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msø Arctic Pride:全球最北同志遊行(下)


文: 李慧君@Fernweh

遊行當天,我很早就到達集合點,小小的一圈彩虹,幾乎都是白人同志。聽說去年第一屆遊行只有三百二十人,在這片極北之地,大概都是本地人吧?隨著人群漸漸圍攏,才發現六色彩虹以外還有跨性別旗幟,有SM同志,有跨種族情侶,有異性戀家庭,有長者有殘疾人士,有小孩有嬰兒,有黑人和薩米人。後來知道今年有超過一千人參加,放眼望去,我應該是唯一一個亞洲人。

就在我到處張望的時候,一個圓滾滾的嬰兒被我手上翻飛的彩虹旗吸引,舉高小手對我微笑。於是我趁機和他媽媽攀談起來。原來小B只有一歲,已經第一次參加同志遊行;而去年和媽媽同行的朋友因為懷孕不適,今年她唯有自己出席:「所以下年會有另一個B和我兒子同行了。」

談起香港的同志遊行、性別文化以及性小眾議題,我說:「很高興這裡有那麼多小孩參與,在亞洲,常常有反對婚姻平權的人問『我要怎樣向孩子解釋有些人有兩個爸爸或者兩個媽媽』。」她淡然地說:「沒有甚麼需要解釋,我們要做的,是為下一代建立人人都能夠平等生活的世界。我兒子的托兒所裡就有兩對女同志媽媽,她們的孩子分別叫她們做mom和mammy。其他小孩從沒有問過為甚麼。」「其實小孩並不知道差異和仇恨,這些都是後來社會教他們的。」挪威媽媽聽了,摸摸兒子的腦袋:「對啊,他這裡裝著的只有愛。」

我們說著笑著,沿路交換彼此的故事、對政治和文化的看法;經過某間咖啡店的時候,裡面有個男人向我們熱烈揮手,原來是挪威媽媽的丈夫。我才突然發現,我們並沒有問過對方的性傾向和感情狀態。也許在彩虹簇擁之下,更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獨一無二的經歷和感受,而不是標籤、定義以及背後的成見。

不足一小時我們已經走完全程。臨別,挪威媽媽用力擁抱我,小B快樂微笑依然。或者我們以後永不會再見,但我一定記得這個地球最北的同志遊行,以及每一個令世界變得更溫暖美好的可能性。

 

(2016年11月12日,特羅姆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