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大愛包容奇聞


文: Stockholm 365

早前因工作關係,有機會參加一個於大學校舍舉行的動漫節。整個活動一連4日,觀光客和工作人員的早、午、晚三餐,沖涼,睡覺都在大學中渡過。

第一天工作完畢後,最期待的就是沖涼了。沖涼是洗走一天疲憊、放鬆的時間嘛。沖涼的地方在學校健身室內設備簡陋的淋浴室,就是花灑頭之間沒有間隔的,玉帛相見的那種。大學嘛,我也早有心理準備的,反正身邊的都是互不相識,沒關係啦~只要是個安全乾淨的地方就好。

參加活動者眾,但淋浴間的花灑頭只有四個。在脫光衣服後,就要乖乖的在一旁排隊。終於輪到我的時候,才剛把頭髮弄濕,旁邊來了另一個在排隊。我見他只包著下半身,光著的上半身就肯定是個少男的身材。望上一點,「喂,有鬚!有喉核嘅!」。當我心想「唔係卦,今次真係洗濕咗個頭⋯⋯」。不知要繼續沖還是應該大叫有色魔的同時,旁邊在沖身的女生好像沒發覺不妥,旁邊好幾個也在排隊的,也神態自若的樣子跟這個少男有說有笑悠然地聊天呀~這時,我旁邊的花灑頭空了,男生也加入,一脫下毛巾,「噢!他原來是做了變性手術的。」對於這個特別的初次體驗,真是開了眼界。

第二晚沖涼的時間又到了,上一個晚上荒荒張張的過了,所以今天也作好一定的心理準備。不過才一步進淋浴室,就有一個裸男赤條條的衝擊我的視覺⋯⋯當刻我的即時反應是:關門,確認再確認門上的告示。明明告示上是女生的公仔呀!我的瑞典文再爛也好,圖片是不可能弄錯的嘛!再打開門時,就有一對母女跟在我後面一起入去。裸男還在那裡跟他的女性朋友聊天,母女也開始脫衣服,然後陸續有其他女性進來,大家也不以為然,就是一副很平常的樣子。我真的完全攪不清狀況,一個黑人問號面情⋯⋯

變性人出現是可以理解的,但為什麼一個大男人在女的淋浴間出現,大家也覺得理所當然呀?什麼跟什麼嘛?!

跟阿伯會合後,他說到男生那邊也有相同的情況。他也問到那些在男淋浴間出現的女生,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她解釋:「小事嘛~這個地方是沒有界限的。所有人在這裡就應該做自己。想當男生的,就可以到男廁去啦~想當女生的,也可以到女廁去呀。在這裡我們應該尊重和成就別人的。」

呃⋯⋯她有她的道理在。不過在這種不被告知,而假設所有人都有共識的情況下,得到這樣的體驗,內心是有點難受啦。

22426410_774569952722977_2558243929562016619_o

22424275_774569956056310_5894632243177851059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