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小城鎮


文: My little stockholm

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都是工作最繁忙的時候。瑞典的租約多是一號起租,所以第一個星期往往是客人入伙的時候。今個星期除了星期一在辦公室,其餘四日都在外,有兩日更到了小城鎮,每日來回開了5小時車。

初來瑞典時,我在北部的小城鎮住過,那時沒有太多外國人,外國面孔很罕有,我從香港來就像是稀世珍品般。小城鎮的人多較純樸,沒有斯城人的首都架子,配合浪漫的建築物和小街道,感覺很地道cozy,有點像童話故事般。

不過,這星期到了的兩個小城鎮給我的感覺卻很不一樣,以前的童話故事印象幻滅了。小城鎮的建築物依舊漂亮,但街道卻冷清了,以前街上有很多地道小店鋪,現在都倒閉了,凌空很多空置的鋪位。瑞典傳統的cafe也消失了,換了一間間蒙古人或中國人開的壽司店。街上的人很少,多是老人,非洲人和中東人,在福利處,勞工處或火車站外流連。

客人問:瑞典人去那裡了?年青人去那裡了?

我都不知道如何diplomatic地回答,就只輕輕帶過:They’re probably at work or move to other cities for studies and work.

因為很難找房子,有一個客人被臨時安排到移民區的一手租盤。同事已跟我說過那個區不太安全,要我小心一點。出發前也google一下,出來的新聞不是槍擊便是縱火,或是甚麼仇殺案,很嚇人。那個區的建築是70年代起的,一排排大盒子,外牆日久失修,看上去很滄桑,沒有美感。樓高有12層,要搭升降機,不過不是浪漫的百年老𨋢,而是畫滿 graffiti 的半貨𨋢。幸好單位內是剛裝修好的,所有設施都很新淨,廚房更罕有地用雲石,agent 說地產商重點裝修這區的單位,希望做一個轉變,不想這區淪為 slum area。

後來與 agent 說開,為什麼小城鎮那麼冷清。他也無可奈何說,年輕的都到其他城市了,只剩下老人。市政府的稅收不多,只好大量接收難民,因為每收一個難民,國家會給市政府撥款兩年。不過兩年後,這些難民也沒有工作,變相又是要市政府給錢,惡性循環。

回家後,與Mr.M討論瑞典小城鎮的發展方向,很可惜大家的看法也一致地不太樂觀。住在首都,以為斯城的分化嚴重。這次到小城鎮看看,才知道情況更厲害,有40%的區域都被標籤為不好的neighborhood。究竟瑞典是往那個方向發展呢?

#uneasyweekuneasypost

23172707_945699325586936_9053526176168099342_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