872659227_o

格陵蘭的「國民教育」

文: 頭文字D

丹麥聯邦屬土格陵蘭乃世上最大的島嶼。外間對這片位處歐洲和北美間的遼闊土地所知甚微。其實這個人口五萬餘人的地方在其歷史長流中亦曾經歷幾番波折,其中的一次,就發生在二戰之後。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格陵蘭與當時遭佔領的丹麥的聯繫。大戰過後,島上居民的生活苦不堪言,更遭肺結核疫症的威脅。聯合國因此批評丹麥政府,並指假如丹麥未能及早履行應有責任,格陵蘭將交由美國等地接管。有見及此,丹麥立刻著手重建工程,並銳意將格陵蘭「丹麥化」,當中包括從兒童教育入手,進行一項「實驗」。這也成了電影“Eksperimentet”(英譯“The Experiment”,中文暫譯《國民實驗》)的題材。

1 The Experiment

2 The Experiment

“Eksperimentet” 劇照 (圖片來源︰kino.dk)

《國民實驗》的故事發生於1952年的努克(Nuuk,格陵蘭首府,丹麥語亦稱為Godthåb,意即英語的“Good Hope”)。當時丹麥官員已將一批年約六歲的格陵蘭小孩送到丹麥生活一年多,並打算把他們帶回家鄉陪育成為當地人的「典範」,以達致「同一國家﹑同一民族﹑同一語言」的目標。

Karen是故事中的一個小孩。回到格陵蘭後,她跟一些丹麥小孩一同上課。雖然她能以丹麥語流利對答,但跟其他「實驗」小孩一樣,學習進度始終跟不上丹麥同學,也就難以專心上課。一次她在閒時輕哼以往在家聽過的一首格陵蘭歌謠,卻在唱了兩句以後,發覺已把餘下的歌詞忘記得一乾二淨。

一天,平日寄宿於院舍的小孩終於有機會跟家長會面。母親問了Karen幾個問題,欲了解她的近況。Karen以丹麥語回應說她聽不懂。偏偏母親亦不明所以,繼續嘗試以格陵蘭語跟她交談。

片末,這班小孩為了歡迎皇室成員的到訪,給他們高歌一曲《丹麥,我的祖國》(“Danmark, mit Fædreland”,亦稱“I Danmark er jeg født”)。歌詞的大意是「丹麥是吾家,生於斯長於斯,我愛這地方。」。這首由安徒生於1850年編寫的作品在丹麥深得民心,有人甚至將之視為他們的二號國歌。可是,出於這些孩子的口中,卻叫人百般滋味在心頭。格陵蘭人在實驗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段悲痛的歷史教人引以為戒。

英國廣播公司網頁近日有篇幅講述這段格陵蘭的故事,亦訪問了當年參與其中的Helene Thiesen,讓她憶述其親身經歷。不少人都因為這段不快的經歷影響終生,Helene Thiesen亦不例外,這個令她困惑不已的實驗在其生命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印記。 

3 Helene Thiesen

曾經歷當年實驗的Helene Thiesen (圖片來源︰dr.dk)

Helene Thiesen 的舊照片 (圖片來源︰dr.dk)

BBC有關格陵蘭實驗的文章︰The Children taken from home for a social experiment

 

 

 

 

 

 

 

 

 

曾經歷當年實驗的Helene Thiesen (圖片來源︰dr.dk)

 

 

Helene Thiesen 的舊照片 (圖片來源︰dr.dk)

業餘影迷手札:從《處子之山》看冰島重生?

文: OR 先生

二O一三年由班.史提勒自導自演的電影《白日夢冒險王》,又一次掀起世人對於「冰島」這塊處子之地的熱情。經濟的回春,與當年宣告破產後政府積極挽回國人信心、成功留著青年勞動市場等舉措,雖令冰島重新活躍於國際,近年並友善開發觀光旅遊產業;事實上,冰島僅是個卅二萬人口的蕞爾小國,對內尋求政治共識要較於歐洲各國來的容易,很難成為其他歐洲經濟體如希臘等困乏之域的借鏡。

12525468_584005785100709_7939007860215329960_o.jpg

然而在導演達格.卡利(Dagur Kári)的眼裡,冰島並非旅人的應許之地;高齡化的社會型態,與身陷歐債危機的囹圄,在他的小市民心聲《冰島暖男的春天》裡,如履薄冰。主人公佛西是達格.卡利鏡頭下的社會邊緣人;43歲仍與母親同住,人際關係不佳、個性害羞、舉止笨拙,「媽寶」的最佳寫照。我們當然可以把上述這些人格特質詮釋為「暖」,一個成天沈迷於軍事模型、遙控汽車與重金屬搖滾樂的暖,一個甚至不懂得如何危害社會的暖。而他的春天,竟是滿目蒼夷的北國冰島,人性冷漠,人際關係裡充斥著歧視的眼光與價值觀。

《冰島暖男的春天》與達格.卡利多年前的《航向熱帶島嶼的冰山》很不相同;唯一相似之處,在於冬日裡的冰島,儼如一座白色的監獄,人性熱情的燃點全被澆熄,對你的鄰居毫不和睦,甚至戒心重重。《冰島暖男的春天》看似達格.卡利,乃至冰島歷經多年元氣恢復之作,卻絲毫沒有驚喜可言;蒼白的景致下,多的是人際關係的冰點,與自掃門前雪的魯蛇。

冰島是否浴火重生,端看達格.卡利費了五年時間(歷經金融風暴與宣告破產後的五年)琢磨的《冰島暖男的春天》,可略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