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ual Event 後有感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Annual Event 轉眼已舉行了一星期,三位講者說的話都在我腦中打轉。我們看到了北歐在教育,環保以及航空業也是走在最前,香港似乎還有好一大段距離。

發展是什麼? 香港對發展有種很狹隘的看法,通常都是跟經濟有關的,起下樓,稍有改變,賺多點錢,咪就係有發展。如果到政府發展局的網站你可以看到它的存在目的: 「規劃、土地及樓宇發展,以及基建發展。」就是如此冰冷和單一。而所有令「發展」這個project 增加枝節的都可以不理,至於發展後 (例如發展土地)如何sustain 社區生活或是環境生態 ,也不是大家擅長的范疇。

但環境和生態對北歐人來說是生活的一部份,是不可或缺的。如果經濟增長而犧牲環境和生態,那他們極有可能會放棄經濟增長,因為錢還是可以從不同方面賺取,但環境一旦破壞就無法回頭。正正因為觀念上的不同,北歐的發展與保育可以並存,我們呢? 我們起了納米樓,發展了造價驚人的鐵路,淹沒了農地,殺掉本地農業 (而特首選委有60人是來自漁農界別的),打郊野公園主義( 而不想打搞Golf 場),起了一堆堆令人窒息的屏風樓,苦了的還是自己吧。

另一方面,在社會創新上我們也是走得比人慢。Joey 說得好,創新,其實不一定是摒棄舊有的然後找新的代替,有時是令現有的制度和措施變得更好一點。例如說在玻璃瓶回收箱旁邊加一個水喉和鋅盤,那有心回收的市民便可以直接在那裡洗刷玻璃瓶然後投入回收箱,不用帶回家洗後再拿去回收。聽來是很簡單的小措施,但無疑令回收變得更易,省了回收者的時間,這就是創新。香港在回收上沒有創意,那麼多年了,還是三個箱自己分自己搞掂,社區沒有廚餘機,導致堆填區繼續迫爆,議員官員到訪北歐看焚化爐,睇完沒有聲氣。令人氣餒的不是香港庫房有沒有錢,而是有錢卻不懂好好花,行動力低落,這是香港樂見的景象嗎?

也念念不忘Master Fung 的分享。他說他當年是帶著一個問題出發去看瑞典的環保,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提醒 – 我們永遠要帶著疑問與求真的精神才可以把生活變得更好,把旅程變得有意義。這星期香港發生了太多事,有著翻天覆地的轉變,有機會去Exchange,去外國讀書的你們,有沒有帶著一些問題出發? 讀public health 的,會否為香港公共醫療體系帶來改變? 讀law 的,會否從外國了解civil disobedience 更多? 讀VR 的,會否以科創帶來創業機會? 讀教育的,會否明白比起芬蘭香港的教育系統少了什麼? 可以逃避香港一段時間的確好輕鬆,但家還是要回的,為這個香港帶來更多idea 和solution 吧,年青的人,更要相信自己。

期待一個變得更好的社會。

#Finnair #ay350hkg #MasterFung #Exchange
#改變 #由你開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