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部長訪港 – 教育新方向


文: 安尼斯

芬蘭教育部長Sanni Grahn-Laasonen女士今年10月訪問香港,出席一系列與教育有關的活動。芬蘭的教育方式一直被視為世界典範,2008年的聯合國出版的人類發展指數當中的教育指數以及今年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均把芬蘭教育列世界第一。  

1

adamsmith.org

有見及此,香港教育局的「在職中學教師帶薪境外進修計劃」亦資助教師前往芬蘭,接受有關「跨學科學習及開拓與創新教育」及「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等的培訓。 

籍著芬蘭教育部長的到訪出席的活動,筆者得益不少,整合了她分享的教育心得。 

  1. 職訓教育的重視 

在芬蘭有兩種高等教育方向,一種為傳統大學(yliopisto, universitet) 以及科技大學(universities of applied sciences) (ammattikorkeakoulu, yrkeshögskola, 或者簡稱 AMK/YH )。傳統的芬蘭大學教育專注在研究以及理論教育,而應用科技大學(The universities of applied sciences)則專注培訓工作上所需要的技能,研究的性質更為實際,注重對產業發展有所關連的訓練。舉例來說:醫學系為傳統大學所開設的學科,而護理以及工程則是應用科技大學才有的科目。 

在芬蘭,應用科技大學所頒發的學位不論在法律上或是社會上不比傳統大學低,但此情況在香港則相反 – 這裡的人往往視職訓學位低於普通大學學位。香港的青年創研庫(1)亦指出本地青年對職業教育並不積極。 在其訪問近1000青年人的研究裡,發現香港青年對職業教育存在偏見和謬誤,窒礙了考慮修讀的意欲。 

  1. 教育創新的投入

 Sanni 表示,芬蘭的數字技術應用技術是眾多國家之中最先進及廣泛之一,其中以設計思維 (Design Thinking)融合了正式學習以及課外學習技術,將世界級的教育專業知識和創新方案結合。由評估系統,益智遊戲和軟件,到教室設計都以學習者為中心設計 (learner centric),Sanni表示創新型學校建築和課堂設計可以讓學生進行多功能學習,鼓勵學生盡其所能地做到最好。 

相反,青年創研庫(2)指出,根據《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科技基礎設施的競爭力, 由 2012 及 2013 年排列榜首,持續下跌至 2016 年的第 14 位。在創意方面,亦持續 4 年位列全球第 27 的位置,並無寸進。學生數理表現下滑, 對香港競爭力帶來的影響,十分值得關注。 

引用Sanni演講時的一段引言:「一個文明先進的社會,高質量的教育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育方法,教師崇高的敬業精神,前瞻性的教育科技投入都是芬蘭教育體系的核心。⋯」 

這句不禁讓我反思到底我們香港教育是否在追落後?的確,現時政府對教育方向視為施政重點,但要留意除了官方推動,民間的創意投入更重要。畢竟學校管理在過去創新缺乏,一層又一層的官僚作風令有心教育的人失望。到底香港教育走向如向,仍然值得社會探討。 

onedio.co

筆者為青年創研庫(經濟與就業)召集人

 

Photo credit:
onedio.co
adamsmith.org
芬蘭的教育
學術性大學叫 科技大學 年齡
博士 就業  
准博士(licentiate)  
碩士 碩士 (新增) +2-3
學士 學士 +3-4
高級中學 (選擇性就讀) 技術型高級中學 (選擇性就讀) 18-19
17-18
16-17
綜合學校(comprehensive school) (義務教育) 15-16
14-15
13-14
12-13
11-12
10-11
9-10
8-9
7-8
幼兒園(pre-school)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