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也許我長大的地方雪


文: 寄居芬蘭

沒有也許我長大的地方雪,而芬蘭的雪很潔淨,白皚皚的,所以乘火車時我總是很享受窗外的雪景,陽光灑在雪地上煞是好看。芬蘭的長途火車站與站之間多是廣闊高壯的松樹林,於是天晴時乘長途火車都不想睡覺,寧願一直呆看窗外,企圖記住稍縱即逝的雪地風光。

15781443_1534962283200046_3845481114931742250_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