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衝突」和「霸凌」


文: 我在北歐養小孩

女兒明年就要進小學了,前天我受邀去參加區內幼稚園與小學聯合家長會,關於今年「最後一年幼稚園」及「明年入小學」各自目標、之間怎麼讓孩子平順地銜接,內容包括今年和明年的學習目標、各項生活遊戲的目的、評估內容與方式、還有進入小學前預期孩子達成的技能。

不過也不用想得太複雜,他們所期待孩子入學前達成的技能不是會寫字、會字母音標,而是孩子能「獨立」。依據天氣冷熱變化會自己穿(增減)衣服/鞋子(下雪的冬天尤其重要)、會自己如廁吃飯、語言技能足夠(聽得懂/說得出)、有足夠的社交技能、能有自己的想法等等,這些落落長的內容其實可以寫很多篇網誌。

我自己挪威文並不好,會議全程都是挪威文,勉強聽加上猜測,再利用投影片上文字搭配手機翻譯。我還蠻驚訝小學的教學主題包括konfliktløsning(解決衝突)和forebygger mobbing(防止欺凌)這兩個我不認識的單字。

可能有點年紀了,我不記得我的小學有被教導如何管理這兩個議題,我也不記得我的中學或大學有教我怎麼處理和面對的相關課程,發生「衝突」、「霸凌」、甚至「性侵」事件時怎辦?或者運氣不好發生在自己身上該如何面對、能否不讓它發生呢?我並不是教育專家,但我相信情緒管理和處理態度是可以從小訓練,透過反覆地練習來預防、面對事件的處理及事後身心平衡的管理。

我也是輔大校友,單一事件實在不足以讓我否定學校,但作為一個母親我會心疼我所看到的「道歉信」當事人。在英國讀書期間,很親近的朋友也曾在宿舍和男友發生極大的「衝突」,舍監第一時間就是報警備案,聽說男方當天即被警車帶走做筆錄,女方被通知隔天去警局做筆錄,當時也被詢問是否對男方提出控告,案件也直接轉到學校、之後有安排女方的心理諮商之類的。事件中,我看到的是標準化/有配套的作業流程。

看了這篇「史丹佛受害者的一封信」感觸很深,很值得看看,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6834
「酒精是原因之一嗎?是的,但酒精沒有扒光我,用手指侵犯,把我的頭拖去撞草地,讓我幾乎全裸。這是黑白分明的事實,如果一個女人喝醉了,她無法同意性交。」

「性侵的重點不是酒精,而是選擇。每個男人都可以選擇,要不要性侵,要救人還是坐視,唯一能改變這點的只有男人的想法,好人的想法。」

平心而論,就事論事。「性侵」案中,加害人就是面對該有的刑責;被害人被提供身心輔導的機會/體系。至於學校、系所與相關師長,對於「衝突」、「霸凌」、「性侵」事件的處理體系是該檢討,是否該懲處是另外一件事。

#霸凌 #性侵 #衝突 #史丹佛 #輔大心理

14409494_964241360364611_3629559375936043558_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