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Valborg節-與營火共舞迎接春天


文: 兩果@北歐心科學NordicHearts

四月三十日是瑞典的Valborg,是傳統迎接春天的日子。在瑞典各處都會在晚上燃點巨大的營火,載歌載舞,送走黑暗,迎來春天。

瑞典人愛好自然,不少節日,都會遠離都市的繁囂,走到草地上、森林邊、大海旁,與朋友共聚,也與自然共聚,可謂天人合一。儘管是首都,斯德哥爾摩仍是平靜的城市,稍為走出市中心,就只餘依稀的燈火,既昏暗又寧靜,而且仍是很冷。走過大路與小街、草地與海邊、島嶼與橋樑,我到了戶外博物館Skansen參與Valborg慶祝。

畢竟是熱門地點,而且學生今夜可免費進場,場地不乏遊人,很是熱鬧。雖然人多,但也擋不住那三四米高的大木堆,等待燃點。不要妄想可在火邊跳《成吉思汗》,這麼大的火,走近一點,恐怕只會變成「忽必烈」。

31732507_2068596693382988_2041298905253019648_o

儀式開始了,主持開始演講頌詞,驅走冬日黑暗與寒冷,迎來春日光明。接著穿著傳統服飾的瑞典人開始合唱,並帶著一人一枝火柜,走到木堆前。在巨大的木架下,每人的火柜也顯得是星星之火,但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十幾點星火,瞬間變成巨大的火龍,火焰的溫暖立刻驅走原本的寒冷,眾人也不再喧鬧,都專注在欣賞洪洪烈火。

比起電燈,我更愛火焰。電燈,彷彿代表現代化的城市,系統化、差異少,功率、效能、色溫、光度都能準確計算,按下電掣,每天如常為你服務;火焰,卻更有生氣,也更難駕馭,天氣、木材、風向、甚至是火焰本身,都影響著火的強度與動向。三米高的巨火,既驚艷又可畏,火舌擺動,一時是火龍,一時是舞者,一時是惡魔,無情地吞噬木堆,四方飛起的木碎,在空中燒至灰飛煙滅。風一吹動,連我們群人也要向後退避火舌和灰燼。在明火煮食也少見的城市,偶爾聚在火前,是好機會,令人記得人類的脆弱。電燈只用作照明,而火焰本來就有生命,帶來無窮的想像與反思,所以我愛看火。

火勢減弱後,終於變得可親,「係機會了,飛雲!」據說這節日,你可以借意拖著女孩子在火前跳舞。在火焰前,在我眼前只剩一堆剪影,牽手、跳舞、親吻的剪影。也許那人在燈火闌珊處,又也許,只因為燈火闌珊,剪影的你輪廓太好看,那人才成為那人;又也許,只是你無意再回到璀璨的浮華。

#北歐生活 #隨筆

Sony Nex-5 Takuma 35mm f/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