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教曉我的性別平等


交: 安尼斯

正當台灣為同性婚姻合法化爭拗不休,日本還留著皇位傳男不傳女的禮教,中國不少家庭依舊祟尚重男輕女、男主外女主內的價值觀,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 Nicolaigården幼稚園,老師己經拿着不同家庭模型(包括那些與單親父母、被領養的孩子和同性父母)的兒童書向學生講解。當中亦有不少書中角色沒有他(He)同她(she)之分,一律用中性詞。
Nicolaigården幼稚園採用的性別中立教育是北歐教育趨向,旨在設法取消存有性別偏見的教育內容及項目。其實香港政府早年亦已經嚮應過男女平等教育的訴求,包括取消過去通常女生只修家政、男生只修木工的課程安排;現而避免性別歧視, 從此不再分開性別修讀。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 2016全球性性別差距報告提倡性別中立教育的北歐(瑞典,丹麥,挪威,芬蘭)在縮小性別差距的成就位列全球榜首。成功充分體現婦女在教育、健康、經濟和政治的平等權利。
 性別中立教育主要希望避免學生及教育工作者再產生性別定型觀念的教學 – Gender stereotype。例如白雪公主這些女性(公主)一定被男性(王子)拯救的性別定型故事就一定不在其教育內容出現。
因為社會傳統就有形形式式的性別期望。 如男子就喜歡足球、戰爭,女子就一定喜好廚藝、衣服; 到顏色喜好都有性別期望的代表顏色如紅男綠女。在近年的北歐社會,這種傳統的男女角色觀念就惹來不少質疑,認為社會性別觀念局限了個人潛能發展。
 
På golvet,打破性別陳規定型觀念的短片。用箱子建築代表個人性格建立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人只是不斷接受他收到來建立性格箱子代表性別陳規定型
 
Nicolaigården幼稚園就是為了保證孩子沒有因性別期望限制他們的發展,故提倡性別中立教育。瑞典政府於1998年亦建議學校有責任提供孩子以性別機會均等的學習環境,反對性別歧視和避免「傳統性別定型」的教案。 
 
但性別中立教育亦非毫無爭議,當中傳統宗教反對的取態最為強硬,指出「我們的孩子不是性別中立的,他們是男孩和女孩,上帝創造了他們」。 同時不少教育工作者認為性別中立教育會構成性別混亂。 用中性詞,不分He / She 會否令到幼兒溝通表達時更迷惘呢? 
 
在2015年法國一家商店以Noël sans préjugés (性別自由的聖誕節) 為題在電視廣告宣傳聖誕禮物不分男女性別,引起社會人士杯葛。 其後,這個廣告在法國Twitter瘋傳,hashtags #NoëlSansSystèmeU (沒有Système U該商店名的聖誕節)和#BoycottSuperU激增,成為一埸公關災難。 
 
性別角色在社會化下的討論可能甚少,但值得老師或教育專業同社會反思在現代教育中性別定位的重要性。大家都希望我們社會下一代重視平等但是一面追求性別平等會不會造成更多的社會問題呢? 人們熟悉的社會規則、男女觀念改變對未來又有什麼好處呢?
參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